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抗日死:汇总几篇国内外大师的说法

作者: 宁可抗日死 日期: 2018-04-17 来源: 红歌会网

  下面转帖几篇网站上发表的中国和外国大师级大家的文章,他们的文章和观点是什么意思,草民不做评论,请大家自作判断。

  其一:罗杰斯:今年年底和明年初要格外警惕债务问题

  2018-04-11 13:21:48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到11日在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论坛设置四个板块,共60多场正式讨论。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4月11日午间“对话罗杰斯”午餐会上,美国投资家罗杰斯称,从2008年以来没有爆发过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就需要引起警惕了,这是不同寻常的,美国每4-8年就会出现一次金融问题。耶伦认为美联储已经解决了全球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美联储扩大资产负债表扩大到了以前的9-10倍,中国用自己的储备,但是现在中国也处在负债的情况下。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是格外需要警惕的,一个严重问题出现之初,没有人会注意到,但是越滚越大,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罗杰斯其他观点】

  有一个国家没有从“一带一路”中受益,新加坡不会受到一带一路的帮助,因为一带一路很多都绕过了新加坡。

  【不要投和西方人做生意的公司】如果和西方人打交道的话,企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有些也会破产,所以不要找那些和西方人做生意的公司,要找那些不管是在好的时候,还是不好的时候,都会受益的公司,环保、医药企业都不错。

  我最为乐观的还是农业,农业在过去30年中一直都表现不好。但农业的成本不是很高,不像高科技行业,而且中国政府会尽一切努力来帮助农村人民。看好健康和农业。

  【21世纪属于中国?罗杰斯:忘记日本吧】

  在回应”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世纪“一问时,罗杰斯表示,1984年第一次来中国时,感觉和此前在国内挺说的信息完全不同。“中国人受过良好的教育,非常喜欢存钱,存了很多钱。”

  他表示,英国、罗马、埃及都伟大了一次,但中国在历史上已经伟大了3-4次,当然中国也经历了3-4次崩盘,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又会反弹。他回忆道,1988年上交所成立时,到上交所去看了看,当时的确不够完善,但我回来之后告诉我的朋友,“不要说日本了,忘记日本吧”。

  其二:福田康夫:中国应吸取日本教训,对美提高警惕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8-04-10 10:08:32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面对世界经济的复杂形势和全球性问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旨在让全世界所有人都幸福。“一带一路”建设便是一项具体行动,通过促进各国合作,实现共赢共享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让所有参与国,乃至全世界都能从中受益,增进所有国家人民的福祉。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带一路”是具有跨时代意义、非常了不起的倡议。作为邻国,日本理所当然应该加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之中,并与中国合作一起造福各国人民。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一带一路”倡议、新型国际关系理论是紧密相连的有机整体。随着中国不断发展,我一直期待着习近平主席就国际关系发表清晰明确的看法,令人高兴的是,他提出了新型国际关系理论。倡导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理论贯穿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实现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人类梦想作为最终目标。对于习主席提出的新型国际关系理论,我举双手赞成。

  如今,中国在很多领域进步飞速,直逼美国,令美国颇有压力感。这与日本曾经经历过的情形非常相似。上世纪80年代,日本对美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在被迫与美国签订“广场协议”后,日元在短时间内迅速升值。这种剧烈变化也对日本的市场、产业、经济等各个方面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中国应该吸取日本的惨痛教训,提高警惕,谨慎行事。

  现在中国不仅对美国,对很多国家都有贸易盈余。这说明中国在全球化体系中发展得很好,说明中国企业抓住了全球化的本质,获得了利益。全球化是什么?全球化就是以低的价格生产质量好的产品。各国人民都喜欢物美价廉的产品,能生产物美价廉产品的国家贸易盈余自然就会增加。如今美国的贸易赤字,一部分原因就是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深受美国人民喜爱。在深受贸易赤字困扰的同时,美国更应该反省的是本国的生产模式。

  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和自由贸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当前,世界各国都非常担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倾向。中国和美国早已是密不可分的合作伙伴。美国有很多产业依赖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与此同时,美国也有诸如农业等不少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产业。特朗普政府急于求成,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可能暂时缓解美国的贸易赤字,但如果不改变美国的产业结构,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贸易赤字问题。相信美国国内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目前的贸易保护措施,美国政府应该及时进行政策调整。

  中国的不断发展,给世界各国带来了大量发展机遇。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对中国强大后会走向何方表示担忧。在关键时刻,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向全世界宣示了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习近平主席的外交思想对于打消国际社会的担忧具有重要意义。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报告,不仅对中国未来发展描绘了方向,还为解决世界问题贡献了中国方案。国际社会希望能进一步听到中国的看法与主张,此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相信通过媒体的客观准确报道,世界各国将会越来越了解中国。

  责任编辑:向太阳

  (引者注:福田于2007年9月25日召开的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当选为第91任首相。2010年4月9日,中方宣布,福田康夫为新一届博鳌论坛理事长至今。)

  其三:普京助理:俄罗斯政治迎来“百年孤独” 需探索第三条道路

    来源:参考消息  发布时间:2018-04-12 12:08:02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双月刊网站4月9日刊载俄罗斯前副总理、现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题为《混血者的孤独》的文章称,俄曾经有四个世纪向东行,四个世纪朝西走,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生根。两条道路都已走过。如今需要探索第三条道路。

  俄选择终结“西行之路”

  文章称,2014年注定会因为很多重要的、非常重要的事件而被历史所铭记。然而,当年最重要的事件,俄罗斯直至今日才逐步意识到。这便是俄罗斯的西行之路已经终结。俄罗斯停止了意在成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与欧洲“优渥家庭”攀亲的多次且无果的尝试。

  文章称,自2014年起,历史步入新的、长短未卜的“2014+”时代,俄罗斯将迎来百年(200年?300年?)的地缘政治孤独。

  文章称,17世纪,伪德米特里随兴地开启了西方化,而后被彼得大帝坚决贯彻。400年来,俄罗斯几乎试遍所有方案。为了变成荷兰、法国、美国或葡萄牙,俄罗斯什么都做过。俄罗斯是多么不遗余力地试图挤进西方阵营。那里传来的理念、那里的风云激荡,俄罗斯精英都过于热切地加以响应。

  文章认为,在欧洲的大型战事中,俄军舍生忘死,得胜回朝。从历史来看,在各大洲中,欧洲其实可被视为最黩武、最嗜血的。伟大的胜利、伟大的牺牲为俄罗斯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西方土地而非朋友。为捍卫欧洲价值观即君主政体,俄皇亚历山大一世提议俄奥普三国缔结神圣同盟。在需要镇压匈牙利起义、维护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时,俄忠实履行了同盟义务。而当俄罗斯陷入困境时,奥地利不但未伸出援手,还与它为敌。

  文章称,而后,旧有的欧洲价值观被与之截然相反的新理念所取代。在巴黎和柏林,马克思成为时髦。俄罗斯人害怕落后于西方,而西方在那个时候对社会主义爱得发狂。他们害怕欧洲和美国工人领导的全球革命,会绕过俄罗斯这个“穷乡僻壤”。

  文章称,当阶级斗争的浪潮偃旗息鼓,经过异常艰辛的劳动所建立起来的苏联却发现,全球革命并未成为现实,西方已完全不属于工人农民,正好相反,它成了资本主义世界。

  文章称,上世纪末,俄罗斯对充当“特殊”国家感到厌倦,再次请求西方接纳。某些人把疆域面积很当一回事:欧洲装不下俄罗斯,因为俄罗斯太大了,大得可怕。这意味着应当减小体量、人口、经济、军队、雄心,届时欧洲一定会把俄罗斯视为自己人。俄罗斯的人口、工业、军事实力皆已腰斩。然而,即便俄罗斯变得如此卑微、如此逆来顺受,它仍然没能迈入西方的门槛。最后,俄罗斯决定停止变弱、停止顺从,而且大声宣告权利。所以,2014年所发生的一切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俄并不需要向东急转

  文章认为,虽然从表面上看,俄罗斯与欧洲的文化模式相似,但它们柔软的内核不一致,内部勾连的脉络也不同。所以,它们无法成为统一的体系。如今,当这一旧有的怀疑变成显见的事实,人们开始提议,俄罗斯何不朝另一方向,即亚洲、东方急转?不需要。

  文章称,原因如下:因为俄罗斯已经朝东转过了。最初的莫斯科公国便是在与亚洲汗国的相当复杂的军事政治共谋下建立起来的,有些人称之为桎梏,另一些人则誉之为联盟。无论是桎梏也罢,联盟也好,自愿的或是强迫的,但向东发展的道路俄罗斯曾经选择过、尝试过。

  文章称,莫斯科公国亚洲属性的顶峰是成吉思汗的后人卡西莫夫汗谢苗·别克布拉托维奇,被伊凡雷帝册封为“全罗斯大公”。历史学家习惯认为,伊凡雷帝之所以戴上游牧风格的莫诺马赫王冠,是因为他生性喜欢开玩笑。但现实要深刻得多。在他之后,宫中形成了实力不可小觑的集团,欲将别克布拉托维奇送上真正的王位宝座。所以,沙皇戈杜诺夫不得不要求贵族们向自己效忠宣誓,承诺不希望看到别克布拉托维奇及其子孙上位。这即是说,俄罗斯距离落到受洗后加入东正教的成吉思汗后裔之手、走上东方发展道路仅一步之遥。

  文章称,然而,无论是别克布拉托维奇还是鞑靼贵族戈杜诺夫的后人,都没有前途。波兰及哥萨克人开始入侵,从西方给俄罗斯送来了新沙皇。先是伪德米特里,还有后来的波兰王子弗拉季斯拉夫,他们的统治虽然短暂,但极具象征意义。这是俄罗斯历史上所谓的“混乱时期”,不只是权力的更迭,而是文明危机。俄罗斯从亚洲脱离,朝欧洲靠拢。

  文章称,所以,俄曾经有四个世纪向东行,四个世纪朝西走,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生根。两条道路都已走过。如今需要探索第三条道路、第三种文明、第三个世界、第三个罗马……

  兼容西东的“二元化文明”

  文章认为,俄罗斯未必是第三种文明,更像是二元化的文明,既包含东方,也有西方元素在内。亚洲的和欧洲的成分兼具,所以才既非亚洲,也不是欧洲文明。

  文章称,俄罗斯的文化及地缘政治归属类似于异族联姻家庭中出生者所迷失的个体认同感。他跟所有人都有亲缘关系,却不被视为亲人。

  文章称,俄罗斯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方混血国。它国徽中的双头鹰朝着不同的方向,价值观东西杂糅、领土地跨亚欧,曾是两极世界中的一极。就像所有的混血儿一样,它拥有超凡的能力、极具才华、美丽、孤独。

  文章称,俄罗斯未来的孤独将会是怎样?是孤家寡人、与世隔绝?或者是作为优秀民族,成为国际领袖的那种幸运的高处不胜寒、其他民族和国家都主动让路?这取决于俄罗斯自己。

  文章认为,孤独并不意味着完全与世隔绝。不受限制的开放同样不可能。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是在重蹈昔日覆辙。未来自会有它的新错误,不要再犯老毛病。

  文章称,俄罗斯无疑会发展贸易,吸引投资,交换知识,进行战争,参与合作,加入组织,展开竞争与协作,引起恐惧、仇恨、好奇、欣赏、赞叹。只是不要被虚假目标所误导,不要妄自菲薄。

  责任编辑:向太阳

  其四:戴相龙:坦率理智地想,中国并不需要那么大贸易顺差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作者:宋春雨

  4月8日至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据凤凰网财经9日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在“亚洲经济预测”分论坛谈及中美贸易问题时表示,坦率理智地想我们中国并不需要那么大的贸易顺差,中国进出口拉动经济9%,所以贸易顺差减少一点不一定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影响。

  戴相龙还表示,对于亚洲经济预测我们应该看到机遇,如果机遇看不到,风险看的很大,就很悲观。

  此外,主持人问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对现任央行行长处理债务有什么建议时,戴相龙表示,债务处理不能再是政府的办法,必须实行市场化,法制化的办法处理。

  戴相龙称,所谓市场化,法制化的办法处理,就是僵尸企业坚决让它淘汰,让企业承担一定的责任。大部分的债务是通过双方协商来解决,所以我建议要成立债务处理条例,让它有法可依,一部分用债转股,一部分是国家注入资本金。

  与此同时,戴相龙表示,我们国家的投资银行太弱了,要把投资银行增强,完善股票市场,提高它的水平,这样它的债务水平就会下降。

  戴相龙在“亚洲经济预测”分论坛上(证券时报记者宋春雨 摄影)

  以下为发言实录:(略)

  其五:樊纲:中国资本应投到实体资产而非美债

    来源:观察者网  发布时间:2018-04-12 13:55:56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今天(9日)进入第二天,据中国证券网报道,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今天表示,中国是一个低收入、高储蓄的国家。“这些资本要把它好好用起来,与其放在美国的国家债券上,不如投到一些真实的资产上去。”

  樊纲说,“以前我们仅仅是吸引外资,现在也要走出去。要走出去,别人要保持开放,我们也得进一步开放。以前我们还有一些不太敢开放的,比如说资本账户,未来随着改革推进及进一步清理国内债务风险,我们也可以更加开放了。”

  近来的中美贸易摩擦也成为此次论坛上的重要议题,樊纲当日进一步指出,未来不管是贸易战还是贸易纠纷,最重要的,不在于短期怎么处理纠纷而在于怎么发展。

  在亚洲经济预测分论坛上,樊纲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存在的一个重要风险是可能引起亚洲经济的波动。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樊纲认为,中美的贸易,一开始是贸易的摩擦,后来上升到贸易的战争,有很多的不确定性。现在非常重要的一个风险是可能引起亚洲经济的波动。

  樊纲解释了为什么会引起亚洲经济的波动。他认为,亚洲现在是一个产业链,有上下游的分工,中国虽然出口美国许多产品,但是中国的出口产品里面包含了大量从亚洲各个国家的进口的产品,比如韩国的显象面板,马来西亚的各种零部件,台湾地区、日本的各种零部件,还有东南亚各国的一些资源性产品。

  他表示,这些都中国组装,“比如一个iPhone手机1000美元,中国可能只赚了50美元到100美元,然后出口到美国”。现在中美之间贸易的摩擦会影响到整个贸易链以及在亚洲的整个供给链,“我们的贸易现在是一个整体,大家互相的交往,不是简单的贸易,是在供应链的上下游上的交往,中美贸易摩擦对亚洲经济造成的风险,值得防范。”

  在谈到中国企业债务时,樊纲表示,中国的企业债务相对比较高,大概是80%。“我们现在的问题包括有很多这样的僵尸企业,包括有很多国企有太多的债务没有解决,这是企业的效率问题,债务问题、金融危机我觉得不会产生。金融危机不是一夜爆发的,当然我们需要花时间去平衡这些债务,但是大家可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虽然严重,但是不至于不能处理。 我们只是需要调整一些思维方式即可。”

  责任编辑:向太阳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对于毛主席的态度,归根结底是由阶级立场决定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