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从米国对华技术封锁看转基因技术

作者: 刘仰 日期: 2018-05-16 来源: 红歌会网

   曾经,米国把中国视为“伙伴”。中米之间看上去其乐融融的“中米国”甚至发展到“G2”的诱惑。为此,米国或欧洲也确实向中国转移了不少技术。中国人学得快,又勤劳,很快成为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但我们的利润很低,分到的蛋糕份额并不大。这个事实也说明,米国和欧洲向中国转移的技术都是些中低端技术,致使米国自己的中低端制造业份额越来越小。在这种局面下,中国自己研发一些中端技术,米国也没太当回事。然而,近年来,形势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在米国眼里,中国已经不是“伙伴”,而是“对手”。

 360截图20180516143826928.jpg

  为什么?其实,即便在当初“中米国”看上去很美的时候,米国也一直防着中国,用中国话说,猫教老虎,还留着一手。这就是绝对禁止向中国转让高精尖技术。当然,西方发达国家之间对此并不一致,有些发达国家出于各种原因,也向中国出售些敏感技术。回顾一下我们就会发现,每到这种时候,米国都会跳出来拦截,签了的合同有时也只能作废。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中国为了拿到某些技术,去收购米国企业,如果涉及先进技术,哪怕中国出价比别人高,米国政府也会拦截,例如当年的中海油。

  这个传统诞生于冷战时期,米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东方阵营开列了一串禁售和技术封锁名单。冷战结束后,虽然这个名单有选择性地有所放宽,但并没有消失。相对来说,西方各国对华技术封锁的名单,米国是最长、最多的。当然,这也是因为米国所拥有的高精尖技术最多。

  米国此举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将中国定位在中低端制造业的位置上。一方面,美国可以不用干那些利润较低的活;另一方面,还可以把中低端制造业的资源消耗、污染等转移出去;再一方面,即便那些中低端技术,米欧也可以在知识产权名义下,向中国收取技术使用或转让费,一举多得。

  在这种结构下,即便有较大的贸易顺差,米国也并不担心。只要中国按照新自由主义设定的方向,一步步走到金融自由、金融开放的阶段,只要条件成熟,用其强大的金融手段,像亚洲金融危机以及在俄罗斯、阿根廷等国发生的那样,伺机搞点大动静,一次就能成功地收割很多羊毛。至于像日本那样的特殊国家,一个主权不完整的残废国家,则可以弄得它痛不欲生。日本早就有人说,广场协议以来日本的损失已经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损失。

  然而,针对全世界所有国家屡试不爽的米国套路,在中国居然很可能失效。当然,这个认识并非一开始就这样。米国当初乐意于“中米国”结构时,想当然地认为驾轻就熟的套路中有很多个节点可以让中国束手就擒。然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米国人就开始意识到中国并没有按米国当初设计好的路线发展,他们的愿望可能会落空。

  比方说,中国没有搞西方中意的民主制度,这种西方民主制度本来对于西方操控中国是很有帮助的,例如像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以及很多在金融危机中遭受巨大损失的国家都是符合西方意愿的民主国家。但中国日益坚决地抵制了这种政治方向,曾经为此兴奋不已的“散步”者,已经日益销声匿迹。

  其次,中国也没有按米国意愿开放金融,金融自由在中国似乎遥遥无期。曾经作为战略投资而进入中国金融领域米国资本,有些已经撤退。当然,还有很多留在中国继续等待时机,但要等到哪一天呢?

  第三,中国绝不满足于停留在中低端技术水平,例如从专利角度看,中国的追赶速度很快,再如中国科研经费的投入也增长很快。在少数中高端领域,中国已经取得长足的进步,甚至可以同米国并驾齐驱,有些甚至超过了米国。更要命的是,中国政府制定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很多方向正是米国也正在研究的方向,如果中国在这些领域获得突破,必将严重威胁米国对中国的技术领先地位。

  所以,政治上不听米国摆布,金融上不让米国随意薅羊毛,技术上撸起袖子实干,与米国的技术差距越来越小,大致是中国在米国眼里的“三宗罪”。

  技术为何重要?简单说,它既是米国军事实力的保证,也是米国经济利益的巨大源泉,还是操控别国思想文化的软实力手段。因而,技术威胁是对米国最长远、最彻底的威胁。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科技成果需要大投入,即便连发达国家,很多投入也已经使得单个国家无力承受,有些领域只能是欧洲多国联合起来才能承担开发费用。当今世界只有中国和米国有实力能在所有项目上由本国一家投入。因此,米国将中国视为最大威胁,不是没有道理的。当然,它现在还没有认为中国是“敌人”,而只是“对手”。

  特朗普上台后,对华强硬的右翼势力有了较为充分的表现机会。中国没能按照米国的意愿发展,在此之前就令米国精英失望,现在可以说是绝望。“历史终结论”成为笑柄,其实也是这种绝望的体现。因而,他们决定必须从最要害的地方遏制中国。换句话说,米国失去了等待时机的战略耐心,因为他们发现那个时机可能永远不会来了。所以,必须现在赶紧下手。制裁中兴,拿贸易顺差说事,都是表面。米国的关键诉求或者说底牌已经亮出来了:他们要求中国政府不要主导《中国制造2025》的发展计划。

  我曾在各种场合多次说过,“行百里者半九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越到后面越艰难,越需要我们耳聪目明、咬紧牙关。我们的对手不会轻易认输。它越是疯狂反扑,越是说明我们做对了,也越是说明它的办法也已经不多了。我们也越是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找准方向,灵活身段,谨防倒在“中国梦”大门的门槛上。因此,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会不断遭遇各种外部压力。

  顺便说一下,有人说中国的金融开放是对米国让步的结果。事实并非如此。中国的金融开放决定是在特朗普咋咋呼呼要打贸易战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这是出于中国自身的发展要求,绝非在米国压力下的被迫之举。至于金融开放后是否会被米国薅羊毛,我觉得,有此担心是应该的。但也正因为有此担心,以及无数的前车之鉴,中国的决策者不会视而不见。即便金融开放,我相信金融管制也会及时跟上。

  米国之所以出现2008年的金融危机,根本原因就是在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下,米国自己对金融放松了管制。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后,罗斯福总统任期内制定的很多金融管制措施,到里根上任以后,逐渐被取消或修改或绕过。因此,在中国金融开放与管制同时推进,我认为是必然的。而且,这种金融管制还会有多道防线。

  换一个角度说,人民币国际化是必然的趋势。为什么世界上只有米元霸权在那里横冲直撞?为何人民币不能更大程度上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纠正米元霸权的极端自私,让全世界人民跟喜欢人民币?要做到这一点,金融开放,让人民币经风雨见世面,在实战中成长,是绕不开的一道坎。我相信当今中国的领导层,也相信中国人的智慧,一定能在实践中让我们的金融强大起来。

  洋人能做到的事,我们为什么不能比他做得更好?

timg (19).jpg

  回到正题。米国要遏制中国的技术进步,已经明明白白地摊在了桌子上。由此我们再来看近几十年中国的转基因技术。这个技术虽然说有不少是中国国内自己在研发,但研发人员的基础都来自米国,很多技术也来自于米国。今天,面对中兴事件等一系列现象,我们完全有理由大声喝问:米国会把最尖端的转基因技术转让给中国吗?当所有尖端领域的技术都对中国实施禁售和封锁的时候,米国难道会唯独在转基因领域对中国敞开大门?答案其实很明显——绝不会。按照把中国定位在中低端制造水平的米国既定方针、原则,能让中国做的转基因技术一定只是中低端的技术,一定只是像普通制造业技术那样,是一些有严重污染或米国已经觉得自己不需要的技术。如果中国在这个领域的研发威胁到了米国的技术领先,米国一定会像制裁中兴那样,制裁中国在这个领域的研发。

  转基因技术在中国遭到社会的广泛抵制、质疑和疑虑,关键在于它盯住了中国人的主粮。有些人总拿米国自己也有转基因说事,事实上,米国至少没让它自己的主粮变成转基因。从我最早质疑、反对转基因开始,我就强调转基因技术应该积极研究、谨慎推广。尤其是,不能按照米国人给出的方向做研究投入。也就是说,中国没有必要将转基因研究方向确定在主粮或农业领域。如果能研制转基因药物,那才是对米国尖端技术的真正威胁。而在中国鼓吹转基因的舆论推手同时妖魔化中国的中医药,连被西方肯定的屠呦呦都要被他们否定,已经说明他们的目的与要害。用“阴谋论”的说法,他们是在这个领域对中国的生物科研进行有效的战略误导,以减少中国在这个领域对米国的竞争威胁。

  科技竞争是当今中米之间最激烈的竞争,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它已经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兵不厌诈,是战争的基本原则。这个原则也完全适用于中米之间这场科技竞争的无声战争。

  总之,中兴事件告诉我们:在转基因领域,米国绝对不会把最尖端的技术转让给中国。米国允许中国发展的转基因技术,一定是他们不想要的技术。不管是民众还是政府官员,如果还看不清这一点,我只能说,你真的已经被米国及其代理人忽悠到沟里去了。醒醒吧!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王今朝:应把美国对华贸易战看作旨在掩盖中国一些人试图最终完成私有化图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