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镜亚洲左翼团体的视野:记AWC的韩国会议

作者: 张智琦 日期: 2018-02-12 来源: 微信“苦劳网”

  台湾劳工的劳动条件在民进党政府连续修恶《劳基法》的状况下面临严峻寒冬,然而,不只是台湾,东亚各地的劳工也都处于劳动条件低落的状态。

  1月27日到29日,我应邀到韩国首尔参加由“全亚洲反对美日帝国主义侵略与宰制运动联盟”(AWC)举办的第18届国际干事会,与会团体除了AWC在日本与韩国的委员会外,还有菲律宾新爱国阵线(BAYAN)、印度尼西亚人民斗争阵战(FPR),以及台湾的劳动人权协会,会议集结了来自东亚各地的左翼力量。

  第18屆AWC國際幹事會1月27日到29日在韓國首爾召開。(攝影:張智琦)

  AWC成立于1992年,宗旨是促进亚太地区人民和劳动阶级的团结,致力串联各地区的进步团体抵抗美日帝国主义,过去20多年来发起反对亚洲各地美军基地、反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反对美日军事同盟等行动,也曾来台举办会议和参与反美抗争。

  在国际干事会上,韩国、日本、菲律宾等国团体分别报告了该国在地的政治、经济与社会形势。从各国报告中可以发现,劳工受剥削和压迫的程度加深,是一个共同趋势。

  例如,韩国团体在报告中便指出,尽管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带有改革色彩,但韩国劳工仍面临年总工时高居世界第二、社会贫富不均不断扩大、高贫穷率与高自杀率、非正规雇用人数推估高达五成等问题;而日本与会团体的报告则指出,在安倍政权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下,日本有40%劳动力是非正规雇用,政府一方面调高消费税,一方面削减社会福利,当大企业的获利越来越多,受雇者的实质薪资却越来越少,劳工长工时、过劳死的问题也未获改善;菲律宾的报告也提到,杜特蒂上台后推动更多新自由主义政策,包括独厚富人、深化贫穷的税改,为外资松绑投资公共事业的限制……等等。

  与此同时,台湾劳工同样面临长工时、实质薪资减少、贫富不均、政府删减年金等社福支出、为富人减税的政策等问题,显示这是资本主义国家劳工的共同困境,会议上因此将“反对新自由主义政策”定为主要的运动目标之一。

  “反帝”:台湾缺乏的政治议程

  不过,最令我感兴趣的政治议程,其实不是“工人团结起来反对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类的老生常谈,而是在台湾相对少见的“反对美日帝国主义”的目标。

  由于此次会议举办在韩国,朝鲜半岛的核危机又是目前东亚地缘政治的核心问题,朝鲜半岛的局势理所当然也成为会议焦点。AWC在这次会议上通过的三项决议案中,有两项是针对朝鲜半岛局势做出声明,其一为“反对美日帝国主义的朝鲜半岛战争计划”,另一为“亚洲太平洋地区的人民,与川普的亚洲访问共同进行斗争”。

  在两项决议中,各团体指明朝鲜半岛核危机的根源,是由于美日帝国主义对北韩的战争挑衅,如美国总统川普频繁与日本、韩国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安倍政权持续在国内煽动“北朝鲜威胁论”,以此为口实推进日本的军备化等等,造成对北韩的军事压力。

  决议也指出,不只在朝鲜半岛,川普上台后,为了维持美国摇摇欲坠的世界霸权地位,也不断强化美军对亚太地区的控制,包括对冲绳边野古新基地的建设,扩建日本岩国基地,在韩国强行配置萨德反导系统,以“反恐战争”之名加强对菲律宾的军事介入,乃至对台湾进行军售等等。

  决议认为这些举措都造成亚洲的紧张局势,并提出“反对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终止美日韩军演”、“撤回萨德设备”、“美军撤出亚太地区”、“反对日本的军事化和歪曲历史”等等反对美日帝国主义的诉求。会议结束后,AWC一行人也前往驻首尔的日本大使馆、美国大使馆抗议,身体力行反对美日帝国主义。

  AWC成員在日本大使館前抗議。(攝影:張智琦)

  首尔城市中的“反殖”风景

  在会议之外,此行看到许多矗立在首尔街道上的历史性的雕像,也让我留下深刻印象。除了一睹为争取工人权益、在东大门平和市场自焚而死的年轻工人全泰壹的雕像,还有另外三个“反殖民”的雕像特别引起我的注意,分别是:日本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龙山车站广场的被日强征劳工像以及首尔旧车站前的抗日义士姜宇奎的铜像。

  2011年由韩国慰安妇团体设立于日本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在今日已广为人知,不仅展现出韩国举国关注慰安妇议题的强烈意志,也成为韩国左派批判和清算日本殖民统治最著名的象征。当我来到日本大使馆前时,韩国正处于零下的严寒低温,有民众为少女像围上厚实的保暖衣物,还有学生在少女像旁驻扎帐篷日夜守护。这个被赋予反殖民、民族主义精神的少女像,始终目光灼灼地凝视着马路对面的日本大使馆。

  走出首尔地铁的龙山站出口,则可看到一尊瘦骨嶙峋、手拿锄头的“被日强征劳工像”。这尊铜像是去年(2017)韩国光复节前夕,由韩国工会全国组织“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民主劳总)等团体设置的,是为纪念日本殖民统治下被强征到日本、库页岛、南洋群岛等地的矿场和工厂牺牲的朝鲜半岛劳工,龙山站当时是被强征的朝鲜人集结乘车的地点。此外,仁川市富平公园也有一座相同题材的被日强征劳工像,而韩国电影《军舰岛》同样描述了殖民地朝鲜半岛劳工的悲惨处境。

  位于龙山车站广场的被日强征劳工像。(摄影:张智琦)

  在朝鲜日据时期建造的首尔旧车站门口前,则竖立了一座握有手榴弹的抗日义士姜宇奎的铜像。姜宇奎于1919年9月2日在此向朝鲜总督斋藤实投掷炸弹,但暗杀计划以失败告终,次年被日本殖民者处死。2011年,姜宇奎义士铜像坐落于已被改造为文化空间的首尔旧车站门口,纪念这位爱国志士的抗日义举,雕像下刻有他的名言:“断头台上,犹在春风,有身无国,岂无感想”。

  位于首尔旧车站门口前的抗日义士姜宇奎的铜像。(摄影:张智琦)

  这三座雕像,只有慰安妇少女像原先便安排在此次的既定行程中,后两个雕像都是位于熙来攘往的车站外相当醒目的位置,我在偶然经过时发现的。除了佩服韩国人对日本的殖民压迫铭记不忘,不禁也令人好奇,首尔和韩国各地究竟有多少这样的雕像?

  对比韩国,台湾经历了更长时间的日本殖民统治,但台湾光复后,在台北或台湾其他的城市中心,却难以见到诸如莫那鲁道、罗福星、余清芳和蒋渭水等抗日志士的雕像,即使有,这些雕像也往往藏身于公园一角,几乎不会引起公众的注意和讨论,丧失雕像原应具有的历史教育意涵。

  不仅如此,全台各地还充斥着各种纪念日本殖民者的雕像、纪念碑和纪念园区,甚至出现复建日本殖民建筑和神社的风潮,光是台北就有“西本愿寺”、“纪州庵文学森林”、“南门町三二三”、“乐埔町”、“齐东诗舍”、“新北投火车站”等等,而总统府至今也延用日据时期的“台湾总督府”(不若韩国于上世纪拆除朝鲜总督府)......。这样的城市空间,多少也反映出台湾对日本殖民统治的历史欠缺批判和反省。

  这次AWC会议上通过的“2018年共同行动指针”,除了提出反对现实中的美日帝国主义的诉求,也有一点是针对日本帝国主义历史做清算,一方面要求废弃2015年日韩政府达成的慰安妇协议,实现日本政府对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日军性奴隶制度受害者的正式道歉和国家赔偿,一方面也支持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占领和殖民统治的所有受害者向日本政府要求道歉和赔偿的斗争。

  这样一种把“劳工运动”上升到“反帝斗争”,同时清算过去帝国主义殖民历史的“去殖民化”视野,无疑是台湾的社运中相对缺少的,也是有志改变现存政经体制的台湾运动者所迫切需要学习的。当帝国主义不断重蹈过去历史的覆辙,透过垄断资本和军事部署宰制亚洲地区,甚至在朝鲜半岛等区域搧风点火挑起战争,台湾人民的福祉之所系,便不可能外在于亚洲人民的命运,这也正是AWC的会员团体共有的“反帝、反殖”世界观,值得我们借镜之处。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听取长生疫苗案汇报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

朱军就“性骚扰实习生”传闻发声明 起诉谣言散布者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