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金特会——约会,但不结婚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18-06-13 来源: 红歌会网

  朝美领导人的最高级会晤即将在新加坡上演。

  之所以用“上演”这个词,是因为此次会晤很大程度上(大约百分之九十吧),是一种表演,而且这种表演的主要观众是各自的国内舆论、民众和政治力量,实质性的内容并不会太多。

  会晤结束后,双方可能会签署一份用华丽词藻装饰起来的联合公报,以用来向各自国内的舆论做出交代,并用作申请诺贝尔和平奖的材料。但这份公报只是一个五彩缤纷的肥皂泡,如果破灭了,其实只有一小滴水。

  顺便说一句,诺奖委员会这次如果颁奖,就不要太小气。上次金正日将军和金大中总统实现朝韩最高领导人会晤,明明双方有同等贡献,诺奖委员会却极其吝啬地只把和平奖颁给了金大中。

  新加坡会晤,一切都像是一部伤感的爱情电影:两个思念已久的恋人各自从天涯海角飞往期待中的约会地,互诉衷肠,但最终由于门第、信仰等因素不能成婚,在度过幸福的三天之后洒泪相别。

  朝美之间存在一个结构性障碍:在看得见的将来,美国不可能放弃把战争手段作为外交政策的工具;相应地,朝鲜也不可能放弃“核遏制力”。否则的话,就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朝鲜的生存,统治家族的命运,就全靠美国的怜悯了。

  特朗普这次在西方七国领导人峰会上闹得不欢而散,甚至拒绝签署联合声明,这意味着美国领导世界的道德权威急剧下降,今后将更加依赖“硬实力”而非“软实力”来推行自己的外交政策,使用军事手段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如果你是朝鲜那位年轻的八零后领导人,你会做何选择呢?

  但朝美最高领导人会晤还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就是,美国对宛如一粒“铜豌豆”对朝鲜,今后将从此前的武吓为主,转向文攻为主。

  虽然斗争的性质没有变,但斗争的形式改变了。

  斗争形式改变就是朝鲜的重大胜利,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多年来不和朝鲜接触,绝对排斥朝鲜政策的失败。

  这也意味着朝鲜有可能像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中国那样,在保持平等和尊严的情况下改善和美国与西方世界的关系——亦即冲破美国的围堵。

  朝鲜向全世界示范了小国怎样做才能避免成为附庸、被摧毁或沦为“失败国家”。

  想想卡扎菲上校死于乱军之中的惨状,想想萨达姆步履沉重地走向绞刑架,想想在大马士革残垣断壁中坐困愁城的巴沙尔,也许还应该再想想宋江咽下的那杯毒酒,再看看八零后将军在新加坡受到的礼炮、鲜花、仪仗队、红地毯的待遇,以及年逾古稀的美国总统飞越太平洋前来相会的辛劳,谁都明白美国听得懂什么语言,用什么样的方式与美国打交道最有效。

  主体思想(政治上的自主、军事上的自卫、经济上的自立)、文化自信、核威慑能力、国内不存在(或者比较小)被美国操控的利益集团,等等,这些构成了八零后将军受到美国尊重的一些重要因素。

  新加坡峰会之后,中国仍应将中朝同盟作为处理东北亚问题的基础。

  在朝鲜获得核威慑能力(并且以金特会的方式获得美国默认)之后,中国仍然是朝鲜最重要的伙伴。但在安全方面,朝鲜已经在很大程度摆脱了对中国的依赖,这是中朝关系的新现实、也是新基础,要认真评估这一变化对中朝关系未来的长远影响。

  今天,中国和朝鲜都是内在于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内的民族国家,复制东亚朝贡体系是不可能的,朝鲜是我们的平等伙伴(正如外交部反复重申的那样:中朝两国是正常的国家关系),认清这一点非常重要。

  金特会,不是婚礼,是一个新的漫长斗争的开始!

最新推荐

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还信美国?特朗普下令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 继续制裁朝鲜

何新:屈原竟然被教育部从中国历史中除名

环球时报:美国开始炒作“效忠中国”的“带路党”了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