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们,你们该忏悔了!

作者: 薛涌 日期: 2020-08-08 来源: 北京晚报 点击:

      【红歌会网编者按】2009年11月02日,《北京晚报》发表了薛涌文章《主流们,你们该忏悔了!》,当年引起较大的波动。那个时候,正是在纪念总结改开30年伟大成绩的时候。然而改开30年取得很大成绩,不知不同人收入差距如此之大,算不算一个成绩?文中说“一个顶尖巨富,占有的财富相当于一百二十万穷人的家当”“2008年中国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富翁人数从101名增至130名,这个人数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我记不得过去看的中国封建社会文人写的一部小说那个人说的一句话:一家富有,百家穷。我不理解,封建社会在1949年已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推翻了,解放70年了,为什么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这样的分配理论,能够能被领导中国改革开放的执政党采纳?文中的数据已经是十年前的了,到了2020年,贫富分化如何?是加剧了,还是减轻了?吴敬琏张维迎们一致推动中国搞市场经济,神话市场的作用,是让中国变好了,还是变差了?相信诸位读者心里会有答案了。十年之后,再读此文,回味一下那些主流经济学家的言论,至今仍然令人惊愕与触动。
 


  最近,我出版了两本书:《怎样做大国》和《仇富》,直接批评的是在我们社会中风行的劫贫济富的经济发展模式,以及为这种模式辩护的主流知识分子们;同时也希望探索什么是正当的、正义的发展模式,什么样的模式能使中国成为真正的“大国”。

  根据国家发改委2009年重点课题《促进形成合理的居民收入分配机制》的报告,中国的贫富分化在急剧加速。从1988年至2007年,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从7.3倍上升到23倍。特别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在城镇居民内部差距、农村居民内部差距、城乡居民之间差距中,城乡差距最大。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对居民总体收入差距的贡献率在2007年达到64.45%。另据不久前公布的胡润百富榜,2008年中国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富翁人数从101名增至130名,这个人数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而前1000名最富裕人士的财富总和从4390亿美元增至5710亿美元。中国的贫困人口估计接近3亿。据人均每日1.25美元的贫困线推算,这3亿人一年全部的财富不足1370亿,还不到前1000名最富裕的中国人一年5710亿美元财富总额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一个顶尖巨富,占有的财富相当于一百二十万穷人的家当。更令人忧虑的是,这样惊人的贫富分化还在愈演愈烈地发展。

  再看看近几年一些“主流知识分子”的雷人语言。从茅于轼的“保护富人”、“工人农民都不算数”的理论,到厉以宁的“将基尼系数农村城市分开计算,这样中国贫富分化就不严重了”的“经济学”游戏;从张维迎的官员是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应该补偿,到吴敬琏的不给拆迁户市场价值补偿、以及江平的以政府权力代替市场机制帮助开发商推倒民房创造就业机会的叫嚣。我们大致能理解这些年中国的贫富分化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主流”的逻辑很清楚:你如果是普通老百姓,那么你的房子被迫拆迁时就不应该得到市场价值的补偿,因为房子升值是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是企业家们的功劳,你作为普通人则属于“不算数”的阶层,这一切跟你没有关系。与此相对,官员腐败则是因为他们属于“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腐败是补偿他们的正当方式,可以“调动官员的积极性”。这就是“主流”们为中国的市场经济定下的游戏规则。

  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地以市场经济相标榜,反对动用政府权力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但是,看看以上言论就知道,他们在关键时刻并不尊重市场。他们自己率先绕开市场,在那里决定什么人应该补偿,什么人不应该。三十年的改革,中国并没有出现盖茨,并没有出现丰田这样的世界级品牌。中国的经济奇迹,主要依靠的是低端的、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是劳工们凭力气干出来的。在这么一个缺乏创新附加值的社会,一个人的财富积累超过一百二十万人的家当,这难道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人们难道没有理由对这样的结果仇恨?

  我对这些“主流”的批判已经持续了几年。这些批判大部分汇集在这两本书中。遗憾的是,至今这些人没有一个出来对这种批判作出正面回应。我所受到的,是许多站在他们一方的媒体的封杀。其实,是否回答我的批评还在其次,社会需要向这些“主流”讨个说法,要个公道:当一个人积累了一百二十万人的财富时,我们的社会还应该优先保护这个富人吗?在现行的游戏规则中,那一百二十万穷人是否真能照着这位富人的榜样同样地致富呢?当一位拥有一百二十万人财富的开发商要推倒民房“创造就业”时,是否应该不对那些贫困的拆迁户按市场价值进行补偿、而非利润全交给这个能“创造就业”“创造财富”的开发商?

  市场是人类迄今为止最有效率的经济模式。但是,市场经济的基础是人之平等,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掠夺。那些为掠夺辩护、唱赞歌的“主流”们并非全不可原谅。他们可以解释说“我生活在特权之中,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缺乏理解力”,或者“我人老了,一糊涂就说错了话”。但是,他们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言论具有严重的社会安定后果,他们对在野蛮拆迁中流离失所的老百姓负有责任,他们首先应该自己出来忏悔、道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