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反恐”还是“反霸”?中国要做国际政治话语权大国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18-03-13 来源: 红歌会网

  

  最近几个月,一系列大受欢迎的军事题材影片,都与反恐有关。

  电影的高票房,一方面凸显这类电影受欢迎的程度,另一方面,也非常直观地凸显了反恐意识形态被普及的程度。

  公众在被一种类似催眠术般的氛围中,不知不觉地被植入了这样的印象:反恐绝对正确,防止“大杀器”(黄饼)扩散绝对正确。

  这个时候,也许很少有人想到,“反恐”其实是美国倾力打造和精心建构的话语。

  反恐意识形态的建立和在全世界的推广是美国在二十一世纪初建立的最大政治优势。

  从此,美国就可以凭借对“恐怖主义”解释权的垄断,名正言顺地摆出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吊民伐罪”,讨平一切胆敢挑战美国霸权的“刺头”——无论这个“刺头”是一个国家,还是非政府组织。

  确立“反恐意识形态”,本质上是为美国在后冷战时代在世界范围内使用武力提供正当性辩护。

  冷战期间,美国最大的政治优势是“反共”,最强话语也是“反共”。

  无论是在中国周边介入朝鲜内战、侵略越南、长期霸占中国神圣领土台湾,还是在欧洲与苏联对垒,其旗号都是“防止共产主义扩张”。

  冷战结束之后,苏联解体,中国改革开放,“反共”的理由,说服力不那么强了。

  与此同时,和美国对抗的主体,也有从传统的“国家”向“非政府组织”演变的趋势,于是“反恐”的旗帜就应运而生了。

  

  “反恐”,加上“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人权高于主权”,这是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外用兵最得心应手的三把杀手锏,也是三面“正义”旗帜。

  在这三面旗帜的掩护下,美国一战倾覆南斯拉夫,再战灭阿富汗,三战灭伊拉克,四战灭利比亚,五战乱叙利亚,六战围困朝鲜,部署萨德,兼困中国……可谓无往不利。

  电影,被认为是“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中国电影,理应不断地再生产中国的意识形态,可是,它却不断再生产美国的意识形态,帮助美国确立对中国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统治,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这里一个不易为人察觉的怪圈是:

  1、这类军事题材的影片之所以票房大卖,是因为它满足社会公众的强国自豪感——“厉害了,我的国”;

  2、 但是,由于这种强国自豪感的建构,是依托而不是反抗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实现的,所以它在满足公众强国自豪感的同时,又在更大程度上强化了美国主流意识形态的正当性;

  3、而在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中,中国的强大或者崛起,却恰恰没有正当性。

  这真是一个荒诞的悖论,是一杯掺了蒙汗药的鸡尾酒,有趣的是人人甘之如饴。

  这个逻辑,也可以用一个更简洁的表述:1、只有天幕上写着“反恐绝对正确”几个大字,中国海军炮击“伊维亚共和国”海岸才是正当的;2、我们越是为中国海军而自豪,就越是认同反恐意识形态。

  再打一个比方:正如宋公明在水泊梁山打出“替天行道”的杏黄旗之后,无论一百单八将如何打遍天下无敌手,都只能证明并且强化“天子”的权威与正当性——无非“替天行道”而已。

  但是,提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如果天幕上写的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呢?我们还能不假思索地为中国海军炮击“伊维亚共和国”海岸而自豪吗?

  在美国率先打出“反恐”的旗帜之后,用反恐来塑造自己的国家形象,恐怕不是什么真正令人自豪的形象,充其量是一种“美国协警”形象,甚至是某种“皇协军”的形象。

  

  当然,更重要的问题还不是形象,而是,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有利于中国崛起?

  美国总统的办公桌上,有一份“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美国总统随时可以在这份名单上添加任何国家的国名;至于中国的“人权状况”,按照美国的标准,则从来没有合格过,也永远不可能合格。

  当年各大报纸刊登的银河号事件。

  此外,“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帽子,也随时可以给中国扣上,比如“银河号”事件,焉知美国明天会不会宣称中国某条货船上载有“黄饼”?

  换句话说,被中国电影所大肆宣扬的反恐意识形态、防止“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意识形态,很有可能会被用针对中国自己。届时对中国而言,真的有一种“请君入瓮”的苦涩。

  

  其实,和反恐相比,中国本来有更好的旗帜——反霸!

  1974年2月22日,毛泽东主席在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提出了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号召联合起来反对霸权主义。毛主席说:

  “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

  “第三世界人口很多。亚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是第三世界。”

  虽然时间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毛主席的这个战略思想不仅毫不过时,而且更加熠熠生辉。

  这是毛主席为中国崛起预先树立的大旗!也是真正的超越意识形态,最有利于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同时有利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政策。

  反霸,能够赋予中国全部国际行为以正当性,能够团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能够有效对抗美国的对中国的围堵、打压。

  弃反霸,举反恐,意味着意识形态的臣服,意味着将国际道德高地拱手让给美国,也意味着对世界范围内文化领导权、话语权的拱手相让。

  需要指出的是,强调高举反霸的旗帜,不要在反恐问题上跟着美国鹦鹉学舌,绝不意味着对分裂祖国的犯罪行为,以及在海外无端袭击华人的犯罪行为坐视不管。对这些行为无疑应该严厉打击,但是,中国需要自己的话语。

  从电影的角度看,如果把这一类军事题材影片的故事背景,设置为和霸权国家及其代理人的斗争,是不是更有利于激发公众的爱国热情呢?是不是更符合中国国际处境的实际状况呢?答案是肯定的。

  在战场上,我们可以用敌人的武器,但绝不能用敌人的旗帜。

  

  

  美国是国际政治的大国,也非常善于发明国际政治话语,并用话语权优势来推进自己的对外政策,比如恐怖主义、邪恶轴心、失败国家、独裁政权、反人类罪行、人道主义干预……等等,随时拿出来作为标签贴上去或者作为旗帜举起来,以便使自己师出有名,名正言顺。

  为了遏制中国,美国还为中国量身打造了两顶帽子:“新帝国主义”,“修正主义”,随时准备拿出来给中国扣上。而最近影片中一系列中国军舰炮击第三世界国家海岸的镜头,似乎是专门为了自证“新帝国主义”而设计的,这真是一种耐人寻味的巧合。

  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话语攻势,有关方面可谓“口将言而嗫嚅”,充其量在记者会上面带羞色的辩护几句,反击就说不上了。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也是国际政治中的话语权大国!“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虽然并非中国首创,但却被中国最恰到好处地使用,此外,“第三世界”、“第二世界”、“超级大国”、“中间地带”、“社会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等等则是中国的发明。

  由“霸权主义”概念派生出来的“反霸”旗帜,不仅可以使中国团结全世界最大多数的国家和民族,而且为中国预留了循由“反霸”逐渐实现崛起的通道——崛起,必须意味着打到旧霸权,把自己和世界各国都从旧霸权的统治下解放出来,共同建立更加平等的国际新秩序。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