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工人和学生罢工中

作者: 马蒂·古德曼 日期: 2018-04-16 来源: 微信“惊雷Thunder”

  全法工人于3月22日和4月3日离开工作岗位,发动一场长期的连续一日罢工,极大显示了工人阶级的力量。罢工浪潮针对法国新自由派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anuel Macron)发动的反工人阶级攻击。

  3月22日,罢工行动势头凶猛,当时逾五十万名示威者上街游行,单单巴黎就有六万五千人。成千上万的教师、护士和其他工人加入铁路职工的罢工。

  一些人将法国今天对工人的攻击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在1984年对煤矿工人的战争相比,这意味着对整个工人运动的严重削弱。“我们需要摆脱这个国家的罢工文化,”深感担忧的加布里埃尔·阿塔尔(Gabriel Attal)说道,他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新自由主义政党共和国前进运动(La République en Marche)的发言人。

  法国总工会(CGT)的领导人菲利普·马丁内兹(Phillippe Martinez)说,“他们已决定打破劳动法典(法国的大规模劳工权利法典)。工人将只有更少的权利。”

  近几周内,法国各行各业的工人阶级已动员起来反对攻击,令人惊讶。除了强大的铁路、航空和邮政工人的工会,其它也参加了罢工——护士、学生、环卫工人、能源公司、面临裁员的超市雇员和对法院系统的集中和“简单化”愤怒的律师。多所大学校园的学生已罢课,与工人一道进行大型示威。

  铁路工人计划从4月3日起到6月28日进行36起铁路连续罢工。这个策略号召在这期间,每五天罢工两天。3月22日,成千上万的铁路工人自发参加巴黎会员大会,讨论加强斗争的进一步行动。

  法铁(SNCF)铁路系统工会中的四家工会评论4月3日的罢工。大概有77%的法铁司机和34%的职员参加罢工,但工会给出的人数更高:60%或更多的人参加第一天的罢工。只有40%的高速列车和大约三分之一的通勤火车还在运营。五个区域列车只有一个还在运行。4月3日,约30%的从巴黎机场起飞的中短途航班取消。在尼斯,高达50%的航班停止。航空工人为争取6%的涨薪,计划4月7日、10日、11日罢工。法国航空工人的工资自2011年来没有上涨过。在2015年反裁减三千名航空工人的抗议中有两家公司的高管衬衫被撕碎。

  一些更保守的工会定下目标,在4月19日发动大规模罢工,但在支持更大的36起罢工策略这件事上保持克制,目前至少是如此。航空和铁路工人正准备与许多公私部门的工会一道在那天罢工。

  马克龙总统:服用了类固醇激素的雅皮士

  激起工人阶级怒火的是前投资银行家,2017年3月当选总统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被誉为“最富有总统”的马克龙拥护对工会和学生的正面攻击,用“改革”的面具来掩盖它们。

  马克龙和他的新党共和国前进运动向法国工人上演了一出真正的恐怖秀。对马克龙来说,少而精——到2020年,在五百万公共部门工人中削减12万个公共部门的工作岗位;工资冻结,至少是一些人;鼓励老板更容易开除或解雇工人或削减劳动力;削减退休金,退休年龄回到以前。对于学生来说,“改革”意味着限制进入法国免费的大学体制。

  紧接着马克龙的声明之后是大规模的裁员。法国的整个失业率大概在9%,青年中是25%,比欧元区的平均水平要高。

  法国是主要受德国资本主义控制的帝国主义国家联盟欧盟的成员国,它必须遵守欧洲银行利益驱动的议程。口号就是要全面“削减成本”,即削减工资、医保,退休金和到2020年实施反工人的措施。而且,法国必须面对来自私人运输公司的“竞争”,其目的就是贪婪,而非服务。

  马克龙和法国统治者尤其热衷于抨击大规模运输业,国有的法国国家铁路,法铁。马克龙将法铁的工人描绘成薪水太多,退休金太高。他说工人退休得太早——因为这个通常是危险性的工作。总统说针对裁员的法定保护规定太严苛。根据“斯皮内塔报告”中篡改的数据,老板说公共运输系统运费昂贵,其票价与其它国家相比“没有竞争力”。

  马克龙的一个策略就是用秘密“谈判”分化和击败工会——尤其是较保守的工会,在谈判中,每个工会的官僚都不知道马克龙对其它工会作出的承诺。“谈判”后,突袭让工会官员吓得目瞪口呆,马克龙公开将详细的反工人计划公之于众,表面上这份计划是一直秘不示人的。

  此外,马克龙曾使用他在议会中占有的多数地位,本质上靠法令来统治,因为一种有别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专制统治方式而招致批评。

  如果法国当局觉得必须要粉碎工人运动时,他们会诉诸镇压和暴力,这点很少有人质疑。3月22日就显露了这种策略的前兆,当时学生占领了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的一所大学礼堂后,受到了攻击。一位学校的院长允许一群蒙面人,带着球棒、泰瑟枪和加强拳击手套,殴打学生,将他们赶出礼堂。据某人叙述,大学里的保安人员袖手旁观。几名学生被送往医院。目击者说,一些暴徒被认出是该所大学里的教授和老师。

  工会战略的争论

  法国矿业能源总工会联盟(CGT Energy)的负责人梅内普利耶(Sebastien Menesplier)说:“我们多年来都没有如此有过这次接近空前的社会反抗。”然而,工会高层人员并未尝试以统一的大规模罢工抗议来动员所有不同层分的工人阶级。法国劳工民主联盟(CFDT)的领导人贝尔热(Laurent Berger)与一如胆小的法国社会党结盟,说他自已并不想与其它力量建立联合阵线反对紧缩和削减:“走向斗争汇合不是我们劳工民主联盟的那杯茶。”法国工人力量工会(Force Ouvriere ,FO)主席马伊(Jean-Claude)也各反对斗争汇合。

  但是有一个工会正在寻求更积极的斗争战略。在美国《雅各宾》杂志(Jacobin)3月号的采访中,属独立左翼工会、隶属全国性劳工组织“团结工会联合会” (SUD,或常称Solidaires)的SUD工会铁路分会全国秘书庞塞(Bruno Poncet)这样解释道:

  “每五天罢工两天,让四大铁路工会保持团结(获官方承认,能在国铁进行集体谈判)。对我们SUD工会铁路分会而言,我们认为需要一场过硬的运动,就是马上进行全面长久的罢工。即便如此,做决定的不是我们,也不是其它工会,而是在罢工期间每天召开的大会上,他们会自己决定罢工的做法。每天人们会决定要继续罢工还是停止罢工。是罢工者作决定,这就是罢工的运作方式。”【1】

  很多法国左派和左派以外的人看到今次有可能重演50年前那场战斗性的群众运动。在法国史诗般的1968年5月至6月,超过900万工人罢工和庞大的学生动员威胁到资本主义的秩序。今次国营铁路第一波罢工开始于3月22日,恰恰是引发1968年群众暴动的第一次抗议的近一千万工人罢工50周年的日子。今天的当权者每当想到这里都在发抖啊!

  法国资本家上一次对公共部门员工、特别是国营铁路公司工人展开正面攻击,是1995年总理朱佩(Alain Juppe)所为。当时工会也相应发起罢工和大规模抗议行动。面对工人阶级持续的怒火,朱佩在一场激烈的角力中最终投降认输了。

  不像美国很多城市,例如纽约公交运输工人,法国公共部门员工罢工不算违法,不会被强行取缔。但是,在法国,发动罢工的工人需要事前通知管理层。而且,公共部门员工必须保持最低限度的公共服务。

  可惜的是,法国工会成员仅占全体员工大约9%,与美国劳工运动的工会组织比例相近。但是法国工会,特别是铁路部门工会,仍然可以对统治者施以重大打击,尤其是当工会团结起来,愿意斗争,并且决心与其它社会力量围绕共同要求一起合作的时候。

  法国的群众广泛抵抗给予国际工人斗争更多力量,并且暴露了资本主义在全世界催生的危机所带来的反动和破坏性力量的深度。我们发动罢工的能力和意愿将是一个关键,它能够打败资本主义统治者向群众进攻的计划,并建立一个最终可以用社会主义取代统治者的破坏性体系的运动。

  2018年4月12日

  注释:

  【1】译者按:本公众号已把访问译出,见:http://mp.weixin.qq.com/s/Ra45awRYC06Dryroz03cTA

  译自2017年4月的《社会主义行动报》。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8/04/12/french-workers-and-students-on-strike/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习近平致信祝贺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开幕习近平: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朝鲜宣布:停止核试验和导弹试射

热门文章

戴旭: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郭松民:建议重启《惩治汉奸言论法》立法程序

郭松民:特朗普上钩之快令人吃惊

夏小林|金融开放:“中兴休克”启示录

中国在“海南自贸港”下,掩盖了什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