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信仰者还能留在中共党内吗?

作者: 朱志华 日期: 2018-10-11 来源: 察网

  作者按:今天恰逢2018.10.1.国庆,69年前的同一天,毛泽东同志从南湖红船走向了天安门城楼,宣告一个新生的人民共和国诞生于世界的东方,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五评:且看贺卫方仇视毛泽东的嘴脸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无私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他是我党我军和新中国的缔造者,在灿若群星的第一代共产党人中,他是最杰出的代表者。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为今日中国的发展腾飞打下了最坚实的思想基础和物质基础,完全可以说,没有毛泽东那代人的奋斗,就不会有今天的中国和中华民族的振兴。毛泽东离开我们已经四十年了,但是人民对他的热爱和怀念依然热潮涌动。伟人越远去,他所留下的巨大精神遗产,就愈益成为中国人民和国家民族的宝贵财富,愈益彰显出他对中国和世界的恒久影响力和生命力。毛泽东不但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骄傲和自豪,也是世界级的伟人巨人,他为全世界人民和被压迫民族所景仰热爱,连他生前的对手敌人也对他的一生和人格魅力充满敬意。

  那么贺卫方是如何看待毛泽东呢?在2011年9月9日那天,他写下一段微博:

  【“35年前的今天,也是在下午,广播里突然传来哀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那低沉痛楚的声音,报告了毛的死讯。他死了?万寿无疆的伟大领袖竟然也会离开这个世界!……当时谁会想到,用毛的话,此后中国真正是换了人间!”】

  又过了约20天,贺卫方再发微博,非议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挂象:

  【“有人拿华盛顿纪念碑和林肯纪念堂说事,何不想想,华盛顿、林肯给美国奠定的是什么基础,而毛给中国带来的是什么后果?真是夏虫不可语冰啊”。】

  从这两段微博,人们不难看出,一是对于毛泽东的去世,党和人民感到十分悲痛,因为毛泽东给国家带来新生、给人民带来解放,党和人民与领袖之间的感情深厚绵长,而贺卫方则站在幸灾乐祸、讥讽嘲笑的立场上,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阶级感情;其二,贺卫方身为共产党员,一方面诅咒党的领袖毛泽东离世使“中国真正换了人间”,但却无知或佯装不知,若不是毛泽东那一代人和无数先烈的奋斗牺牲,中国人民极可能目前还在帝国主义、封建官僚资本的压迫和剥削下挣扎,国家民族仍还处于黑暗与苦难的深渊之中,遑论“换了人间”?另一方面,贺先生对美国总统顶礼膜拜、谄言媚语,似要将其捧到天上去,可谓爱憎分明,选边站队毫不含糊。

  然而有一点恰恰被贺先生这条“夏虫”遗忘了,华盛顿本人就是一位拥有32平方公里的庄园主,手上沾满了血腥屠杀印第安人的鲜血,据说还尤为钟爱人皮制作的皮鞋;林肯在南北战争中以废除黑人奴隶制著名,但他本质上是为了维护资本利益统治下的美国联邦政府,请看1862年8月22日时任美国总统的林肯写给《纽约论坛报》编辑一信中所言:“我的最高目标是拯救联邦,既不是保存奴隶制度,亦非摧毁奴隶制度。如果不解放一个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一个不解放;如果解放全部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全部解放;如果解放一部分奴隶,不解放其他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也照办。”由此可见,林肯的出发点,他的阶级立场并不是真正站在被剥削压迫的黑人奴隶一边,就其阶级属性而言,他是为了维护资本的利益和统治,为了拯救资产阶级的国家政权。

  况且,从1863年解放黑奴的宣言颁布至今已过去了153年,时代已进入了21世纪,然后美国的种族歧视依然十分严重,阶级矛盾尖锐,不但黑人没有获得和白人一样的自由平等权利,而且整个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华尔街运动”和“民主之春”喊出的口号,突显了99%民众与1%资本豪富之间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从以上分析人们可以清楚看出,无论美国总统由谁担任,无论其本人出身是穷人、黑人或富人,然而在美国总统的职位上,他所代表的只能是垄断资本、金融寡头的阶级利益;而各个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以及中国人民的伟大儿子毛泽东却代表着被压迫国家、被压迫民族的利益,代表着亿万工农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贺卫方对毛泽东和美国总统的两副嘴脸、一褒一贬,不正暴露出他站在什么样的阶级立场上?怀有多么不同的爱憎情感吗?

  在网络讨论“教师节”定于何时为宜时,贺卫方对9月10日确定为“中国教师节”又作了一番别有政治意蕴的诠释:

  【“现行教师节另有深意,9月9日之后,紧接着就是教师节,那就意味着9日某人去世让教师得以翻身。故仍以9月10日为好。”在2013年1月21日,贺卫方在微博中又写道:“如果毛晚死几年,我绝对没有今天。怎么可能想象,他在世,允许中国建设法治,允许恢复法律教育?所以,我摸着良心说,我很庆幸他死了。”】

 

  请注意,他说此话的时间节点,已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尤其是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习近平代表党中央作重要讲话,高度评价毛泽东同志的丰功伟绩和历史地位之后,贺卫方公然跳出来唱反调。下面再对贺卫方前面两则言论作一评述。

  其一,贺卫方罔顾历史真实,或无知或有意揣着明白装糊涂,通过对某一事例的曲解来释放政治意图,诱导人们按照他的思维逻辑去评判事物。设立“教师节”的考虑中央早已有之,上世纪五十年代教育部就明确宣布“五一劳动节”同时定为“教师节”,八十年代又经数年酝酿,198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议案确定9月10日为教师节,新生入学即开展尊师教育。而贺卫方却在“教师节”的时间问题上大做政治文章,包藏祸心。而新中国的第一部“54宪法”,是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集思广益、发扬民主、呕心沥血而形成的,成为中国后来三部宪法,包括现今天正在实施的“82宪法”的基础。

  其二,毛泽东同志作为人民领袖、党和新中国的缔造者,为革命、为人民的翻身解放奋斗了一辈子,某种意义上,毛泽东与党和人民、与共和国已融为一体,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对毛泽东的去世深感悲痛、深切怀念,而类似贺先生一类对毛泽东有仇恨的人,却喜形于色,弹冠相庆,欢呼“翻身了”、“出头了”,“如果毛晚死几年,我绝对没有今天”,“我很庆幸,他死了”等等。

  由此可见,贺卫方有着多么强烈、但与党和人民完全不同的爱憎观。然而,世界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贺卫方仇恨毛泽东必然是有其深刻的思想渊源和人生轨迹的。在这里人们虽然不得而知,但有人分析认为,仇恨乃至污蔑毛泽东的有五种人:

  一是西方敌对势力和反动政客,为了图谋“和平演变”的需要,为此,首先必须否定那个国家在人民心目中最有影响力的人。贺先生当西方洋政客还不够格,拿西方资本的“钱”和“奖”,为西方资本效力却是人所共见。

  二是在中国巧取豪夺富起来的人,他们害怕毛泽东思想回暖,剥夺他们的不义之财,威胁他们的既得利益。贺先生有无拿不法土豪奸商们的“钱”,有关方面尚无调查核实,但既然连西方资本集团的“钱”和“奖”都敢拿,人们往这方面联想当然也符合逻辑推理。

  三是毛泽东过去的“仇人”后代,官僚地主的遗老遗少们,他们在“毛泽东时代”失去大量家族利益,故对毛泽东怀恨在心,极尽抹黑污化之能事。贺卫方能不能对上这一条?别人不知,己心自知。

  四是搞出很多乱子,招致民怨沸腾之人,却喜欢妖魔化毛泽东为自己解围。贺卫方一会儿在反共电台“美国之音”上发表讲话,一会儿在论坛、沙龙上大放厥词,否定社会主义,要改造共产党,唯恐天下不乱。如此类谬误泛滥,人心涣散,乱象丛生,其结果必然祸国殃民。

  五是不明真相,受妖魔化毛泽东影响的年轻人。在这方面,贺卫方倒是有其特殊功能,头顶“博导”光环,凭三寸不烂之舌,在三尺讲台上,谬言荼毒,误导学子,难说没有人被其忽悠而走上斜路。他人分析反毛泽东的五种人,倒是颇有见地,仅供贺先生自我对照吧。

  

六评:关于贺卫方先生的“党籍”问题

 

  再谈一下贺卫方先生是否还应该留在党内的问题。

  贺先生先前在他人质疑其屡屡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不该再留于党内时,表态决不退党,声言“你奈我何”,摆出一付我又要“损党”,又不退党的架势,真有点市井无赖相。在回应王银川同志对其诘问时,又再次重申不退党。然而一个与党二心,又常以党员身份发表与党章党纲背离的言论者,为何要死皮赖脸留在党内?究竟意欲何为?是不是企图与境外、社会上反对中共的力量“内外联合”来改造共产党?或是戴着党员的红帽子更有利于其售奸?

  看来贺卫方先生完全低估了党和人民的力量及智商。其一,你经常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还能否继续留在党内,这不是由你个人所能说了算的;其二,留党出党,关键看你犯错事实并依据党规党法处置,你号称“法学专家”,我想这点起码的道理“你懂的”;其三,要看党员和党组织的意见态度决定。你作为一个颇有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又常在公开场合胡言谬语,理所当然,广大党员也有对此问题表态和谈看法的权利。

  我作为一个有多年党龄的老同志,个人认为你是完全不应该,也根本无资格再继续留在共产党内了。纵观你长期、且在公众面前屡屡发表的一系列否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诋毁毛泽东以及违背党纲、章程的言行,甚至以获得西方反共势力颁发的奖项为荣、以与反共反华、分裂祖国的人士为伍感到荣耀,你身上哪里还有一点点共产党员的气息?甚至按一个普通爱国者的要求来衡量都不合格,你自己还有脸面留在共产党内吗?我们党还能够容忍象你这类人继续混迹于党内吗?当然,你好歹还算个知识分子,顾及点你的“面子”,我劝你还是自觉“退党”为好。如果您能够幡然悔悟,真心痛改前非,我个人以为,共产党也并非“不给出路”,“留党察看”以观后效我想也是可以的。另外我认为,象你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北大三尺讲台上,误导学生,有违师德,也是十分不当且害人子弟的,应该早早“下课”、“下岗”,另择其他工作为宜。

  由贺卫方而起,不禁想到涉及我们党建工作中一个重大而严肃的党性问题。中国共产党是由具有共同理想、信仰、宗旨,具有严格纪律约束的工人阶级和各族人民中的先进分子所组成,党的先进性、纯洁性、战斗力主要体现在质上,而不是量上。中共建党时仅有五十多个党员,经过二十八年浴血奋斗,建立起崭新的人民共和国;苏共(俄共)在“二月革命”时仅两万来党员,十月革命胜利时为35万党员,卫国战争打败德国法西斯有550万党员,而当拥有全苏约十分之一人口、1900多万党员时却亡党亡国。正反两方面的教训都深刻表明党的胜利和强大,靠的是党员质量,而非数量。相当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党的政治建设弱化了,出现了一系列不讲党性,没有信仰,是非不分,精神缺“钙”等严重现象。

  之前的毕福剑事件,羞辱毛泽东、抹黑解放军,仅以去职不了了之,党纪有无处理?为什么不处理?对广大党员、对全国人民作出了什么样的交待?又如前不久的任志强事件。在习近平同志旗帜鲜明提出“党媒姓党”的观点时,“任大炮”公然嘲讽、挑衅习近平论述,在互联网上公开与党中央、主流价值观叫板唱反调,任志强所在党组织严肃追究了没有?该不该处理、能不能处理一个严重违纪党员,一切应以事实为根据,以党纪为准绳,而不应受到外界所谓的人脉关系等各种纷扰;俗话说一叶知秋,对贺卫方如何依据党纪处理?大家同样在拭目以待。

  对贺卫方的批驳,是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发起的,当然先前还有一位宁波姑娘之勇气也令人钦佩。贺卫方的答辩状出来后,又有一位叫林爱玥的党外人士和一位网民站出来反驳,在这前后,我鲜有甚至还没有看到其他共产党员挺身而出,发表论战檄文。看到王银川同志的文章后,有一所百年高校的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曾这样说,对照王银川同志这样的基层党员,深感“汗颜”,他带有自责的这句话说得很对很好。针对类似贺卫方、任志强、毕福剑这一类公知大V、公众人物的错误言论泛滥,那么多共产党人,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者、教育者、思想宣传、媒体舆论等工作者的“亮剑”精神到哪里去了?!要当“绅士”吗?“爱惜羽毛”吗?要“和稀泥”吗?对共产党人的理想信仰、政治道德屡屡遭受污垢抹黑、冲击挑战,思想、理论、传媒战线上的同志们,我们不奋起反击,不澄清是非,拨乱反正,内心不惭愧、不疚责吗?我们还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吗?

  对贺卫方、任志强、毕福剑等这样一些人的党纪处理,本质上是检验广大党员和党组织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政治立场和辨识能力,也是对一个党员或党组织在政治上、思想上的先进性、纯洁性和战斗力的考验,某种意义上,也是检验正在全党开展的“两学一做”教育活动的试金石,是对屡屡触碰底线,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与政治规矩敢不敢动真、能不能碰硬的风向标。我们决不能一方面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而一旦碰到象贺卫方这样的“人”和“事”,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甚至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不了了之。如果这样,何以取信全党?!何以树立正确的政治导向?!何以确保党员对党忠诚和政治上的纯洁性?!

  贺卫方以反对党的理想信念、否定创党领袖毛泽东、否定社会主义博公众眼球,博西方欢心,如果这样的人,无论其以“谔谔”之士自称,或有人赞美其为“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那完全类同于开错了药方吃错了药。古人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共是一个以共同理想、共同追求为纽带结合凝聚起来,以鲜明阶级属性、政治属性组建起来的政党,如果党内允许象贺卫方、任志强、毕福剑之类的人和事汗牛充栋,还褒扬这类朋党为“谔谔”士群,那么我们的党还有共同的政治意识、共同的精神支柱吗?党允许各种政治色彩、政治派别的人存在,党还有战斗力、生命力吗?党岂不是成了离心离德、乌七八糟的政治拼盘大杂烩了?这样的奇谈怪论大行其道,甚至将与共产党叫板的人评为“优秀党员”,简直是到了荒诞不经、可笑的恶作剧地步,足可见一些人、个别党组织之思想混乱、政治上堕落沉沦到了何种地步?!

  还有一种为贺、任、毕等人开脱的言辞,声称党内要“言论自由”、让人“讲真话”。真正的共产党人,我们当然强调“党内民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讲真话,不但要说,更要这样去做。但是思维逻辑不能混乱,概念不能偷换,无论党内党外,尤其是在公共场合,“言论自由”特别是“政治言论”,是有政治边界、政治底线的,突破了这条“界线”,党员违反政治纪律是要受到党纪追究的,公民严重违反“中国宪法”的政治内涵,也是要受到法律追究的。

  至于“敢说”和“真话”,那要看其是站在什么样的政治立场上?“敢说”的又是什么样的“真话”?事实上,即使对于同样的“史实”、“现实”,站在不同的政治立场,往往会有不同的政治解读,得出不同的政治结论。党内、社会上存在着一些公知大V反对共产党领导、否定毛泽东同志、否定社会主义的客观现象,他们敢说敢言的当然是发自他们内心的“真情实话”,但从事物的真实性、事物的本质上去分析,他们的“真话、真情”未必真实,且往往“不真”或有意掩盖“真实”。

  此外,我们更要关注的是,所谓的“真话”且“敢说”,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起到什么样的社会效果?共产党人是动机和效果的统一论者,如果那些“敢说”和“真话”,最终是要把国家引向“推墙”(推倒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之墙)的斜路上去,引向党变质、国变色的歪道上去,这样的“言论自由”、“敢说”、“真话”人们是必须引起高度警觉和坚决反对的,否则,党和国家就要犯颠覆性的历史错误,亿万人民将会遭殃,中华民族崛起复兴的现代化进程将被打断。

  (于2018.国庆)

  

七评:贺卫方12.11.饭局的讲话再次说明了什么

 

  贺卫方是个典型的党内政治异见分子,在2016.12.11.的饭局讲话视频中,他再一次暴露出是共产主义的叛逆者。

  一是人们看了视频,自然要质疑贺卫方在申请入党或宣誓入党时,既然不知什么是共产主义?那么请问你为何要加入共产党?这充分说明贺某人从一开始要求入党,动机就严重不纯;二是公然揶喻讥讽习近平多次强调不忘初心,坚定共产主义信仰的要求,从贺卫方所说“陕西籍的那位最高领导”,以及蔑称共产主义不知是何物的口吻与阴阳怪腔调,再加上一帮嘲哄者的互相呼应,使人感到,这不仅是一种放肆向习近平同志本人,也是向中国共产党公开挑战叫板的恶劣姿态,而且同样是对全体共产党人追求理想信念的羞辱!三是罔顾中国宪法,别有险恶用心地用共产党要“剥夺私有财产”、“新土地革命”的虚言妄语来恐吓离间党与民营企业家等新社会阶层的关系,挑拨人民群众与党离心离德,以造成社会恐慌,资产外逃;四是恶意虚构中国的发展道路似乎是“贫穷落后且不自由”的朝鲜模式,从思想导向上把共产主义、未来中国图解类比为所谓“无阳光”、“无幸福”的朝鲜版本,图谋使人心生厌恶,从根本上颠覆党和人民“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中国梦”内涵,居心实在可恶!

  贺卫方之流无论从历史看,还是从现实表现看,这类人都完全没有半点共产党人的气味,而是一个不折不扣投机和混迹于共产党内的政治反对派,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在党内的响应力量和异己分子,这种政治人格丑陋,叛党损党的蛀虫不予坚决清除,更待何时?同时北大作为人民的神圣殿堂,岂容贺卫方这种倒行逆施的丑类继续播撒病菌,荼毒学子,按高校教师的政治要求和师德风范,贺卫方其人其事早该下岗下课,就让他到西方洋大人那里去领赏钱吧。从贺卫方的典型案例中,人们也要深刻地警醒反思:一个从来就不是党的同道人,何以不但入了党,还成了“优秀党员”?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北大,其周围党员的党性、战士的血性又到哪里去了?放眼全国,类似象贺卫方这样的人和思想,难道还允许其在社会主义大学自由自在、逍遥法外地存在下去吗?庆父不除,鲁难未巳,叛徒不亡,党将不党!

  

作者后记:

 

  在国庆长假结束,全文转发即将结束之时,忽见北大潘维教授批判性“启迪”贺卫方的短文,贺说“群里那么多的人又祝'国庆节',有人还把这'国'说成'伟大的祖国',概念如此混乱。今年六十九年的国只是一个政治体,它只是建立在祖国土地上的一个政权而已。”

  自有国家以来,就国体归属于何种政治属性是由政权的性质即阶级性所决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 ,国家与政权是一体化、不可分割的。亿万中国人民欢度国庆,祝福祖国生日,表达的是对新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喜庆之情,也即为1949年诞生的以工农为主体的国家政权、无数共产党人流血牺牲所建立的人民政权而庆生。但贺卫方这个所谓的“共产党员”,却与亿万人民的立场观点、思想情感完全不同,国庆之际发表了这么几句酸溜溜、宣泄其内心不快又无奈的文字,再次暴露了其与党和人民顽抗到底的心态,这种与党和人民格格不入的“两面人”,自已还厚着脸皮死赖在党内不走,北大的中共党组织是否应该对照党章党纲和党纪条例将其清除出党呢?

  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同时奉劝贺卫方先生,你与其待在中国感到如此压抑和不自由,不如向你搞自由化的民运老前辈学习,或到台湾蔡英文政权即所谓的民国政府去讨饭吃,或者凭借你有“美国线人”的崇美资本,到山姆大叔膝下去啃洋面包吧,中国人民从来不稀罕你这种政治上的人渣。

  2018.10.8.全文完

  【朱志华,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兼职研究员,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浙江省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副会长。】

  相关阅读:

  背叛信仰者还能留在中共党内吗?——七评贺卫方的政治谬言(中)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