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这是谁造成滴?

作者: 赵磊 日期: 2019-01-12 来源: 红歌会网

这是谁造成滴?

赵 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一名女大学生的反思》。内容是武汉大学的一名学生,对大学普遍存在的“精神缺乏、游戏成风、学生忙着贴金、老师忙着项目”的极度失望。我把文章转发给群里,于是有了下面的讨论。

  Z:读完这篇文章,我无语,只有一声长叹。就这样的教育方向,还好意思说什么“某某一流”。我呸!

  Z:现在大学的理念,似乎只剩下两个字:钻营。

  Y:确实这样。

  Z:估计全国的大学,基本上就是这个方向。

  X:武大很牛B的,都成这样了,遑论其他呢。

  Z:“培养什么人的问题,是教育的根本问题”。这句话精当啊!可是又有多少人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呢?

  X:谁培养?谁有心思培养?

  Z:方向才是“道”,其它都只是“术”。

  Y:问题出在某部,还有高校的高层。

  X:是啊,办学方向都这样了,还搞啥哦。也不能怪老师嘛,老师也得谋生。有良心的老师少了,没办法。

  Y:流行的说法是:学生都成了“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问题是,没有这样的老师,何来这样的学生?其实,现在的老师和校长里面,不乏“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X:老师们能安贫乐道吗?行政人员管老师,就像大爷管孙子一样,老师心里服气吗?

  X:昨天监考,一女老师去接水喝,顺道上了一次厕所,回到教室就被巡考的抓着了,大声盘问“干嘛去了”?回答说“接水+厕所”。巡考声色俱厉,说都去了五六分钟了。女老师非常委屈,不敢辩驳,回去大哭一场。

  H:现在认真备课的老师不多了,有些老师上课基本上就是来吹牛的。

  X:讲理论、说道理好枯燥哦。

  H:评价体系就是这个样子,在科研才是王道的指挥棒下,老师学生都如此。

  Z:你们说的这些,都是一地鸡毛。问题的关键在于教育方向。只谈一地鸡毛,不问教育方向,结果还是一地鸡毛。这不,校长说:“我只听部里面的,要不你雇我当校长?我不督促你们弄虚作假,那就只有关门。”老师说:“我只认束修和课题费,要不你让我喝尿?你又不让教授做主,我不忽悠学生你叫我怎么办!”学生说:“我不混文凭又能咋地?理想能当饭吃吗?兴趣能找工作吗?你们老师天天都在给我们灌输‘咱们都是经济银’的信条,‘经济人’最大化私利有错吗?”部长说:“你们说的这些问题,都是计划经济造成的。所以,出路就是要教育市场化、私有化、产业化!”于是,诸位都与今日教育现状无关,大家撒开脚丫子,继续朝着私有化的方向迅跑……

  Y:恶性循环。

  X:本质如此。

  Z:结论是,老师是可怜滴,校长是悲情滴,学生是无辜的,部长是无奈滴,教育是要钱滴,大家都是不错滴。

  Z:请问诸位,这一切又是谁造成滴?

  Z:答曰:市场是纯洁滴,一切坏事都是公有计划经济搞出来滴。

  Z:于是在不久的将来,资本家或者成了校长。结果可想而知——别的我不好说,但起码有一半的教授要下岗,这是可以预期滴。

  Z:难道,让资本家当校长,教师就有地位、学生就有前途、学校就更民主了么?

  X:一私就灵[憨笑]。

  Z:难道,把公有制的大学变成私有制的大学,教授从此就不再是打工仔了么?

  X:教授市场[憨笑]。

  Z:难道,让资本家决定雇佣谁来教书,老师从此就站起来了么?

  X:老师成了市场上被挑选的劳动力,一个教师后备军的蓄水池就这样形成了。

  Z:所以,高校“行政化”、“衙门化”肯定不好,但高校“私有化”、“市场化”更为恶劣。行政化下,处长可以训教授;市场化下,校长可以随时让教授滚蛋。

  H:教育本来是增进知识的手段,现在也异化成文化消费的对象。

  Z:我从事教学多年,也曾经历过毛时代的教育。以我的体会,今日教育之堕落恰恰是市场化、产业化的结果。我真的怀念毛时代的教育理念和方向![流泪]

  X:一去不复返了,历史潮流中一朵可贵的浪花。

  Z:毛时代的教育理念,不论现在的精英如何谩骂,有一点恐怕他们也不能否认:毛时代的教育决不是为了培养“人上人”,毛时代的老师决不会为了束修而忽悠学生,毛时代的学生决不会为了成为“经济银”而……

  (2019年1月12日)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天津考察 参观南开大学校史展览一个叫卖鸡鸭蛋的女人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家政工:颠沛流离,家在何处?

热门文章

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私人老板的狂欢节,劳动人民的屈辱日!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