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斌强 :令人震惊的“真相”?

作者: 兰斌强 日期: 2020-02-24 来源: 昆仑策网

武汉加油

  今天上午,看到朋友圈在热传一篇文章,标题是:“武汉一省级机关党员干部:有些话就是被撤职我也要说!”(以下简称“有些话”)文中描述的武汉目前在疫情中的一些乱象,的确令人震惊!

1.jpg

  【“有些话”一文标题截图】

  该文分四点描述这些乱象,即“一、封管不严密,形同虚设;二、隔离不到位,殃及邻里;三、排查不严格,后患无穷;四、应该让疫区住户有知情权。”我归纳为下面三点:

  一是武汉实施封闭社区管理后,“很多值守人员(对辖区居民)象征性问一句,不测体温,不查证件,更不看通行证”、“住户频繁出入,没有授权,值守人员管不住”;

  二是开展全市拉网排查,“要求三天内‘一把手’”亲自上阵,‘不漏一户,不漏一人’”、“下沉的三万党员职工平摊到每个社区才十几个人,靠这十几个人,三天连住户人口底数都摸不清,三年也不可能完成排查任务!”

  三是社区大多数居民不知道疫情的真相,“我们一直不知道真实的情况,连本楼情况都不知道。”“难怪他们天天大摇大摆地进进出出,悠悠晃晃地散步遛狗!”

  如果说这篇文章所描述的是2月13日之前武汉的状况,我会有些认同,因为,即使我关闭在家中,通过窗户也可以看到其中的一些情况,也没有一个社区人员到过我家。然而,这篇文章明确写的是现在的情况。这就让我产生了质疑,因为文中描述的情况与我现在看到的情况不一样呀【大家可阅读我20日写的《封城28天,我所经历的二三事(结尾视频)》一文】(点击蓝色字体阅读)。

  一个过千万的城市,在执行某一项政策时有差异,有好坏,是完全有可能的,即使在当前非常特殊的情况下,也不可能绝对一样。因此,看了这篇文章,不是武汉的读者一定会赞同作者所描述的,认为这就是武汉现实的“真相”,即使不在作者所描述的社区的武汉市民,因为关闭在家无法确认文中所描述的真实性,但同属疫情中心的“沦落人”,也会不由得产生某些认同感“也许他们社区的真实情况就是这样的”。

  按照该文所描述状况,在武汉市新的主政者到任一周后,以前的乱象还在继续,而且还越来越严重,这就不是简单的现象问题。

  那么,这篇文中所描述的内容是真实的吗?它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应该让社会大众知道。

  一、真实性值得怀疑

  由于前段时间武汉市发生了许多令市民不满,甚至愤怒的事件,市府的公信力遭到严重冲击,因此,即使2月13日武汉市有了新的主政者,市民一方面抱有期待,另一方面还持观察心理,甚至继续对一些新的政策执行持怀疑态度。应该说这些都是正常的。

  客观上,以前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可能一换了主帅一蹴而就,不可能一夜之间发生彻底改变,因此存在一些漏洞、问题是肯定的,关键的是要看新的主帅是否在脚踏实地不漏、真抓实干改变。对此,保持一个公平、正常的心态,客观看待问题尤为重要。如果不分青红皂白,不实事求是遇到问题就喷,甚至不容反对的观点,稍有肯定的看法就受到攻击,这不是一个理智者面对问题的态度。这种现象继续发展,只会让弥漫在疫情中的戾气越来越重,对抗击疫情不会有任何益处。

  自2月14日以来,武汉市在社区管理、排查、公务人员工作方法等方面与以前确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应该是大多数市民的感受。举两个现象:

  1、14日之后,实施社区封闭管理的力度明显比以前严格了许多,自驾车上路行驶、出入社区越来越困难,市面上检查越来越严格等等这些是事实吧。

  2、17日市府宣布开始为期三天的全市拉网式排查,主政者要求各区委书记立“军令状”不允许工作浮在面上,3万多党员干部直接下沉到社区落实到人头,多名下沉官员因工作不到位遭到问责、处理这是事实吧。

  仅上面两点,与之前相比较,作为武汉市民都应该有所感受。“有些话”一文中所描述的地点是武昌水果湖社区,里面包括省政府机关家属所在地,如果真像文中所描述的那样,到现在还有“天天大摇大摆地进进出出,悠悠晃晃地散步遛狗”的现象,而且作者还特别强调这个社区是疫情“重灾区”,实在是不可想象。因为身份再特殊,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是起码的人之常情。

  因此,“有些话”一文所描述的情况真实性值得高度质疑。

  二、“有些话”一文的意图

  “有些话”一文中有两个重点特别明显,一是上面所说的,它描述的乱象发生在包括省委机关家属的社区;二是作者是该社区居民,同时还自称是抗击疫情的党员干部志愿者。这就让公众自然联想到两个问题,即1、“省委机关家属社区都是如此,武汉一般的社区可想而知”;2、下沉到社区的工作人员工作是多么的困难。

  这里还有一点需要提出,“有些话”一文中描述的所谓“知情权”的问题,指出他所居住(负责)的社区居民“我们一直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在水果湖街辖区工作的人,包括省委、省政府的绝大多数同志,都不知道水果湖的疫情。”这段描述难道不让人笑话吗?省委、省政府的负责人正领导全省的抗击疫情工作,可他们连自己驻地的疫情都不知情,也就是说“病毒敌人”占领了他们生活的地方,他们竟然还不知道!这样的描述,其真实性有多大的百分比?它带给公众的信息又是什么?想必不需要说白,大家都会知道。

  了解疫情的途径有很多种方式,从面上来说,国家主流媒体和各种公众平台每天都在滚动通报各地疫情,而且,在手机上还有一款随时随地查询自身所在地的疫情状况。居住在省政府家属社区的居民难道连这些起码的信息都接收不到?

  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志愿者(实际上我对作者自称的这种身份持怀疑态度),“有些话”一文的作者为下沉的工作人员呼吁参与抗击疫情工作有难度的这种心情,可以理解。然而,武汉市的疫情要求作为党员干部决不能把工作浮在面上,必须沉下去,这不仅仅是抗击疫情的需要,更是一个共产党员、公务人员在关键时刻应该体现的素质和作为。强调3万下沉干部不能在3天排查2000个小区,甚至声称用3年也排查不完,那只能说明我们的党员干部队伍出了问题。平日里,我们绝对大多数人都经历过查户口,查户口由当地公安派出所执行,一个派出所所管辖的范围多数不止一个社区,而一个派出所安排查户口的民警也就是几个人,多的也就十来个人,他们每到一个社区就会带着1-2个社区工作人员一块查,几天就完成了,谁听说过查户口需要三年的?

  “有些话”一文的作者声称下沉党员干部工作难,实质上的我们有些人的思想上出现了。在当前特殊时期,我们有没有把老百姓的生死放在心里?有没有真正想到我们是先锋队、战斗队、宣传队中的一员?有没有真正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2万5千里长征难不难?抗美援朝难不难?我们都走过来了,我们用小米加步枪打败了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建立了新中国;我们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把不可一世的美军打得不得不坐下来与我们谈判。这些先辈的光荣传统和精神不是仅用来平时教育别人的,而是关键时刻需要我们党员干部用行动去体现的。

  还是说一下我自身的体会,从封城开始到2月19日,没有任何社区人员到我家,可武汉市新的主政者16日下达“死命令”后,19日社区工作者就来到了我家。如果说元月23日到2月9日,半个多月的时间,社区工作人员排查有困难不能到我家的话,那么2月17日到19日三天就来到了我家就没有困难?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因素起了作用?因为上面发了“死命令”,因为区政府一把手知道再敷衍就会被责问,就可能位置保不住,同理,如果社区负责人再忽悠上面,他们也同样会受到处分。就是这么简单!

  表面上看似在为下沉工作人员呼吁,其实根本的原因是畏惧,怕自己所负责的辖区范围出纰漏,先找好被问责的后路!

  看看那些奋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哪一个不是困难重重?他们哪一个不是明智可能会感染,可能会牺牲?可他们有谁在叫苦?有谁在抱怨?

  对照一下,有些人难道不感到汗颜?!有些人还记得自己入党时、加入公务员队伍时的宣誓和誓言吗?

  军人讲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因此,一旦发生战争,每一个战士都会奋勇杀敌,因为他们时刻不忘军人的职责。我们的党员干部,特别是下沉人员,在当前抗击疫情的战斗中,应该向奋战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学习,不忘自己的责任,不忘初心,像一个战士迎接战斗一样与疫情展开拼死一搏!这样才会真正受到百姓的敬佩,才会不愧自己的身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