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盖先:华尔街精英是如何玩出金融海啸的?

作者: 马盖先 日期: 2018-06-14 来源: 微信“土逗公社”

  电影《华尔街之狼》剧照 图片来源:epix.com

  摘要:华尔街投行家是一群被贴上“最聪明的人”标签、在高压工作中游刃有余的金融精英,然而,经过一系列的田野调查和分析之后,Karen Ho不得不指出,这群“最聪明的人”实际上使公司利益受损,利益损害又牵动着其他金融环节和经济部门,最终,犹如多米诺骨牌效应那般,制造出金融大崩溃。

  1997年的一天,由于对华尔街充满好奇而在信孚银行工作的人类学学生Karen Ho突然被裁员。不过,让Ho大吃一惊的并非此意外裁员本身——毕竟,这类裁员经常在纸醉金迷的华尔街上演。令Ho惊讶的是,和她一起被裁员的人们并没有陷入焦虑,也没有表示出一丝一毫对遭受相似裁员经历的同事的同情,相反,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人员清算[1],人们出奇地冷静,甚至将其视作日常。

  于是,Ho好奇,这些在工作中持续经受着不安与动荡的银行从业者,为何从不觉得不安?带着这个问题,Ho开始了对华尔街的长达十七个月的田野。众所周知,相比于底层阶级,上层研究往往因为受访者的高阶社会地位、繁忙、善于应对研究的交谈等因素而难以持续。Ho在对华尔街金融从业者的研究中采用“多点民族志"的研究方法,即不止在一个地点进行田野调查,正是为了克服对上层阶级研究的难度。Ho宣称,对上层阶级的研究需要从多种场景进行分析(p19),在华尔街工作的十七个月中,她透过对华尔街校园招聘流程、面试场景、公司工作现场、下班之后与员工的闲谈等环节,分析华尔街的菁英文化,试图响应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当代的特征。本篇将揭示《清算:华尔街的日常生活》(Liquidated: An Ethnography of Wall Street)一书的核心关怀:华尔街制造的精英文化如何导致了金融大崩溃。

  《清算:华尔街的日常生活》,作者何柔宛(Karen Ho)

  华尔街之死?

  投资银行如何牵动大国企业与金融

  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华尔街”究竟在做什么?

  Ho在书中指出,现今美国金融企业的生存宗旨即是维护股东价值。本书聚焦的即是为企业盈利(即保障企业股东利益)提供咨询服务的投资银行。大名鼎鼎的摩根斯坦利、美林银行等即投资银行中的领头羊,其工作是为美国大多数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和专业评估,包括投资、并购、兼并、收购、发行债券等具体企业发展内容。简言之,把企业想象成个体,那么投资银行的本职工作就是为每个个体量身打造出一份健康成长清单,这里的成长即盈利。可见,投资银行是维系金融大国经济良好运行的关键环节。

  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总部位于纽约  图片来源:The Business Journals

  因此,Ho表明,投资银行之所以牵动美国经济,因为它们代表着那些服从市场规则的企业实体;而众多高级投资银行坐落地——华尔街,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美国金融中心。

  “华尔街之死”这一论述用来描述当今华尔街投行日渐衰落的表现,但Ho则指出,当我们用文化来理解华尔街、甚至是市场运行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投行背后的不稳定性文化其实正是华尔街影响力深入美国经济骨髓的表现。

  打造“聪明文化”:

  让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为你打工是什么样的体验?

  回到一开始的经验提问,为何以“精于计算报酬”著称的华尔街菁英们,会自甘进入弹性、缺乏保障、过劳的极不稳定之风投工作?在Ho看来,菁英们将高风险职业当作对个人职涯的挑战,在他们眼里,华尔街是全世界“最聪明和最富有雄心的人”的聚集地,因此,“聪明人”这一文化形象成为他们趋之若鹜的人生目标。

  “聪明人”文化形象是由顶级高校和一流投资银行所打造出来的,它体现的是精英群体如何实现“从学校到公司”的连结。例如,凯特·米勒的一次尴尬经历就道出了这个连结在华尔街的普遍性。曾经作为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师,凯特·米勒是公司里为数不多的毕业于非毕业于常春藤名校的工作者,一次,副总裁与她闲聊时提到公司的招聘流程,副总裁这样说到:“我们的确遇到一些其实可以上哈佛这类学校的学生,但是他们选择去了一些黑人学校,这说明这些学生没有良好的判断力。这样一来,我们一般是会重新考虑一下是否录用这类学生的!”

  普林斯顿的大多数学生毕业后都选择到金融业(即图中黄色部分)去工作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这个场景展示了投资银行如何与精英大学实现连结。投资银行强调特定学校的优秀性,以此来衬托银行的地位,比如“哈佛、普林斯顿的毕业生一定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们的卓越是不证自明的,这些最聪明的人都来我们公司工作!”而像凯特·米勒这样即便十分优秀却毕业于一般学校的人,则可能是出于职员种族多元性的考虑才被招纳进公司。

  于是,凯特尴尬地发现,在摩根斯坦利这类顶级投资银行,是否名校出身,本身就已经代表了他们是否具有“足够聪明、具有领导力、国际化”这些特质。通过延续这些特质,投资银行将自己的工作与名校精英连结起来,如此,他们便不断合理化自己的领先地位,毕竟,他们聘雇的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挣钱就是王道”:

  以不稳定为荣的“聪明文化”

  这些被打造为“聪明、敏锐、具有领导力和国际视野”的聪明人,在进入华尔街的那一刻起就被教导要学会“安于不稳定”这件事。

  本文一开始所述遭受裁员的Ho很快发现,人员清理本身就是华尔街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这是因为,华尔街的绩效奖金制度鼓励投行家持续不断地竞争以高效地获取高额利润。

  绩效奖金制度具有以下几个特征:第一,交易数量决定员工的表现,而不管与之交易后的客户是否受惠;第二,薪水增长的速度缓慢,但奖金或分红却很快;第三,奖金多少是评估员工价值的标准。这种绩效奖金制度是银行保障自身利益的一种做法,因为银行催促员工拼命交易、接单,但又宣称企业最终是否盈利要看企业自身的股市表现,即将对企业的责任转移到市场表现。

  美国工人平均薪资(黑色)与华尔街金融公司平均奖金分红(红色)增长情况对比 图片来源:Fortune

  风投银行亲手缔造出一个只注重短期实惠,忽略企业长期利益的金融银行。银行只重视弹性人力,公司陷入危机时果断裁员,同时,他们也不培养专有人员,若有需要,则直接以高昂奖金挖掘人才,并经常以夸大、冲高业绩的方式应对经济危机。

  不幸的是,被绩效奖金裹挟的投行家们不自觉地投入“快速挣钱即王道”的游戏中。具体地说,由于员工价值由其获得多少奖金而定,员工们倾向于争取尽可能多的奖金来抬高身价。那么,根据绩效奖金制度,员工要达到快速获得奖金的目的,可以拼命地说服客户、加单,获取高额奖金;或者争取奖金即寻找下家公司以成功跳槽。

  “榨取当下”的聪明文化:

  看似是功,实则有过

  着迷于金钱游戏的投行家们对不稳定习以为常,而这样的聪明文化落实到具体的金融操作,并最终引爆了金融海啸。

  首先,投行家们已经明白,短期工作是华尔街的常态,他们的工作或者自己所在团队有可能随时被撤掉。并且,银行实际上并不需要对员工履行满聘的义务,即便合约上白纸黑字写着一年、两年的约聘期,当银行出于成本考虑,他们可以随时解聘员工。同时,投行家也清楚,职员也不必对公司忠诚,随时都可以洽谈新工作,人员流动在华尔街是常事,换言之,投行家自己不会在这家公司做很久。

  因此,员工们的应对方式是“榨取当下”,即不顾一切从现状中完成尽可能多的交易。而为了将利益的“榨取”尽可能地扩大化,投行家们则在交易过程中发挥了他们最擅长的“聪明才智”。

  举例来说,当投行家向潜在的客户推销他们如何精于筹集债券时,实际上他们撒谎并且说尽竞争对手的坏话;当投行家向客户分析高收益的因素以展示某个业务的市场占有率和回报率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将行业最为高收益和激进的公司作为模板而不论行业平均水平;当投行家向客户汇报业务评价时,实际上他们刻意掩盖公司的缺点而重点展示公司的少数优点(p106)。据此,Ho称这种交易流程为“华尔街与企业客户之间的剥削关系”。

  乔治·华盛顿的雕像俯视着纽约证券交易所 图片来源:STAN HONDA/AFP/Getty Images

  在这层剥削关系背后,我们可以解答开篇Ho的疑问,即“为何被裁员者从未对其他裁员者表达同情?”这是因为,华尔街的投行家从一开始便认为裁员是企业的正常战略,即便他们自己本身也经常处于被裁员,但是只要他们个人价值存在,他们可以很快地找到下家,继续接受高昂的奖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将人员流动作为企业业绩,他们也并不认为裁员是一件多么不得了的经历。于是,在面对大规模裁员,员工经常忙着寻找下家,而不会也无法理解他人的痛苦(p293)。

  因此,聪明文化之功在于它能帮助个体和银行获取快速地获取短期利益。然而,从长远来看,这个文化使得企业和股东价值进入短暂价格评估,持续引发经济波动和危机,如此,实际上聪明文化导致了企业利益的长期受损。

  聪明文化的再制与精英的自我剥削

  进一步值得探讨的问题是,在华尔街工作,投行家们都认为人员流动显得十分平常。然而,仅仅因为裁员的普遍性,就能让这些职场精英自甘进入甚至是享受残酷的工作文化吗? Ho指出,在华尔街工作流行着这样一种聪明文化,工作越操、越不稳定,人们就越觉得自己有价值,却不管这些快操死人的工作本身是否必要。

  现为德意志银行企业战略部的高级副总裁保罗这样描述到自己初入职场的工作样貌:“我的周末几乎都在工作…我连续熬夜72个小时…但是这让我学到如何全情投入工作。”在投行家的日常工作中,“凌晨三点睡在车里,六点钟准时去上班”是家常便饭。这是因为他们需要透过加班来证明自己如何努力工作。他们要为客户搜集金融信息、调查行业趋势、制作演示文稿、分析产业去向和盈亏等。这些资料的收集和展现最终都呈现在演示给客户的那一刻,在那一刻,如果一个地方出现错误,这些分析师一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因此,确保展示成果那一刻的精准无误是每一个华尔街工作者必须掌握的功课。

  华尔街投行家的工资(紫色)和奖金分红(绿色)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尽管投行家们面临如何残酷和严苛的工作制度,他们却无一例外共享了一种吊诡的工作文化,而这种工作文化,让精英甘愿自我剥削。首先,强调以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争取巨额利润的“金钱精英制度”(money meritocracy)(p107)是华尔街崇尚的工作文化。在这样文化影响下,投行熬夜、加班以实现永恒不断的工作。即便曾在职场遭受歧视的有色族裔职员也表现出对“金钱精英制度”的坚信。譬如,不少非洲裔、亚洲裔的男女工作者发现,就算他们在某些社会身份上处于劣势,但是在华尔街,只要他们能赚钱,他们仍然会被认为是有能力的精英。于是,“挣钱就是王道”这一主流职业伦理消解了种族或性别身份给他们在职场中带来的弱势地位,他们因此更加坚信华尔街的生产模式。

  其次,浸淫在精英文化本身也形成一种投行家持续奋斗的助推器。信孚银行债券部副总裁朱莉自豪地表示“在这里,你周围全都是聪明的人,你的手下也是一群尖子生,这是一个很刺激的环境。”在朱莉看来,来自同事的竞争压力鼓励了每一个人加倍努力工作,因为每一个人都不想被身边的人比下去。

  据此,Ho宣称是,“聪明文化”是华尔街文化的本质,也是资本利益累积与全球化生产力的助产器(p40)。

  大哉问:到底什么“市场”?

  以上,我们解剖了聪明文化之过以及精英的自甘剥削,那么,另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便是:既然,从结果来看,华尔街投行家们损害股东利益,并制造出金融崩溃,在这样情况下,他们该如何维护自己在华尔街的地位呢?换句话说,一位三番四次导致客户利益受损的员工,为何还能一直被奉为职场精英?

  这一问题的背后,是Ho的核心关怀,即,我们该如何理解市场?《清算》一书打破人们对“市场”的理解方式所固有的预设,并提供了解答。Ho认为,当我们谈论“市场”的时候,我们倾向于以一种抽象的经济活动来理解它,这样暧昧不明的理解方式使人们将目光放在投行家赚了多少钱、赔了多少钱等直接与“金钱”、“利润”、“盈亏”等挂钩的问题,于是,人们相信,这些数字和涨幅就是市场。然而,以这种单向思维,我们显然无法解答这个看似吊诡、却在世界金融中心华尔街天天上演的戏码:一个给公司带来亏损的员工却仍然被视为最聪明的人。

  Ho指出,要回答这一问题,需要从文化角度入手。华尔街挪用了社会对“聪明”的理解,并通过不稳定的工作环境,诸如裁员、竞争,逐步将自己的工作风格和意识形态推广至其他的企业和经济体。具体地说,投行家使用精巧的话术和市场分析观点劝服股东进行投资以追求短期效益,而华尔街金融市场又以追求短期效益为目标——在获得短期效益之时立刻投注下一轮投资,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分析或许稍显肤浅但却能带来短期利益的投行家则成为股东们所信赖的“专家”。

  本书作者Karen Ho  图片来源:socialtrendsinstitute.org

  Ho也指出,投行家的光环本身也体现了华尔街对短期效益的追求,或者说,这个场域并不以长期效益为目标,人人都期待着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利益,然后又进入下一轮逐利游戏中持续获取利益。如此,投行家的聪明文化成为金融界的主流意识形态,每个人都在追求奖金、都在自我操劳,同时,也都在享受不稳定。

  因此,以华尔街为例,《清算》提供了一个具体的标本用以分析市场。市场不是一个抽象的用与金钱相关的词汇便可以一以概之,它存在于华尔街人的日常实作、互动细节。这些看似获得权力但也受到限制的精英,在日复一日的生活经历中制造出金融的霸权地位,而这些日复一日的日常经验和意识形态,即“聪明文化”。

  当然,对聪明文化的评判并非特指个体精英,本书也指出,精英实际上正无意识地自愿服从职场和生活的剥削。聪明文化实际批判的是,一个崇尚不稳定、短期效益的金融文化,这个文化将华尔街工作的任何一个人——包括高阶主管、经理、分析师、一般职员——都卷入了一场与时间赛跑、抓取短暂利益的职场风暴中。而这场风暴越滚越大,最终引爆了金融海啸。

  注释:

  [1] 文中金融业专业术语的中文翻译部分参考中文译本;

  [2] 多点民族志(multiple-site ethnography),此研究方法重在分析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新特征。它推崇以多个点而非单个点的民族志方法,强调展示在交叉时空的文化意义、对象和认同的循环。

最新推荐

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还信美国?特朗普下令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 继续制裁朝鲜

何新:屈原竟然被教育部从中国历史中除名

环球时报:美国开始炒作“效忠中国”的“带路党”了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