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经济降速与当年薄熙来主政有关

作者: 新浪新闻综合 日期: 2019-03-17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重庆的一条汽车生产线。图/视觉中国

  重庆“降速”

  本刊记者/周群峰

  本文首发于总第891期《中国新闻周刊》

  两会期间,“重庆GDP增速回落”再次成为外界关注重庆的焦点之一。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重庆代表团开放日上接受记者提问时,就此作出回应。他表示,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不可能一直是高速增长。“高增长已经难以为继,出路就是高质量发展,这势在必行。”

  官方数据显示,重庆市自2016年以来经济增速放缓,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回落到个位数,2018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20363.19亿元,同比增长6.0%,低于8.5%的预期,也是近年来首次低于全国增速。

  陈敏尔称,重庆经济增长回落到个位数,是个开放的问题,是看得见、想得透的一个问题,其原因包含周期性变化、结构性变化、市场变化等多方面,需客观看待。

  陈敏尔以重庆两大支柱产业电子信息和汽车制造举例称,“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需求出现了变化,供给也会相应地发生变化。”他强调,在一时的增速回落面前,需要坚定信心,保持定力与清醒,力推创新。

  多位受访者表示,重庆GDP增速回落,既与该市主要支柱产业经济下滑、主动“挤水分”等因素有关,也有薄王主政重庆时打压民营经济,孙政才主政时不重视民营经济的历史原因。现在,重庆也在布局多个新的增长点,追求高质量发展。

 

  汽车产业拉后腿

  作为该市支柱产业,汽车产业效益出现大幅度负增长,被认为是2018年重庆GDP增速回落的主因。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重庆GDP增速低于全国增速,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指标增速低于预期。这其中,有周期性市场变化的因素,国内部分产业进入市场饱和期,“天花板”效应显现。“特别是全国汽车产销出现负增长,对重庆支柱产业汽车制造形成了冲击”。

  数据显示,2018年,在重庆工业“6+1”支柱行业中,汽车制造业是唯一出现效益负增长的行业,其增加值增速由2017年的6.2%骤降至2018年的-17.3%。

  在其他6个行业中:电子制造业增长13.6%、材料业增长11.0%、化医行业增长4.9%、装备制造业增长3.2%、消费品行业增长1.9%、能源工业增长1.7%。

  目前,重庆已有重庆长安、长安福特、上汽通用五菱、东风小康、北汽幻速、斯威汽车、力帆汽车等车企。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重庆汽车产辆连续三年排名全国第一(产量分别为:260万辆、300万辆、316万辆),成为当时全国第一大汽车生产基地。2017年,重庆的汽车产量下滑而被广州超越,但仍接近300万辆。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2018年重庆市汽车产量出现骤减,全年产量仅为172.64万台。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汽车销售2808.1万辆,同比下降2.8%,这是中国车市28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欧美等相关数据也显示,全球汽车市场普遍呈疲软态势。

  舆论认为,除了国内外大环境,重庆车市低迷也与布局太大、结构不合理、战略不当有很大的关系。

  重庆市两江学者、重庆大学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蒲勇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作为重庆支柱产业的笔记本电脑和汽车业出现经济效益明显下滑,成为带动GDP整体下滑的主因。“这两个产业的供给侧改革没做好,导致产能过剩,新兴产业发展速度比不上它们萎缩的速度。”

  蒲勇健称,传统燃油汽车在重庆布局太大。多年前,很多国家以及国内很多省份都开始谋划向新能源汽车转型,重庆却把很多外地传统燃油汽车吸引过来,甚至还提出把重庆打造为“中国汽车城”“中国底特律”。

  蒲勇健称,2018年,重庆本土汽车民企力帆、银翔都遇到债务困难;央企子公司长安汽车旗下长安福特、长安铃木,以及长安自主品牌都出现销售下滑;在重庆投资的现代、众泰、潍柴英致等表现都不好。

  以长安汽车为例,1月29日,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2018 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在2018 年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5亿元~7.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2.99%~89.49%。

  蒲勇健认为,基于传统燃油汽车的利益格局,重庆汽车业在向新能源汽车转型时也面临较大压力。

  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重庆市经济信息中心主任易小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重庆汽车业去年下滑非常明显,对经济增长产生了较大影响。重庆中低档汽车较多,新能源汽车在全国占比较低,创新能力没有跟上。

  他表示,虽然重庆汽车产业去年下滑严重,但是重庆还应该感谢这个行业。重庆汽车制造业,每年大约有5000亿的产值,带动大量就业人口,所以不能把汽车产业当成重庆经济发展的包袱。

  他举例称,重庆有非常多的汽配产业,但没有汽车电子产业。今后通过大数据智能化改造发展汽车产业,提升产能结构,如果每辆车提高1万元的附加值,300亿左右的增加值就出来了。

  在政策层面,重庆对汽车制造业的扶持已有动作。

  2018年12月,重庆市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要大力提升汽车产业产品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轻量化水平,打造现代供应链体系,壮大共享汽车等应用市场,实现产业发展动能转换。

  该《意见》提出,要加大研发创新投入,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创新投入力度,到2022年,全市汽车行业研发投入达到180亿元,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5%,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年新车型投放量达到20款,其中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10款以上。与此同时,重庆市政府还将在平台、研发、降低成本、人才方面给予企业资金等支持。

  有分析认为,重庆在汽车制造业方面的配套较为完整,加上政府政策的推动,对车企都是利好。未来,重庆加快转型步伐,抢夺产业先机,仍有希望在未来重振汽车产业。

 

  挤水分与历史原因

  此前,重庆官方媒体曾表示,在过去几年中重庆经济存在水分,近期GDP增幅回落,也有更加务实,主动挤水分的缘故。

  1月14日,《重庆日报》发表文章《重庆:科学研判当前经济形势,坚定信心推进高质量发展》。文章提到,“前些年,受不正确政绩观的影响,我市个别干部和地区存在经济指标弄虚作假现象,使得经济总量和发展速度存在水分。”

  该文同时指出,“追求实实在在的GDP的正确导向,挤出了不健康GDP水分,也是近期指标有所回落的因素之一,虽然看似增长速度降低了,但发展质量正向好的方面转化。”

  易小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比高速发展,重庆现在更加注重高质量发展。同时,不再重视单纯靠GDP数字出成绩,相反,对GDP数字弄虚作假者,不但不受重用还可能受到处分。

  他表示,这种挤水分和重视绿色经济的考核机制,也使得现在数字更加真实。“在这种理念的指引下,重庆必然要有结构调整和动能转换的过程,也必然会产生阵痛,在经济数据上会有波动。从这方面讲,这是一种好的现象。”

  多位受访者均表示,重庆现在经济增速放缓,离不开历史原因。

  蒲勇健举例称,长安福特、加拿大领事馆等能够落户重庆,都与中央的支持有关。但是主要靠国家战略,对解决重庆的可持续性发展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

  “重庆直辖之初,国有经济占比高达80%,全世界当时只有朝鲜和古巴的国有经济是这个比例。”蒲勇健说。

  蒲勇健表示,随着现代化交通工具的出现,航空、铁路、高速公路、高铁的发展,重庆的地理位置显得越来越不重要。区域经济竞争中,余下的优势只剩国家战略了。但是,国家战略主要是投资基础设施,打造发展的基础性环境,而一个城市的繁荣,基础设施仅仅是基础。除了基础条件,城市或者区域经济繁荣的最重要条件是产业规模、竞争力和产业多样性。

  “规模意味着市场力量,竞争力是基于创造性,而产业多样性意味着对于经济周期中的产业更替具有免疫力,强大的区域创新能力。”蒲勇健说。

  过去那种伴随资源和环境问题的粗放式发展方式现在也逐渐不合时宜。易小光称,2008年金融危机时,沿海外向型经济受到影响,中西部内陆省份的产业转移在增强。所以,当时重庆以及很多中西部省份发展速度相对都比较高。

  他表示,粗放式的发展方式不是重庆独有的,是一定历史阶段的历史现象,但是现在必须转型。“过去的方式是当时环境下做出的选择,受发展阶段和环境的制约。现在发展方式环境发生了重大转变,如果还想偷懒,走路径依赖的路子肯定不行了。”

 

  营商环境仍需优化

  多位受访者称,前些年,重庆在政治上出过问题,给营商环境带来的负面作用,对经济活动的负面影响仍有显现。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孙政才在重庆的几年,懒政怠政、欺上瞒下,消极应付中央决策部署,对重庆改革发展稳定造成重大损害。

  重庆大学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蒲勇健称,重庆经济长期依赖国企和外资,导致本地民企先天性不足,国企和民企强弱鲜明,中小型民企甚至处在自生自灭状态,营商环境也需要改善。

  重庆民营经济发展缓慢也有一些主政者乱作为、不作为的因素。易小光直言,薄王主政重庆时打压民营经济,孙政才主政时不重视民营经济,留下的一些后遗症至今有所显现,不利于招商引资。

  他表示,薄王时期破坏了重庆的法治环境,进而伤害了营商环境。所谓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对企业家而言,会看重发展预期,只有预期明确后,投资才会随之而来。

  “因为曾经受过伤害,所以,重庆现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产业有生命周期,可能引起经济波动,而营商环境却是逐步培育的,所以好的营商环境、法治环境,是一个地方最持久的竞争力。”

  易小光强调,在产业发展中,要确保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做的是在企业的发展方向上,发挥产业政策指导作用,而不是直接投资具体项目。

  蒲勇健称,重庆需要一整套体制层面上的改革创新,来给民营经济营造好的商业环境。“不仅仅是支持小天鹅、宗申摩托车、力帆集团、隆鑫集团这样一些著名的民营企业,更加重要的是需要在体制层面为大量中小民营企业提供扶持。”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重庆小康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张兴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放到全国层面,中国民营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的困难,是多种因素造成的,是发展中的困难,成长中的烦恼。要靠改革来解决,要靠制度、法治来保障。

  

  2018年8月,重庆一场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的机器人手臂。图/视觉中国

  布局新增长点

  多位受访者认为,重庆市目前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阶段,过去粗放式的发展方式还未完成转型,新的增长点尚未发挥积极效果。这样一个过渡期也是造成GDP增速回落的原因之一。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2018年,重庆市部分经济指标增速在下行,但重庆市委市政府坚持从长远大势认识当前形势,不纠结于经济增长一时快慢,不唯“GDP”论,始终坚持以高质量发展为导向。

  2017年,重庆确定的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转型发展路径,被认为是重庆经济转型,谋求“新增长点”的主要抓手。

  蒲勇健称,大数据和数字化产业现在是大势所趋,尽管重庆在这两个产业方面,没有绝对优势(比如同为西部城市的成都是电子科技研发中心,也有足够的人才知识储备),但是重庆还在力推这两个产业,并通过一系列举措,积极谋求通过后发优势有所作为。

  他认为,重庆过去产业比较单一,通过大数据、智能化产业地实施,也能够实现多元化发展,从而分散经济风险。

  易小光称,重庆之所以大力发展大数据智能化产业,主要是顺应全球化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

  “有人说重庆在这两方面没有绝对优势。事实上,哪个城市都没有绝对优势。在这方面,重庆不管是领跑者也好,跟跑者也好,都必须顺应时代发展方向。”易小光说:“大数据智能化对传统产业的改造才是其最大市场,其增值主要体现应用开发上,这就是新兴产业的价值。因此,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重庆,传统的生产结构和工艺,更加需要智能化改造,提高效率和竞争能力。”

  前两年,易小光曾去上海、深圳、广州等地走访调研。他最大的感触是,这几个城市非常注重创新发展、内涵式发展,在产业结构调整、发展动力转换上下功夫,最近几年GDP增速不是很快,但是发展非常稳定,产业结构也趋于合理。“不是说GDP越低越好,速度和质量是辩证的关系,相对而言,GDP质量的重要性要高于数量。所以重庆现在更加注重高质量发展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目前,重庆在发展大数据智能化已有多个动作。

  2017年底以来,腾讯、阿里巴巴、紫光、小米、京东、华为陆续与重庆签订合作协议,大数据智能化企业在重庆加速集聚。

  2018年3月,重庆印发《重庆市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8~2020年)》,明确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十二大产业,打造智能产业集群。

  2018年4月,重庆市经信委出台《重庆市数字化车间和智能工厂认定管理办法(试行)》。按计划,到2020年重庆将建成20个智能工厂、200个数字化车间和2000个数字化生产线。

  2018年8月23日~25日,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重庆举办,共吸引了近600家国内外企业参展。今后,智博会永久落户重庆,每年一届,有望成为智能产业的全球顶级盛会。

  重庆市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从反映质量效益的指标来看,2018年重庆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已进入提速阶段,智能产业增长19.2%。

 

  看好成渝经济圈

  陈敏尔在两会上提到,“经济增速虽然回落了,但是就业的机会、就业的质量正在向好发展,更重要的是生态环境向好,空气是好的,水质是好的。”事实上,2018年重庆经济成绩单中也不乏亮点。

  去年,重庆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10656.13亿元,增长9.1%,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对此,易小光表示,这主要是来自于三方面原因:一是百姓收入水平提高后,追求更具品质的服务和更多消费需求。其次,因为消费供给能力在增强,软硬件、商圈、综合体等在不断改善,产生了很多消费点。再就是,重庆的社会保障体系等更加完善,确保了百姓更加放心花钱。

  根据1月27日重庆市市长唐良智在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重庆GDP增速的预期目标是6%。

  报告解释,这个经济增速综合考虑了发展的外部环境、基础条件、潜力后劲和预期变量,兼顾了需要和可能,既有利于稳定市场、提振信心,又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预留空间。

  蒲勇健称,重庆现在处在产业转型的关键期,作为传统产业的汽车业,由于转型周期长,短时间还要继续拉经济的后腿。

  他说,预计今年第二产业对经济的影响还会继续存在,招商引资的项目也不会立竿见影取得实质性效果,所以,今年重庆对GDP增长率有一个保守的预期,说明重庆决策者非常审慎、务实。“但这并不意味今年重庆不精彩。一系列动作按部就班地实施后,重庆的前景还是非常值得期待。重庆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后,一个绿色可持续的GDP对重庆有更积极的意义。”

  成渝经济圈的前景也被广泛看好。蒲勇健称,重庆经济迈上2万亿大关时,四川也突破了4万亿大关。川渝经济总量达到6万亿,意味着一个更大容量的产业和市场空间的诞生。“成渝经济区一旦建成,发展良好,完全具备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城市群外,争当第四极的能力,成为西部的龙头。”

  易小光表示,“经过努力,未来重庆经济的潜在能力达到8%左右的增速应该没有问题。现在我们处在调整阶段,为了有一个更加健康、持续可增长的经济发展局面,重庆现在必须承受这个阶段调整的痛点,正视并补齐自身短板,这既是一种必然,也是一种需要。”

  原标题:重庆降速背后:薄王打压民营经济 孙政才懒政怠政

最新推荐

哈佛大学研究:喝含糖饮料,癌症死亡风险高了16%赵磊:“信马者”的试金石,试试如何?大学生流水线遭压榨:连续工作23天,崩溃要跳楼金正恩抵俄后品尝蘸盐面包 受俄罗斯传统礼遇(图)

热门文章

再出发!用26天重走长征路 顽石等三位老师授课

甘肃副省长:谁跟老板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教育失误的证明——马鼎盛

郭松民:刘强东的从容不迫与志在必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