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唯物史观究竟是世界观还是历史观?

作者: 赵磊 日期: 2019-12-03 来源: 察网

赵磊:唯物史观究竟是世界观还是历史观?——唯物史观何以“唯物”(之四)

  唯物史观是不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比如,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林岗教授认为:【“对于马克思的经济研究和《资本论》写作,历史唯物主义是世界观意义上的方法论原则。”】

  言外之意,唯物史观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那么,唯物史观能否等同于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呢?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从基本概念开始讨论。通常认为,世界观,是指人们关于世界(宇宙)的总的或基本的观点和看法;自然观,是指人们关于自然的总的或基本的看法;历史观,是指人们关于人类历史的总的观点和看法。

  总之,世界观(宇宙观)包括了以下内容:自然观、历史观、人生观、价值观,等等。也就是说,自然观和历史观都是从属于世界观的。因此,流行的观点认为,自然观、历史观不能与世界观平起平坐。

  由此推论,如果说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话,那么,唯物史观(历史唯物主义)仍然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20世纪末以来,由于学界对于辩证唯物主义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合法地位产生了分歧和争议,因而出现了三种流行的观点:(1)主张把唯物史观等同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2)认为马克思主义没有世界观,只有历史观(即唯物史观);(3)主张应该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定义为“实践唯物主义”。

  问题是,把唯物史观看作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包含的部分,而不是可以与世界观并列的概念,这虽然在理论上有利于概念清晰,但也带来了不少混乱。比如,在定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历史观的时候,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内涵指向的是马克思主义对宇宙和自然界的基本看法(即辩证唯物主义),而并未包括马克思主义对人类社会历史的基本看法(历史唯物主义)。所以,在定义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之外,人们又不得不对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含义做出专门的定义。

  换言之,理论上把历史唯物主义当作从属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内容,但在实际描述中,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成了并列的概念,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与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成了并列的概念。

  正是基于上述混乱,笔者倾向于把世界观与历史观分开来考察。也就是说,可以将世界观与历史观看做并列概念分别加以定义。

  据有人考证,把世界观与历史观分开考察的观点,始于斯大林。斯大林在《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中说: 【“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党底世界观。其所以叫作辩证唯物主义是因为它对自然界现象的看法,它研究自然界规象的方法,它认识这些现象的方法,是辩证的,而它对自然界现象的解释,它对自然界现象的了解,它的理论,是唯物主义的。” “历史唯物主义是把辩证唯物主义原理推广去研究社会生活,把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应用于社会生活现象,应用于研究社会,应用于研究社会历史。”】

  在上面的论述中,斯大林明确地把辩证唯物主义等同于马列主义世界观。我注意到,斯大林的这个观点得到了一些学者的认同,比如北京大学的黄枬森教授。也有学者不同意黄先生的看法: 【“黄先生把马克思主义世界观表述为‘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这一提法来源于斯大林1938年为《联共(布)党史》4章2节撰写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一文,是斯大林理解的和曲解了的马克思的世界观的表述。”】

  值得注意的是,黄先生虽然认同把世界观与历史观分开来的观点,却并不认同这种观点是斯大林的创造,他说: 【“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成由两个主要组成部分——辩证唯物主义 (世界观和认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历史观)构成的思想体系并不是斯大林的创造,而是苏联二三十年代哲学界的共同创造”。】

  黄先生还进一步强调: 【“实际上, 我们后来写的教科书根据的不是斯大林的体系即联共党史四章二节的体系,而是四章二节以前的苏联体系。……斯大林体系是1938年才出现的, 该体系对原来的体系不仅做了简化,而且做了很大改变。……总之,无论从时间上还是内容上看,旧体系都不能叫做斯大林模式、斯大林体系”。】

  对于黄先生的回应,有学者这样评价说: 【“可见,黄先生本人是主张‘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斯大林体系有很大不同的。”】

  那么,马克思恩格斯是怎么看的呢?对于唯物史观与世界观的关系,马克思恩格斯似乎没有明确的界定,但有过一些相关的论述。比如,在批判费尔巴哈的唯心史观的时候,马克思恩格斯说: 【“当费尔巴啥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时候,历史在他的视野之外,当他去探讨历史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在他那里,唯物主义和历史是彼此完全脱离的。”】

  很多人比如费尔巴哈,他们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是唯物的:不信怪力乱神,只信物质是第一性的。可是一旦进入人类社会,他们的看法立马就陷入了唯心主义:不信“存在决定意识”,只信“意识决定存在”。这种唯物的世界观加唯心的历史观的“半吊子唯物主义”,正是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局限性所在,也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费尔巴哈旧唯物主义的症结所在。

  马克思恩格斯说,“费尔巴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这里的“唯物主义”,指的是费尔巴哈的世界观,而不是费尔巴哈的历史观。人类社会本来是整个宇宙中的构成部分,然而正是由于唯物的世界观未必导致唯物的历史观,所以,马克思恩格斯才会将二者区别开来。

  有人说,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是“自然观”的唯物主义,而不是“世界观”的唯物主义。换言之,自然界并不包括“人类社会”,世界(宇宙)才包括人类社会。问题是,把人类排除在自然界的范围之外,这样的说法是值得商榷的。请问:难道人类社会不是自然界的产物么?难道人类社会不是自然界的从属内容么?难道自然界是从属于世界的组成部分么?难道宇宙与自然界不是同一个层级的概念么?

  对此,我们有必要从概念的界定展开讨论。什么是“世界”?广义上讲,所谓世界就是指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什么是“自然界”?广义的自然界是指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客观世界——它既包括自然科学所研究的无机界和有机界,也包括社会科学所研究的人类社会(人和人的意识是自然发展的产物);狭义的自然界是指不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客观世界(又称大自然),即自然科学所研究的无机界和有机界。显然,如果不作“狭义”的说明,那么,自然界指的是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客观世界。

  问题是,哲学意义上的“自然界”通常并非是狭义的概念,而是广义的概念。由此引申出来的结论是:

  (1)既然“世界”与“自然”这两个关键词是同一个等级的概念,那么把“自然”看做是“世界”的从属部分,显然是不恰当的;

  (2)既然“自然界指的是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客观世界”,那么,世界观可以等同于自然观;

  (3)既然世界观可以等同于自然观,那么,说费尔巴哈在世界观或自然观上是“唯物主义者”,也就并无不可;

  (4)世界观与历史观的区分不仅必要,而且科学。

  说明:(1)该博文是《唯物史观何以“唯物”》的第四部分,《唯物史观何以“唯物”》已经发表在《社会科学研究》2019年第6期。(2)该博文中的注释和引文出处均已略去。需要核对出处的读者,请登录“中国知网”查阅原文。

  (未完待续)

  【赵磊,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