光荣属于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人们——庆祝五一劳动节

2022-05-01
作者: 蓑笠翁 来源: 纪卓阳

  自1890年至今,全球各地的无产阶级已经渡过了132个国际劳动节。二百多年来,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经历了“萌芽——发展——高潮——变质——退潮”五个时期。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工人阶级的处境每况愈下,疫情更是加重了无产者的灾难。但是,灾难与希望从来是并存的,星星之火正在这个时代四处点燃。在伟大的国际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劳动人民要热烈地庆祝自己的节日,光荣属于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无产者!

  国际五一劳动节起源于无产阶级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早在1856年,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淘金工人就依托于工人人数的相对稀缺性,同资方展开了激烈的对抗,率先争取到了八小时工作制的权利[1]。这一斗争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不断向世界各地发展。在19世纪60年代的美国南北战争中,美国工人明确提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反对奴隶般的12、14甚至是16小时工作制度。随着“解放奴隶”的资产阶级革命口号的传播,这一无产阶级的口号也在美国各地广泛流传,影响极大。1866年在日内瓦召开的第一国际代表大会上,马克思起草了《关于限制工作日的决议》,提出“限制工作日是一个先决条件,没有这个条件,一切进一步谋求改善工人状况和工人解放的尝试,都将遭到失败。它不仅对于恢复构成每个民族骨干的工人阶级的健康和体力是必需的,而且对于保证工人有机会来发展智力,进行社交活动以及社会活动和政治活动,也是必需的。”“我们建议通过立法手续将工作日限制在8小时以内。这种限制是美国工人的要求,代表大会的决定将使它成为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共同行动纲领。[2]”此时,争取八小时工作日的斗争已经成为欧美工人运动的共识。但是这一运动和5月1日这个时间点尚未联系起来。

  随着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工人的待遇却愈来愈差。1882年,美国工人提出要将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定为“上街游行日”。这一天后来被美国确定为联邦法定节假日,即美国的“劳动节”。1886年,美国工人同资产阶级的对抗达到高潮。这一年的5月1日,全美35万工人发动了总罢工,仅芝加哥一市就有4万名工人参加。5月2日,工人们继续进行了和平示威。5月3日,芝加哥麦考米克收割机厂的罢工工人与警察发生冲突。警察向工人开枪,4人死亡,15人受伤。这一事件激怒了美国无产者。5月4日,芝加哥工人在干草市广场举行抗议。在示威中,一个来历不明的炸弹突然爆炸,导致7名警察和4名工人死亡。随后,反动的专政机器——警察们,疯狂向群众开枪,导致两百多人死亡。这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干草市广场惨案”。随后,美国的统治者们在全国开展大搜捕,镇压工人运动。最终,5名工运领袖被绞杀,3名被监禁。然而,在工人强大的抗争中,资产阶级们不得不做出让步,约20万名美国工人争取到了8小时工作制的权利,大多数行业的工人工作时长缩减了1小时。三年后,即1889年的7月14日,第二国际在巴黎成立。大会通过决议,要求在次年,也即1890年的5月1日举行国际示威。这一天,欧美各国工人按照第二国际的决议,统一行动,组织了规模浩大的罢工斗争运动。恩格斯称赞这一天为“无产阶级的节日”。在1891年的布鲁塞尔第二国际代表大会上,与会人员正式提出将5月1日确定为“各国工人”的共同节日,而1890年的这一次统一行动,被看作是世界第一个“五一国际劳动节”。这一无产阶级的斗争节日来源于美国工人的罢工斗争,发展于第二国际指导下的、国际性的工人运动。

  在恩格斯逝世后,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者们希望以“聚餐”、“晚会”等形式来庆祝这一节日。毫无疑问,这就是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发动的进攻。这一进攻夹杂着糖衣炮弹,企图用奢靡的娱乐行动转移无产阶级的斗争热情,消解无产阶级的意志,避免让无产阶级将斗争的矛头指向当下。这一行动在当时遭到了第二国际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坚决抵制。

  可惜,时易世变。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退潮的当下,五一国际劳动节再一次成为资产阶级手中把玩的器具:斗争的意义被阉割了,它成为安慰饱受剥削却又无可奈何的劳动者的一剂麻醉药,娱乐、怀旧、感恩成为国际劳动节的重要命题。中国多家电商平台在五一劳动节前后推出促销活动,力图将劳动者的节日变成消费主义盛宴。正如在三八妇女节前一天大搞所谓的三七女生节一样。

  然而,资产阶级愚弄无产阶级的方法总是要走向失败的。只要现实的压迫还存在,斗争的火苗总是要再次迸发出来。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工人阶级的境况可谓是每况愈下。在2021年,全球大约有3300万人因为疫情而成为失业人群,有8100万人“离开了劳动力市场,成为不活跃的人”。仅2020年一年,全球劳动者的收入大约下降了8.3%,而非正规工人的收入直接下降了60%之多。全球生活在中度或极度贫困的工人增加了1亿8千万。[3]在2022年,全球失业人数可能达到2.07亿。[4]在危机中,中小资本难以抵御风险,而大资本则可以趁机扩大自己。中小企业中,大约70%出现了严重的财务困难,而大企业则只有20%。疫情发生后,美国前10%的富人人均年收入是美国剩余90%的人口的9倍多;前1%的资本阶级人均年收入是后90%的人口人均收入的40倍;前0.1%大资本家人均年收入是后90%的人口的196倍之多。全美前10%的资产者甚至持有了全美89%的股票和基金,创下历史新高。至2021年6月,美国占人口总数60%的所谓“中产阶级”,其财富总额下降到仅占社会总财富的26.6%,为30年来最低。而收入前1%的资本家却拥有27%的财富,超过了整个“中产阶级”。根据《福布斯》数据,在2020年3月到2021年11月的20个月间,全球十大资本家的财富的名义估值从7000亿美元增加到1.5万亿美元。[5]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年的美国有58万无产者失去住房,无家可归(Homelessness),5000万无产者在温饱线上挣扎。[6]

[7]

  根据瑞信研究院2021年《全球财富报告》,占全球成年人口的55%大约28.79亿人拥有全球1.3%的财富,而占全球1.1%大约560万成年人,拥有世界45.8%的财富。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连谎话连篇的BBC都不得不承认,疫情扩大了贫富差距。BBC组织的一项全球调查约有3万名群众参与。该调查显示有69%的非OECD国家的群众认为自己的收入受到影响,这一比例在OECD国家占45%。经济情况较为落后的拉美、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则更加明显。肯尼亚(91%)、泰国(81%)、尼日利亚(80%)、南非(77%)、印尼(76%)、越南(74%),而中国大陆为55%。而在这一过程中,有孩子的家庭情况更严重。[8]据估算,疫情中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劳动生产率之比将从17.5:1发展到18:1。贫富差距在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城市与农村之间、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之间均扩大了。

[9]

  在中国,自疫情发生以来,政府公开资料显示,居民收入增速呈波动性上升。其中,居民工资性收入增幅最小,职能资本家的经营性收入在疫情早期的2020年损失较大,自2021年开始大幅上升,近期由于疫情状况再次加重而下滑。而寄生阶级的财产性收入在疫情发生的两年以来一直保持正向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68,2019年为0.465。疫情导致中国基尼系数慢速上升。在支出项中,中国居民的衣食住行中,衣物、食物、出行消费均随疫情发展状况而或增或减,医疗保健型消费也出现同样特征。唯独人均居住支出在整个疫情期间保持正增长,只有增长幅度的快慢之分。

  在就业方面,受疫情影响,总体失业率出现上升态势,在2020年后半年疫情好转时有所下降,灵活就业成为主旋律。2022年疫情再度恶化,失业率再度上升。其中,外来户籍人口的失业率的增加明显快于本地户籍人口。

  对于无产阶级来说,生存的压力是一张催命符。对于整个社会来说,生存压力却是一个火药桶。这个火药桶还没有被点燃,但是,硝烟的味道已经开始弥漫。

  在整个疫情期间,国内另一个突出矛盾就是劳动群众与官僚主义之间的矛盾。官僚主义必然带来指令主义和特权现象。指令主义在解决“封控”问题上导致对各种问题“一刀切”,毕竟政绩指标高于一切。在指令主义发生的同时,特权现象随处可见,如封控措施、物资配给等问题上的不平等,如图:

(四川大学事件)

(同济大学事件,图片转自知乎)

  在五一劳动节来临之际,无数劳动者还在为生计奔波。在对抗疫情的岗位上,全世界共有1.36亿卫生、照护和社会工作专业人员在同病毒相抗争,其中妇女占70%。[10]毫无疑问,这就是无产阶级的“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真实写照。

  资本主义的统治形式无时无刻不在制造着人间的灾难,疫情又放大了这些灾难。面对灾难,无产者从不是被动的接受者。十余年前的经济危机爆发后,工人们展开了一轮英勇的反关厂、迁厂的斗争。持续二年多的疫情期间,对官僚主义自发的、零星的反抗从未停止过。这个世纪的有关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斗争,要从这些星星之火中迸发。

  国际五一劳动节是无产阶级的节日,是斗争的节日!在这个节日,我们致以同志的敬礼!

  参考文献:

  [1] 杨玉生张世鹏. “关于‘五一国际劳动节’诞生的考证.”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no. 05 (1986): 111–17.

  [2] 《马恩全集》第16卷,第215-216页。

  [3] 国际劳工组织(ILO)总干事报告:《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劳动世界》,2021年国际劳工大会第109届会议。

  [4] ‘新冠疫情继续造成影响国际劳工组织调低2022年劳动力市场复苏预测’ (联合国新闻, 17 January 2022) accessed 28 April 2022

  [5] ‘疫情加剧贫富分化:全球前十富豪财富翻倍贫困人口增加1.6亿_乐施会_世界_比尔·盖茨’ accessed 28 April 2022

  [6] 黄河流, ‘前0.1%富人人均年收入是后90%人口的196倍 疫情凸显美贫富差距’ ,中国日报2021年12月14日。 accessed 28 April 2022

  [7] ‘瑞信研究院报告’ (Credit Suisse) accessed 28 April 2022

  [8] ‘BBC全球调查:新冠疫情加深世界贫富差距’ (BBC News 中文, 11 September 2020) accessed 28 April 2022

  [9]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10] 国际劳工组织(ILO)总干事报告:《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劳动世界》,2021年国际劳工大会第109届会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