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西峡市监局局长自杀?知情人指其乃被资本家逼杀

作者: 方城故事 日期: 2021-08-27 来源: 经邦济民

  我叫赵群华,是河南省西保冶材集团的原始股东之一。

  西保集团原名西峡县保护材料厂,最早是创建于1969年的城关镇集体所有制企业,经过几代人努力奉献,最终发展成为今天资产32亿元的国内最大生产冶金保护材料的高新技术企业。我是九十年代年进入西保的,2000年企业改制时,我作为西保销售公司经理,与西保其他中高层员工一起,投入真金白银而成为原始股东。

  当时,城关镇以评估后的净资产350万元入股。原西峡保护材料厂的76名职工骨干以238万元现金入股。其中,我入股现金2万元。李书成是厂长,入股11万元,成为除了城关镇集体股之外的最大股东。

  改制后,我继续负责销售工作。一直到2010年,脱离西保集团一线销售工作。

  2012年年底,我到西保集团找董事长李书成要股份分红。李书成说我早已不是股东,没有分红。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公司章程有规定,我说有什么规定我作为股东怎么能不知道?要求李书成提供公司章程,李书成说我早已不是西保股东没资格看公司章程,拒绝提供。

  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向西峡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经县法院一审、市中院二审、再审,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均认定我是西保集团股东。拥有股东知情权。

  在查阅西保工商档案备案材料时,我发现西保集团自2002年城关镇集体股退出后,就开始伪造股东签名,更改公司章程,伪造股东股权转让协议。大肆侵吞其他股东的股份。

  为了阻止西保集团李书成继续造假霸占其他股东的股份,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和其他股东多次向西峡县工商局反映,要求他们不得再执法犯法、协助西保集团办理侵占股东股权的行政审批手续。

  因为担心西峡县工商局过后不承认收到过我们股东的诉求,我们还向县工商局提供有法院认定我们是股东的判决书,并要求当时的工商局注册股给我们写出证明。

  西峡县工商局注册股于2015年3月9日出具的证明。

  从此以后,我经常到县工商局查询西保工商档案的变动情况,防治他们暗箱操作、再次造假,不一定哪一天就会偷偷取消我的股东资格。

  2021年7月20号,有人告诉我,市场监管局接到西峡县万人助万企活动办公室发出通知:要求县法院、金融机构、市场监管局为西保集团变更工商档案备案。解除我们的股东身份。

  我受其他股东委派到县市场监管局交涉,要求市场监管局严守法律底线,不得再执法犯法,为西保集团非法办理股权变更手续。

  市场监管局的袁股长也向我表态,市场监管局会依法行政,不会违犯法律法规帮助西保集团侵占我们股东权益。

  市场监管局要求我向他们提供法院判决书,我将三级法院判决书都交给了他们。他们据此写了汇报材料交给西峡县委、政府。

  由于西保集团李书成不惜动用一切资源、想尽千方百计也要霸占我们的股权,8月17号我得知南阳市纪委派以郭怡为首的督查组到西峡县督导市场监管局为西保集团办理工商档案变更手续。

  南阳市纪委督查组在西峡县纪委三室主任王统的配合下,通知市场监管局刘岩、尚宛、注册室袁股长到县纪委二楼会议室开会。限西峡县市场监管局在当天必须做出决定,解除我们11个人股东资格,为西保集团完成工商档案变更。并以党纪、政纪威逼他们帮助西保集团清除我们股东资格,为李书成霸占我们股权提供支持。

  在会议中间,纪委还要求市场监管局说清清楚,为什么拒绝西保集团自2013起共八次到县市场监管局办理清除我们股东资格、变更工商档案的问题?据说这八次,牵扯到市场监管局尚副局长七次,注册股袁股长一次。还要他们解释清楚,为什么要给西保集团说,西保集团要想将其他股东除名必须到法院起诉,凭法院判决书才能办理?

  纪委督察组限他们在五个工作日内必须为西保集团办完工商档案变更手续,否则将用党纪政纪对市场监管局相关人员进行处分。

  县市场监管局向纪委督查组提交了我们与西保集团股份纠纷中,县、市、省法院的判决书,证明法院判决书显示我们仍然是西保集团的股东。西保注消我们的股东资格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县市场监管局不能违法办理。

  但纪委督查组不看判决书。威逼市场监管局必须办理,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办理将以党纪、政纪处分。

  8月18号上午市纪委逼刘岩局长签字未果,下午仍然要求县市场监管局刘局长尚局长注册股袁股长到纪委开会,逼他们按照西保要求办理变更手续。

  我18号上午听说市纪委郭怡的态度十分蛮横。于是在下午2点多就到县纪委门口等郭怡、王统上班,还给王统打电话要求见市纪委督察组,要向他们提交材料。遭到王统拒绝。

  我还尝试接近纪委办公楼找王统,在靠近办公楼时被门卫和纪委信访接待室人员拦下。正在争执,见到西保集团常务副总宋成伟从纪委办公楼出来开上宝马车离开纪委大院。后来又碰见市场监管局的尚局长、袁股长从办公楼内出来。当时袁股长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说要见市纪委督查组郭组长和县纪委王统递交材料反映情况。今天无论如何要见到纪委的人。

  袁股长劝说让我跟他到市场监管局说,我就坐袁股长的车到市场监管局。他将我劝上车后还给王统打电话说把我拉到市场监管局劝导。

  我到市场监管局后,袁股长在他办公室给南阳市市场监管局领导打电话汇报此事。市局让他们依法办理。

  袁股长还给尚局长打电话,要尚局长准备车他们到市局汇报此事。

  我听到他们要依法行政,这才放心离开县市场监管局。

  8月22号,南阳市纪委书记王毅到西峡县检查指导防汛防疫工作后,深入西保集团调研了一整天。

  8月23号上午我不放心,又跑到县市场监管局找袁股长询问结果,他告诉我市场监管局会坚守法律法规底线,不会向违法事情低头。仍然态度很明确,让我相信,他们不会按纪委的要求为西保办理变更手续。

  23号下午,西峡县市场监管局刘岩局长就在县政府上吊自杀身亡。

  我敢肯定,刘岩局长的自杀与遭到市、县纪委威逼有直接关系。

  市、县政府某些人被西保集团李书成捆绑,充当西保集团李书成违法犯罪的保护伞。

  西保集团法人李书成和他儿子李伟锋自城关镇集体股退出后,一直采取伪造股东会决议,偷偷修改公司章程,伪造股东签名,伪造股东股权转让协议的手段侵占我们的股权。他们父子利用职权一步步将西保原始股东一个个除名,目的就是为了把今天资产32亿的西保集团完全变成他们的家族企业。在这里面,他们没少利用西保集团常务副总宋成伟本身就是西峡县法院法官的身份,官商勾结,循私枉法,霸占股东股权,侵害中小股东权益。

  西保集团董事长李书成和他儿子总经理李伟锋为了搞房地产开发,曾于2010年组织黑社会人员近百人打伤老百姓,虽经多方控告,公安局至今不挖幕后黑手。

  因为我这些年一直与李书成的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2016年5月16日夜,有西峡县法院法警提供做案车辆,拉大粪涂在我家墙上门上,倾到我家门口。并开枪射击后留下弹壳恐吓我。我当时就报案,县公安局至今未破案。


  我们曾多次向市纪委、省纪委、中央纪委巡视组写举报材料。中央巡视组批示市、县纪委查处,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可见西保集团李书成在西峡势力有多大!

  这次西峡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刘岩局长只是为了不突破法律政策的底线,就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我为刘岩鸣不平!

  也为我们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保护而愤怒!

  我一定要公开举报西保集团李书成,舍得一身剐,也要把西峡的这个土皇帝拉下马!

  在此我还要公开声明,我坚决不会象刘岩一样自杀,如果我有不测,一定是遭到了李书成的毒手。

  举报人:赵群华

  电话:151xxxxxxxx

  2021年8月26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