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之:话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作者: 李旭之 日期: 2019-08-14 来源: 红歌会网

 

  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暑假票房火了,故事颠覆了传统神话故事里的哪吒形象,说太乙真人把魔丸和灵珠错投了哪吒和龙王三太子敖丙,哪吒成了魔童,受陈塘关百姓们歧视,哪吒走不出民众的偏见,但得到了李靖的父爱和家庭的暖,敖丙则灵珠转世成翩翩美少年,但身为龙族,仍受百姓歧视,敖丙欲水淹陈塘关报复,被哪吒用魔力阻止,两人交了知心,都在“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鼓舞下,宁肉身粉碎也联手为拯救百姓对抗天劫,最后陈塘关百姓们意识到自己的罪过,齐向哪吒下跪,感恩,请罪。

  哪吒在《封神演义》中,使命是辅周灭纣的先锋,对助纣为孽的父亲,也宁必追杀。姜子牙封神只封死去的,而哪吒是莲花化身,虽没有封神但却肉身成圣,位正神之列,道教尊是中央祭坛元帅和护法神。《封神演义》这部兴周灭纣的小说,封的三百六十五个神体现了古人对正邪善恶的价值观。民间有祭拜哪吒的习俗,但不论世界哪种文明,都不会去祭拜邪神。

  现在人们的正邪善恶是非观错乱了。《哪吒之魔童降世》最明显的一点是善恶不分,用灵珠和魔丸的错投来说明“善中有恶,恶中有善”看似非常辩证的价值观,但却由此混乱了正邪善恶终有界的道理,又用“我命由我不由天”看似符合主观能动性和反宿命论的道理,再一次混乱正邪善恶终有界的道理,最终却走到大善大恶不分的价值观上去,模糊了人间善恶正邪的分界和标准。

  影片的导演饺子,本名杨宇,一九八〇年人,是个新生代。任何电影都有时代的烙印,一九七九年的动画电影《哪吒闹海》,故事虽然有所改编,但讲的是哪吒反抗龙王反动势力的革命斗争精神,符合辅周灭纣的先锋使命和《封神演义》贯穿的善恶正邪观,那个三头六臂脚踩风火轮手持混天绫乾坤圈火尖枪的可爱小男孩,设计得十分可爱,形象深入人心。然而革命远去之后盛行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成了人们追求的价值观,所以几十年来,对革命历史进行解构,翻革命历史的案,最典型的是为蒋介石国民党翻案,为民国翻案,再为李鸿章为慈禧翻案,再远到为秦桧翻案,秦桧跪累了,也该站起来了,也竟为汪精卫翻案。有这几十年自由主义历史观的教育和社会环境的熏陶,出现否定革命正义性宣扬人性自由的电影电视剧是不奇怪的。再到颠覆对古代社会的认知,妖魔化农民起义运动,美化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出现以戏说形式美化历史上的统治阶级,丑化人民大众的古装剧也是不奇怪的,所以看到李鸿章签订不平等条约时也在人民不离口,国民党将士抗战前也在誓言杀敌保国保民,康熙雍正乾隆皇帝也成了勤政慈祥爱民的好皇帝,更有汪精卫也在甘愿牺牲自己以曲线救国救民,前些日引起社会非议的《八佰》不就是最新的一部歌颂国军保国保民的电影么?

  然则,善恶正邪总是有界的,尽管个体人善恶两存,但社会的善恶是非却有标准有边界,颠覆这个标准跨过这个边界,不啻为人之社会。所以为慈禧李鸿章翻案的《走向共和》没了市场,《八佰》也被暂停了,美化帝王的戏说古装剧也少见了,抗日神剧成了被嘲弄的笑话和烂剧。

  现代史演了,近代史演得差不多了,上下五千年精彩的也都演够了,还能演什么呢?电视机和电影院还要播下去。而革命题材远去了,浪漫主义题材?是没那个能力的。喜剧?是既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市场。解构历史翻案历史的题材,也走到了末路,但还没到“最末”的地步,这一拐便拐到了神话题材里去了。

  而神话题材,既有神话色彩的保护,也没有真实历史的约束,可以任着自由想象编造,而重新改编神话故事,首先省事,还可以看起来不涉政治风险,不涉什么主义冲突,所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便问世了。

  《哪吒之魔童降世》颠覆了传统神话故事里正邪善恶千年一致的标准,哪吒做了魔童,敖丙也翻了身。而最突兀使人不解的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哪吒既然恨陈塘关百姓的偏见,怎又舍身拯救百姓呢?他的人民观来自哪里呢?倒不如《封神演义》里他为辅周灭纣的使命而行“正对邪,善对恶”的反抗来得更直截了当。

  革命历史不得虚无,古代历史不容颠覆,守住正邪善恶是非的界限,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哪吒不是什么魔童,如需魔童,也不得叫做哪吒。古代神话故事也承载着我们民族的文化精神和价值取向,是不许肆意侵犯和颠覆的。

  真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么?那么那些爱国的国民党将士在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下,虽拼死抗战,但终究还挣不脱不抵抗政策的笼子,张学良“我命由我不由天”?东三省一枪不放就给了日军。所有反封建和反帝的个人英雄,有谁能“我命由我不由天”呢?最后不过都作了“天”的牺牲品。

  历史血迹证明,没有一个革命的组织,不参加到革命组织里去,任何个人英雄主义的“我命”是只能“由天”的。虽然革命精神远去,但世间的真理不会只为形式而存在或者改变。自由主义社会,看似“我命由我不由天”,都在追求个人价值实现,但是“我命”终跳不出本阶级的束缚,而只有将“我命”聚合成本阶级整体利益,以实现本阶级利益才能最终实现“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能是一种唯心主义的观点。而这种唯心主义的观点,则是几十年虚无历史自然产生的孳息而已。

  一个一九七九年的动画电影《哪吒闹海》,一个二〇一九年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尽管二〇一九年时间上最新,但最新不代表最先进,“与时”的不一定是在“进”,两个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对比,还不明显吗?

  2019年8月4日

最新推荐

习近平:确保部队安全稳定习近平:团结一心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