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NBA的教训与周总理的精明

作者: 鹿野 日期: 2019-10-10 来源: 察网

鹿野:NBA的教训与周总理的精明

  近日来,NBA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公开表示支持香港暴乱。随后,NBA总裁亚当·肖华公开力挺莫雷: 【“我也读到一些媒体的报道,暗示我们不支持莫雷,但事实上,我们支持。”“作为一家基于价值观的组织,我要明确表示,莫雷发表自由言论的能力得到支持。”】

  这也引发了中国方面强烈的反应,先是终止了同火箭队的合作。在NBA总裁力挺莫雷的反华言论之后,央视也决定立即暂停有关NBA赛事转播安排。无论是媒体还是爱国网友,也大都对NBA进行口诛笔伐,掀起了一股热浪。

  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显示近几年来我国的舆论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当前中国的爱国情绪已经较之崇美情绪具有了一定的优势。

  不过,在这一场舆论斗争当中,笔者个人感觉多多少少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大多数人谈及“美国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言论自由”时,仅仅以一些NBA成员发表种族歧视言论被打击为例。然而,中国同样也是反对种族歧视的。如果单纯以此为例,不免让人感觉到美国对言论的限制只限于种族歧视等确实不好的言论,言论自由度也的确要比中国更宽。

  事实真的如此吗?当然不是。在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只是拥护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普世价值”的自由,或曰“反共言论自由”,而亲共亲华人士则没有一丝一毫的言论自由。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前几年美国教育部下属网站引用了毛泽东主席一句谈教育的名言,这句话虽然没有什么政治色彩可言,但是只不过是因为其是“共产主义者”所说的,就不得不在第一时间删除并且致歉: 【该网站以英文引用了毛泽东的名言“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有美国网民发现后在社交网站分享,事件迅速传开,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因此受到批评。网站事后删除了有关内容,先是改成“今日无警句”,后又换成了林肯的名言。对此,有美国参议员声称,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 外媒:美教育部下属网站引用毛泽东名言引争议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03-25/4672962.shtml】

  试问,中国禁止过主流媒体引用华盛顿林肯等人的言论吗?显然,中国即使是六七十年代最激进的时刻,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们非但从没有像美国一样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而“因人废言”,而且建国至今的中学历史课本里始终对于这些资产阶级政治家持肯定态度。

  可是,近年来在中国和美国围绕着“言论自由”所进行的舆论战当中,中国方面却很少提及“中国对于资本主义言论的宽容,远比美国对共产主义言论的宽容大得多”这一毋庸置疑的事实。甚至很多中国人也误认为美国的确比中国的言论自由度更大,限制仅限于种族性别歧视等中美双方都公认不好的言论。

  这说明,NBA和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国对中国多年来的文化与价值观渗透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根深蒂固。扫清美国文化话语霸权在中国的影响,仍然任重而道远。

  最新消息,北京时间10月9日,勇士高层里克·威尔茨发声,在支持莫雷和肖华的同时,还表示“在过6个月,这件事会慢慢淡下去”。也就是认为,中国方面的反应不会给NBA的经济利益带来太大的影响。

  这种蛮横的态度也引发了大批中国爱国群众的愤怒,表示“从此再不看NBA”。也有不少人津津乐道于“中国封杀NBA将会给NBA造成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这种反应当然是正确的。不过笔者还想在此基础上补充几句:

  中国从来不欠美国什么,中国每年花数十亿美元看美国的NBA比赛,本身就不是什么天经地义的正常现象,而是美国文化入侵之下的一种病态行为。不要说未来真的不排除像勇士高层说得那样再次花天价看NBA的可能性,即使从此永久性的封杀了NBA,也只能算是在文化舆论话语方面的一种“止损”,还远远称不上是“重大的胜利”。试问,美国方面会每年花数十亿美元去看中国的乒乓球联赛吗?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引入NBA是为了提高中国篮球的水平。那么笔者想问一问,自从中国在篮球方面全面效仿NBA,水平提高了多少呢?稍微关注一点儿篮球运动的人都知道,原来专业训练队体制下的中国篮球队从来不考虑如何进入奥运的问题,所考虑的只不过是在进入奥运会后的名次,现在的中国篮球队则连进入奥运都已经是很困难了,正在一步一步地向国足靠拢当中。

  事实上,NBA模式宣扬的那种“金钱至上,个人私利至上”的体育文化是否真的能够提高成绩,即使在美国也是有很大争议的。像今年美国队打出了历史最差成绩之后,主教练就痛骂很多NBA明星是“逃兵”。相反,苏联解体以前西方一直对于苏联的体育模式羡慕备至,认为苏联人在先天体质比美国黑人差很远的情况下,奥运会等重大国际赛事一直能压美国一头,主要是实行了举国体制,能够集中起整个国家的科技力量,对优秀的运动员实行长时段有计划的科学训练: 【苏联人成功的关键在于他们根据长远计划进行系统训练。他们把这些计划划分为年度、月度,甚至每周的计划。他们的系统训练根植于通过大量应用研究得来的科学数据。如:技术分析、比赛分析,以生理指标为主的训练计划、战术训练、心理训练、医学控制、受伤预防和消除疲劳、恢复体力等。今天,他们正在进行定性、定量分析以确定不同项目运动员的最佳训练方法。他们采用高速摄影机和肌电描记器来测定运动时的各种指标。他们利用心率、血液分析、呼吸率来监督训练,为各种不同水平的运动员开出正确训练处方。 《苏联的运动成绩为何突出?》,《四川体育科学》1984年第02期】

  因此,我们过去认为NBA是“先进文化”,每年花数十亿美元的天价看美国的NBA比赛,本质上同样是美国文化侵略的结果。今天除了应该借此时机及时止损以外,也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当然,笔者并不是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文化领域一无是处,也不是说不应该同他们进行文化领域的交流,只是认为在同西方进行文化舆论领域的交流和合作时,应该注重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

  在这里,昨天晚上电视剧《外交风云》当中播出的尼克松访华时周恩来总理对于电视转播权的处理就很值得我们借鉴。这一段内容其实也是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

  1972年1月时,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一行十八人来到中国,为尼克松总统访华作技术安排,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有关电视转播。当时,中国方面并没有能够进行电视转播的卫星。美方提出租用卫星大约要花100万美元,这笔费用美国愿意承担。但是这样一来就等于中国欠了美国的,有辱中国的主权和尊严。但如果中国花钱租卫星供美国使用,又有“冤大头”之嫌。

  周总理对这个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是:第一,卫星由中国方面花钱租用,租用的期间所有权属于中国。第二,美国想要进行电视转播,可以向中国租用的这颗卫星购买使用权。第三,中国方面完全可以把使用权卖得更高一些,但是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绝不会过分牟利,所以我们花多少钱租的,就用多少钱把使用权卖给美方。于是,中国既没有损失外汇,又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尊严,还让美国欠了中国方面一个人情。

  现在很多人宣称,那个年代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不懂经济”,特别是“不懂国际经济贸易”。可是看看周总理当年做的事,足以让今天不少号称“懂经济”的人汗颜。

  我们今天在引进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文化产品时,也完全可以采取类似的做法。要牢牢记住一点:美国是希望自己的文化能够影响中国的。在这方面,其实中国是主动的,不仅有进口产品的选择权,而且还可以从中获取一些经济利益。比如说,美国的NBA等四大体育赛事要是想在中国转播,中国方面完全可以收取播放费,并且采取竞标的方法,价高者得。

  当然,这可能会吓走一部分西方文化商人,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绝不会因此就完全放弃通过文化来影响中国,因此也不可能完全引进不到西方文化产品。至少,总比“向国外输出中国文化就要倒贴钱,购买外国的文化产品就要花费天价”强得多吧?

  随后,笔者衷心祝愿未来中国能够在同西方的文化交流当中牢牢的掌握主动权,实现经济与社会效益的双丰收,让像这次这样“每年花数十亿美元看NBA,结果换来NBA集体反华”的情况,变成永远的历史。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