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老孙微评(回归事理)

作者: 孙锡良 日期: 2019-12-03 来源: 红歌会网

1、华为员工李洪元被拘留251天。

  评:从目前透露的信息看,拘留这件事本身是错误的,华为肯定也有错,不需要做太多讨论。

  当前,有两种情绪需要引起重视:A,脱离法律谈华为形象是不好的,华为,规模很庞大,管理上不可能不出些问题,出了问题,依法处理比较好,包括双方进一步诉诸法律都行,不要无限放大;B,把这件事又引向阴谋论更不行,部分网友评论此事喜欢带节奏,说这事又是媒体炒作打压华为。如果没有确凿证据,我反对这种论调。

  不管华为是否参与非正常执法,借这次机会深入解剖一下自己,对华为自身没有坏处,真要想走得更远,再知名的企业,都得记着法律,无论劳动法还是其它法。

  我反复强调一个观点:不要把华为与国家捆绑,不要把中国的希望寄托在一家企业身上,中国真想强大,需要有创新型企业组合体。

2、周某某:中学发布禁止发型,仿佛回到40年前。

  评:周某某想评论学校发型是可以的,但把发型跟思想联系起来就有些过了,把这事跟四十年前联起来就更不搭调了。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外国的学校好像也是各有各的校规,甚至有较严格的校规,中国的学校出点自己的规定就思想落后了?

  为什么老拿你自己看不惯的事跟四十年前挂钩呢?周某某的情感里满是对曾经历史的不满与讽刺。实际上,你的这种思想本身就是落后的,因为你也是把曾经的局部现象全局化。四十年前,我还在读小学,剃光头,留平头,女孩子留麻花辫,都很自由的,穿喇叭裤的中学生也比比皆是,并不是校长拿着剪刀站在校门口等着你,至少在我们那个地方不是。

  无独有偶,我在百度网上又看到另一篇文章,讲的是华南农业大学某杂交稻院士,讲他的杂交稻种子比袁隆平院士的种子播种面积更广。讲着讲着,突然话锋一转,他说:袁老的种子虽然播种面积只占两成,但在那个混乱年代,别人都忙着搞斗争,只有袁老能坚持做杂交稻研究,所以更值得尊敬。

  再怎么有成见,也不能扯蛋呀!杂交水稻研究,只有袁老的团队在搞?你懂个啥?自六十年代中期到整个七十年代,中央政府一直都非常重视杂交水稻研究,尤其是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广东等地都在同步研究杂交水稻,中央调集300多名专家到湖南组织攻关,单湖南一省,每年都要派15000名以上农民赴海南种试验田,这都是有据可查的历史,如今的文人,怎么就能张开眼睛说瞎话呢?袁老是贡献很大的科学家,值得尊敬,但把他拿来当箭射击历史就很不道德,肯定也不符合袁老的想法。

3、外交部:暂停审批美舰赴港申请,制裁美有关非政府组织。

  评:制裁美有关非政府组织是非常正确的,我曾经在“港六条”中就提出过要对美在港此类组织下手,一直未见下手,希望这次制裁的重心能放在香港,并且利用这个契机,一次性清理干净。不过,我有些担心,本次制裁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动作。

  暂停审批美舰赴港,“暂停”两个字有些软,曾经有过多次“暂停”,最后又都和好如初,对美国几乎没产生什么刺激作用,如果中美贸易谈判顺利一点,我担心“暂停”两个字又短命了。

  从更远一点的国家视角看,中国香港永远都不应成为美军的定时消遣乐园,要加油,哪里不可以加?日本不能加吗?美国的军事基地就在日本,为嘛跑到香港来加油?说白了,美军就是来炫耀武力并定期为买办打气助威的,是来当武力观察员的。

  从近一点的外交事件看,中国也是可以提更具体条件的,美国不废弃《香港民主人权法案》,中国就不审批美军舰赴港申请,这是必须要做到的,美国一日不取消这个鬼胎,中国就一日不取消“暂停”。能不能做到?

4、中俄两国领导人共同见证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

  评:这是非常有战略决断的一件大事,是一件双赢的大好事。

  但网上的杂音还是不少,要么猜测气价高了,要么怀疑未来会被俄罗斯卡住脖子,好像怎么做都是错的,横竖不想跟俄国人做生意。

  这行么?有历史恩怨,就不相往来?美国还往日本扔了原子弹,美日就不交往了吗?邻国之间,永远都有领土问题,就看谁进谁退,难不成永远不往来?

  我现在发现,手机上的新闻评论跟电脑上门户网站的评论是不一样的,手机上好象更大尺度,一遇到中俄话题,基本上都是挑拨离间的评论居多,都想借领土问题挑起仇恨。

  停你几天供暖,你会拼着命地骂东骂西,互惠互利的事摆着,就别装了,真要闹翻了,人家不给气,你也只能忍着,谁叫你缺呢?

5、持续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

  评:结合前期刘先生的文章,大家应该非常坚定地相信,市场化仍然并将必然成为未来的改革方向,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之下,满足市场化的私权改革和市场自由法治化改革就不可能停歇。部分网站的同志,无论是写理论文章还是写时评文章,都不能再脱离现实谈理想,至少不要把重心放在理想上面,理想要谈,不能空谈,脚全部离地了,那就成空想了。

  大家要明白,今年以来,国家对“国际化营商环境”特别地重视。为什么?因为有需要。有人讲中国不需要引进外资了,对外投资赚钱就行了。

  你只是从你的视角看问题,别人不一定这么看,如果国家把“资本时代”看成是一个发展阶段,那么,资本的流动就一定是双向的,有流出,就必定有流入。资本的流动,不只是钱的流动,它身上还搭载着科技、文化、服务和价值观,你拒绝资本流入,实质上也是在拒绝跟发达国家融为一体,人家也不答应。比如说金融国际化,你本来可以不需要美国的钱,但美国人一定要来赚钱,你不让进来,就违背了由资本主导的WTO规则,怎么办?除非你能改规则,不能改,就得让它进来。

  未来的思考点是什么?很简单,国际化营商环境下,你自己如何更好地适应。

  附言:

  思想阵地建设被高度重视,并开始有所部署。我个人是这样看的:能把握住一部一校一台一报一社,阵地就稳了,这就是“五位一体”的思想阵地,是我们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保障,是国家事业兴衰成败的决定性高地。

  写于2019年12月2日星期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