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南枝:疫情下,美国仍在制度性劫贫济富

作者: 魏南枝 日期: 2021-10-24 来源: 环球时报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日前发布的最新美国财富分布情况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收入最高的1%美国家庭总净资产为36.2万亿美元,自1989年有数据统计以来,首次超过占总数60%的中等收入家庭的总净资产(35.7万亿美元)。数据显示,目前美国70%的财富集中在收入前20%的家庭中。彭博社评论说,财富越来越往“金字塔”顶端集中,这是美国贫富差距继续扩大的最新信号。

美联储大楼

  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在美国是一个老问题,收入分配制度是这种社会不平等背后的重要制度性根源。新冠疫情下,美国的收入分配制度非但没有缩减不平等性,反而继续劫贫济富,导致疫情下的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迅速恶化。

  首先,美国经济萎缩但美国股市大涨。美国2020年全年GDP萎缩3.5%,2021年美国经济复苏表现不佳,但是美国股市在2020年3月份触底后一路飙升,特别是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占很大比重的众多科技股和疫苗概念股不断创下历史新高。

  一方面是美国政府和国会通过多个救助法案向经济体系注入的数万亿美元、美联储采取的支持金融市场的非常措施等,最后基本上都流入股市、刺激其不断膨胀。大量低收入人群在获取食物、保持工作岗位和获得基本卫生保健方面困难重重,但同时他们又将自己的救济金投入股市、将此作为仅有的投资渠道,导致海量资金涌入美国股市,而股市的上涨进一步使美国顶级富豪们的财富暴增。

  另一方面是美国股市与美国经济基本面之间的关联度已经很低,也未能体现美国经济社会的真实全貌。这是经济金融化和虚拟金融资本主导美国经济的必然产物,也是信奉“股东至上”和投资者利润最大化的美国企业价值的必然产物。

  其次,富豪们避税却受益于税式支出。美国政府收入的大部分来自税收。美国的税收制度结构决定了美国富豪们可以通过影响税收制度设计、充分利用避税漏洞和税收减免等方式,继续扩大经济不平等。

  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为企业避税提供了合法途径。2020财年,至少有55家最大的美国企业没有缴纳联邦企业所得税。这些企业2020年在美国市场赚取了近405亿美元的税前收入。它们非但没有缴税,反而享受了高达12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其中包括85亿美元的(合法)避税和35亿美元的退税。

  税式支出属于联邦政府的支出。税式支出占联邦预算的很大一部分,有些预算甚至超过了用于相同或相关目的的项目或部门的全部预算。尽管税式支出主要流向个人,但美国富人才是税式支出的最主要受益者,因为个人的纳税等级越高,被扣除、免除或排除的税收优惠就越大。

  第三,“贫困陷阱”与公共债务恶化无关。当美国人谈到福利项目制造“贫困陷阱”时,他们往往针对的是用于穷人的支出,如住房补贴和食品券等。实际上,使用美国公共财政所进行的直接福利转移支付制度所包含的项目复杂,保护中低收入阶层基本消费与生存能力的一些项目正在因美国公共债务的恶化而受到挤压。

  2020财年联邦政府的总支出急剧增长,使该财年的财政赤字达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占GDP之比则升至16.1%,创下1945年以来最高水平。长期以来,联邦政府赤字被归咎于被贴上“救助穷人”标签的直接福利转移支付过高。

  但是,仅有部分具有指定性、家计调查性、非缴费性等特点的直接福利转移支付项目的对象,是没有获得足够劳动收入的“穷人”或符合一定资格条件的老人、妇女、儿童和残障人士等,也就是通俗意义的“劫富济贫”的社会救助。但是,即使这部分福利项目也不是“免费午餐”,为了尽量减少“福利依赖”倾向,在各种资格审查之外,贫困家庭临时救助等项目还有强制工作的要求。如果福利领取者不配合工作要求,例如不能完成每周必须工作的最低小时数的要求等,就会被取消领取资格。

  最后,贫富悬殊恶化与资本权力膨胀。疫情之下,初次分配的不平等性是显而易见的,并且收入不平等在财富分配方面出现“雪球效应”:大部分收入被最高收入群体赚取,这些人将收入所得进行投资或储蓄继而获得更大的资本收益,反过来进一步加剧了财富集中。税收和财政支出所形成的“一收一支”结构,并未对初次分配所形成的过高财富集中进行再分配,疫情期间大发其财的超级富豪们反而可以合法避税甚至不用缴税。

  根据《福布斯》年度亿万富翁报告,从2020年3月到2021年1月,600多名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总额从大约2.947万亿美元增加到4.085万亿美元,增长幅度为38.6%。与此相反的是,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超过7600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疫情期间依靠失业救济、食品券和食物银行等慈善机构维持生存的美国家庭数量急剧增加。

  劫贫济富的美国收入分配制度决定了第三次分配在美国社会运行中的作用空间很大,也为私人财富变相兑现政治和社会权力提供了更多渠道。在美国,企业参与慈善活动可以享受税收优惠,相反遗产税和资本利得税高昂。因此,美国富豪们通过成立各式慈善基金,将资本势力向社会、学术、政治等其他领域进行合法扩张。

  所以,疫情下,美国所具有的赢者通吃的“新镀金时代”色彩正在日益加重。(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