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带你认识联合国

作者: 孙锡良 日期: 2018-04-16 来源: 微信“孙锡良”

  带你认识联合国

  美英法又打叙利亚了,中东的炮声又变成了弱者的音乐,除了俄国还在那里强行扭着,世界上再也没有别的力量能让欧美在意。叙利亚据联合国大使与其说在抨击美国,不如说在控诉世界——你们口中的道义在哪里?

  本来,真不想谈联合国的事,但不少网友对突如其来的炮声表现格外激动,让我写点评论。说实话,我写啥评论都不管用,写得再好也挡不住美国的导弹,也就说几句曾经的老闲话吧!

  

  我女儿曾问:爸爸,是联合国秘书长大还是美国总统大?我说:这没办法比,总统代表一个国家,管理着一个国家。联合国秘书长只能代表自己,从年头到年尾,没有几次能说出别人听得进去的话,他跟岳麓山寺庙中坐着的那位方丈作用几乎相当。

  我这样说丝毫也不代表对联合国有任何不尊,我想表达的完全是针对联合国这个世界性组织,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它的所谓作用从来都算不上作用,鸡毛蒜皮的事管得有声有色,生死存亡的事它压根都管不得,无助的国家到那里诉苦就如同弱者拜佛。

  下面不妨从几个角度分析一下联合国的“作用”:

  一、强权大国意见基本一致,涉及问题无关紧要。这种情况下,不管大国还是小国,都可以不理会联合国,比如非洲国家的内战与南非曾经的种族歧视,大国深知问题病根很深,又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搞个联合国声明完成任务,当事国听不听无所谓。

  此时,联合国作用大于或等于零。

  二、强权大国意见一致,但涉及问题很重要。比如说在冷战时期,英、法干预苏伊士运河事件,英、法两国都没有把联合国当回事,但是,美、苏达成了共识,给英、法出一个最后通谍,英、法也只能低头,它们不怕联合国决议,只在乎美、苏的通谍。

  此时,联合国作用约等于零。

  三、强权大国意见对立,涉及问题危害不大。比如说巴以问题,美俄意见长期对立,但是,均知道这个问题短期无法解决,对地区安全又不会造成巨大破坏,于是,心照不宣、三番五次地搞联合国声明或决议,俄国投个赞成票,美国来个否决票,前面的过程等于演戏,以色列也当没发生一样,联合国只是个戏台。

  此时,联合国作用等于零。

  四、强权大国意见对立,涉及问题影响巨大。这种情况下,联合国机器完全失灵,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匈牙利事件,两次阿富汗战争,九十年代的伊拉克战争等等,联合国决议在美、俄面前就是一张废纸。象乌克兰内乱这样的事,基本就是强权说了算,联合国连个出面的机会都不会有。今天的叙利亚问题也是强权完全对立的结果。

  此时,联合国作用等于零。

  五、大国与不对称小国之间的战争。上世纪的英阿马岛之战,美国也好,苏联也好,战争都不关自己的事,英国不算特别强,但又不是很弱,犯不着得罪,阿根廷的地位又不值得美、苏介入,因而结果是谁打得赢谁称王,联合国无奈地充当一个无事的观战者。

  此时,联合国作用等于零。

  六、小国与小国之间的战争。战争怎么打,打多久,取决于三种情况,一是大国不干预,两国之间的力量对比,越平衡,打得越久,越失衡,结束越早,二是大国干预少,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之战,阿拉伯与以色列之战。三是干涉多、渗透深,如两伊战争。联合国始终都决定不了战争进程,一般是居中协调。

  此时,联合国作用略大于零。

  七、在单极时代。苏联解体后,美国是全球独霸,世界大事美国说了算数,它想打谁就打谁,他支持谁打谁,谁就打谁,联合国约等于美国国会,你否决它,它就绕过联合国,直接由自己的国会说了算,近二十年来,世界几乎所有的战争都离不开美国,没有哪一个地区的动乱与美国无关,联合国最后都是作为帮美国擦屁股的角色出现的,其它任何事都做不了。

  此时,联合国作用略小于零。

  八、准多极时代。媒体和政治人物经常会提到多极世界,但大家注意听好,这里强调的是“努力构建多极世界”,并非指现在已经是多极世界,象俄国和中国这样的大国可以在自己的周边跟美国较较劲,且都具有否决权,自保勉强维持,其它国家也就是跟美国玩点嘴上功夫。联合国基本只看美国脸色,它说制裁朝鲜,联合国表个决议,它说制裁伊朗,联合国又出个决议。

  此时,联合国作用约大于零。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联合国?

  其一、联合国就是一个国际高端论坛。五常大国及其它一些大国,他们的领导人经常到世界访问露脸,媒体曝光率极高,他们的声音和政治思想随时可见。但是,绝大部分国家的领导人可能连名字都不能被世人叫出,搞个上档次的平台,让所有领袖去站站台,说几句话,也不枉当一回国家老大,如果幸运,论坛上偶尔还可以跟大国领导人套套近乎,交个朋友。

  

  其二、联合国就是一个给弱者呻吟的地方。我们这个世界,如何体现上帝是存在的?如何体现公平正义是可以寻找的?弱者如何找到一个可以表达希望的地方?联合国是最合适的地方,受了委屈,到那里去烧柱香,叩个头,抽个签,结果好不好,全赖签的好坏,方丈绝对不敢给你一个上帝般的承诺,他只能让你带着签回去等待命运的安排。没有联合国,也许他们连个等待的心情都没有。

  

  其三、联合国是一个发泄情绪的地方。美国虽然强大,谁都打不过它,但这并不表明没有人敢骂它。事实上,很多人国家的领导人敢骂美国和美国领导人,他们知道自己打不过美国,心理上有压抑感和痛苦感,唯一且最好渲泄情绪的场所就是联合国,可以当着世界领导人的面骂最强大的美国,多多少少也能找回点面子上的安慰。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就是这么干的,联合国经常成为“内贾德”和“查韦斯”的口水桶。

  其四、联合国仍然是大国之间没有撕破脸皮的一种标志。大家都知道联合国没有实质性作用,但大家也都意识到这个戏台暂时不能拆,一拆掉,就意味着大国之间的假共识也没有了,就意味着集体翻脸的时代到了。然而,大家都还没有作好这样的准备,世界仍然在情绪可控的范围之内,第三次世界大战没有开打的必要,戏台不拆,和平仍然是世界主潮流。

  对中国而言,如何看待和利用联合国其实也并不很难,简单来说可从以下三个方面立足思考:

  其一、实力有多强,决议权就有多大。否决权看起来很美,但用起来很不爽,用多了,你会发现自己的利益越来越得不到保障,弃权,又会被认为缺失立场,老投赞成票,可能又要得罪自己的友邦国家。要想让自己变得主动,最好的方式是尽可能多的让自己去议定联合国决议草案,让人家来附和你。要实现这一点,没有硬实力,想都别想。

  

  其二、哥们义气不可少。过去,毛主席把世界划分成三个世界,咱们接近于是个第三世界的头,你一上台,下面的掌声多,多少不输面子。今天,这个法则还适用,反正大家都知道在那里是演戏,把老哥们还是要拉拢在一起,能为他们争的多争取点,咱们唱戏的时候,他们也会在台下多鼓点掌。

  

  其三、以实用主义态度促进联合国改革。联合国短期内不可能解体,它必须要改革,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必须有自己的立场和规划。联合国改革说到底是一个权力分配的改革,多极世界能不能形成,在联合国的权力结构上应当得到体现,中国不能任由西方联盟借改革进一步膨胀,中国不能任由危险国家借改革操控联合国,如果不能维护自己的强力地位,即便冒促成联合国解体的风险也在所不惜。

  

  伊拉克人悲剧了,叙利亚人悲剧了,利比亚人悲剧了,阿富汗人悲剧了,乌克兰人悲剧了,巴勒斯坦人早就悲剧了......联合国,最象上帝!

  尾声:

  有人问:那边打得厉害,东方为何没有动静?答: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还没准备好,自然不会有动静,至于啥时能准备好,我也不知道。

  写于2018年4月14日星期六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听取长生疫苗案汇报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热门文章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钱昌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该不该捍卫?

龚忠武:毛主席为中国留下的宝贵财产——速度!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