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特辑 · 欧美篇

作者: 花果山 日期: 2018-05-10 来源: 微信“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食物主权按 

  1818年,正值世界资本主义羽翼丰满、乘风破浪之际,卡尔·马克思诞生在德国莱茵河畔的一个律师家庭。

  200年来,当世界资本主义的触角跨过英国、欧洲,走向全世界,带给人类诸多进步与苦难的同时,马克思及无数革命先辈倾尽其毕生心血,从未停止探索人类解放的光明大道。

  200年后,站在当今世界资本主义的风口浪尖,面对人类社会的折叠,尤其是底层的艰难,面对大自然的生态破坏与资源耗竭,马克思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愈加弥足珍贵。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世界各地各界也以不同的方式纪念这位深邃的思想家和革命家,人民食物主权特推出【全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特辑】以飨读者,本文为欧洲、北美篇,让我们看看马克思出生的德国,起草《共产党宣言》的比利时,为《资本论》提供素材的英国等如何纪念这位“过去一千年最伟大的思想家!”

 

  德 国

  5月5日,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由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像揭幕仪式在他的故乡——德国西南部城市特里尔举行。在揭幕仪式上,特里尔市长莱布表示,马克思有理由作为这个城市最伟大的儿子站立在此。他还指出可以借今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契机,不带任何偏见地去重新评估这名历史人物和他的作品。

  

  雕像重约2.3吨,高4.6米,连同基座总高5.5米,由中国雕塑家吴为山创作

  而德国罗莎卢森堡基金会则为了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于5月3-6日举办了大型国际会议。本次会议有力地回击了当今世界流传的对马克思与社会主义的歪曲与抨击性话语,肯定了马克思为人类最终废除资本主义制度,创造一个更好、更人性化、更合理的未来社会而做出的贡献。

  此外,贯穿2018年全年,德国将举办600多场纪念马克思的活动,全面展现马克思的生活及其对后世的影响。

  英 国

  在马克思的第二故乡英国,人们以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向这位给人类留下宝贵思想遗产、改变历史进程和劳动人民命运的伟人致敬。

  5月5日,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行国际研讨会,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来自中国、古巴、德国和南非等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参加了在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主办的这一活动。

  

  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一进门的宣传海报

  大会上午的主论坛围绕“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及其今天的意义——为什么马克思是对的”这一话题展开,由哈塞瓦·贝恩(Harsev Bain)主持,来自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经济学教授Ben Fine、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罗文东以及德国卢森堡基金会的安妮-凯瑟琳·克鲁格均发表了精彩演讲。

  下午主论坛的主题是:“马克思,哲学和人类发展——马克思主义与思想之争”,由亚力克斯·戈登主持,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政治学理论客座教授大卫·麦克莱伦、古巴理论杂志——《当代马克思》编辑伊莎贝尔·莫纳尔(Isabel Monal)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主任李晓晓分别做了精彩发言。在大会的结束环节,以“进入21世纪:马克思主义作为今天变革的力量”为话题对本次大会进行了总结和升华。

  另外,会议分论坛也是精彩纷呈,主题分别有:

  马克思主义和环境

  马克思主义和今天的历史

  新自由主义、经济紧缩和马克思

  马克思主义和文化民粹式民族主义

  资本主义和新技术——马克思被超越了吗?

  阶级,种族和性别:马克思主义,剥削和压迫

  马克思纪念图书馆馆长梅丽安·江普指出,过去几年,英国人民,尤其是青年和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不断增长。去年,在《资本论》出版一百五十周年讲座上,听众爆满,该馆不得不临时采取了限制入场的措施。

  

  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中,财政部在野党大臣麦克·唐纳尔表达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决拥护,不会允许媒体以自我审查的名义阻止他的发声。他指出,对于工党而言,马克思主义是“予以今天变革的力量”,在一个开放而民主的社会,我们不应惧怕谈论马克思的思想观点。

  

  财政部工党大臣在伦敦的纪念活动上,表达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决拥护

  发言中他进一步表明马克思主义传统对于改变当今世界作出的贡献,并将之作为杰里米·科尔宾领导下工党方针的重要依据之一。真正有价值的思想在当今社会依然适用并且引人思考。在银行业崩溃的十年之后,英国的资本主义正处于危机四伏之中,无限制的信用扩张只会使得现状变得更糟。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没有下降,反而是大大增加了。

  俄 罗 斯

  在马克思200周年生日这一天,俄罗斯当局选择保持沉默。在这个国家,有四分之一的人在接受采访时不知道马克思是谁。看起来这个国家正在遗忘马克思,虽然这里还有1390条以“马克思”命名的街道,在伏尔加河畔还有个叫“马克思”的小镇。

  

  所喜的是,虽然前苏联的解体使得马克思主义研究教学的环境和条件在俄罗斯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仍有一批中坚力量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重要的哲学思想进行研究。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弗拉德连·布罗夫说,马克思主义在俄罗斯“告别了主流意识形态地位”,马克思主义研究也失去了国家层面的支持。但不少学者还是坚持将马克思主义作为世界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来研究。

  2018年,俄罗斯各地大学和博物馆都在举办会议和展览纪念马克思。喀山联邦大学还用了Ted演讲和说唱freestyle创造了一个“马克思节”。一位学生说,马克思不仅是教科书的一章,更是一位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他极大地影响了世界对经济学的理解,而不止是和“政治”有关。

  俄罗斯历史学家Budraitskis说:“90年代我突然发现自己面对巨大的社会不平等,这促使我研究资本主义和社会正义。” 他说,未来几年,社会不平等将是俄罗斯人的主要关切。根据瑞士信贷最近的一份报告,俄罗斯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不平等的国家,其中10%的富人拥有89%的财富。Budraitskis指出,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马克思有复苏的迹象。他相信未来马克思会再次变得时髦。“这仍是一剂良药”。

  比 利 时

  2018年5月5日晚,比利时工人党主席Peter Mertens在布鲁塞尔举办的“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活动上发表演讲,主题为“转向一个无剥削社会的新范式”。

  Mertens在发言中嘲讽吉尔特·诺尔斯(Geert Noels,比利时巨额财富的拥有者),称诺尔斯特为掘墓人。这位掘墓人热切宣称“劳工与资本之间的对立属于过去”,可很快英国超市的工人就开始了第六次罢工。诺尔斯这类老板,有点像那部很棒的电影《年轻的卡尔·马克思》中的英国老板,他对马克思说,“没有我,则没有利润,也没有生意。”马克思机敏地反驳道,“没有工人,则没有财富。”

  

  比利时工人党主席Peter Mertens 发表演讲,财富在今天来自哪里的问题,是历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Mertens的演讲,显然切中了这一要害。他强调,财富来源于劳动!马克思展示了劳动是如何带来剩余价值的,以及一小撮人是通过什么机制来占有这个剩余价值的。这是以社区为代价的,显然也不能更加呼应当下。迪特尔·施瓦茨没有通过他自己的劳动来积累370亿欧元,而是通过散布在25个国家、超过300,000名的里德尔工人的劳动。正是通过他们的艰苦劳动,施瓦茨家族变得越来越富裕。他的财富从2010年的100亿欧元增加到今天的370亿欧元,仅用了八年就又增加了270亿欧元,这相当于在8年的时间里,每名雇员可以增加85,000欧元。

  

  这种现象并不是像魔术一样发生的,而是通过种种安排实现的。发展到今天,劳工的处境更加被动,更加恶劣。作为普通工人,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被定时。资本家之所以运用最现代的技术,就是为了避免任何“停机时间”——也就是说,为了资本不断增殖,哪怕最轻微的喘息时刻,他们都不愿意给。工作时间越来越紧张,到达无以复加的地步:卸下货盘,填充货架,烘烤面包,清理商店和停车场,在收银台还要辛苦保持微笑。对很多人来说是削减工薪,对资本家来说则是270亿欧元的财富增长。

  面对这些严峻的问题,这位工人党领袖带听众温习马克思多年前给出的答案:只有组织起来,才能阻止工人阶级内部的竞争。分开时,每个手指都很脆弱;团结起来,它们则形成一个拳头。

  

  比利时工人党团结大会现场

  Mertens最后总结,卡尔·马克思,同他的好友恩格斯,创造了理解认识历史的一场范式转变。他们创造的范式到今天仍能给人重要启发。面对主宰社会令人窒息的单一思想,我们需要另一个视野。气候危机,越来越甚嚣尘上的战争意愿,逃离国家的人民,威权主义和社会军事化日益增长的趋势,避税天堂和资本的寄生性质,所有这些都需要全球性的答案。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重新召唤马克思。

  美 国

  世界工人党会议:

  特朗普时代的阶级斗争

  近年来,自从特朗普上台,我们看到针对移民和劳工阶级的种族主义攻击的暴增【编者注:大多数受攻击的移民都是打工者。working class以前通用翻译是工人阶级,译者认为翻译成劳工阶级更合适】。我们也看到移民的反抗,看到他们领导组织纪念国际工人斗争的五一游行。

  

  今年五一后,请和世界工人党(Workers World Party)一起参与讨论和庆贺马克思200年。【编者注:本文发表于4月27日】政治理论家马克思出生200年后,他的革命理念指导了全球的革命和斗争,从俄国到中国、古巴、朝鲜、越南、海地、巴勒斯坦、菲律宾、布基纳法索等等。这场生动讨论将延续五一纪念中体现的劳工阶级的国际团结。

  尽管今天劳工阶级的特征在发生变化,但是在对资本主义的斗争中,马克思的革命理念依然具有指导意义。今天,新一代的革命者正在努力地抓住马克思的遗产。在资本剥削全球化的今天,在特朗普的白人至上主义、警察谋杀和移民局与海关搜捕不断的今天,劳工阶级的斗争是什么?

  在马克思的200年生辰,在新的运动形势下,世界工人党将开启一个迫切需要的讨论,谁是今天的劳工阶级。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资本主义经历了迅速的、深远的重整,压低工资、前所未有地侵犯工人权益和生计。同时,世界上劳工阶级的人数也在不断增长,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劳工团结的机会也是前所未有的。

  今天,劳工阶级的斗争越来越多地由这些人来领导:黑人、棕色人、原住民、移民、难民、妇女、非异性恋者、残疾人、青年。他们的斗争是否像有些人说的,偏离了工人的斗争呢,还是与马列关于民族和特殊压迫的分析同源呢?

  会上,来自不同背景的新老积极分子和组织者将分享各自的观点,这也是本次会议的一个特点。世界工人党第一书记Larry Holmes将以“马克思关于劳工阶级的革命性观点:工人和受压迫者的团结”的讲话为本次会议拉开序幕。

  本次会议的组织者之一Julie Varughese同志将分享为什么马克思对今天劳工阶级的斗争和受压迫人群(identities)和民族的解放具有指导意义:“阶级斗争主导了人类历史,马克思理论则是对人类历史的科学分析,因此它今天仍然有指导意义。马克思在19世纪就通过科学方法预见了今天我们正在目睹的帝国主义战争。”

  “一些人认为的’劳工阶级’——依靠双手劳动的白人男性——并不是今天的劳工阶级。作为革命者,我们关注的是受压迫的人群(peoples),因此性劳动者、政治犯、残疾人、移民、被种族化的他者(others)、原住民和更多人都被包括在劳工阶级内。只有和最受压迫的工人团结在一起,我们才能革命性地推翻阶级制度。”Varughese总结道。

  

  匹兹堡展览: 通过艺术

  认识卡尔·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纪念

  来自世界各地的41名艺术家参与到马克思200年的展览中。这一展览在匹兹堡市中心的SPACE画廊举办,开放时间将持续到6月10日。

  这次展览由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英语系副教授Kathy M. Newman和 Andrew W. Mellon基金会的艺术教授Susanne Slavick组织。它为卡尔·马克思及其思想影响的当代探索提供了一个机会。这次展览恰逢今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日,也回应了世界范围内马克思的再次兴起。

  在为展览进行的准备研究中, Newman发现,过去10年很多艺术家以重归马克思作为理解2008年全球金融崩溃导致的资本主义危机的方法。

  

  “这次展览中的艺术家既思考马克思,也批判性地思考资本主义——它怎样运行和怎样失效,” Newman说。“有些艺术作品直接联系马克思,例如乌克兰籍艺术家Slinko的巨型钢丝绒胡子意指马克思影响的规模和范围。有些艺术家试图解释2008年的金融崩溃,另外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则与货币、价值、劳动、不平等这些观念进行对话。”

  卡尔·马克思200年

  ——德州大学历史研究协会主论坛

  

  一个极大的历史讽刺是卡尔·马克思从来没有宣传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这个标签在他死后才被用来指代有组织的革命和哲学事业。如果马克思主义和20世纪僵硬的意识形态和国家形式成为同义词,它就妨碍了马克思著作中包括开放性趋势在内的很多维度;同时再造了马克思思想的欧洲中心主义假设。

  为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一工作坊将反思马克思思想及其多样化遗产、马克思主义与全球其他社会运动之间的联系和张力,以及21世纪马克思或马克思主义的可能指导意义。

  加拿大马克思主义冬令营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蒙特利尔马克思主义冬令营已经成为加拿大最大的马克思主义盛会,而今年的活动又有所不同。今年冬令营的参加人数达到历史最高纪录,约有230人。参加者来自加拿大的安大略省、魁北克省、亚伯达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以及墨西哥、法国、英国和瑞士。值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2018年的马克思主义冬令营证明马克思思想正在全面前进。

  

  文末彩蛋——马克思的一生

  看完了全球纪念活动,马克思有没有成为你的男神呢?我们特意对其生平做了梳理,送给你啦~

  1818年,世界资本主义正在欧洲蔓延之际,卡尔·马克思诞生在德国莱茵河畔小城特里尔的一个律师家庭。 1836年,马克思进入柏林大学学习法学,可是发现没有哲学的帮助就不能把法学吃透。后来,他受到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哲学的影响,加入组织“青年黑格尔派”。这一派挑战普鲁士王国为完美政体的观点,指出其中诸多问题,如大学教育不普及、失业率高等。而普通民众看不到这一系列社会问题是因为宗教起了掩盖的作用。当时马克思的其中一个导师Bruno Bauer因为反宗教而被撤职。

  毕业后,马克思对学术生涯感到灰心,转而投身当到《新莱茵报》当记者。他当时采访了森林私有化以及酿酒工人的贫困,认识到社会问题无法通过法律解决,因为法律是当权者制定的。

  《新莱茵报》1842年被封,马克思继而转向自学。他阅读了大量关于法国革命的材料,在思考为什么法国大革命所宣扬的“自由、平等、博爱”精神没有得到落实。1843 马克思迁居巴黎,当时巴黎是欧洲关心政治的知识分子汇聚的地方。马克思受法国社会主义的影响,第一次接触工人运动。在这里,他写下来两篇著名的文章,一是《论犹太人问题》,他认为国家的世俗化以及扩大公民的政治权利(rights)并不能改变不平等的状况,因为选举权往往与财产权联系在一起;二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在这篇文章里,他清算了费尔巴哈的哲学观点,指出宗教是一种人创造出来的东西,投射人的个性、欲望和理想,所以宗教是人的异化,是“拜物教”。但是人们没有看到真正导致自己异化的原因,他指出,私有财产是导致异化的根本原因。

  1844年,马克思与恩格斯在巴黎会见,从此开始了他们终生的战斗友谊和共同的理论创作。他们发表在《德法年鉴》的文章和合著的《神圣家族》,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遭到普鲁士王国边防警察的追捕,从此,他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政治流亡者。

  1845年春,由于普鲁士政府的坚决要求,马克思被逐出法国,移居比利时。可是普鲁士政府又要求比利时内阁驱逐他,不得已,马克思只得请求退出普鲁士国籍。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马克思和恩格斯合写了《德意志意识形态》,提出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把人类社会分类为原始共产主义、奴隶制、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各个阶段,指出资本主义终将灭亡。1847年1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入德国流亡工人组织“正义者同盟”,1847年6月,共产主义者同盟成立。同年12月,受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托,开始写作《共产党宣言》。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在伦敦第一次出版。这个宣言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委托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同盟纲领。《宣言》的公开出版,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 因为《宣言》论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和发展规律,论证了资本主义灭亡和社会主义胜利的必然性。《宣言》的第一句话“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宣言》不但激励了欧洲的工人斗争,更成为后来许多亚非拉许多国家革命提供纲领性的指导。

  马克思一直承担共产主义者同盟领导工作。1848—1849年欧洲革命期间,马克思、恩格斯回到德国同人民一起参加了斗争。他们在科伦创办《新莱茵报》声援各国革命斗争。革命失败后于1849年被逐出普鲁士,先到巴黎,后定居伦敦直到逝世。

  革命失败后,欧洲工人运动转入低潮。马克思认为必须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科学的分析,揭示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及其隐藏的危机,才能让工人拨开现象看到本质,从而更觉醒和更团结,因此他致力于艰苦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工作。英国当时是资本主义最发到的国家,马克思根据在英国对工厂的观察和对工人运动的参与,撰写了《资本论》,第一卷于1867年发表。《资本论》一直以来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因为它用科学的方法揭示了是工人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而资本家只是价值的剥夺者。

  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爆发,马克思高度评价了巴黎无产阶级的革命首创精神,盛赞巴黎公社作为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所采取的各项措施:公社代表和维护劳动群众的利益,由人民直接行使权力;公社的权力机构和人民代表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可随时撤换;武装力量按民主原则组织;司法机关的官吏由选举出来的法官取代;所有公职人员领取相当于熟练工人的工资,等等。

  1875年,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调解下,德意志工人联合会和全德工人联合会实现统一,成立了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此后一直到马克思逝世,马克思都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灵魂。马克思在1875年发表了“哥达纲领批判”(1875),指出了拉萨尔派许多局限性观点,如就对劳动的分配还是停留在资产阶级的法权层次上。马克思认为单单关注劳动者的工资分配忽视了资本家在再生产方面的分配,以及对社会福利的分配等等。

  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马克思继续以主要精力撰写《资本论》第二、三卷,同时关心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因为过度劳累,疾病缠身,于1883年去世,终年65岁。马克思虽然大半生在政治流亡,生活在贫困疾苦当中,可是他一直积极参与工人运动,并为后人留下了最宝贵的革命指南。恩格斯在马克思的葬礼上,宣称:“他的名字和他的工作将数百年地继续存在下去。”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新华社怒发十问,问得触目惊心!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胡澄:装“神”弄“鬼”糊弄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