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小学被停办是谁惹的祸

作者: 记者 日期: 2019-02-11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据报道,2015年8月,四川大凉山“最悲伤作文”《泪》引发公众对大凉山教育扶贫的关注。作者木苦依五木当时刚转入索玛花爱心小学没多久,学校就被定性为违章建筑,责令限期拆除。通过行政复议,与相关部门多次沟通、整改、审核后,索玛花爱心小学最后还是卡在了办学手续上。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该校被禁止从事教学活动。对于学校的遭遇,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将它比喻为“最悲伤作文引发的血案”。

  这所爱心小学的遭遇,令人嘘唏,也有舆论感慨:为何乡村孩子需要学校,社会爱心人士也愿意捐赠办学,可办学却这么艰难?如果爱心小学不符合办学规范,那地方政府为何不帮助其达到办学规范,成为有合法资质的学校?而其实,这所爱心小学的遭遇,更值得公益人士反思,做公益不仅需要爱心,还需要专业与规范,如果从一开始,公益人士就积极与地方政府沟通,在法律框架内,按当地教育发展规划在当地建设校舍,设立学校,按规定招生,那么,也就不存在后来一直困扰这所爱心小学的办学资质问题了。

  虽然这所爱心小学被禁止从事教学活动,十分可惜,可是,地方政府部门认定“索玛花爱心小学”不具备办学要求,不能招生,不得从事教育教学活动,是有相关法律依据的。在“校址用地不符合学校建设用地要求”一项中就点明,“索玛花爱心小学”用地性质不属于教育用地,目前尚不符合城乡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和教育布点规划。西昌市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也点明索玛花爱心小学涉嫌无办学资质、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等。

  有人会说,或许是这篇“最悲伤作文”令当地政府不快,于是对学校“算账”,否则为何这之前不对学校进行处理呢?从地方政府治理角度看,更大的可能性,其实是在引起媒体关注之前,对违规办学睁只眼闭只眼,而在引发媒体关注之后,违规办学也引起关注,而纵容违规办学,则是政府严重失职,因此必须处理。至于有人怀疑是对学校“算账”,如果没有违规办学行为这一事实在,也是没办法“算账”的。

  从媒体报道的信息分析,当地政府也曾指导这所爱心学校建设,并帮助这所爱心学校完善相关手续。西昌市政府委派有关部门负责人牵头联系各部门共同努力解决索玛花爱心小学面临的困难,共同努力完善相关手续。2015年11月30日,西昌市国土局、教育局等8个部门还在市政务中心召开协调会,市政府主要领导意见是支持索玛花依规依法办学,完善手续牵涉若干部门,要求各部门全力支持规范办学。但从最终处理结果看,都绕不开其办学用地为“林地”和“集体用地”,而非教育用地这一关键问题。地方政府要让其合法,就必须调整土地性质,而这显然又会被质疑不符合法律法规。

  也就是说,这所爱心小学的命运,是由当初爱心人士在选择学校办学地址时,就注定了,随后虽然不断修正,但核心问题解决不了。对于爱心人士捐资办学,我国已有非常明确的规定,所办学校要纳入地方整体布局规划。我国社会捐赠建设的希望工程小学,在农村出现大量的荒废、闲置问题,这就和最初建设时缺乏规划有关,有的仅凭热情建设,但后来发现生源不足,学校随生源萎缩沦为鸡鸭圈,这是巨大的办学资源浪费。因此,地方政府加强布局规划,是有必要的,爱心人士在捐资办学时,尤其是举办义务教育学校时,应该把公益行为和地方整体教育发展融在一起,这才能发挥公益的作用。

  概而言之,专业和规范,其实是我国所有公益组织面临的共同问题。与其抱怨爱心小学被地方政府以规范为名治理,不如提高公益组织自身的专业性和规范意识。这样会让公益之路走得更远,发挥更大的作用。 (蒋理)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