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不能割裂对立起来

作者: 胡懋仁 日期: 2018-12-06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不能割裂对立起来

  前些天,给一个中学的业余党校讲改革开放四十年。在准备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新的思考。由于给学生讲课时间有限,不可能讲太多的内容,只能选择几个方面,或者几个点来做一个介绍的梗概。

  所谓思考,其实就是有些我以为需要讲的内容,因为时间关系,没有能讲到。但这样一些问题还是很重要的。例如,关于前三十年(或者准确地说是前二十九年)与后四十年的关系。在1998年,纪念改革开放二十年的时候,当时的媒体中,有不少是把前三十年与后二十年割裂开来的,甚至把前三十年说成是水深火热,而后二十年,则是蓝天白云。这样的观点显然是不正确的。这种观点等于否定了前三十年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以及否定了中国广大劳动者为建设社会主义所付出的艰辛与血汗。这是对前辈的极其不尊重。当然,其中是不是也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意要否定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道路,也未可知。

  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写过一本《邓小平时代:1978-1994,对中国社会主义命运的考察》。在其中的第八章,莫里斯·迈斯纳写道:“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主要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

  他还写道:“对于毛泽东时代取得的物质成就闭口不谈,也许是对早些年从北京传播出的言过其实(而且经常赋予虚假成分)的宣传的一种自然反应,然而这些宣传却常常被外国的评论家们所重复,许多外国人一度曾热切地相信,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取得了最大的经济成就,现在却倾向于对它作出最糟的评价,似乎以此来弥补他们早先的轻信。这种倾向与现时中国和西方国家的政治方向是一致的,目前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国家,人们都普遍对市场的魔力赞不绝口,而对中央规划的效能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在我看来,今天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时候,不能只看这四十年,而有意忽视之前的三十年。没有那前三十年,也不会有后面的四十年。只看这四十年,而否定前面的三十年,有可能把这四十年看成是一个发展资本主义的四十年,与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没有什么关联。而且一定会认为这四十年优于前三十年。这不仅对前三十年是不公平的,对于改革开放的这四十年,也同样不会有公正的评价。

  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与前行。两者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有人会认为,前三十年,错误百出,后四十年,成绩巨大。这种观点也是片面的。前三十年,我们比后来改革开放的摸石头过河更是摸石头过河。在这样的情况下,犯错误总是难免的。1958年,人民日报曾经发过一篇文章,说犯错误是可以避免的。毛主席看到这篇文章后,表示不同意见。说犯错误怎么是可以避免的呢?犯错误是不可避免的。这里主要是指在认识方面的错误,那确实是不可避免的。

  根据历史的发展,我们也看到,人类无论在任何领域中取得多大的进步与成就,伴随着的都是很多或大或小的错误。没有这些错误的积累,没有对这些错误的认识与纠正,人类就不可能取得如此之大的成绩,也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样高度文明的程度。

  从认识论的角度来看,人们认识过程中所取得的任何一个成果,都是经历了从错误到正确的过程,甚至还可能是反复犯错误的过程。这个过程从根本上就是必须的,也就是说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任何认识成果可以不经过犯错误的阶段。这个阶段是不可逾越的,是非经历不可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开放既是对前三十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继承,也是对前三十年我们所犯错误的反省与检讨。只有经过这样的过程,改革开放才会产生今天的成就。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我们也是犯过一些错误的。只是没有犯那些重大的全局性的错误。这应该看成是我们的幸事。比如,在工矿企业改革的初期,我们以为,模仿农村的承包制就能对企业进行有效的改革。事实证明,承包制在农村可以实行,在工业企业就走不通。因为这是一种比较粗放的经营与管理方式,而工业企业需要更为精细的管理与经营方式。在实行价格双轨制的时候,大批“官倒”应运而生,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很大的损失。这难道不是错误吗?这样的错误在当时真的是可以避免的吗?历史不能假设,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表明这其中有一定的不可避免性。

  在治党方面,在党的十八大之前,腐败丛生,而且愈演愈烈。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所犯过的错误?如果没有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下定决心,坚决整治腐败,谁能料想到今天的中国会成什么样子?这是不是在纠正以前的错误?改革开放不只是有取得的伟大成就,也有非常值得吸取的教训。我们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不是只歌颂所取得的成就,也有牢牢汲取犯错误的教训。这才是一种科学而冷静的态度。

  对于新自由主义,在中国曾经的猖狂与肆虐,有关方面听之任之,任其所为,甚至有的官员对此还十分欣赏,并且坚决予以效仿。这给我们的经济建设,给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结构,带来了很大的损失。这样的教训是不是也是非常需要汲取的?今天,这种思潮仍然没有承认失败,总是企图卷土重来,甚至还打算东山再起。这样的危险我们是不是需要警惕?

  当然,存在的错误并不能否定改革开放本身的必要性。因为必要,所以必须要进行改革开放。但是,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就要准备有可能犯错误,更要准备必须认识、清理和改正这些错误。

最新推荐

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

热门文章

决战:为什么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决战:谈谈安邦、胡舒立,还有走向诡异的侠客岛、环球时报

胡舒立vs郭文贵交锋全解析:黑吃黑?

毛主席警卫集体发声!太震撼了!

吴铭: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主要敌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