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仄讲座】当前经济形势的政治经济学叙述——以“乡村建设”为中心(四)

作者: nanshui 日期: 2018-06-15 来源: 微信“南水兮”

  说明

  某乡建机构每年举办许多乡建学子班,假期招收在校大学生参与乡建知识学习。2018年在众多乡建学子班以外临时举办一个强调社会主义理想的乡建学子班,我被邀请过去讲“当前经济形势”,共三个小时。我拟定的题目是《当前经济形势的政治经济学叙述——以“乡村建设”为中心》。之所以采用“叙述”一词,而不是“分析”一词,主要原因是时间短,内容多,分析难以展开。次要原因是我的写作常常是分析隐含在论断中,论断即分析,分析即论断,这可以说是一种辩证式叙述,但一般人不以为是分析,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质疑,故采用“叙述”一词。讲座时间是2018年2月6日,地点是福建厦门某村办公楼。这次录音整理,不做扩展,只做校订,除了为了表述更为准确而做必要的修改,基本保持讲座原貌。

  目录

  一、经营:资本竞争的机制

  二、补充一个方法:作为条件、作为结果的和作为开端的

  三、土地:资本化机制

  四、劳动:雇佣化机制

  五、“新时代”:21世纪中国大资本时代的意识形态

  六、新生产方式:自动生产一体化和智能化

  七、行动起来,把农业合作组织做真做实做强

  八、关于农村支教

  九、关于生态农业的问答

  七、行动起来,把农村合作组织做真、做实、做强

  针对目前农村组织,我提出将农村合作组织做真做实做强这样一个观念。我们自称的农业合作社太多,数量庞大。从目前看,农村必须要走这条道路,没有别的道路可走。做真就是农民真正成为合作社成员平等主体。我们很多合作社是假的。我是从社会主义角度来强调合作社这一点。做实就是把一切名义上的合作社资产做成合作社成员共同拥有的实际资产。前不久我看到东北一个做法,他们搞合作社,农民去银行贷款,贷款的钱划拨到龙头企业手中,本跟利息都由龙头企业还,农民每年拿合作社红利。农民拿到的红利跟各种农业补贴汇总在一起差不多。这其实是龙头企业骗贷的做法。这种例子很多。既然已经成为合作社,我们就应把它做真做实。用农民借贷的钱买的资产,是算龙头企业的,还是算合作社的?应该算合作社的。自由主义经济学不是要搞确权么?我也搞确权。东北做法是每户贷款五万块,龙头企业三年还清,农民得红利,我们就把这五万块钱买的资产全部算合作社全体社员共同所有的资产,把龙头企业完全还原为纯粹的经营者。做强,就是合作社成员的主体性增强,合作社实际资产做强,合作社组织性增强。

  1、做真

  要想做真,就要增强社员对合作组织资产的共同所有权意识和共同所有能力。在这里我提四大民主,一是选举民主,二是决策民主,三是财务民主,四是审计民主。

  我重点讲财务民主和审计民主。这也是第一个现实社会主义一个最大的教训。马克思曾经预言股份资本可能会形成一个非常高级的簿记体系,也就是一种会计体系,为共产主义的到来提供某种雏形性的东西。前三十年中国发展农民技术教育,但没发展农民的财务教育和审计教育。一个会计把全村蒙骗了,这是中国农村集体经济最惨痛的教训之一。

  我们要搞乡村教育,要搞合作社教育,第一个目标就是合作社所有成员能看得懂账目,会查账。这个民主比选举民主更重要。我们管住他的账,也就什么都能管住。在这种情况下选举反而是次要的。决策民主固然重要,但只能限于特别重大的决策,因为经营确实需要有很大的灵活性和自由度。如果成员对经营管得太多,就会死板。

  这里说的财务民主和审计民主也是西方后来发展出来的。他们后来发现选举民主管不住政府,政府对这种民主已经已有应对措施,他们才提出来财政宪政这种对策。我们一定要让合作社农民大多具备财务能力和审计能力,并对合作社进行相应的权利设计。在选举民主中,看不懂账,民主就是假的。一旦看不懂,你怎么选,也不知道谁做得好,谁做得坏,就选自己印象好一点的。

  在这四大民主中,基本原则是选举程序度、决策自由度、财务公开度和审计严格度相结合。选举民主要讲选举程序。决策民主要讲决策自由度。如果过分强调决策民主,决策自由度就太低,根本适应不了市场的波动。财务民主要讲财务公开。但财务对村民的公开毕竟不是全面的,因为牵涉到商业秘密,最终要靠审计民主补充。审计民主并不是全面公开的,具体审计一般是由少数村民遵照一定程序进行。在审计人员中制定保密措施是相对可控的。可以规定村民行使审计民主的程序、方法和原则。

  这就需要加强合作组织会计标准、财务流程和审计民主建设。首先要实现大多数社员具有基本的会计能力和审计能力。其次合作组织应有自己的会计标准。我不懂会计学,但对会计做过一点思考。第一,合作社财务要反映总体绩效,这是非常关键的,符合一般会计原则。第二,合作社财务要看得出总体绩效、具体账目和每个成员的利益关系。如果在账目中不能将这种关系显示出来,很多成员就会认为这不关我的事情,就不管。新财务制度一定是让每个人都可以直观到合作社具体账目与每一个人的利益是高度相关的。在这种情况下,公有制成员才能发挥成员的积极性,他们才会直观地去关心每一个项目。这一点可能是和私人企业财务最大的差别。私人企业所有者主体是少数几个人,企业总体绩效就反映这少数几个人的利益。公众公司其实也是要在账目中反映具体中小股东利益。这也可能是马克思认为股份资本会创造某种高级会计制度的主要原因。

  我所主张的合作社会计制度要体现具体账目与每一个成员直接有关的观点与马克思这个观点异曲同工。这也表明,共产主义雏形性东西并非一定要通过资本主义高度发达来创造。这种会计制度迟早要发展出来,不是合作经济组织发展出来,就是股份资本普遍化发展出来。它还可能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这一社会结构的经济前提之一。关于合作社财务就讲这两个标准。不反映总体绩效,是不行的;不反映跟每个成员利益的关系,也是不行的。

  另外,审计可以是灵活性的。在常规审计基础上增加灵活性,即几个成员想审计就可以根据一定程序进行审计。关键是他们要看得懂账。大家给合作社成员办教育,就要办这种教育。

  我在ppt中还有一条“管理委员会、经营委员会(总经理)和审计委员会”,这种架构仅供参考。

  2、做实

  第一个意思是将一切名义上属于农民合作组织的资产都做实为经济合作组织的实际资产,努力把龙头企业转化为经济合作组织的旗下企业。最低是把龙头企业做成合作社联盟对象。第二个意思是农民合作组织的经营、流程运转起来。第三个意思是农民合作组织的衍生功能运转起来。这里不详说,我也不熟悉。

  3、做强。

  先来温习毛泽东的两段话。

  1959年2月,中央第二次郑州会议,毛泽东说:

  “由不完全的公社所有制走向完全的单一的公社所有制,是一个把较穷的生产队提高到较富的生产队的过程,又是一个扩大公社的积累,发展公社的工业,实现农业机械化、电气化,实现公社工业化和国家工业化的过程。目前公社直接所有的东西还不多,如社办企业,社办事业,由社支配的公积金、公益金等。虽然如此,我们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希望也就在这里。”

  毛泽东讲,农村少了这个也就没有希望,应该说今天的发展印证了这一点。毛泽东讲了两个工业化:公社工业化和国家工业化。这是很多人讨论毛泽东农村合作社思想或讨论毛泽东工业化思想所忽视的,而这是毛泽东思考很多问题的出发点。

  1959年12月16日,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说到农业机械化发展,让多余农业人口都到城里,使城市人口过分膨胀是不好的。毛泽东的解决办法是:

  “使农村的生活水平和城市的生活水平大致一样,或者还好一些。有了公社,这个问题可能能得到解决。每个公社将来都要有经济中心,要按照统一计划,大办工业,使农民成为工人。公社要有高等学校,培养自己所需要的高级知识分子。做到了这一些,农村人口就不会盲目向城市流动。”

  毛泽东提两个工业化。国家在城市里搞工业化,是集中起来的工业化。公社搞工业化,是分散型的工业化。既能推动公社工业化,也能保证公社山清水秀。如果是这样发展,农村的魅力就会远远大于城里。如果在这种情形下去调查青年农民,问他们愿不愿意留在城里,他们是不愿意的。

  今天早晨“朝话”环节有一个小伙子说,他是城里长大的,不喜欢城里的生活,这是城市过渡膨胀的结果。反正发展到现在,住在城里憋屈,住在乡里荒凉,无处可去,矮子里拔将军。现在城里的人个个生活很憋屈,即使是蓝天,还是过得很压抑。有人说现在城里很多房子应该炸掉,变成公园。这样做的前提只能是农村也实现工业化。当然不是说农村全部实现工业化。毛泽东讲的是公社工业化。如果没有这个工业化,就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农村占主导地位,在历史上是有这样历史时期的。西方的“中世纪”被称为“黑暗世纪”,原因之一是城市很少,也不发达。当时是以封建庄园为主导,由封建庄园主、农奴、雇工和自耕农等组成。在这种情形下,城市根本发展不起来。欧洲城市最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西欧土地在第十三四世纪开垦到到什么地步?据说后面几百年没再扩大多少。然后,十四世纪四五十年代发生黑死病,死了1/3的农民。已经开垦的土地不会少,但农民少了许多。这就出现大面积的农业劳动剩余。有了劳动剩余就可以发展工业化。这里工业化当时主要是指手工业化,指城市化,欧洲出现一波城市化高潮。中国也是,中国前三十年土地开垦也到了一个顶峰,但没有出现象席卷西欧那样的黑死病,反而是人口飞速速度,翻了一番,农业革命迟迟无法完成。我把前三十年的农业革命称为“八字宪法革命”。最后完成的是种子革命,在改革开放前已经接近完成。改革开放一方面收获种子革命的成果,一方面开始搞严酷的计划生育。这计划生育跟黑死病效应其实是一样的。

  前面已经讲过,无论怎么发展,农业都搞不过工业。现在有些人主张生态农业。最近一位农业科学家大力主张生态农业,说他搞的生态农业的经济效益已经是美国工业化农业经济效益的很多倍。生态农业不是说不可以搞,但是不要跟工业化农业经济效益比,而是要跟工业经济效益比。如果后者依然远远比不过,依然会成为它的依附物。现在很多人返乡,就是为生态农业而来,而不知这种风险。

  那该如何做强呢?我这里谈两点,我认为必不可少的两点。

  第一是“把农业与工业结合起来”。

  《共产党宣言》十大措施中第九大措施就是“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这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

  古代的小农结构,是农业和手工业相结合的小农结构,是不同生产力相结合的均衡结构。城乡差距消灭,也必定是不同生产力相结合的均衡结构,必定是城乡生产力均衡,否则无法消灭城乡差距。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来理解这是一个简单道理,毛泽东读懂了这个道理。这也符合人民的生命政治原理。城里人生命政治水平其实很低。有钱人、富人可以在城区住豪宅,把周围搞得全是绿地,但工人阶级和一般劳动者只能住在水泥洞窟里,水泥丛林里。人类只是从山顶洞人进化到水泥洞人。

  第二,产业和教育相结合。

  毛泽东说农村要办大学。综合起来,就是要努力把农业合作社建设成为农业、工业、贸易、大学四位一体的经济组织。我刚才提到一点,就是合作社要发展会计财务教育。现在农村可以办大学。为什么可以办大学呢?记得前三十年中国扫盲,就是靠小学毕业生去当小学老师这种方式做起来的。现在大学毕业生到乡村当大学老师也是可以的,关键是要了解农民的需求,开设相应的课程,别抱着城市小资产阶级对农村的道德想象去做事情。

  农村一切的一线经营者最大苦恼就是前面讲的经营苦恼。不解决这些问题,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加剧农村对城市的依附、农业对工业的依附、农民对资本的依附。生态农业搞得好,搞到最后,其结果就是工人吃不起,农民吃不起。美国很多工人是吃垃圾食品。现在中国农民也开始吃不起所谓生态食品。每年春节回村就,发现稍微贵一点的蔬菜,农民也吃不起。每年回去还发现村里自己种蔬菜的人越来越少,种植面积越来越少。为什么呢?因为自己辛苦劳动种的蔬菜,在外面只需要花一点钱就能买到,便宜蔬菜多得很。当然到后来贵的蔬菜买不起,只能买更垃圾的蔬菜。现在有些农村已经是这种局面。

  我一高中同学,在农村搞立体农业经营。他很会搞,搞了很多知识产权,每搞一个知识产权,从省里市里县里各级都能获得一些奖励,一个知识专利加起来能获得一两万的奖励。他还能把各种各样的农业补贴搞到手。他搞生态养殖,养的鸡鸭都很贵。只有县城的人吃得起,他得买个车,天天往县城里送鸡鸭。县城人打电话来说要鸡鸭,你得马上送过去。这就是现实情况。

  大学也是如此,为什么呢?大家学历史唯物主义,应学到一个观点。马克思认为人类第一次真正的社会大分工,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分离,它具有政治经济结构的意义。采摘畜牧业和农业分工主要是一种产业分工。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分工,很快形成一种统治关系。首先有统治关系形成,然后才有私有制形成。没有统治关系作为前提,私有制是形成不了的。正如国家资本是私人资本存在的条件,统治结构是私有制的前提。也如今天中国,国家搞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先是国有资本混合所有制改革,然后才能搞其他的;如果不是这个顺序,就会直接失败。要搞资本主义,也不能搞傻乎乎的资本主义,而要搞聪明的资本主义。很多发展中国家,听新自由主义瞎掰,直接搞私有化和自由化改革,首先把国家弱化,把国家资本弱化,直接发展私人资本。没有国家资本做前提,纯粹的私人资本搞不过发达国家的私人资本,更别说发达国家的国家资本。美国搞一次降息,那些没有防火墙的国家,或者即使有防火墙而防火墙却没有以国家资本做基础的国家,一夜之间全是金融危机,彻底垮掉。

  教育也是这个意思。农民教育上不去,同样是这种结局。现在基础教育已经比较普及,说教育上不去应指大学教育。现在谈农村教育,应是指在农村开办适合农村发展的大学教育。现在很多人在农村搞搞文化,搞搞娱乐,把这当作农村教育的内容。这可以搞一搞,但不要太多。农民教育还是要和关键的生产经营关联起来,一个是生产,一个是经营。经营面对市场,讲经营就要讲经营性组织是怎么管理的。经营性组织是不一样的,它有一个对外交易绩效问题。

  总之,在农村开办大学,把合作社同时办成大学,应是适合分散型工业化、科研化和农业相结合的教育体系。

  八、关于农村支教

  说到农村教育,顺便谈谈支教。现在很多人在搞支教,我也搞过支教,不是在寒暑假去的。很多人支教喜欢带着新的教育观念去。我不能说这不对,但认为这没有抓住关键。真正的支教应是寒暑假下去,帮助农村孩子补课。一说到补课,城里小资听了肯定会非常愤怒:我们都反对补课,总不会跑到农村去补课吧。实际上说白了,农村孩子,没父母管,学习成绩比较差,不补课,上课就跟不上,其他都是假的。假期下去检查小孩一个学期的卷子,帮他把课补好。假期把比较差的课补好,下学期学习就轻松,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农村孩子上课都跟不上,上课就走神,支教搞搞所谓文化和观念,那就有点荒唐了。

  搞支教,不是搞情感教育。现在一些公益机构搞留守儿童情感教育,花钱让留守儿童给父母打电话,一个月打一次电话。我的经验是,这不是让留守儿童更坚强,而是更脆弱,更伤感。那次支教我在全校几百名小学生面前做演讲。我的体会是,永远不要对留守儿童说父母不在身边,是爱的缺失;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父母外出打工,也是对孩子的爱,是另外一种爱的方式。这种爱的方式要求孩子更加坚强。没有能力让他们不成为留守儿童,那就只能帮助他们更加坚强,让他们学习成绩更好,技能更好。这是支教需要注意的问题。

  如果不把城市小资产阶级的道德想象转换过来,只会把孩子害得更苦。改变不了留守儿童的身份,孩子打完电话,父母看不到,更加脆弱。全社会形成的观念是留守儿童缺失爱,他们听了更加焦虑。农村爱的方式跟城里人的方式不一样,就说这是缺失爱。你想想,对一个留守儿童经常说父母不在身边,是爱的缺失,他会作何想?我给小学生演讲,请父母在外面打工的举手,举手的人占多数。我问你们父母为什么要去打工呢?回答五花八门,但多数是说:“为了我们更好的生活。”这就是他们自己对父母的爱的认知,而不是城里人所谓的“爱的缺失”。不仅不要去改变这种认知,而且要强化他们这种原本有的认知。

  同一行为在不同情景中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我跟深圳一个幼师交流过。她班上很多是打工子弟。她说有一首歌她永远不在班上教,这首歌是“爱我就抱抱我”,而且不许幼儿园其他教师教这首歌,因为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根本不可能是这种方式爱他们。如果你教他们“爱我就抱抱我”,就会给他们形成一个观念——“不抱就是不爱”。这全是城市小资产阶级披上儿童心理学外衣的道德想象。

  最后,父母不在身边,没人管孩子,在寒暑假里孩子特别野。野了一个假期,孩子再上课,就根本坐不住,集中不了注意力,听课哪里听得进去。我个人觉得这是农村孩子最要命的问题之一。在寒暑假,让孩子玩过够的同时,让他们有规律的生活,持续保持学习的习惯,把他需要补的课补上去。这就是对农村家庭最大的支持。这也可能是农村支教最需要的内容。如果不能坚持整个寒暑假,就可以在开学前一个月去,让他们在开学前恢复学习习惯。

  九、关于生态农业的问答

  提问者:如何看待现在大资本下的生态农业和一些人所主张的反工业文明的生态文明?。

  答:生态文明和生态农业,我们不能反对,必须搞,因为不搞的话,最后人都没地方生存。关键是如何搞。如果变成反工业文明的生态文明,那肯定是把所有农民害死。一定是与工业文明相结合的生态文明。合作社成员作为生产资料所有者合作从事生态农业,这应是底线,尽管这也很容易被工业竞争力击溃,但绝不能走反工业文明的生态文明道路。

  要明白所谓生态农业,是工业化农业的升级,而不是对工业化农业的否定。第一,生态文明要很高的技术水平。它需要了解土壤、气温、适度,能使作物在最好的季节,最好的土壤,最合适的气温和湿度中成长。这个监测系统就是工业化产物,是对工业成果的一个运用。目前能做到这一步的农民特别少,几乎只有极少数农业科学家做得到。

  这里补充一点,人们都说改革开放,分田到户,农民积极性提高。很多人不知道其实一个村没几个种田能手。有些农民拿到种子,根本种不出东西来。在合作社时代,有人带着一起搞,对那些不善种田的人是一种弥补。现在搞生态农业,所需要的农业技术和耐心、细心只会更高更多。农民就要成为科学家,否则生态农业根本搞不起来,因为并不是自然耕种就是生态的。生态农业就是边做研究边种植。

  第二,政府大量补贴。主张生态农业的那位农业科学家,我认为他的生态农庄,不仅拿到大量农业补贴,而且拿到大量科研补贴。经济效益高的生态农庄,有不少对农场农民劳动的榨取是很高的,农场农民的劳动强度也是很大的,因为大量环节需要人工去做。农民劳动时间很长,劳动强度很高,一点点工资,这应该是不少生态农场的现实。当前农业经营的本质几乎已经是用优质农业产品换取市场利润和政府补贴,两者缺一不可。

  总之,反工业的生态文明,我们一定要坚决反对。我们要寻找工业文明与生态文明结合的道路。也不是说城市搞工业文明,农村搞生态文明,否则这将是城市资本主义对农村殖民的继续。

最新推荐

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还信美国?特朗普下令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 继续制裁朝鲜

李慎明作出两次重要预测绝非偶然

何新:屈原竟然被教育部从中国历史中除名

环球时报:美国开始炒作“效忠中国”的“带路党”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