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阶段共产主义(十八)

作者: 杨德宇 日期: 2020-02-02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宁兰馨来村城时间不长,她已经实实在在地喜欢上了村城了。她没想到,村城竟会是如此美丽,如此的出类拔萃。这里虽然没有北京上海那样的热闹与繁华,然而却有着北京上海不曾有的宁静与安逸。现代人追求的是什么,不就是居住舒适,环境优雅,空气清新,水源洁净,食物绿色之类吗。在这几个方面,村城恐是北京上海都不能及的。宁兰馨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不仅被分配到了村城,而且还和姐姐一家人走到了一起。它觉得,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对她的眷顾,没有毛主席,她和姐姐这辈子恐怕只能是分居两地了。从小开始,姐姐就一直是她的偶像与楷模。姐姐在学习上生活上也处处关心照顾自己,她也非常敬重自己的姐姐。“兰馨,今天的活动你准备怎么安排?”董建仪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

  “建仪,今天我们上姐姐他们家去吧。”“可以,我们应该去。”董建仪说。“妈,我也去。”这是女儿董虹的声音。“当然要去。”母亲说。

  宁兰馨姐姐一家住在北京北路,离他们家所在的解放大道中路相距并不太遥远。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姐姐他们所住的楼下。这时,宁兰馨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姐姐打来的。“兰馨啊,别出去了啊,我们准备上你们家来着。”

  “姐姐,以后吧,我已经在你们家楼下了。”他们上到姐姐他们所住的五楼时,姐姐已经在门口等待了。“姨妈,姨父,你们好。”

  “哎哟,虹虹,我的好闺女,我们虹虹可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啊。”再次见到董虹,宁欣然仍然忍不住要赞美一声。董虹莞尔一笑,娇声道:“姨妈,看您说的。”“哎哟,你看我们虹虹还不好意思呢。”

  姐姐的房子和宁兰馨的一样,也是四室四厕一厅,但由于儿子不久即将要离开村城,去北京完成学业,房子实际上将只有姐姐和姐夫居住。见小姨一家来到,两个儿子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与小姨他们打招呼道:“小姨,姨叔,虹虹,你们好。”

  “大表哥,二表哥,你们都在家呀。”“不久我们就该重新上学了,这不,得赶紧补习补习功课啊。”

  “虹虹,你现在可是出落成一个大美女了啊。”见二表哥紧紧盯着自己,董虹羞赧地低下了头。“二表哥,你再这么说,我可不理你了啊。”“好,好,不说了,不说了。”马斌赶紧说。

  马博拿出两瓶果汁饮料递给了姨妈姨叔,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酸牛奶递给了董虹。“谢谢表哥。”

  “跟我还这么客气。”

  “姐姐,这么多年,我们姐妹俩两地分居,托共产主义的福,我们终于走到一起了。真得感谢伟大的共产主义,是共产主义化解了我们的思念之苦啊。”宁兰馨说。

  “可不。没想到,我们不仅赶上了共产主义,我们还都分到了村城。真得感谢共产主义啊。”宁欣然说。

  “这一切,真像做梦一样啊。”宁兰馨说。

  “兰馨,听说你可以提前退休了。”宁欣然问道。

  “是啊,姐,听说这次,凡是年满49岁的基本上都退了下来。想想真是幸福啊,若是以前,即便退休了,还得在家操持家务,每天得买菜做饭,现在什么也不用做了。这可是托共产主义的福啊。”

  “这几年村城人民为了建设美丽的村城,可是夜以继日地顽强拼搏啊。”

  “听说还有几万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呢,他们可真是不容易啊。这其中还有我们马博马斌的功劳呢。”宁兰馨说。

  “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马博说。

  “虽说我们生长在大城市,但接下来村城第二阶段的建设任务,我们是一定要参加的。我们也许做不了多少贡献,但是我们一定要做,做了,我心里才会觉得踏实。这也是我们对祖国对共产主义的一份心意啊。”宁欣然说。

  “对,姐,我们是肯定也要参加的。听说你们一到村城,就参加了村城的搬迁工作。姐,你们可是为我们做了榜样啊。”

  “好,小妹,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参加村城的劳动。”

  “一定。”

  “华生呢,为什么不愿意在家里住,在那里住的还好吧。”

  “他挺好呢。哎,儿大不由娘啊。他喜欢在外面住就让他去吧。”

  “孩子大了,只要他喜欢,就由他去吧。”

  “他们都是年轻人在一起,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更多的共同爱好,更多的共同追求,我要是有机会,我也愿意与别人拼房住。”马斌说。

  “姐,你们家的这些家具,基本上都是从北京带过来的吧。”

  “是的。有些家具是爸妈他们的,也都搬过来了。有些人说,进入共产主义了,这些旧家具都该扔掉。旧家具有什么不好,不是一样用吗,旧家具用的时间长了,还成为古董了呢。我这些旧家具可都是实木的呢,虽说已经几十年了,但真要扔掉它们——先不说扔掉是浪费,甚至是犯罪——我还真的舍不得呢,你看它们质量多好啊。再说了,就是新家具又怎么的,用几年不一样成为旧的了。”

  “马博,去煮一点咖啡你小姨和姨叔他们喝。”

  “好的。”马博拿出咖啡壶,研磨好海南咖啡豆。不一会的功夫,咖啡的那种醇香飘满了整个屋子。马博拿出陶瓷杯洗净,“小姨,要放糖吗。”“当然要放,不放糖,这咖啡可不好喝。”马博放上方糖倒上咖啡,董虹也过来一起帮忙把咖啡递到长辈面前。

  宁兰馨说:“姐,我们喝完咖啡去博物馆看看吧。你们家那个铜镜也交给了博物馆了吧,那可是个无价之宝啊。我们家的那些字画,还有一些古董,也都交给了博物馆了。本来,我是想留一幅画给你们的,董建仪说还是交给博物馆吧。”

  “交出去是对的。我们要画干什么,你就是留给我们,我们也不会要。放在博物馆可以让更多的人欣赏,不是更好吗。我除了佩戴的金银首饰,其余的金银玉也都交给了博物馆。”

  “我们也交了。还是现在这样好,没有任何的个人私物,金银首饰也都属于国家所有,这才叫真正的彻底的共产主义呢。”

  “只有彻底的无私的社会,才是最伟大最崇高最美妙的社会。”马博说,“共产主义也因为无私,才会变得更加的美好。无私才能无畏。共产主义也因为无私,人们也更愿意为之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这也是几百年来,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

  喝完咖啡,一家人一起向博物馆走去。

  

  华光一行离开黄丽家,准备骑车去外面走一走,可是,跑了几家自助停车场,自行车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有一个停车场倒是有几辆自行车,无奈他们人多车少,只好作罢。看起来,骑车出游是一项大家都非常喜爱的运动。“以后有机会,我们大家每年花一个月的时间一起骑车,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今年游东北,明年游新疆,后年游西藏,大后年游台湾,总之一年游一个地方,你们说好不好。”汪斌说。

  “骑车旅游当然好了,锻炼了身体,呼吸了户外的清新空气,还可饱览野外的美丽风光。”田婷说。

  “重要的是,它还节约了能源,不会给我们的地球造成污染。”李露补充说。

  方洁说:“骑车,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我们怎么办,博物馆离我们这儿也不远,依我看,我们去博物馆参观参观,怎么样。”

  “方洁的这个提议不错。我赞成。”林丰说。于是,大家一起往博物馆走去。

  村城博物馆位于村城东部景山路与长征路之间,紧邻景山公园与宠物公园。在村城博物馆大门外广场上,有一个巨大的三足鼎模型。这个模型是根据博物馆里的一件馆藏文物,一个价值连城的汉代三足鼎放大制作而成。在大门的一侧,书有村城博物馆几个大字。

  村城博物馆藏品达十几万件之多,这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这里的藏品,除了村城居民的捐献之物,还有一些代表了村城当地民风民俗和近现代历史发展演变的一些器物。如书法字画,文房四宝,陶器瓷器,居家所用的碗盘,竹器木器,家具农具用具工具,服装服饰鞋帽,解放前及新中国成立后不同时期的各种货币,也有少量历史上的银元银锭,建国以后各个不同时期发行的邮票,以及建国早期发行的粮票布票油票,居民们家传的金银玉等各种各样的首饰配饰,还有抗日战争时期我军民使用的大刀长矛汉阳造,以及解放后不同时期我民兵使用过的各种武器,里面最为珍贵的是高蓬同志的父亲高祥捐献的汉鼎,也就是大门外三足鼎模型的原件物品,除此之外,董建仪夫妇捐献的一批字画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博物馆里收藏的家具农具用具工具等,能够保存下来,得感谢枫霞湾一个名叫苏生的老人的收藏,是他当年从农村收集了大量的实物,建立起了民俗博物馆,这些物品才得以保留至今,否则,今天的人们恐怕是看不到这些珍贵的实物资料的。比如说水车,一种用于提水灌溉的农具,雕花的木床,用于风谷的、也就是用于分离谷子里秕谷杂质等的风斗等。这些物品,基本上就是一部村城当地农村的浓缩历史。走近博物馆的这些家具农具用具工具等,你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到村城当地人民劳动生活的历史信息,可以感受到当地农村的历史演变,可以感受到我国农民的勤劳勇敢与智慧。当然,博物馆收藏的这些家具农具用具工具等只是枫霞湾收藏的一小部分,大部分仍然保留在枫霞湾纪念馆。

  村城博物馆并不是每天都开放的,只是星期天或节假日才开放。

  华光一行走进博物馆。他们发现,这里的许多物品,尤其许多农具,他们也是很少得见,尤其是董华生,他一会问这,一会问那,华光他们虽然也没有使用过这些农具,但他们毕竟生长在农村,许多东西也许可以触类旁通吧,他们依据自己的理解,穷尽所能给董华生做讲解介绍。

  在书画馆,董华生向华光他们介绍着自己家捐献的各种画作,尤其是齐白石的山水画。

  “这些可是堪称国宝级的画作啊。”华光说。

  这时,董华生父母和姨父姨母一行也走进了书画馆,“姨父姨妈,爸妈,表哥,你们怎么也来了。”

  “你能来,我们就不能来吗?”马斌说。

  见是董华生的父母亲戚,华光他们也主动与他们打着招呼,“叔叔阿姨,你们好。”

  “你们好。”董华生的母亲宁兰馨说,“他们都是你的拼友吧?”

  “是啊,妈,他们都是我们十六群的好同志好朋友好伙伴,我给你介绍一下,华光哥,陈进哥,林丰哥,张兴哥……”

  “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正想有时间上你们那里去看看你们呢,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你们。”宁兰馨说。

  “随时欢迎您到我们那儿去。”李露说。

  “可了不得啊,可都是一些俊男美女呢。”宁欣然说。

  让马博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这里碰上了肖芬。他立刻上去与他们打着招呼,“嗨,你们好。”

  “你好。”

  “肖芬同志,您好。”

  “你好。”

  董华生指着一幅《红日出东方》的画作说:“这幅画可是我父亲在纪念毛主席200周年诞辰的时候创作的。这还是一件全国的获奖作品呢。”这幅画作简约中透着大气,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中,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画中的题词是,“在人民的心中,您早已化为了永恒!——纪念毛主席200周年诞辰”。

  罗一教说:“董叔叔,您可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画家啊。”

  “哪里哪里,可不敢当啊。”董建仪说。

  肖芬说:“华生,你的嘴可够严的。我们认识有几天了,可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我相信这样的说法。”董华生说。

  “董叔叔,我觉得我们村城应该成为您的舞台,您应该好好地画一画我们美丽的村城。”肖芬说。

  “当然,当然,我一定会画的。我们的村城,其实又何尝不就是一幅美丽而大气的图画呢。”董建仪说。

  “我们可期待着您更多的作品呢。”肖芬说。

  宁欣然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年给马博介绍对象,他总是拒绝,看来他一定是喜欢上了这个叫肖芬的女孩了。待他们离开以后,宁欣然问道:“马博,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肖芬的女孩了。”

  “没有啊。我们只是在一起劳动过几次。”

  “我不信,仅仅是劳动过几次那么简单吗?”

  宁兰馨说:“马博,我看这个女孩不错,你挺有眼光的。你要是真喜欢她,小姨支持你。”

  “哥,我看肖芬姐也的确不错,我也支持你。”马斌说。

  “就不知道她谈对象了没有。”宁欣然说。

  “应该没有。”董虹说,“不然,我哥不会对她那么上心的。哥,我也支持你。”

  “我看你们还是少操些我的心吧。”马博说。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