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作者: 尹国明 日期: 2020-02-15 来源: 明人明察 点击: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李文亮医生为什么突然去世?为什么一个只有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被新冠病毒感染之后的治疗期间,突然病情失去控制呢?对这个问题,一直有各种分析和猜想。

  新华社记者甚至把问题提到国家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昨天我们看到李文亮医生的逝世,大家都心情非常悲痛,但同时也对他患病的过程产生了疑问,他只有35岁,但是他从发病到最后转为重症,到离世,时间非常短,专家能不能分析一下他这个病例是怎么样一回事。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表示,后续将认真研究李文亮病例。

  某种势力针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体制的阴谋论也趁机大行其道,不值一驳。

  现在主要有两种分析,我认为比较切中问题的要害。

  一种是针对纯西医治疗方案的质疑。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目前西医专家也承认,对于冠状病毒西医并没有特效药,主要靠患者的自愈能力,也就是自身的免疫能力。

  西医的基本思路是在研究病毒特性的基础上,找出针对病毒的特效药,实行精准打击。但是西医一直还没有找到针对冠状病毒的特效药,不用说这次爆发的新冠病毒,就是2003年爆发的萨斯病毒,西医至今也没有找到克敌制胜的特效药。没有特效药,所以西医就只能依靠人体的自愈能力。在西医没有特效药之前,对新冠病毒的治疗是辅助性的。当然,不排除西医对新冠病毒肺炎引发其他并发症的治疗是积极的和有效的。

  中医的治疗方式与西医截然不同。中医不需要、也不关心引发人体患病的具体病毒是什么,有什么特征。中医认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以中医的治疗方案,都是围绕着如何扶正祛邪来进行的,扶正为主,祛邪为辅。提高和依靠人体自身的正气,大致可以理解为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和自愈力,来实现人体对病毒的战而胜之。

  一种新病毒突袭造成的疫情,西医无法在短时间内就研制出抗病毒的特效药,中医扶正祛邪的治疗思路应对这种突发的病毒疫情,就表现得很有办法,体现出优越性。这一点,中医在抗击非典疫情过程中,就已经表现的很充分。

  2002年末,疫病SARS席卷广东。87岁高龄的邓铁涛临危受命,担任中医专家组组长。以中医为主收治了58例(也有说73例)病人,没有病人转院,没有病人死亡,没有医护人员感染,患者也没有后遗症,取得“四个零”的成绩。而西医治疗方案不但致死率更高,还因大量使用激素,导致很多治愈患者还伴随股骨头坏死等后遗症。

  本文无意于贬低西医,西医在一些病症上的治疗效果也是很好的。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不看广告看疗效,理论再完备,仪器再先进,疗效永远是第一位的。

  所以国家这次很重视中医的作用,一再强调中西医结合抗击疫情。

  根据现有的信息,李文亮医生是接受的纯西医方案治疗,治疗过程中使用大量抗生素和激素。中医认为这些手段的使用,于人体免疫力非但无益反而有害。现在连一些平时关注西医的媒体和自媒体,也开始反思李文亮医生的西医治疗方案是不是适当。

  比如一直有良好声誉、平时侧重于西医的自媒体“三甲传真”也在《李文亮医生之死,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一文中,记录了一些对过度使用抗生素和激素提出质疑的观点,该文也提到全国各地的很多敌人,不少第一个被治愈的新冠肺炎患者所采用就是中西医结合治疗,并呼吁“大家不要中西医对立,客观认识中西药在治疗新冠病毒肺炎中的优势,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共抗疫毒确实是一个已经被印证了的好办法”。

  中西医在抗击病毒疫情过程中的具体表现不是本文的重点,以下才是:

  本人在《背后的真相,这才是李文亮医生身上最大的闪光点》一文中,对于李文亮医生的病情突然加重并很快去世,写下这样一段文字:

  有人分析是西药害了他,也还有其他分析,还有其他解释,这些我不专业,不发表看法;但根据常识判断,我认为还有一种因素的作用也不能忽视。媒体对他过于频繁的采访,也在消耗着他的体力和精力。

  新冠病毒肺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的特效药,主要靠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而休息不好,过度的劳累,是很容易降低免疫力的。根据我并不完整的搜索,就有不少于三家媒体对他进行过采访,而且还是用微信采访的方式,需要他打字,打很多字。

  媒体人有自己的工作职责,一定程度上我也理解这种采访的必要性,但频繁的采访,是否为他的健康考虑过?

  虽然中西医在治疗思路和方案上大相径庭,但在一个问题上,却是看法相同的,那就是病人要注意多休息,不能过于劳累,这样有助于自身抗击病毒能力的恢复和提高。

  当时笔者还没有掌握李文亮医生患病住院期间接受采访的媒体准确数量以及真实的采访密度,当今天看到网友发出的李文亮医生接受媒体采访的情况汇总,还是因如此之高的采访密度而大吃一惊。

  下面就是微博知名网友“辟谣知真相”(欢迎大家关注他的微博)整理的李文亮医生接受媒体采访的情况:【李文亮医生病重期间接受媒体采访及相关情况汇总】 以下本人搜索到的李文亮医生病重期间接受媒体采访及自己发文、上网等情况。 1月24日,送入重症监护室治疗; 1月28日,接受“北青深一度”采访; 1月30日,在“今日头条”号发文; 1月30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1月30日,财新记者采访李文亮时,“他还躺在呼吸与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此前他的病情经历了一次恶化”; 1月30日下午5点左右,以打字方式接受“南方都市报”1个小时采访。晚上8点向南都记者提交新闻配照; “1月31日,周健联系上了李文亮,对方告诉他,自己不太能讲话、说不出完整句子、呼吸困难。周健借助视频通话将捐助计划说给李文亮听,李文亮则以文字回应。” 1月31日,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的采访时; 1月31日12:14分发微博自述文; 1月31日接受“冰点周刊”采访; 1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还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李文亮。——“他由于插管呼吸,无法说话,只能打字和外界交流。 在文字回复过程中,李文亮多次暂停采访,接受治疗。‘不好意思,刚才在打针’在一次二十多分钟的中断后,李文亮回复道”。 1月31日和2月1日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 2月1日上午10:41分,发微博称正式确诊。 2月1日下午,李文亮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答应家人安心养病,暂不接受媒体采访; 2月1晚上9:38分,回复微博网友留言; 2月1日,李文亮向深一度记者描述自己的病情:“还是呼吸困难,肺功能恢复比较慢。”当日,他拒绝继续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有点累,我想先好好养病”。 负责护理李文亮的一名护士表示,李文亮发烧很严重,经常都是39.6度、39.7度,打针用药都没用,而且呼吸困难。“严重的时候,他表情痛苦,上气不接下气,面色紫绀,我就给他戴上面罩,高流量吸氧。” 2月2日,在自己的头条号上更新自己的病情; 2月2日,李文亮告诉纪录片导演赵琦:“呼吸仍困难,肺功能恢复比较慢。” 2月3日,刷微博为朋友点赞; 2月4日,登陆了丁香园网站; 据@陈迪Winston 透露:媒体(美国CNN)2月4日发布对李文亮医生的采访,不知是否最后一次,但李医生当时已呼吸困难咳嗽严重无法对话,最后采访以文字信息(打字)完成。 2月5日下午,李文亮通过微信告诉财新记者,其病情有所反复。“这两天不如之前,呼吸困难加重。。” 2月6日,李文亮大夫与友人通话时,自述胸闷,喘不过气。2月6晚7点多,李文亮进入抢救室。。 ——注:除陈迪这一条是根据他微博外,其余内容都来自正规媒体报道。

  至少十家媒体,在李文亮医生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之后,对他进行过采访。这么高强度高频率的采访,对一个健康人,都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而且这种采访都需要李文亮医生通过文字方式答复,比一般的面对面语音采访要消耗更大的精力。

  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前,在他还在抢救过程中,就被多家媒体先后发布消息称人已去世,媒体获取了大量的关注和天量的流量。在他去世之后,媒体又大量报道和评论,形成了李文亮医生去世前后的现象级舆情;更有甚者,其中一些媒体人,还有意无意的把李文亮医生之死引向体制;但我真的没见过有一个采访过他的媒体,在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后,反思过媒体对于李文亮医生的采访密度是远远超过他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的。

  这并非是要媒体承担什么责任,但是媒体对于他病情的加重,真的一点责任没有吗?

  我不信这么多媒体记者,就没有一个想过一个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病人是需要好好休息,不能如此高频率接受采访的。

  这是根据常识,不需要任何专业医学知识就能做出的判断。

  媒体在市场化的环境下,面对竞争的压力,出于对流量的关注,总想搞一个大新闻。在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前,媒体就多次宣布其已离世的内在冲动,也是不顾李文亮医生身体情况频繁采访的原因。

  当然,这些采访媒体中,市场化媒体占据了绝大多数。此外,从其中一些媒体平时的倾向性来看,采访的动机背后,应该也有一些反体制的因素在里面。

  过于苛责这些媒体人,似乎也不公平,毕竟身上承载着媒体市场化的竞争压力,说起来也都不容易。

  悠悠万事,利润至上,这是资本的本性。什么道德与情怀,流量至上,这是市场化媒体的追求。一个病人的死活真不是他们关注的,对李文亮医生的消费如何做到最大化,以实现最大的流量与收益,才是他们关心的。

  写到这里,又忍不住想起那段深刻至极、刻画的惟妙惟肖的文字:

  政府希望他活着,反动派需要他死,媒体需要流量...当初给他训戒单的人彼时最希望他救治成功,给他捧以吹哨人的人巴不得立即宣布救治无效。

  媒体市场化,带来的问题远不仅限于此。

  市场化媒体面对市场化竞争,为了流量,更关注负面新闻,也因此会经常成为谣言的载体,而辟谣的积极性则显著降低。造谣文章动不动就十万+,辟谣文章的流量不及一个零头,原因也大多在于此。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媒体市场化,主角是资本。资本除了关注利润之外,还关注资本的安全,内在得渴望与向往最有利于资本安全和资本更自由的制度。

  这个制度,就是媒体人念念不忘的资本至上的西方宪政体制。中国媒体人念念不忘的美国体制,就是被认为最有利于资本安全和自由的宪政体制的代表。

  全世界范围内对美国体制的崇拜思潮,是源于资本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是通过资本化力量控制的传媒力量(还有教育的渗透)完成的传播和布道。

  中国人对美国体制的崇拜,同样是资本控制的媒体和网络以及渗透的教育平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市场化竞争的大环境下,不光是资本媒体,就是一些非资本的体制内媒体,流量也是重要的考核指标,也因此时不时会变成谣言的传播者,甚至出现大量的“媒体两面人”现象。

  媒体市场化,非常适合美国,因为美国就是资本至上的体制。资本控制的主流媒体,会自觉地维护美国的体制而不会去反体制。只要美国政府登高一呼,就会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阵营做到一致对外,这种政治自觉,都不需要外部的干预,是融化在资本骨子里,并渗透到媒体文化和媒体制度流程之中的。

  不认同西方体制的,很难在西方的主流媒体中生存下来。不用西方政府出面,媒体的老板和管理层就会主动去采取措施。

  但是这套体制却不适合社会主义国家,理由如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