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清杰:马克思主义是外来文化吗?

作者: 郝清杰 日期: 2018-06-15 来源: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1.webp (9).jpg

  【摘要】马克思主义不是外来文化,这是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一个核心问题。如果从思想内容的科学性角度来讲,马克思主义揭示的是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指明的是人类未来发展的根本趋势,是一门科学。所以对于中国而言,马克思主义不存在所谓的外来文化之说。但是,马克思主义要指导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又需要与本国的实际国情和发展需要相结合,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

  自从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对于这一理论的质疑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种质疑在中国同样存在。在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初,就有人质疑马克思主义是外来文化,不能指导中国的革命。但是,近代以来从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110年革命斗争实践表明,马克思主义是指导中国革命走向成功的理论武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又有人质疑马克思主义是革命斗争哲学,怎么能够指导和平时期的建设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历史表明,马克思主义是指导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伟大成就的科学思想。面对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又有人质疑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外来文化,不是内生于中国大地上的“本土文化”。因此,有人主张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首先应该复兴的是中华传统文化,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以上这些怀疑和责难,集中于马克思主义是不是外来文化这个重大问题上。那么,马克思主义真的是外来文化吗?

  一、科学家有祖国但科学无国界

  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国籍和所使用的语言形式上来讲,对于中国而言,马克思主义无疑是一种外来文化。因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创立了马克思主义,这是众所周知的历史常识。但是,历史常识并不一定就是科学真理。否则,科学真理的探索就没有意义了。从思想内容的科学性方面来讲,一种思想理论如果是科学,那么它就是世界的,是不分国界的——虽然提出这个思想理论的科学家是有祖国的

  具体来讲,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历史充分表明,科学是分学科的,但科学所揭示的真理却是不同学科都要公认的,是可以贯彻到各个学科之中的,是可以被世界各国所接受的,也是可以贯彻到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犹如数学公理,虽然是数学学科的知识,但却又是物理学、化学、天文学、生物学,甚至文史哲、政经法等所有学科都要遵循的真理。再详细言之,牛顿力学是英国人牛顿归纳出来的,化学元素表是俄国科学家门捷列夫首先提出来的,天体运行论是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提出来的。但是,我们能够说,在中国的大地上,物体运动的内在规律不是牛顿定律吗?中国大地上的物质不是由同样的化学元素构成的吗?中国国土上空的星体运行就不遵循天体运行规律了吗?毛泽东对此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要向外国学习科学的原理。学了这些原理,要用来研究中国的东西。我们要西医学中医,道理也就是这样。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一般道理都要学。水是怎么构成的,人是猿变的,世界各国都是相同的。”[1](P78)因此,我们必须承认,牛顿力学虽然是由英国人提出来的,但对于德国人、法国人、中国人来讲,它同样是应该遵循的物理学规律,同样是世界各国都必须接受的科学真理。

  如果承认以上这些基本观点,那么,我们也应该承认,在社会科学领域,同样有不同学科,这些学科揭示了社会各领域的基本规律,成为一门门科学。同样,这些社会科学虽然可能是由不同国家的思想家构建起来的,但它们又是无国界的。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虽然产生于奥地利,但对所有人的精神分析都是有指导意义的。不同国家的史学学科,虽然研究的具体对象不同,但是又有一些共通的研究方法和原则,所以,不同国家的史学可以相互交流借鉴,共同推进人类对自己历史的研究。不同国家的哲学学科,虽然各具特色,但都是研究人类思想发展的共同规律,有共同的研究对象和研究规范,在很多思想观点上有相通相融的内容。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认为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学习外国优秀文化成果,不应该有“体”、“用”之分:“这不是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学’是指基本理论,这是中外一致的,不应该分中西。”[1](P82)由此可见,虽然说科学家是有祖国的,但科学是无国界的。不同国家的科学家共同探讨自然界发展规律,共同探讨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成为人类共同的文化成果和精神财富。哪里有什么内外之分、中西之别呢?!

  认可了以上这些基本观点,那么,我们也应该承认,从思想内容的科学性方面,如果能够证明马克思主义是科学,那么它也就没有所谓的外来文化之说

  二、马克思主义是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

  由于政治立场的不同、意识形态的对立,人们对社会科学家们的思想观点常常难以达到一致的认同,甚至其科学性也常常被怀疑。那么,让我们从自然科学意义上关于“科学”的经典定义来考察马克思主义是不是科学吧。达尔文曾经给科学下过一个经典定义,即科学就是整理事实,从中发现规律,做出结论。按照自然科学的这个定义标准,马克思主义能够称为科学吗?

  马克思主义整理的“事实”是资本主义社会现实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实践。在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进程中,经历了由自发到自觉的发展历程。无产阶级经历了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它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和它的存在同时开始的。“最初是单个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工厂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地方的某一劳动部门的工人,同直接剥削他们的单个资产者作斗争。他们不仅仅攻击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而且攻击生产工具本身;他们毁坏那些来竞争的外国商品,捣毁机器,烧毁工厂,力图恢复已经失去的中世纪工人的地位。” [2](P408)但是,这种最初的阶段斗争只能产生工联主义这样的自发阶级意识,并不能真正指导工人阶级取得革命的胜利。无产阶级要担负起解放人类的历史使命,内在地需要自觉阶级意识的指导。马克思主义就是这种自觉的无产阶级阶级意识,从而使无产阶级从自发斗争向自觉革命的历史性飞跃。

  马克思主义从整理事实中发现的“规律”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历史功绩不在于指出社会主义是人类未来发展的根本方向,而是在于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把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之前,空想社会主义作为一种不成熟的理论,是同当时不成熟的资本主义生产状况、不成熟的阶级状况相适应的。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还隐藏在不发达的经济关系中,只有从空想社会主义理论家的头脑中产生出来。所以,这种新的社会制度是一开始就注定要成为空想的,它越是制定得详尽周密,就越是要陷入纯粹的幻想。在总结剖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使社会主义由空想变成了科学。“这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开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都应当归功于马克思。由于这两个发现,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3](P402)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表明,这种科学社会主义指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主义正如科学家们揭示的自然规律一样,科学家是有祖国的,但是这个自然规律却是世界的,是所有民族和国家所内在的、需要遵循的自然法则。至于这些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是由哪些民族或国家的人发现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发现为人类社会发展提供了科学的指导,成为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社会必须遵循的行为准则。

  马克思主义在整理事实,从中发现规律,做出的结论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这个结论,虽然是被誉为“千年伟人”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做出的,但一直遭到来自各个方面的批判、否定和诬蔑。然而,自然科学们的思想观点,却常常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对其科学性也深信不疑。同样被誉为“千年伟人”的爱因斯坦,除了在自然科学领域作出了巨大贡献之外,也十分关注人类社会的未来走向问题。他面对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种种不公平现象和“严重祸害”,明确指出:“我深信,要消灭这些严重祸害,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同时配上一套以社会目标为方向的教育制度。在这样一种经济制度里,生产手段归社会本身所有,并且有计划地加以利用。”[4](P318)

  两位举世公认的“千年伟人”,各自的研究领域大相径庭,但在对人类社会未来走向问题上的思考却是殊途同归,都认为社会主义代表了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根本趋势。这样一种共同的认识,绝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站立在自然科学领域和社会科学领域最高峰的两个伟人的心灵共鸣、思想共识。对真理的渴求,对大善的向往,对大美的憧憬,是每一个期望幸福生活的人的强烈追求。在发生着深刻变化的时代之中,在纷繁复杂的思想文化喧嚣之中,我们可以不认同种种抽象的理论,但应该相信客观的历史实践;可以不认同各种空洞的宣传,但应该相信自己亲身感受的事实真相;可以不认同多样化的社会思潮,但应该尊重千百年来伟大思想家们的深刻思考。

  三、作为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要与各国国情相结合

  从思想内容的科学性角度来讲,马克思主义不是外来的。但是,作为一种产生于特定国家的社会科学,确实存在着要与其他国家实际国情相结合的问题。即使对于产生马克思主义的德国而言,马克思主义要指导德国的工人运动,同样存在着与德国实际相结合的问题。

  同样,对于中国而言,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是解决近代中国时代课题的内在需要,是人民群众解放的内在需要,是无产阶级由自发向自觉飞跃的理论武器,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毛泽东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来到中国之所以发生这样大的作用,是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同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是因为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了。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的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如果没有客观存在的需要,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是反对历史唯心论的历史唯物论者。”[5](P1515)所以,对于中国而言,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内在需要和根本途径。但是,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决不仅仅是指民族风格的转化,而是指立足中国国情,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解决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决不是指用时代流行的话语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是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揭示当代世界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特点,提出解决当今时代重大现实和理论问题的方法途径。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决不仅仅是指用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来宣传科学理论,而是指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解答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不但要解决人们的思想问题,更要解决人们的实际问题,通过解决实际问题促进思想问题的解决。

  进而言之,人民群众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主体,也是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根本力量人民群众是否真正认同和接受马克思主义,能否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自己的思想认识和社会实践,是检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根本标准。在这个重大问题上,应当尽力避免本末倒置,搞所谓的人民群众“被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同时,我们还要认识到,剖析问题是解决问题的思想前提,解决问题必须立足于中国的实际国情。所以,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应该立足中国的实际。毛泽东指出:“我们研究中国就要拿中国做中心,要坐在中国的身上研究世界的东西。我们有些同志有一个毛病,就是一切以外国为中心,作留声机,机械地生吞活剥地把外国的东西搬到中国来,不研究中国的特点。不研究中国的特点,而去搬外国的东西,就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6](P407)由此可见,研究当代中国的各种社会问题,虽然需要吸收和借鉴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成果,但是绝不能站在西方思想家的立场上,完全运用西方的话语体系,一味遵循西方的研究方法,照搬照套西方的研究成果,而是应该以中国为中心,从中国的实际国情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方法,探讨解决问题切实有效的思路和方法,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展示马克思主义的强大力量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开启了新的伟大征程,但也面临着一系列新问题和新挑战,需要我们纠正马克思主义是外来文化等错误认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自觉掌握马克思主义看家本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赢得优势、赢得主动、赢得未来,战胜前进道路上各种各样的拦路虎、绊脚石,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作为看家本领,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把握未来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不断提高全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不断提高运用科学理论指导我们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的能力。”[7](P67)因此,我们应该立足于中国的实际国情,面向解决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全面深入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并它转化为坚定的理想信念、科学的思想方法和全面的实践能力,运用到新的实践之中,积极应对新的挑战,实现马克思主义的丰富和发展,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

  参考文献:

  [1] 毛泽东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3]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4] 爱因斯坦文集,第3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5] 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 毛泽东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7]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作者单位: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参观“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习近平在会见香港澳门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2018年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这一理念贯穿始终习近平同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举行会谈

热门文章

从“民企离场论”到“国企解放思想论”,这波双簧还要演多久?

顽石|我为什么要歌颂毛泽东时代?

毛主席反问:为什么听外国人的?

郭松民 | 回望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准备好了吗?

一部你不看或许再也看不到的影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