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 希望日本沿着“小日本主义”的道路走下去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18-11-17 来源: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01

  在日本旅行,和在欧洲、俄罗斯旅行的感觉截然不同。

  在欧俄旅行——马克思、恩格斯故居、列宁故居、十月革命爆发时向冬宫开炮的阿芙乐尔巡洋舰、安葬着巴黎公社社员的拉雪兹神父公墓等,都会让人肃然起敬!

  毛主席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马克思列宁主义。

  近代以来,在毛泽东思想产生之前,欧俄是思想的输出地,中国是思想的输入地,这是一个基本格局,中国也因此取得了巨大进步,直至今天我们仍然深受其惠。

  

  02

  但在日本的感受就不一样,尤其是在京都、奈良这样的古城旅行,经常会让中国游客油然而生一种来自“文化发源地”的自豪感。日本的古建筑、仿古的民居,以及日本人的和服等等,明显受到中国,尤其是中国唐朝的影响。

  从中日交往史上看,中国长期是文化的输出国,而日本则是文化输入国。

  总的来说,中国的文明觉醒比日本要早得多。中国在两汉时代已经出现了高度发达的文明体系,同一时期的日本,基本上还处于巫师统治的蒙昧时代,更像是一种原始部落文明。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唐帝国经济文化空前繁荣发达,成为东亚最强大的帝国,声威远扬,对日本和亚洲各国都有巨大吸引力。而日本通过四次遣隋使,朝野上下对中国文化更加仰慕向往,出现了学习模仿中国文化的热潮。

  663年,唐、日在朝鲜半岛进行了白江口之战,刘仁轨指挥唐军大败日军,焚烧日本船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 日本失败之后,开始更大规模地学习唐朝。

  

  日本派遣遣唐使,财力负担很重。从任命使臣到出发,需准备两三年,包括造船,筹办礼品﹑衣粮﹑药物﹑薪俸﹑留学生和留学僧在唐费用等等。海上惊涛骇浪,随时会把船裂为两截,几乎往返途中总有船只遇难。

  在260多年的时间里,日本一共任命了十九次遣唐使,每次派出的遣唐使团多达百人以上,有时多至五百余人。

  遣唐使于公元895年,即唐朝灭亡前夕停止,其原因除唐朝政局动荡不安外,还有经过二百多年的时间,日本对唐文化的学习吸收已趋于饱和,需求已不那么迫切,而且每次遣唐使耗费巨大,加上路程艰辛,也令使臣视为畏途。

  唐亡以后,日本就停止了大规模从中国引进文化,直到明治维新时代,又开始大规模引进西方文化,而日本从中国引进的唐文化,已经变成了他们自身的“传统”。

 

  03

  晚上,在京都的“花见小路”散步,望着街道两旁颇具“唐风”的建筑,我在想,如果一个唐朝人穿越到了今天,来到这条街道,他可能会觉得有几分眼熟吧?

  由于深受“唐风”的影响,日本的景区、艺术等,都颇具诗意——唐朝本来就是一个诗的朝代。怪不得孔夫子会说“礼失求诸野”呢!

  在京都,欣赏了一次茶道表演。感觉这套仪式实在是过于繁琐,失去了饮茶消渴解乏的本意,形式大于内容,如果一位因为口渴而急于喝茶的人遭遇了茶道,可能早就嗓子冒烟了。

  

  “日本文化”,包括日本人的行为方式,注重细节,一丝不苟,被许多人视为日本的优点。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日本的文化主要来自移植,要么来自中国,要么来自西方。文明既非内生,那么是不是把握住了本质,日本人并无把握,于是就只好在细节上做文章。

  近代日本侵略中国,对自己的文化母国极其残酷,多次制造屠杀事件,暴露其并没有把握中华文明的精髓,其底色仍然是野蛮文明。

  由于文化来自移植,所以日本始终缺少真正的大思想家。古代,他们没有产生过能够与孔子、释迦牟尼像比肩的人物,近代,他们也没有产生类似马克思、恩格斯这样的人物。日本明治维新期间所产生最杰出的人物,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也无非是“能臣”而已。

  近代中日两国的较量,虽然日本靠着对西方模仿一度压中国一头,但是,待到毛主席的《论持久战》横空出世,人民战争大规模展开,中国已经在战略思想和社会进步性方面比日本高出了整整一个时代,正是这两个因素,决定了中日较量的最后结局。

  

  04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正处于上升阶段的日本爆发了一场“大日本主义还是小日本主义”的争论。

  1913年春,日本《东洋经济新报》发表长篇文章《大日本主义乎?小日本主义乎?》,指出:

  “大日本主义是依靠领土扩张和保护政策,把军事力量和武力征服放在首位的军国主义、专制主义、国家主义;小日本主义则是主张改革内政,促进个人自由和活力,立足于产业主义、个人主义,以达到国利民富之目的。”

  简单点说,大日本主义是主张走老牌殖民帝国侵略扩张的道路,小日本主义则是主张走瑞士的道路,永久中立,不卷入战争,仅作消极防御,以产业立国。

  虽说是争论,但“小日本主义”的声音极其微弱,日本沿着“大日本主义”的方向一路狂奔,终至无条件投降。

  这次在日本,感觉日本虽然经历了十多年的经济衰退,但社会仍然相当稳定有序。日本在战后享受的繁荣,说到底是因为战败而不得不采取了“小日本主义”政策的结果。

  对一个不盛产思想家的国家来说,希望引领世界是危险的。希望日本沿着“小日本主义”的道路继续走下去,这对日本、对亚洲、对世界和平,都是有好处的。

  

  05

  对中国来说,真正的复兴,意味着能够像盛唐那样再次成为文明和思想的输出国,而近代以来的历史已经证明,能够充当中华文明新的思想内核的,只能是毛泽东思想!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黄卫东预测中美关系(一)】美方对中国的定位是战略对手

稀缺图书有更新,书店处理库存等您来淘(11月21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