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倾听未来战争的叩门声

作者: 戴旭 日期: 2018-07-12 来源: 微信“戴旭观点”

  传统军事概念正在被颠覆,原有信息化的军事内涵被突破,金属武器被植入芯片后正全面“心”智化,而非金属的信仰已在大国或非国家政治力量博弈中,成为战略性武器。

  如果说第六代战争的主要特征是“信息”化,那么,第七代战争的基本特征就是“网络”化。当今网络时代,信息思想战登堂入室,战略目标是争夺人心。

  解放军报记者褚振江访谈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戴旭

  新形态战争对世界格局的重塑已经开始

  网络把世界联在一起,开辟第六维空间——心理空间,无形之心被无形之网推举,放大为战争制胜的新高地,“攻心为上”古树发新枝。在“网”“心”交织的变形空间中,大国战略博弈的主要样式已转向“信息思想战”。与此同时,各种极端势力趁乱而起,“颜色革命”和恐怖主义成为当今世界面临的新的安全威胁。这是军事暴力和战争形态在网络时代变异的结果。各国在进行战略博弈的同时,面对人类公敌又不得不合作。于是,传统的国家暴力组织与非国家暴力组织,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开战。传统军事概念正在被颠覆,原有信息化的军事内涵被突破,金属武器被植入芯片后正全面“心”智化,而非金属的信仰已在大国或非国家政治力量博弈中,成为战略性武器。

  混合着意识形态冲突、常规军事力量的“械斗”和各种网络攻击构成的“混合战争”,弥漫当代军事舞台。急速变化着的战争形态,已开始冲击和超越自海湾战争以来相对固化的信息化概念。这种情况下,关于战争和反战争的知识系统亟须升级、更新。军事革命不是一声发令枪,而是一个历史阶段中的一场跨栏长跑。谁在固有的观念前停留,谁就将在那里摔倒。

  全球正迎来第七代战争

  进入“互联网+”时代,国际政治、经济和军事的旧“页面”被连续刷新,一切都在快速升级、更新之中。如果把初始的冷兵器时代战争算作第一代,当下世界的战争形态正在进入第七代。热兵器时代,蒸汽机半机械化时代是在陆、海二维空间进行;内燃机机械化立体战争开辟陆、海、空三维立体空间;核武器时代,洲际导弹开辟第四维太空空间;电子信息化时代开辟第五维电磁空间;当前正在发生着的第六代信息、网络化革命,创造了第六代战争。它除覆盖前五大空间之外,还将开辟思想或心理空间等六维空间,诞生第七代战争。

  网络技术革命催生了“互联网+战争”。人类战争在悄然中已经开始新的全面进化。在人类刚刚进入21世纪时,全球也不过只有3.6亿网民,但在今天,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20亿。网络语言、网络文化、网络经济……世界已经在美国之后鱼贯进入网络时代。战争这个时代的产物,也必然受其影响。

  “互联网+战争”如何改变未来战场

  在“互联网+战争”这一背景下,传统的国家安全增加了一些新的威胁因素。主要是世界无政府主义浪潮及“木马军团”和“战争暗物质”的兴风作浪。正如核爆炸发生在临界点被突破一样,美国在完成网络化社会转型之后,其战略思维也发生了“核裂变”——它发现了网络时代思想无国界的现实正引发世界无政府主义。

  美国正是看到这一时代巨变即将在现实世界引发的政治地震和海啸,顺势而为,制造了一场又一场“颜色革命”。他们一边利用全球化以貌似合法的方式畅通无阻地“深入敌后”,一边以更加便捷的方式,通过网络和手机等客户终端,跨越对方的地理和心理防线,直接摧毁对方的力量基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中东、中亚连续发生“颜色革命”的一连串事件已经证明,只为国家间大规模“械斗”准备的常备军,几乎没有派上多大的用场。

  今天,世界已在一张“网”中。军事领域的变化已经发生。从以传感器为核心、以电磁空间为边界的电子信息战——可称之为“电信战”,到以网络为核心、以心理空间开辟为特征的网络、心理战——可称之为“网心战”,我们关于战争和反战争的认知体系,亟须升级换代。

  如果说第六代战争的主要特征是“信息”化,那么,第七代战争的基本特征就是“网络”化。“网心战”主战样式和战略目标是“攻心为上”——虽然这是春秋战国时代就有的理想战争原则,但直到今天才成为有可靠技术保障的战略目标和战争样式。人类战争史的大部分篇章是铁血时代的图画,国家决胜在战场,杀伤的是有生力量,争夺的是有形财富;而当今网络时代,信息思想战登堂入室,战略目标是争夺人心。人心是基,国家是楼,基不稳,楼难固;得人心者得天下,“网心战”因此正成为大国博弈的主战样式。

  传统战争和军队,主要是地理攻防;而以“网”“心”为关键词的第七代战争,则是伴随着思想入侵,从边防到心防全空间覆盖。第七代战争的基本套路是外部长期渗透,内部瓦解,里应外合,暗战无声。由于新式“木马军团”作用凸显,而传统“铁马军团”战略意义相对易位,使网心战的外观体现为前期的“非金属战争”与后期的“金属战争”并重。

  第七代战争战略功能的发挥,概略地可分两个层次:一是“硬控制”。即利用芯片、组件设备,平时利用网络控制对方的战略设施,搜集对方情报,掌握对方数据(大数据时代);战时则直接攻击对方国家的战略节点,实施网络瘫痪,短时间内摧毁对方抵抗意志。二是“软杀伤”。通过网络开展思想攻势,超越军事层面,直接对对方(国家或民族整体、个体)发起意识形态战略战,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平时、战时,一硬一软,前者威慑随时待命,后者攻击不分昼夜。平时与战时界限的消失,是第七代战争最突出的特点。

  应对未来之战已经刻不容缓

  新一代战争从攻城略地到攻心掠民,中国的传统战略优势在新时代战争中正成为被对手破解的重点。这是继长城被装备有火器的游牧民族突破之后,中国又一次处于无自然屏障可以依赖的境地,同时也使新中国打破核讹诈以后,可能面对被网络讹诈的状态。

  应对新战争需要器、体、心全面发展,在信仰回归和血性塑造,在新思维引领和新技术掌控中,全面构建中国新型军队。

  如果说20世纪航空、航天通道的开辟只是海洋通道立体延伸,那么,完成于21世纪初的网络、信息化革命,则是前所未有的全新时代。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只要力所能及,军队就应该拥有最精良的装备;但人仍是战争的决定因素,这不仅为我军的历史所证明——我军发展壮大主要是依靠坚定的信仰、先进的思想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更为当下的战争实践所证明。

  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到底是哪些因素,导致或者会导致我们“军事上的落后”?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国内安全形势,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现有武装力量体系和学说的有效性哪些地方需要完善?哪些需要割舍?在网络化多形态混合战争的新军事时代,中国必须也有能力牵住时代的“牛鼻子”。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会见香港澳门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2018年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这一理念贯穿始终习近平同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坚定改革开放再出发信心决心

热门文章

从“民企离场论”到“国企解放思想论”,这波双簧还要演多久?

毛主席在人民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这些感人的留言就是见证!

三峡人家:缄默的媒体,你在告诉人民什么?

李旭之:小议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

郭松民 | 回望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准备好了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