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说Yes Sir”还不够——改造迪化旧警察的历史启示


  香港回归25周年之际,#香港警察再也不说Yes Sir了#的词条冲上了热搜。

  这一刻我们等了太久,是一个好的开始,但笔者以为,仅仅是步操的去殖民化,恐怕还不够。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2月17日,迪化市人民政府(1954年迪化改名为乌鲁木齐)成立。人民政府从国民党的旧政府手中接过了九百多名迪化旧警察,随即开始了细致认真的整编、改造,旧警察队伍中相当多的人留了下来,成了巩固人民政权、维护乌鲁木齐各族人民安全的一支重要力量。在七五事件发生之前的将近60年时间里,乌鲁木齐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安定团结。

  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民政府改造迪化旧警察的历史,无疑给我们留下了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相信对于我们今天在香港实现彻底的安定团结也有着重要启示。

  国民党迪化市警察局是经过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等人精心培植、最终由国民党充实完善起来的统治和镇压人民的专制工具,特别是1946年国民党保密局和警察总署联合在迪化成立特务组织——“公警二组”之后,迪化各族人民开始处在白色恐怖之下。

  旧的迪化警察局有在册警员1600人,实际在岗的只有900余人,另有700人是旧警察头子吃空饷、贪污腐败的工具。警局主要部门均被保密局、军统的特务分子把持,他们对基层警员实行高压和欺诈,对人民任意敲诈迫害。

  新疆通电和平起义之前,特务头子在反对和平起义失败之后,就开始策动旧的伪警局制造混乱。在包尔汉主席和陶峙岳将军的灵活斗争面前,特务头子们的阴谋以失败告终,在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之前,特务分子携家属仓皇出逃。

  和平解放初期,不少敌特分子仍旧混在警察队伍中活动,有些旧警察也还残留着旧社会的诸多恶习,有的帮助敌特分子盗窃情报,有的勾结土匪残害群众,还有的旧警察奸污妇女、敲诈勒索,危害群众。

  改造旧警察及旧警局机构的工作,就成了和平解放后的一项急迫工作。根据公安部《关于对旧警察进行教育改造的指示》和中共新疆分局《关于改造旧警察机构的指示》,在迪化市政府和省公安厅的领导下,对迪化市警察局和旧警察人员整编、改造于1949年12月开始了。

  整编方案包括:有重大政治问题及违法乱纪者,清除出新的人民公安机关;根据工作实际需要,撤销那些臃肿的业务机构,同时增设少数必要机构,等等。同时还确定了留用警员的五项标准:1、历史清白; 2、没有做过反共、反人民的事; 3、解放时维护迪化市治安秩序有显著表现; 4、能联系群众; 5、精通警察业务。

  整编开始时,首先以分局为单位,组织旧警学习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论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等著作,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召开诉苦会,启发旧警员的政治觉悟,以留用警员的五项标准自我检查,表明对整编的认识并自己决定去留问题。

  最终,900余人的旧警察队伍被缩编到506人。对于被开除出队伍的旧警员以及自愿离开的旧警员,有20余人送省公安厅集训队学习改造,70余人送省干校学校改造,200余人作为编余人员安排重新就业,近百名体弱病残者,给予经济补助并遣送原籍安置就业或送社会救济部门,只有10余人因为问题相当严重,被移送司法部门处理。

  1950年3月8日,留用人员名单被公示,接受群众监督、举报,同时将原“迪化市警察局”更名为“迪化市人民政府公安局”。5月,迪化市公安局又进行了第二次整编和精简,留用思想政治进步、工作积极分子,同时注意民族成分、妇女干部的代表性问题,最终留用396名警员。

  在两次整编的过程中,留下和离开的旧警员都受到了深刻的思想政治教育,有的警员说: “过去国民党裁员,推出去了事。现在整编,有的留用,有的送去学习,有的调换工作,有的送原籍安置;确有困难者送社会救济部门,使人人有饭吃,有工作做,令人万分感动……”

  在清除一部分不合格的旧警员的同时,迪化市公安局又从社会上吸收了一批各民族进步青年以及一批转业的解放军,充实到干警队伍,为旧警察局的组织体系带来了新鲜血液,新的公安局内部的空气焕然一新。旧的警级观念被破除,打破了过去官兵不一致、上下戒惧的局面,实行官兵一致,干部与科员一致。旧人员的旧观念受到了极大冲击,同时在阶级教育下,新的人生观、价值观在旧警察身上逐步萌生了出来。

  与之同时,派出所的公安干警也一改过去欺压老百姓的衙门老爷作风,走出机关,深入巷院,热情接待到派出所反映情况的群众,与各族人民群众打成了一片,一种前所未有的警民一家亲的新型社会关系建立了起来。

  在对旧警察局的整编和对旧警察的改造的同时,迪化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也开始着手解决那些疯狂捣乱破坏、威胁社会稳定和人民安全的国民党特务、外国间谍、反动黑社会帮会分子。

  在卓有成效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下,一部分警察局内部潜伏的特务人员和协从分子主动悔过自新;同时在人民群众和一部分基层旧警的检举揭发下,一大批特务分子、特务外围组织及反动会道门被揪出,粉碎了特务分子的破坏、颠覆阴谋,沉重地打击了帮会的反动活动。

  在新疆和平解放之前,英美帝国主义就通过在迪化的领事馆,利用外交特权培植代理人,阻挠新疆和平解放;新疆和平解放之后,英国驻迪化领事馆仍旧继续从事间谍活动,搜集情报、散布谣言、制造混乱。1950年10月,迪化市局果断传唤了英国领事河仁志,拟定有关限制英领事馆人员活动范围的具体规定;12月4日,正式查封了英领馆,搜查了大批从事间谍活动的器材,将英国领事驱逐出境,对领事馆内犯有卖国罪的中国籍情报人员予以逮捕。

  同时,迪化市市公安局还组织专门力量,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仅1950年,就逮捕刑事犯千余名,其中有盗窃、诈骗、烟毒犯、凶杀犯、强奸犯、私藏贩卖军火等罪犯,危害各族人民群众的黄赌毒以及恶性刑事犯罪很快被一扫而空,受到了迪化各族人民的热烈拥护。

  而改造迪化社会治安的根本,不仅仅在打击犯罪,还要让底层人民有工作、有饭吃、有衣穿。

  1950年2月,迪化市公安局设立了“男子劳动习艺所”,收容改造无业游民、散兵游勇和惯盗小偷,进行思想教育改造、培训劳动技能,并由公安局出面介绍工作;对于社会不愿意接收的人员,市公安局又成立了国营性质的鞋工部,让他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

  1950年4月,迪化市公安局又成立了“女子劳动习艺所”,主要收容和改造娼妓。组织这些在旧社会饱受苦难的姐们观看《白毛女》、《刘胡兰》等节目,诉旧社会的苦,树立重新做人的信心。收容的43人中,有5人还被吸收为国家行政干部,16人结婚,其余都被安置了稳定的工作……

  1954年,新疆的社会主义三大改造与全国其他地区同步开始,并同样于1957年顺利完成。全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建立,让受苦受难的各族底层同胞真正翻身得解放,成了新社会的主人。

  阶级矛盾的解决,也为民族矛盾的解决提供了根本保障,各族人民团结一家亲的局面在新疆彻底形成。在那些国营工厂、农场里,援疆的干部、师傅与维族和回族的同胞结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很多少数民族同胞从学徒一路干到了厂长、厂党委书记的位置,各族人民无不从内心深处感激共产党、感激毛主席,这也是很多新疆少数民族同胞至今还在家中挂着毛主席像的原因。

  面对香港自回归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今日之香港在某些方面是不是也面临着相似的任务呢?那就是对外反帝反殖民、对内反资本压迫,而改造迪化旧警察的这段历史显然是很好的启示。

  【文/秦明,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遥望黎明”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