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你看到了什么?

作者: 孙锡良 日期: 2019-07-11 来源: 红歌会网

1.jpg

  你看到了什么?

  新城控股董事长猥亵(有人说是强奸)9岁幼女的事情越炒越怪,“儿子给父亲设局”的谣言都传出来了,很狗血,到底是否真谣言,本人暂不做评论。

  对畜生王振华犯罪一事,本小民深感愤怒无效,但仍然会很愤怒,甚至有些绝望。新近发生的恶性案件,报案及时,警察抓捕也及时,按理讲,准确定性并不难。然而,时间已过两周,仍然未公布医学结论,只是以“涉嫌猥亵”逮捕王畜生。中国政法大学专家解读为“需要继续侦察看是否能找到强奸新证据,所以暂只能定性为猥亵”。刚犯的案,警察全程掌控,一切证据都是新的,还要什么新证据?难道案发后,警察未让受害者做医学鉴定?

  到底是猥亵还是强奸?权威的医学根据是什么?谁能给公众亮出真相?王畜生是惯犯还是初犯?计划好的安排,只是为了猥亵?媒体为什么故意把案件重点放在王畜生的产业争议上面而不是放在丧尽天良的案情上?是资本在暗中洗罪吗?纵观舆论导向,我感觉到,王振华的躯体在犯罪,资本的恶手在犯罪。一个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富人竟又是非负十办肠胃?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什么呢?看世道,看人道,莫傍富,莫媚贵,眼睛真的要从富贵人身上移开,无论他被捧到多重要的位置,管他曾作过多大贡献。除非你与他们同类。

  去年至今年,网友们,特别是左边的网友们极力反对“双2条”,反的是什么?反对外国人抢占中国市场,反对外国人获得特权,反对外国人控制中国经济和金融。我总是劝大家别反对,为什么?因为转折了,反与不反,效果都一致。

  转折在哪里?关键在两点:一是现有的角儿已经批量外国化,在中国赚钱,未必还是中国人;二是真正有能量的洋人总有办法吃遍中国。

  六年前,有位朋友讲,圈子里跟圈子外真是大不一样,其配偶很有些级别,交往的圈子非官即富,并且还有能力继续往内圈挤,拼着命地要把孩子往外送,她看到了圈内权人和富人都已经或将要实现外国梦,“获得外国籍”竟是他们比本国梦神圣得多的终生梦。

  前年,我还专文质疑了地产大亨孙宏斌,他是个外国人,在中国直接或间接融资几千亿,往乐视砸钱几百亿不眨眼。大家以为都是他自己赚的血汗钱吗?当然不是。砸错了,不心痛,因为钱来得太容易。象孙老板这样的“外籍中国老板”多否?肯定多。新城控股的老板和家人还是中国人否?富贵圈的某部分人,除了那张脸很中国,其余的都很外国。

  大家看懂了我的举例吗?既然中国老板大比例外国化了,那把外国人的待遇等同国人不就水到渠成了吗?只有这样,已经外国化的老板才能放心而不快速逃跑。明白了这个现实,所有的规矩之变就都能理解了。

  外国人来中国怎么就转折了?因为今日已经不是往日,一般性赚钱已经不容易了,赚低成本劳动力不再是主流,“赚政策利润”才是主流,政策上先对他们保证安全,然后还有看得见的利润空间,他们才会过来投项目,甚至钱都不用投,直接在本地融资就可坐定,特斯拉就是这么干的。为什么可以这样?不这样,就不能证明一道四字大题目。

  这些年,很多贪官都进牢了,其中还有很多大官,不能讲没有进步。但是,本人一直都不唱点赞,稳得很,静得很。为什么?因为从财富的角度看,贪官可能也是小鱼,督抚不过如此。“资本腐败”、“资本奴才”和“合法腐败”都是我早期创造发明的现代新名词,后来不少人借用,从不付费和注明来源。原始的腐败,靠一点点积累,积到几千万几个亿得要很长时间,心里还慌得象打鼓似的。不过,另外一些人,几个亿,几十个亿,几百几千个亿,可能就在几年时间内做成,不慌不忙,不声不响。在汉语词典里,“传言”和“谣言”的含义是不一样的,有些传言永远是传言,既没有人讲它是谣言,也没有人公开为实言,传言不坐实,又不定谣,那就是阴干,有能力让自己阴干的那才叫有能量。到底是阴干的大还是露头的大?到底是阴干的多还是露头的多?

  不扯得太远,就提一下“孙小果案”。这事大吗?不算大。最权威的调查组进去多久了?连个家庭关系至今都没查清楚,什么回事?查案情可能得花较长时间,可以慢慢来。查户籍关系得查几月几年?为何不及时公布社会最期待的家庭关系?简单的问题拖得越久,公众越不相信最后结果。

  过去,我也曾迷信过“情怀”,对一些响当当人物响当当的事迹抱有特别的钟爱,以为他们都很有情怀。后来,我慢慢识别到自己的无知,开始与所有大红大紫的神人保持心理上的距离,无论多高大,无论多富有,我都不迷信。任总,袁老,我一度也是毫无保留地支持并宣扬他们。后来,发现不对,不只是媒体瞎吹,当事者也不淡定,不实事求是的东西越吹越多了,造神的节奏很清晰。本人曾经讲过:所有活着的红人,当到了媒体造神阶段的时候,谎言就在背后藏着,有了一个谎言,就会有更多谎言继续,没有例外。这个时候,我就会与大神保持距离并适当质疑。

  无论他们成就多大的事业,我都将以流动的思维看待大红人的所谓伟大情怀,当他们的情怀于世有益时,我会跟随情怀,如果他们的情怀只是自身事业的一条广告,那我可能不会为这条广告付费。个人有情怀,子女和家人未必还有情怀,不想为他人短暂的情怀卖唱。

  有不少朋友(包括我的同学)经常有意无意地反对我,看不惯我跟英雄抬杠,还说我跟他们比,蚂蚁而已。

  我不但不生气,反倒认为他定位很准确,我等本就只是蚂蚁而已。既然只是蚂蚁,我最关心的当然是自己不被踩死,神人的内心和眼里从来没有蚂蚁,即使你天天奉承并力挺他们,未必能换来阶级认同。无论官场、资本场还是学术场,一旦到了被人膜拜的位置,随便踩死一只蚂蚁是很正常的事。最简单、最纯洁的学术场,有些大佬也是碰不得的,碰错了,你在这个圈可能就混不下去。至于官场和资本场,大家可以想象其中的残酷性。本人也并非从一开始就死怼马云,看到他、赵薇和大肠胃等人膜拜大师王林是我改变态度的分水岭,经济层面就显得是末了。一旦马神人破产再做回穷人,他的“名言警句”还会有那多人追吗?对吴小晖,他已陷低谷,不再对他下石。对任总、施一公和袁老等人,我并非不承认他们的贡献,贡献是抹杀不了的,只是反对盲目神化他们。

  朋友们也许忘记安邦这个公司了,现在怎么样?前些日子,媒体披露,它的部分保险业务已经转身为“大家保险”。银保监会于2018年4月4日向安邦保险注资608.04亿元,使安邦保险集团的注册资金能维持619亿元不变,也就是与安邦2011年后声称的注册资金619亿元一致。这份注资强调安邦保险集团部分股东在筹建申请和增资申请中,存在使用非自有资金出资、编制提供虚假材料等行为。简单点讲,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安邦过去的注册资金619亿中的绝大部分纯属造假?既然是官方补充了虚假的注册资金,为何至今还强调“新安邦”仍为民营属性?难道说有新主人拿真金白银取代了原银保监会的安全注资?是不是意味着托管者只是充当了暂时的中间人?未来的方向还是要在私者之间倒手?公家出钱充实注资,为何却是在为私人铺路?

  在内外纷争复杂的口子上,多数人更习惯于拿红人鼓舞士气,事事都要套上“爱国”的帽子。然而,在下已经不想事事附和,天大的信仰都可以被偷换概念,个人情感为什么不能有多样性?本人现在把眼光死死盯在两点:一是人的流向;二是财富流向。各人须找准自己的群体并为自己的群体说话,那些大红人、大英雄的儿女亲人现在算不算同胞都未敢确定,我用不着披着面具为谎言鼓掌,说不定正在为外国人或者说未来的外国人效忠。

  人类世界,只要是继续鼓励把私性往极点推进,那么一定是比坏的过程,所有人都在比坏,区别在于谁比谁更能聪明地比坏,为社会做创新的人实质正扮演着让人类在更高的平台上比坏。谁见过科学让自私的社会更单纯吗?美国在近现代诞生了最多的科学成就,但美国人正变得越来越不能接受世界。

  网络社会,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百科全书,什么都懂。实际上,包括本人在内的多数人都没看懂自己的最典型新特征——变傻了。为什么会傻?因为电脑代替了大脑。

  打油诗一:《畜生王振华》

  肮脏王贼逆古今,

  毁尽伦理乱人心。

  祸福到头必有报,

  天道会分淫与贞。

  打油诗二:《人道》

  天下重权豪,

  真言起祸苗。

  万般皆下品,

  唯有银币高。

  附言:

  某大学为争留学生,为每个留学生配三个学伴,且以女学伴居多。荒唐!可笑!耻辱!不要老是以“出发点是好的”来侮辱国人智商,你中国人去外国留学,有哪个国家给你配三个学伴了?中国大学里面留学生的事,不能多说,少许点一下,如果按中国学生的标准要求,9成以上外国留学生无法毕业,绝对。至于最后是怎么毕业的,只能问天了。为了拼那个“大学国际化排名”,各校砸钱已经很疯了,。

  写于2019年7月4日星期四

最新推荐

习近平:毛主席用兵如神!800万“救命钱”到底装进了谁的口袋?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习近平要求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