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年轻干部沉迷网游、染上赌瘾,中纪委网站:警惕腐败低龄化

作者: 记者 日期: 2021-04-07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组织机关年轻干部成立青春倡廉宣讲团,在全区范围内开展评廉倡廉践廉活动,在广大年轻干部中发出清廉声音,帮助年轻干部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图为青春倡廉团成员代表宣读“廉政承诺词”。摄影/傅春江(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纪委监委干部)

  “年轻干部要时刻警醒自己,培育积极健康的生活情趣,坚决抵制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永葆共产党人清正廉洁的政治本色。”3月初举行的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就廉洁从政对年轻干部谆谆教诲。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高度关注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加强教育管理监督。”年轻干部能否做到廉洁自律,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事业的未来。近年来查处案件中呈现出的腐败低龄化现象,必须引起足够警惕。

  沉迷网游、花钱“升级”,年仅30岁的他堕于“围猎”

  “希望我的经历能给党员干部敲响警钟,我以自己的亲身忏悔劝告大家:平淡是真,无欲则刚。”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开发区)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原副主任张裕在忏悔书中写道。

  提及近年来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张裕的案例令当地办案人员印象深刻。这来源于一种强烈的反差——

  一方面,张裕的“成长起点非常好”,大学毕业不久便考入街道办事处,在对接部门、服务企业中表现出了很强的沟通应变能力,组织对他很认可,28岁就被提拔为中心副主任,是当时“最年轻的街道中层干部”。

  另一方面,张裕没有珍惜组织的信任,自我膨胀,逐渐开始要面子、讲攀比,享受老板们“众星捧月”的优越感,精神世界空虚,沉迷网游,在虚拟世界中追求所谓的“存在感”,最终步入歧途。

  在单位,张裕主要负责管理辖区节能减排、生态环保、淘汰落后产能等工作,与制造企业尤其是环保工程公司打交道较多。

  据他回忆,第一次“伸手”是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的诱惑。当时,老板李某以出国为由主动帮忙代购。“代购”不过是个幌子,李某表示不需要支付购买费用,几番推脱之下,张裕便半推半就收下这份“礼物”。

  伸了第一次手,就敢拿第二次、第三次。

  促使张裕在堕落深渊中走得更远的,是一款网络游戏。张裕在忏悔书中写道,当时,朋友圈子里流行玩网络游戏,张裕觉得新鲜,就跟着开了账号。为了不“落后于人”,张裕一有零星时间就拼命做“任务”,上班期间也偷偷玩两把,甚至连续半个月熬夜升级装备。因为水平一般,求胜心切的他开始直接买装备、刷等级。用他自己的话说,“网络游戏是虚拟的,闯关打怪的成就感却是真实的。”

  但是,买装备的花费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游戏的开销越来越大,张裕的工资收入开始不够用了。囊中羞涩时,张裕想到了那些“交好”的老板。于是,他先是以借为由,向环保工程公司老板郭某“借款”2万元。

  从第一次收礼、第一次接受吃请,到第一次开口“借钱”,贪欲在张裕心中逐渐膨胀。辖区内一些环保工程公司老板以祝贺张裕结婚、买房为由送上礼金,以逢年过节为名送上红包,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

  为了排解收受贿款的压力,也为继续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张裕长时间在虚拟世界里麻痹自己。最疯狂时,张裕单日充值就有5000多元;钱不够时,他又忍不住同老板进行权钱交易。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短短两年时间,张裕累计在网络游戏中充值18万余元,这些钱几乎全部来自那些有求于他的老板。

  “如果当初不玩网游、不攀比装备等级,如果第一次没有‘伸手’,现在的我应该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回想起自己的违纪违法历程,张裕掩面忏悔。

  因犯受贿罪,年仅30岁的张裕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9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28万元。

  “90后”出纳染上赌瘾,挪用公款近千万

  张裕的经历,是年轻干部走向违纪违法道路的一个典型:年纪轻轻就是业务骨干,颇受领导重视和同事认可,因为能力强、进步快,较早走上领导岗位,成长之路比较顺畅。然而,在商人的“围猎”之下,没有守住底线,违反党纪国法,走上不归路。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还有另外一种违纪违法年轻干部的画像:不在领导岗位,甚至没有“在编”,但处于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重要岗位。他们看上去不那么“显眼”,却利用手中的权力,钻制度漏洞大肆敛财。

  今年3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原鹿寨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以下简称原县卫计局)出纳杨光曦挪用公款900多万元被县纪委监委立案查处并通报曝光,在全县党员干部中引起震动。

  杨光曦是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90后”。2015年底,杨光曦开始接触到网络赌博。2017年2月,杨光曦受聘任原县卫计局出纳时,他仍在参与网络赌博,而且赌瘾越来越大。

  他的收入根本无法满足赌博需求,还将以做生意为由骗父母的5万元全部输光。执迷不悟的杨光曦想着继续投入赌资,试图东山再起。为了翻本,他在网上借了很多小额贷款,仍是血本无归,最终,想到了自己经手的公款。

  此时的杨光曦负责保管转账支票,私自截留前任会计的个人印鉴。由于县红十字会公章管理使用不严,他悄悄利用银行转账的方式,把县红十字会的账户资金134万余元装进自己囊中,投入网络赌博,很快就赔了个精光。县红十字会账户被他“洗劫一空”后,他又通过虚列款项,假冒财务股负责人和分管领导签字,私自加盖单位公章等方式,先后94次挪用单位资金812万余元。

  只顾大笔挥霍的杨光曦,在案发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挪用公款的总数。

  “从调查开始,杨光曦就一直很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但是他只知道自己挪用了很大一笔公款,对具体的挪用金额根本没有概念,同时也没有考虑过自己将要面临的刑罚。当他知道自己挪用了共计900多万元公款后,当场情绪崩溃了。”鹿寨县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谭明明告诉记者。

  “精致生活”、消费主义洗脑,有的年轻干部被不良嗜好和物质欲望冲昏了头脑

  综合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例发现:有的收受贿赂用于美容整形,有的挪用公款归还网贷,有的截留民生资金购买奢侈品、打赏网络主播……

  梳理近年来典型案例呈现的集中特点,宁波市镇海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年龄上看,违纪违法低龄化程度加重,部分干部参加工作没几年就开始犯案;从岗位上看,权力集中、资金密集的部门和岗位是涉案‘重灾区’。”

  由于涉世未深,年轻干部也容易成为他人进行违纪违法的“中间人”。

  一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部分案件中,年轻干部变成一些领导干部实施违法犯罪和违纪违法行为的工具。“一些领导干部碍于自己的身份和级别,不方便亲自出面,就把年轻的干部培养成他的‘小弟’,与他共同分赃。年轻干部分辨是非的能力较弱,也容易受到不良风气的影响,最终步入歧途。”

  在福建省福州市纪委监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廖庭俊看来,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注重“体验感”,目的性强,急于权力变现。

  不同于一些案件中,领导干部将收受的现金或金银珠宝堆放于家中,时不时欣赏把玩;也不同于一些干部以“为家人子女攒下资本”为动机,收受房产车辆等固定资产的行为。廖庭俊发现,一些年轻干部在落网后,涉案资金多半已经挥霍一空,不仅账户上没有什么钱,甚至依然背负着巨额债务。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表示,年轻干部腐败表现存在一定共性,呈现出部分年轻人的社会生活特征,“一些年轻干部日常生活贪图享乐、爱慕虚荣,甚至热衷炫富攀比,为此不惜以身试法、铤而走险。”

  这种现象或许不仅仅出现在年轻干部中。近年来,在高消费、超前消费和追求奢侈品牌等风气的影响下,有的年轻人对物质的需求越来越高涨,收入增速赶不上欲望增速,很多人都已不再满足于花明天的钱,其中不乏“卡奴”“月光族”“啃老族”。

  在“精致生活”流行、消费激增的消费主义“洗脑下”,少数年轻干部不比奋斗比享乐,不比努力比投机,精神追求的缺位让他们丧失了纪法意识的“压舱石”,被少年得志、恃权傲物、不良嗜好和物质欲望冲昏了头脑。

  另一方面,少数单位和上级部门领导认为年轻干部本身的综合素质相对较高,放松了对年轻干部及其权力的监管;部分年轻干部认为自己的工作较为繁忙,把党风廉政教育当成走过场。

  “从查处的案件看,一些年轻干部在平时存在少年得志、忘乎所以和孤傲气盛的性格弊病,缺乏进行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的能力,导致私欲不断膨胀,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鹿寨县纪委监委审理室主任罗祖川表示。

  应对腐败低龄化问题需对症下药

  腐败低龄化,深刻说明了腐败问题的复杂性、潜伏性、危害性。“随着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95后’走上工作岗位,特别是任领导职务以后,如何对年轻干部的监督‘关口前移’,治理贪腐低龄化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宋伟表示。

  应对年轻干部腐败问题,除了预防干部贪污腐败现象的常规对策外,还需要针对年轻干部的特点对症下药。

  “一些工作时间不长、基层历练不够,却在重要岗位或者关键环节任职、有大量资源和资金并掌握一定权力的年轻人,拒腐防变的能力较低。”宁波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值得注意的是,年轻干部思想活、理念新,好交友、善交友本是他们的优势,但许多年轻干部蜕化变质,一步步陷入违纪违法的泥坑,都有一个从“不拘小节”到丧失气节的演变过程。

  为此,对年轻干部要高标准、严要求,着眼早、立足小,完善监督机制,健全监管制度,增强对年轻干部权力监督的规范性。

  “建立年轻干部思想动态监管监测体系,要用活用好约谈手段,定期不定期开展谈心谈话,了解他们的心理动态。年轻干部工作之余的生活通常十分丰富,组织上应当关注其朋友圈、生活圈、社交圈,规范‘八小时’外活动,同时丰富年轻干部娱乐生活,创造健康的生活环境,锻造健康的生活情趣、生活方式。”廖庭俊建议。

  多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防止年轻干部特别是“85后”“90后”干部走向违纪违法歧途,他们的主要领导一定要切实负起责任,决不能在日常监督上缺位。

  由于工作经验、社会经验有限,年轻干部的问题线索一般不会隐藏特别深。“比如,一些年轻干部沉迷物欲,热衷购买奢侈品,动辄背名包、穿名牌,这些东西明显超出收入水平,是很容易发现的。”

  而在一些挪用公款归还网贷、进行赌博的案例中,年轻干部行为的异样也早有迹可查。“他们在动用公款前,往往已经到了‘走投无路’,急于翻盘的状态。他们在工作上通常心不在焉、无精打采,甚至向周边同事借过钱。如果组织上能够关注到,其实是可以早些挽救的。”

  “有时候我们感到很惋惜。”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年轻干部思想相对单纯,办案过程中配合的程度通常比较高,更容易吐露自己的心声。如果他们的领导能在问题萌芽时,与他们谈心谈话、咬耳扯袖,就有可能阻止他们滑向违纪违法的深渊。”

  内部制度规范不完备、执行不到位,缺乏监管,也是造成一些年轻干部“钻空子”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一些案例中,文化水平比较高、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较强的年轻干部,会更擅长利用新技术手段去作案。比如他们会用单位的电脑系统来查询甚至篡改数据,或是利用系统的漏洞,加强了调查的难度。”

  年轻干部所在的各级党组织必须把教育监督管理贯穿干部培养的全过程,绝不能重选拔、轻管理。“在选人用人上,要树立正确观念,不能搞唯年龄或者唯学历论。要严格贯彻能上能下的规定,防止年轻干部‘带病提拔’。”廖庭俊说。

  “现在许多年轻干部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对国情、社情、民情没有较深刻的感受,宗旨意识也就相对淡漠,关键时刻就容易‘掉链子’。”针对这一情况,一些受访人员建议,应有计划、有目的、有步骤地让年轻干部到基层一线、艰苦地区、复杂环境进行锻炼。锻炼的过程,是培养的过程,也是观察的过程、淘汰的过程。

  受访人员也表示,对年轻干部要做到严管厚爱,加强人文关怀,特别要注意年轻干部精神层面上渴望得到尊重认可的心理需求。“一些年轻干部初入社会,面临着工作家庭等方面的压力,也面临各种诱惑,如果单位领导不能把严管和厚爱有机结合,及时了解掌握他们的思想动态,就很容易对年轻干部的一些违纪违法行为失管失察。”

  “单位组织还是要主动关心年轻干部的成长。对于确实有困难的年轻干部应给予必要帮助,使其真正做到干而无忧,更不至于走上歧途。”罗祖川表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