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基尼系数和贫富差距

作者: 胡懋仁 日期: 2019-02-10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前些日子,跟一些朋友小聚。有人对贫富差距的问题相当感慨,还提到了基尼系数。对于这个指标,我也到网上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基尼系数的计算还是很复杂的,不同的人提出了不同的算法,到底哪种算法更精准,也是不同的意见。所以可以看出,没有什么一个公认的标准的算法。至于对基尼系数所产生的后果的分析,多数人采取一种西方式的判断,说基尼系数超过多少,就会引起社会的动荡。而且他们似乎都认为,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了,云云。

  关于基尼系数的说法,差不多十多二十年前就听说过了,那时说中国的情况也是非常危急,已经到了不解决就不行的程度了。都说中国贫富差距相当地大,已经超过发达国家。人家发达国家人们的收入没有那么大的差距,所以基尼系数较低,也不会发生什么问题。而中国的问题要严重得多,所以非常令人紧张。

  我不知道中国的国家统计局是不是也公布类似于基尼系数这样的数据指标,我没有特别注意过。或许一直有所公布,只是我没有关注。

  不管基尼系数指标如何,中国的贫富差距确实不算小,这应该是多数人所承认的。但是,总的来看,中国的局势还是相对稳定的,没有让人们感到那种非常紧张的状态。当然,没感觉到不等于问题不严重。这样的问题必须要非常重视,也必须要尽快得到解决。我们现在正在大力推进的脱贫攻坚战,也是缩小贫富差距的一个重要的工作。现在贫困人口在不断地减少,而且据胡鞍钢在一次演讲中所说,他发现近年来,中国的基尼系数在下降,这是一个好兆头。胡鞍钢的意思是,中国的贫富差距不是在扩大,而是在缩小。希望他引用的数据是真实的、准确的。

  但是,在普通人们的心里,似乎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不只是非常严重,而且似乎还在恶化。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我是真不了解,不能妄加断言。不过,我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法国的基尼系数不知道是个什么状态,或许比中国要低,或许比中国要高。如果比中国高,可是我们的那些精英似乎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如果法国的基尼系数比中国低,可是最近在法国出现的黄坎肩那样的多次骚乱,都是对现实的不满所引起的。那这算是怎么回事?

  按照某些精英们的观点,中国这么高的基尼系数,那中国早就应该乱起来了。而像法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基尼系数应该是比较低的,那么法国就应该是更为安稳的。可是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中国的社会相对是比较稳定的,人们对于执政党和人民政府是有着较高的信心的。而发达国家的法国似乎没有这样的现象。这到底是因为法国的基尼系数真的比中国高呢?还是这个基尼系数的判断并不那么严格而准确呢?这事真说不清楚。

  我的那些朋友中,对基尼系数的坚信是相当执着的。我对他们讲了如下的情况。发达国家基尼系数不太高,是因为发达国家把他们的一些产业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这样的产业技术含量不高,且污染严重,发展中国家的工资水平也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所以发展中国家从事这类领域中的生产劳动的人们收入也是较低的。如果这批工人是在发达国家从事这样的工作,那么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一定是升高。现在是发展中国家在从事这种转移出来的产业的生产,所以发展中国家人口的收入不可能计算进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的指标之中。如果把发达国家开发展中国家涉及同一行业领域里的企业同时进行贫富差距的统计,那这个基尼系数会呈现什么样的状态就很难说了。

  还有一种情况,即二战结束以来,当然也包括二战之前,发达国家大多为殖民地国家的宗主国,他们从发展中国家掠夺和剥削了大量的财富。在二战结束后,他们通过与发展中国家的不公平交易,同样也剥削了发展中国家的许多财富。这些财富中的大多数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所占有,但是,他们也拿出其中一小部分用来作为给本国低层人口的福利和补贴。这就是说,发达国家内的一些劳动人口也在享用着本国资产阶级从发展中国家掠夺来的财富。恩格斯和列宁将这种情况称为“工人阶级的资产阶级化”。在发达国家工人阶级在享用着本国资产阶级从发展中国家掠夺来的一部分财富的时候,这个基尼系数当然不会太高了。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普通百姓的日子也不那么好过了。原有的社会福利大幅度缩水,所谓原来的中产阶级,其收入、福利和生活水平都在下滑。2011年,美国爆发了占领华尔街的运动。其运动口号中有:“他们是百分之一,我们是百分之九十九”。“他们”是指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我们”则是指普通的工薪阶层。发达国家现时的基尼系数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精英们基本闭口不提了。

  这里并不是要为中国的贫富差距做什么辩护,这里只是说,对于贫富差距的问题,特别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相比,其情况要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不可简单地一概而论。对于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我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马克思主义从来都认为,生产决定分配、交换和消费。有什么样的生产方式,就会有什么样的分配方式、交换方式与消费方式。对于中国来说,要从根本上来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必须坚持发展公有制经济。除了国有经济之外,劳动群众的集体所有制经济,作为公有制经济的一种形式,也是解决贫富差距的一个重要的方式。

  当然,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要从根本上消除贫富差距的现象是非常困难的,至少不可能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差距的现象。既然我们还要坚持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就要有在我们的社会中,会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存在贫富差距的现象的思想准备。发展公有制经济不能图一时痛快,什么事都要根据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来确定具体的措施和做法。但是,要准备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就必须要做好逐渐发展公有制经济的准备,要有计划地发展公有制经济的规划与措施。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美国贸易代表和财政部长从这九个字读懂习近平的家国情怀情深意长!习近平春天里的祝福暖意浓浓!习近平春天里的牵挂

热门文章

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晚年对毛主席的评价

最新消息:自我标榜“毛泽东秘书”却反毛的李锐去世

撒狗粮的日子又来了,这回却是“狗多粮少”?

“最有骨气”的梁漱溟反毛主席吗?

你所处阶层和由之决定的孩子未来:中国各阶层扫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