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鸿茅药酒“酒劲”为何这么大

作者: 佘宗明 日期: 2018-04-17 来源: 央视网

  核心提示:鸿茅药酒方面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可从2011年起,它仍能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还能身为OTC药(非处方药)却披着“保健品”的面纱露面,这本就不可思议;而涉事医生发了个点击量仅2000多的帖子,就因帖获罪,也太不可思议。

4月15日,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通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被损害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4月15日,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通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被损害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医生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事件,在舆论场持续发酵:在裂变式传播、网民强势围观、专业人士案情剖析的“交叉感染”下,关于此事的讨论声量也在增强。

  当地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刑拘的依据是什么;涉事医生谭秦东发表的文章与鸿茅药酒损失间有无直接因果联系,又到底有何“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跨省抓捕是否大题小做;“民事纠纷刑事化”倾向该如何避免……这些都成了讨论焦点。

  这也难怪:在此事中,谭秦东发布那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帖,虽然“毒药”二字过了些,但内容主要是医学分析和健康科普,材料多来自公开报道和处罚通告;文章发布在仅5个粉丝的账号上,阅读量只有2241次。

  这都能引来刑拘之祸,难免让人在“角色代入”的基础上衍生出惊弓之鸟般的惶惑来。所以卷入讨论的,不只是医学圈、法学界和媒体等,还有吃瓜群众。

  但这事能引发这么强烈的舆论反弹,还跟“选择性严治”不无关系:在鸿茅药酒近10年违法次数达2630次的劣迹被“报复性挖坟”后,“药企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医生发1篇科普文却被千里追捕”的传播“爆点”,就被很多自媒体和网民提炼了出来,并成为质疑的炮口对准执法办案不公的重要依据。

  网上曾有流行语:有对比就有伤害。拿此事来说,办案不公正的确会引发公众的不满,但比这更能刺激公众的,是对照分明下的处事不公。

  具体而言,鸿茅药酒方面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可从2011年起,它仍能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还能身为OTC药(非处方药)却披着“保健品”的面纱露面,这本就不可思议;而涉事医生发了个点击量仅2000多的帖子,就因帖获罪,也太不可思议。为前者开绿灯,对后者“苛刑峻治”,执法办案分寸厚此薄彼之下的对比太过“鲜明”。

  执法办案不是“一碗水端平”,而是“看人下菜碟”,这难免带来强烈的落差,觉得这是不敢啃“硬骨头”只敢捏“软柿子”。虽然说,二者所涉的监管主体有别,违法广告更多的是归口食药监部门管,涉及所谓“损害商品声誉罪”的办案者则是警方,可在公众眼里,这两者都姓“公”,其执法或办案行为背后也连着公信力,因而不可避免地被“打包审视”。

  对公众而言,对比之下的不公平,往往比单纯个案中的正义阙如,更容易带来不平衡感,并由此顺延出利益相对受损感。

  所以,法治才会讲究公平公正,才有“法者,平之如水”“无私谓之公,无偏谓之正”等说法。而当执法办案失去了对企业个人应有的“一视同仁”立场时,人们公平感知的堤坝骤然决堤,也就成了必然。

  回到此事上,那篇吐槽文章与2600多次广告违法之间的危害孰轻孰重,不难判断。比起传播面很窄的网帖的所谓“抹黑”,涉事企业的“广告违法成瘾”和轻易上纲上线,对自身声誉损害更大。可即便是这样,当地有关方面的治理却俨然“抓小放大”:无论是涉事监管部门的“开绿灯”,还是涉事警方在“损害商品声誉罪”在全国范围内都极少启用的背景下,突破“能调解就不立案”的作风与权力谦抑原则跨省搞抓捕,都合成了一幅给涉事企业做“保护伞”的景象。这想不让公众摁下“激愤不平”的情绪开关,都难。

  说到底,执法办案保持执法分寸上的一视同仁,而不能动辄差别化对待。这也是公共舆情事件留下的重要“启示录”。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司马南:且问,谁来“下回分解”?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一篇短文为何竟掀起一场舆论战的惊涛骇浪?

王立华最新讲座视频:我们的长征

信仰毛主席,实现中华民族信仰现代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