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或迎来比苏联解体更严峻的考验:特朗普来收保护费了

作者: 沈逸 日期: 2018-07-12 来源: 观察者网

  特朗普抵达北约峰会了。

  这可能是冷战结束以来,北约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和考验之一:北约核心缔造者、领导者,要正式将北约演变为某种大型的有组织犯罪机构,并用于谋求经济收益;学究气的说法,就是今天美国主流媒体突然惊诧地重提“北约成员国国防开支不达标(没有达到GDP的2%)”;直白的说法,就是推特上特朗普说的:美国保护着欧洲,欧洲防务开支交的少,而且关税上还对美国不公平,不行。

  更直白地说,特朗普这次是认真去收保护费的。如果回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历史演进,特朗普这次去北约参加峰会,是北约成立以来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其严重程度超过了苏联解体时带来的冲击和挑战。因为这一考验的本质,就是美国最高领导人公开表示,不再愿意承担霸权国家必须承担的经济成本。

500

  为期两天的北约峰会在布鲁塞尔举行,多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图/东方IC)

  20世纪40-50年代,为有效应对苏联战略威胁的北约,从成立一开始,就是一个明确的交易:美国为北约成员提供安全保障,并承担这种保障相关的经济开支;同时交换北约成员对美国事实上领导地位的认可。

  这种交易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北约组织虽然在成员国防务开支的问题上一直有明确的指标,即最低不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2%,但事实上从未认真严格地执行过。根本原因在于通过北约这种军事同盟提供的安全保障,是一种可以被“搭便车”的公共产品,成员国国防开支不达标,又不能通过切断给其安全保障的方式来进行惩罚,特别是在冷战背景下。

  从另一方面来说,从1944年到1980年,美国对于为盟友买单的经济压力不显著,单纯以美国联邦政府负债除以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看,1944年从104%的峰值开始显著下降,到1980年降低到了32%。财大气粗的美国,对北约更加看重的是其安全保障的能力,是其对苏联的遏制与威慑能力,最大的担忧是欧洲成员的中立化以及离心倾向。虽然日本崛起阶段,美国和日本,还有德国曾经折腾过一轮防务费用分摊的问题,但基本上美国还更加看重维持双边、多边军事同盟的稳固性,而不是自己的钱袋子。

  苏联解体之后的20世纪90年代初期,北约曾经被质疑过,但最终采取了扩大,以及增加功能的方式,解决了其生存的必要性问题。俄罗斯虽然不景气,但相对北约欧洲成员国来说,不通过北约拉上美国,仍然是瘦死骆驼比马大,没法不依靠美国单独对抗。

  不过,新的问题是,美国的支付能力正呈现显著的下降态势:俄罗斯的战略威胁,对美国和欧洲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俄罗斯对美国战略威胁的紧迫性和严重性,远远小于欧洲成员的体验和感受。

  当美国口袋里不缺钱的时候,北约的开支不显著;但是当特朗普从奥巴马手里把白宫接过来的时候,美国国债的比重已经超过1944年了,目前已接近107%的水平。这种整体背景下,基于特朗普的人设,直接扮演一个到北约峰会去收保护费的美国总统,并不特别令人感到意外。

500

  特朗普在北约峰会如何表现,还有待时间观察;但可以发现的是,如果抛去浮华的辞藻,以及浮夸的行动,特朗普追求的,并不是美国单边打天下的新一轮扩张,反而像是用气势汹汹的表现和战术行动,来掩盖一种本质上更接近于收缩而非扩张的欧洲战略。

  容易想象的是,特朗普及其背后的地缘战略团队,如果存在这样一个团队的话,可能对北约的战略价值,以及美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关系,正在或者很可能已经形成了新的判断,这种新的看法和观点,将在此次北约峰会上得到比较充分的表现,值得各方高度关注。

最新推荐

习近平抵达阿布扎比开始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行国事访问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对于毛主席的态度,归根结底是由阶级立场决定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