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美国可能已经暂时走出金融危机低谷

作者: 吴铭 日期: 2019-01-11 来源: 吴铭再评说

  注:关于金融类的话题,应该成为焦点论题。不能因为我们不感兴趣、不熟悉,就避开它。请网友批评。

  我是说美国可能走出金融危机低谷,不是说完全解决金融危机。美国的金融危机是其金融霸权、金融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这个危机,只能通过转嫁的方式加以缓解,而不可能根本解决。

  说其暂时缓解,就是说,过不了多久,其金融危机还会发作,但是,下一次金融危机发作,应该是把作为其金融危机转嫁地的国家也更深地接入金融危机之内。其实,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就已经显示出了这种特点,即美国本土发生金融危机,而危机因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而得以大大缓解。中国怎么救美国呢?其实就是主动使自己发生危机,来救美国。当然,这个危机,是以房地产等虚拟经济扩大、物价上涨的方式呈现的,是完全由民族经济和老百姓承受的,还不至于导致政府关门,表面上还不那么显著。

  

  我判断的根据,是网友2018年12月26日传给我的以下信息:

  【外资巨头闯入,资管市场生态圈悄然改变】资管市场对外开放在2018年迈上新台阶。富达、贝莱德、先锋领航、瑞银、桥水等外资巨头正加速抢滩中国资管市场,纷纷私募牌照或公募控股权。在一位私募基金人士看来,欧美特别是美国股市经历长达9年的牛市,又有一定泡沫。目前,道琼斯工业指数动态市盈率高达30倍,而中国A股上证综指动态市盈率仅为12.8倍,为全球范围内最便宜的股票市场之一,外资加速布局并不意外。

  我百度了一下,这个信息是网上极常见的信息,可能,也是作为改革开放的一种成果来宣扬的。

  这么多外资巨头其实并不是“闯入”中国,而中国方面热烈欢迎的结果,比如,不加任何限制是开放金融。没有中国方面的热烈、主动、积极地配合和欢迎,没有相关的措施配套,外资巨头根本不可能“闯入”中国的。

  这意味着什么呢?大量外资涌入中国,意味着它们更深更广地占领了中国这个金融泡沫程度还远远比不上欧美的市场。

  意味着人民币资本在中国一家独大的金融地位,受到了进一步的侵蚀,人民币的主权货币地位,可能已经非常微弱了。

  意味着外资通过金融手段改造中国经济结构使之泡沫化、并购中国企业使之合资化甚至外资化更加容易。

  现代经济斗争,最根本的目的在于控制市场。而控制市场的办法,一是搞新自由主义,不承认金融主权,大量输出资本,控制该国金融;二是控制该国高科技;三是改造该国经济结构,使之低技术化、农业化、原材料化,从而将其置于“世界经济产业链”的最低端,压低其产品出口价格、抬搞其进口产品价格。

  近年来,中国搞“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制造业2025”“自己的碗里装自己的粮食”等,这些,其必然结果是巩固对本国市场的占有和巩固,排挤外资对本国市场的占有,这是恢复市场主权、经济主权的正当行为(但在新自由主义之下,这是不能容忍的)。事实上,中国的这个战略是有成效的,比如最近开始运营的“北斗”系统、嫦娥4登月、华为新芯片等等,这些高科技不光意味着巩固自己的市场,也意味着重新拥有了定价权,也意味着美元霸权在全世界范围内对中国商品定价权的削弱。这算是中国在对外经济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我以前的文章说过,仅从经济金融领域看,美元控制全世界市场的手段是“一软三硬”四个支柱,一软,就是新自由主义思想控制,拒不承认并拒绝讨论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拒绝从主权的角度认识经济斗争问题。三硬:一是高科技(及知识产权)控制,二是金融霸权即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三是军工,再无其他。请注意,此四者均是巩固其对全世界市场的占有、在全世界范围内(当然包括中国)巩固其定价权的关键要素。

  实际上,即使是高科技,从大趋势看,这几年中国和美国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某些领域有所超越,尤其是卫星通信领域,还有前几年的亮点高铁。

  在轻工业领域,美国在技术和生产上均处于劣势。这个领域无法和中国斗争。

  军工方面,无论是贸易还是科研生产,美国还在中国前面。这个领域,从世界贸易的角度看,中国似乎也没有和美国发生重大争夺,中国和美国在世界军工贸易领域,还没有发生迎头相撞,大约是因为中国尚无力和美国争夺。

  而中国近年的“制造业2025”,至少,在中国这个世界第一市场之内,夺取了美国科技的优势!巩固了自己的市场主导地位,在世界市场范围内,恐怕也夺取了较大的发言权。在华尔街财团看来,这当然是其重大损失,是危及其霸权的,是不能容忍的。

  虽然制裁了中兴、抓捕了华为高管,但美国在科技领域仍然看不到战胜中国的希望,此时,华尔街对中国使出的反制手段就是金融手段:在中国国内买办资本势力大力配合下,诱使中国开放金融领域,而且是不加任何限制,彻底抛弃金融主权。

  

  老实说,作为控制世界市场、控制定价权、控制产业链的“法宝”,控制金融和控制高科技似乎各有所长、不相伯仲。似乎,通过股份制、混合所有制改革,金融是可以俘虏、搞跨高科技的。

  在中国完全开放国内金融的情况下,外国金融大举入侵中国,控制中国金融、挤跨人民币的主权地位,这意味着中国在取得科技斗争领域的小胜之时,却在金融战场了战败了:夺取了部分高科技阵地,却失去了金融主阵地。

  

  我相信,这些大量涌入中国的外资,其实大部分应该是华尔街主导的资本,欧洲也可能有一部分,但应该不占主导。究竟谁占主导,既可以分析相关数据加以判断,也可以通过看国际关系加以判断,我看不到这些数据,但我能看到国际关系,所以,我只能扬长避短,从国际关系角度判断。显然,在中国国内,亲美的经济金融势力远强于亲欧的经济金融势力。至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的金融货币,应该是美元金融的组成部分或者说帮凶,并不是独立的金融货币。

  美元资本大量涌入中国,意味着华尔街财阀又俘虏了一个极大的市场,可以无节制地向这个市场倾倒金融危机,奴役中国人劳动人民和民族经济、掠夺中国资源,使之为美元资本的利益服务。显然,人民币民族资本,原本一家独占、后来是一家独大,现在在外资资本的挤压下,被边缘化了,成了中国资本市场的配角甚至有可能逐渐消失。从金融角度讲,人民币成了美元资本的俘虏。

  

  鉴于此次美元资本大量涌中国这一事实,我认为,美元金融危机,已经大为缓解。此其一。

  至于美国股市的暴跌,并不影响其危机已经缓解的结论。

  我们知道,股市是有庄家的,而美国股市的庄家,肯定是华尔街财团,别的金融势力,恐怕没有坐庄的可能。

  股市的涨跌,会让庄家收割大量的财富。

  美国股市的此一轮暴跌,应当使华尔街这个庄家大发了横财。联想一下,几年前中国股市暴跌,市值蒸发三十万亿。那么,这次美股暴跌,华尔街进账是多少?应该不少于几年前中国股市暴跌的蒸发量,50万亿美元?我不好推测。

  这是我推测美元已经走出危机底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这近几十万亿美元的货币,应该有不少是来自中国吧?

  那么,损失巨量的美元储备,中国还有实力推动“一带一路”“亚投行”吗?至少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后劲不那么足了。

  中国在美元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可以用人民币资本推动“一带一路”?这当然是个选项,但是,在2018年大量引进外资、无限制开放国内金融、人民币资本边缘化的情况下,中国拿什么推动“一带一路”“亚投行”?不能推动“一带一路”“亚投行”,则中国重塑世界市场可能会大大减弱!如果中国不能重塑世界市场,那么,美元的机会就来了,美元世界霸权就得以巩固了。

  金融入侵,应该是对中国重塑世界市场的“一带一路”“亚投行”战略的釜底抽薪。

  还有哪些领域,美国可以对中国采取同样办法?可能是互联网领域。

  看来,在中美金融一战中,中国损失极大。所以,我本人并不因为最近的嫦娥4登月、“北斗”系统开始为全球提供服务等高科技领域的成果,而感到高兴。

  因本人水平有限,对有关数据知之不多,分析可能有不客观的地方,请网友批评。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天津考察 参观南开大学校史展览一个叫卖鸡鸭蛋的女人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家政工:颠沛流离,家在何处?

热门文章

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私人老板的狂欢节,劳动人民的屈辱日!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