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喜林:为啥法院副院长会涉黑?

作者: 郭喜林 日期: 2018-06-14 来源: 红歌会网

  法院副院长,不能说他不懂法。但是,山西临猗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郝万吉却变成了涉黑犯罪分子。他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固然与其主观因素有着直接关系。但是,我们又不能忽略人民法院在制度监管方面存在诸多漏洞的客观因素。事情的质变固然是由于主观因素而起主导作用的,如果没有客观因素的适应土壤,郝万吉也无法滥用职权为涉黑犯罪分子实施非法保护。就此来说,山西临猗县人民法院和其它各级人民法院值得深刻反思。

  据新京报6月12日报道,因为借了别人的钱,刘明称,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债权人起诉,没有接到传票、没有见到开庭公告就被临猗法院缺席判决败诉。随后,债权人又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为由,提起刑事自诉。而后,刘明被网上追逃2018年4月25日,临猗县公安局发布通告,称“破获了以郝万吉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案件”。临猗警方另有一则悬赏通告,对马某、史某等4名涉黑涉恶案件在逃人员悬赏通缉。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悬赏的4人和郝万吉为首的涉嫌犯罪团伙相关。

  法院副院长利用职务之便为涉黑团伙充当利益保护伞,这是国家法律所不允许的。但是郝万吉却能暗度陈仓,瞒天过海。对此,笔者不相信郝万吉的违法行为在山西临猗县人民法院没有人知道,尤其是人民法院内部的纪检委,根本没有严格按照党规党纪履职尽责。如果临猗县人民法院的纪检委能够履职尽责,郝万吉绝不敢如此猖狂地为黑恶势力充当利益保护伞。那么,当郝万吉被依法逮捕之后,临猗县纪检委更应该针对临猗县人民法院纪检委及其相关领导实施责任追究。只有依法问责到位,才能真正做到拔起萝卜带出泥,才能彻底肃清郝万吉权力腐败和涉黑违法犯罪的根源。

  如果仅仅依法挖出郝万吉一个违法犯罪法官,那是不行的。既然副院长涉黑犯罪,必然会有郝万吉的犯罪同伙和“死党”;既然我们的司法原则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就必须依法秉公办案,那就必须彻底清算郝万吉的违法犯罪根源。绝不能用郝万吉被依法逮捕而掩盖其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让其他违法犯罪人员逃避法律责任追究,那就是对党纪国法的侮辱与亵渎,那就是不能容忍的犯罪行为,那就是党和国家与人民的罪人。

  而且,山西临猗县人民法院需要认真深刻反思;而且,山西和全国各地人民法院需要认真深刻反思。只有自觉受制于党纪国法的约束,法院领导和人民法官才能敬畏法律权威与尊严;只有把责任追究常态化、制度化和规范化,才能用党纪国法把司法权力腐败拒之于法律之外;只有让法律公正、公平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法官头顶,才能让法官不敢不敬畏法律权威与尊严;只有用党纪国法把法官的权力关进笼子,才能让权力腐败失去生存的土壤和环境,才能让民主监督起到应有的作用。如果民主监督和纪律检查失职与渎职,司法权力腐败就会继续滋生和蔓延。

  因此,郝万吉的涉黑违法犯罪案例必须在全国引以为戒,并进行广泛讨论和认真反思。只有把郝万吉涉黑案件当作反面教材,才能让更多法官树立正确的政治方向,并把党纪国法当作一面镜子,让自己经常接受群众监督,才能不断增强自我免疫功能。实践证明,如果法官失去了免疫功能,就会使自己逐渐走向违法犯罪道路。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施一公没资格与钱学森相提并论

热门文章

顽石:“55式军服”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今天,赵丽颖赢了,崔永元输了

郭松民 | 知青——无悔的青春

扬州上千人围堵派出所 为强拆血案鸣不平

1976年,中国到底“穷”成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