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中国不欠你们的

作者: 周德武 日期: 2020-04-01 来源: 环球时报 点击:

  国家有边界,病毒无国界。

  大自然中的病毒在某个时点跳转到人类身上,具有极大的偶然性。新冠病毒首先在武汉被发现,这是中国的不幸,此病毒形成全球“大流行”更是世界的不幸。

  由于中国经历了2003年刻骨铭心的“非典”,整个社会对此类疾病有着高度的敏感,正是这种敏感,武汉市卫健委于12月31日就正式向外界发布了不明肺炎的通报,根本不存在第一时间向世界隐瞒之说。

  囿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无法对新病毒进行测试,且低估了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性,遭到人们的广泛诟病。武汉有关部门在病毒暴发初期的应对不当及进退失据,这是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必须深刻反思的地方。

  但上述不足被西方国家一些人吹毛求疵并无限放大,且上升到中国国家层面的制度性隐瞒,则完全是别有用心。

  中国政府在1月3日就向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等国正式通报了有关情况,1月11日就与全世界共享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

  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速度,完全得益于近年来国力的增强、生物科技的突飞猛进,否则整个世界还会在黑暗中摸索一段时间,更谈不上各国依据这个基因序列制做病毒检测试剂了。

  1

  面对元旦前夕武汉发布的同一则信息,世界各国与地区对此的反应有着天壤之别。

  以香港为例,由于在2003年用299条鲜活生命换来的沉痛教训,此次对新冠病毒格外敏感。在武汉发布不明肺炎通报的当天(12月31日),香港卫生检疫中心就对来自武汉的七个航班进行登机检疫。

  从1月3日开始,港府每日公布疑似病例,在机场增设红外线热像仪,重点检查武汉抵港航班乘客体温;高铁西九龙站对所有由武汉来港列车加强检查;1月4日将应变级别从“戒备”提升至“严重”。香港大街上随处可见戴口罩的行人;一些医院急诊室也向候诊者派发口罩;1月6日刚刚开学的大学生纷纷带起了口罩;许多办公大楼及住宅电梯每小时消毒一次。在新加坡也是在第一时间采取了相应的探查措施。

  反观大部分西方国家,基本上对新冠疫情采取旁观者的姿态,甚至是幸灾乐祸。

  虽然许多国家在第一时间宣布对中国断航、封关、缓签等措施,但整个社会内部并没有紧张起来,相反对中国的“封城”冷嘲热讽,认为是违反人权,建方舱医院是搞“集中营”。体育比赛照搞,竞选集会照做,宗教仪式一次不落,为病毒的扩散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武汉提前预警七十天、武汉封城50天之后,当新冠病毒攻入白宫、白厅的时候,西方国家的首脑们大惊失色,这时候的匆忙应付已错过黄金时间。

  于是西方国家一些人把矛头指向中国,认为中国隐瞒疫情造成了他们的被动。

  美国政府高层甚至不顾世卫组织的警告,试图给新冠病毒戴上“中国病毒” “武汉病毒”的帽子,以此激起世界对中国及整个华人社会的种族仇恨,把自身应对不力的责任转嫁到中国头上。

  当中国疫情稍稍缓解、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向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伸出援手的时候,一些政客和媒体又开始指责中国是在借抗疫输出中国制度模式,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甚至还说什么中国这么卖力援助是在为新冠疫情的扩散“赎罪”。

  2

  中国何罪之有?

  中国首先是新冠疫情的最大受害者。中国通过“封城”这一古老做法,迅速切断传播链,为世界争取到宝贵的时间。在与病毒作斗争的过程中,无论是中西医结合治疗还是尸体解剖等,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在第一时间与全世界医护专家进行分享。我们用实实在在的付出让中国变成了相对安全的地方,向世界交出了一份可圈可点的中国答卷。

  全力追溯新冠病毒的来源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也是科学家们责无旁贷的义务和责任,在此期间无根据地传播阴谋论不是明智的做法。

  病毒无时不在,无处不有,不存在“中国病毒”和“美国病毒”之说。正像2009年H1N1病毒在美国发现、没有人称之为美国猪流感一样。当年中国也是受害者之一,许多家庭的养殖业遭到灭顶之灾,无数人因感染入院治疗,但没有一个中国人去起诉美国。

  看看美国的个别参议员上周还在参议院提出提案,要求中国政府对美国疫情恶化承担责任并做出量化赔偿,并号召其他国家效仿,其险恶用心可见一斑。

  香港特区政府最初的敏感收获了抗疫的早期果实,眼下正为后来的松懈以及对西方世界封关犹犹豫豫付出代价,正所谓“起了大早,赶了晚集”。西方国家更是为他们对疫情的轻漫付出沉重的代价。

  世卫组织有关官员早就说过,“世界欠中国一个感谢”,毕竟中国以巨大的牺牲为世界赢得了两个月的宝贵时间。

  在武汉封城一个半月后,特朗普一直告诉美国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美国被传染的风险很低”,让整个社会处于麻痹状态。据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美国政府一直忽视情报部门的预警;国会情报委员会主席还是提前抛掉了所持有的股票。

  借用基辛格多年前讲过的一句话“你是多次警告过我,但没有说服我”。

  是啊,美国领导人自信心爆棚,又有多少人能说服得了他呢?

  3

  新冠病毒把世界所有国家都放在了同一天平上,这个流氓病毒比人类更清楚哪里是薄弱环节。在病毒面前,来不及半点的自吹自擂。病毒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有着巨大的毁灭性。

  各国在应对共同敌人的过程中,首先应当防止彼此为敌。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意味着人类在与新冠病毒作斗争的一开始,就输掉了这场战争。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抗疫的最后胜利不取决于中、美等大国、强国,而取决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疫情能否被控制住。地球成了大木桶,只有最短的木板才是防疫胜利的度量衡。而药物和疫苗的突破则是战胜新冠病毒的最后武器。

  意识形态的偏见让中国的参考答案在西方打了折扣,让疫情的国际合作受到了不必要的干扰。资本主义社会的利益博弈一再贻误战机,什么政策都需要寻找平衡点,否则就难以推进。这就是为什么在疫情面前我们经常看到的情形,总是政策追着形势跑,难以出台超前的举措。

  病毒的攻击不分高低、贵贱,刻意进行所谓“民主抗疫”与“威权抗疫”的划分,只能让新冠病毒笑醒。病毒不可能因为某个制度被涂上民主的油彩就网开一面。

  医学口罩本是西方人发明,既防人也防自己对他人造成伤害。不幸的是,小小的口罩这些年也被异化成了政治品。君不见2008年西方运动员在北京机场戴上口罩的一幕。口罩成了封堵自由的象征以及病人的标识,成了西方价值观的一种表达,该戴的时候不戴,不该戴的时候瞎戴,直到今天,西方国家的防疫守则还是坚持“口罩无用论”。

  当新冠病毒袭来时,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中国进行的是闭卷考试。许多国家都在做开卷考试,依然做得不好,这一切足以说明,没有哪个制度更擅长应对突发事件,西方国家不比中国聪明到哪里去。

  这次危机不同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那次是次级债务违约造成的流动性枯竭的问题,用大水漫灌可以解决钱的问题;而这一次是要命的问题,强力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可以减少次生灾害的杀伤力,但疫情不解除,砸再多的钱,人们也不敢出来消费。

  特朗普提出复活节要让经济活起来的想法遭到卫生专家的抵制,这两天不得不调整自己的立场;英国也预言没有半年的时长很难从灾难中走出。由此可见,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正向真理的抛物线无限靠近。

  在长痛与短痛面前,全世界不妨做个权衡,按下暂停键。病毒不会说谎,但人类时不时用谎言掩盖真相。谎言终究是谎言,经不起病毒的检验。

  让谎言与偏见早一点离开新冠战场,这里只属于科学和真相。

  作者是香港《大公报》副总编辑

  图片来自网络

  原创 补壹刀 执笔/周德武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