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天:行政法学泰斗罗豪才先生千古

作者: 吴法天 日期: 2018-02-13 来源: 微信“天下说法”

  今日中午,我师姐金自宁教授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让我震惊的消息:“痛失恩师:中国现代行政法学的开拓者、奠基人,行政法平衡论的开创者,软法研究的倡导者,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罗豪才先生于今晨离世。罗老师安息,罗老师千古!”

  然后,我从朋友圈的刷屏中知道了这个噩耗。我国现代行政法学的开拓者、奠基人罗豪才今天上午在京逝世,享年84岁。北大法学院官网首页已变成黑白灰的色调,罗豪才的遗像被置顶,头像旁边有一行大字:沉痛悼念罗豪才教授。

  知道罗豪才教授,还是在二十多年前读大学的时候。1996年我们开设了《行政法学》这门课,给我们讲课的是当时任公安与行政法系的主任,用的教材正是罗豪才教授主编的《行政法学》。这门课深深吸引了我,并让我拿到当年考试的一个最高分,而且本科时唯一获得一等奖的论文,正是写行政法理论基础的。只是,我当年对平衡论并不感冒,而主张所谓的“控权论”,并且不知天高地厚地臧否法学家的观点。

  后来,我并没有走上行政法学研究之路,而是读了刑事诉讼法的研究生。而当时我们本科的师兄王锡锌、师姐金自宁则有幸成为罗豪才先生的入室弟子,并留在北大任教。我在北京读博时,见过鹤发童颜的罗豪才先生,可惜没有机缘求教一二。我与行政法学的缘分也仅限于此了。罗先生的法学泰斗地位,在北大法学院,也成为了一个传奇。作为晚辈,我没有资格评论罗老先生的成就,只能默默献上一炷心香,以示哀悼和缅怀一代法学大家。

  公开资料显示,1934年3月,祖籍福建安溪的罗豪才出生于新加坡,然而那时的新加坡正被日本占领。因为许多亲人朋友被日本侵略者杀害,罗豪才自小“对日本帝国主义心里非常痛恨”。

  日本投降后,罗豪才重新获得了读书的机会,随着后来家庭经济情况好转,跳级考了中学。此后,他又参加了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斗争。1951年4月14日,他不幸被新加坡殖民当局逮捕,后监禁一年零三个月,那时他只有17岁。

  1952年7月,罗豪才由于“出生证”丢失而被无理地驱逐,他也由此返回了一直思念的祖国。回国后,他先后在广州知用中学、无锡市第一中学读书,并于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那时罗豪才的梦想,就是用知识去探求中华民族的自尊,用法律去支撑中华民族的崛起。

  据罗豪才先生回忆,他本科第一年的课程非常有意思,学法理学、法的历史,也学逻辑学。胖胖的逻辑老师站在讲台上抱着肚子,讲到形式逻辑的时候举例子,“天下雨,地一定会湿,但是并不能反过来说,地湿天一定下雨”,生动形象。但是从第二年开始,反右斗争和整风运动大张旗鼓地开展,课程内容开始更多地讲“反右派”、“阶级斗争”的内容,教学内容贫乏枯燥。好在北大的学习环境比较宽松,课堂纪律不那么严格。罗豪才经常跑去“乱听课”,从阶梯教室的后门进去,坐下就听、做笔记,要是觉得没意思,也随时可以走,“老师也不管你,最多看你一眼”。他还经常“乱看书”,东看西看,“杂书”居多,文艺类也不少,那时候读了不少翻译小说,政治书反而看得很少,哲学、文学也有涉猎,兼收并蓄。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北大法律系计划开设东南亚国家法律课程。罗豪才在新加坡曾学过印尼语,于是在1960年被学校留校任法律系助教,这也开始了他数十年的教书生涯。

  1984年,在北京大学任法律系助教、讲师、系副主任的罗豪才获得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修的机会,他的联系导师便是美国行政法的奠基人盖尔霍恩。正是这一年,为罗豪才回国探索适合中国的行政法学产生了极强的借鉴意义。

  在教学方法上,罗豪才先生很早就采用了启发式教学,注重引导学生提问、课堂讨论,让学生自己观点。“罗老师对待学术上的争论十分宽容,他支持交流、沟通和争辩。”他的学生沈岿回忆说。罗老师善于抓住一些根本性的问题,边讲边讨论,启发学生深入思考,在充分争辩的基础上掌握知识。罗豪才有哲学的基础,在讨论行政法的相关问题时,他非常善于用一种系统性的思维方式来引导学生,对零碎的部门法律的现象和知识进行系统的观察。在课堂上,罗老师一定会拿纸笔随时记录下同学们讨论时的观点,及时总结教学经验和成果,他主编的很多著作都是博士生课堂讨论成果的汇集。在出版论文集的时候,他会把支持和反对的观点都放在一起,以供大家反思。

  20世纪90年代初期,罗豪才在综合分析、借鉴国内外行政法学理念和流派的基础上,与袁曙宏博士等率先提出“现代行政法的平衡理论”这个崭新的命题,并立即引起了法学界的广泛重视。

  罗豪才先生认为,在现代社会中,行政权力与公民权力既互相对立又互相依赖。行政法在调节这些关系时应统筹兼顾:既要从维护公共利益出发,赋予行政机关必要的权力,并保障其行使,又要防止行政权力行使不当而给公民的合法权益造成侵害。因而要重视公民参与行政管理和实现权利救济,并加强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通过相互连接的各种机制最终使双方权力义务关系实现总体平衡。平衡论的提出,激发了行政法学者对行政法理论基础的广泛探讨,引发了行政法学界迄今为止最为激烈的一次学术争鸣。因观点独树一帜,又契合中国实际,该理论一经提出,立即引起了法学界的广泛重视。

  罗豪才先生的贡献中有一项是参与行政立法。行政立法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最初的想法是想搞出一部类似民法通则一样的行政法大纲,但后来发现很难。于是提出借鉴民事立法先有民事诉讼法,后有民法通则的经验,先搞出一个行政诉讼法来,以此来促进行政实体法的出台。在行政诉讼法的起草过程中,我作为行政立法研究组的副组长,与小组其他同志一起还参与了多部行政法律的立法调查、考察、讨论试拟稿等活动。”罗豪才说。

  1990年10月1日,《行政诉讼法》正式施行。至此,罗豪才为中国立法的心愿得偿。

  更难能可贵的是,罗豪才先生不仅是行政立法的直接参与者,更是一名行政法律实施的践行者。行政审判工作与我国民主法治的进程紧密相连,在封建意识根深蒂固的中国,行政审判工作发展如此之快,是很大的进步。这类被老百姓称为“民告官”案件的大量增加,说明越来越多普通百姓的法律意识在增强。当自身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他们能够拿起法律武器寻求保护,到法院“讨个说法”。

  1995年6月,罗豪才出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他主管行政审判和法官培训等工作,不仅常常要为协调、调查某些案件亲自出马,而且还亲自担任审判长主持审理工作。在工作中的全身心投入,为罗豪才赢得了“人民法官”的尊称。

  不仅如此,他还十分关心海外留学人员生活,积极创造条件吸引他们归国创业、为祖国服务。他组织中央调研组走访国家科技部、人事部、教育部等单位,并对北京、上海、苏州、南京、大连等地的“创业园”进行考察调研。

  “一米八六的大个子,一辆二八的自行车,刹车不灵,双脚一踩地,车就停住了。”北大法学院教授王锡锌,上世纪90年代在北大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回忆起自己导师的时候,他讲起了这些细节。

  当时,罗豪才已经是北京大学副校长,同学们在燕园见到骑自行车的罗老师,都会倍感亲切。一直到90年代末,罗豪才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他还一直骑着那辆刹车不灵的“二八”自行车,穿行于燕园的大路小巷。

  罗豪才先生指导年轻人丝毫没有派系之别、师门之见,只要是向他请教的学生,他都悉心指导,视如己出。多年来,罗豪才指导了几十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他们现在已经成长为中国行政法的理论研究和法律实践领域的中坚力量,他们有的服务于我国法治建设最前线,比如国务院法制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等实务部门,有的留在高校及研究机构任教,继续从事法学研究。

  1999年,罗豪才在全国政协大会发言《筑巢引凤,精心培育,促进留学人员创业园的健康发展》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科技部和教育部也对此作了高度评价。

  虽然工作繁忙,可罗豪才依然在其专业领域不断进行着研究。2005年12月8日,北京大学法学院“软法研究中心”正式成立。耄耋之年的罗豪才以北大法学院教授身份出任中心名誉主任。

  2013年8月,年近八旬的罗豪才先生获得北京大学最高奖“蔡元培奖”。“蔡元培奖”每五年评选一次,为表彰长期从事教育事业并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中做出突出业绩和具有良好职业道德的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而设立,被视为北大教授的终身成就奖。

  根据公开资料,直至2016年,罗豪才的身影依然活跃在法律专业领域的各项活动上,并且还就“互联网时代的人权与发展”等最新议题发表观点。

  如今,一代法律大家去世。他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必将被人们永远铭记。

  谨以此纪念法学求学之路上的偶像级人物,罗豪才先生千古!

  (部分资料综合朋友圈、长安街知事、法律博客、正义网)

最新推荐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决定召开十九届三中全会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向着新航程扬帆奋进 从小岗精神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 听取雄安新区规划编制汇报

热门文章

向着新航程扬帆奋进 从小岗精神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大寨郭凤莲精彩讲话,绝对有水平!

顽石:老虎与生存环境(外一则)

王诚:为什么杨晶被撤职还说降为正部级?

郭松民:从美国华裔少年英雄想到范跑跑,是什么让我们出离愤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