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价下的网约车司机,准备进厂拧螺丝

2天前      工友之家    牛朝阁

1927年广州起义的怒吼:实行八小时工作制!

13天前      工友之家    红色卫士

职校生说 | 在人间游荡:我的十八岁打工经历

19天前      工友之家    沈城

担心将来没人造楼,就应该先善待建筑工人!

21天前      工友之家    乌有文章

崔起鸣:这5秒钟,是工人阶级先进性的本质展现!

24天前      工友之家    崔起鸣

年轻人就是不想进工厂

24天前      工友之家    豆花

疫情时代,打工人的生存困境及其社会根源

27天前      工友之家    小镇读书

上班时间一天只能上两次厕所,打工人越来越难了!

28天前      工友之家    乌有文章

【佐伊评论】降薪30%与公司裁员50%你更支持哪一个?

30天前      工友之家    佐伊23

工人阶级的形成:一个争议话题

33天前      工友之家    汪仕凯

某国有企业的调研

33天前      工友之家    佐伊23

寒假返乡阶层调研:M工厂及工人调研报告

37天前      工友之家    佐伊23

“失业率超18%, 年轻人的反应耐人寻味”: 追踪5年的真实调查

44天前      工友之家    李秀玫 向橄叶子 桂勇

从辉煌到衰败,上海工人新村和新村里的妇女都经历了什么?

45天前      工友之家    叶子婷 章羽 刘希

阶层调研:甲区的阶层分析

46天前      工友之家    佐伊23

谈文化主权、教育主权和文化脱钩,得罪了谁?

50天前      工友之家    拾光小贝

5块钱的午饭和桥洞下的棉被

50天前      工友之家    宝哥胡扯淡

“农二代”是“懒二代”?理据混乱与价值倒错

50天前      工友之家    薛小希

穿上工作服,他们不是“隐形人”

52天前      工友之家    王桢 黄琪越

“停摆”下,我的打工兄弟

52天前      工友之家    朱健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