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谁是新冠病毒的同盟军?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20-02-25 来源: 红歌会网

01

  前段时间,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方方的“武汉日记”《感谢长江日报,给人们提供了一次畅快叫骂的机会》中的这样一段文字被刷屏——

  “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

  方方女士不愧是著名作家,果然厉害,出手不凡,寥寥几笔,就勾画了一幅类似奥斯维辛焚尸炉的情景。

  了解大屠杀历史的人都明白,集中营被解放后,真正令人恐惧的并不是尸体,而是遇难者遗留的成箱成箱的戒指,以及堆积如山的鞋子、衣服等。

  面对这些失去主人的遗物,任何人都会感受到一种无远弗届的恐惧,都会被死亡的巨大规模压得喘不过气来。

  “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恰到好处地充当了戒指的功能——透过这样一个无声胜有声的镜头,正在进行抗疫斗争的英雄城市武汉,就变成了堪比死亡营的人间地狱。

  在方方女士专门写给别人看的“日记”中,两万多名从解放军和全国各地慷慨奔赴武汉前线的白衣战士不见了,无数忙碌在各个医院、来自普通武汉市民的志愿者不见了,方舱医院中洋溢的乐观自信、团结友爱没有了,近万名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已经治愈,每天已有数百人顺利出院的消息看不到了……

  读者感受到的,只是浓的化不开的绝望情绪!

02

  有人说,方方女士的日记反映了“真实”。

  其实,她的日记绝不比身在武汉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看到的更真实。

  她在日记中没有一个字提到她曾经亲赴前线采访,她所“记”的内容无非是各微信群和朋友圈的道听途说罢了。她在使用这些材料时,既不核实也不订正,人名、年龄等各种错误比比皆是。

  这意味着,她非常藐视那些含泪阅读“日记”的粉丝,认为他们根本不值得尊重,断定无论自己端上去的是什么垃圾,他们都会带着感恩的憨笑吃下去。

  最主要的问题,还不在于方方的“封城日记”反映了所谓“真实”,而在于其中弥漫的失败主义、取消主义情绪和对抗疫组织者的猜疑情绪,这些情绪弥散开来,无疑将会使克服重重困难而组织起来的抗疫斗争趋于自我瓦解。

  对武汉来说,幸运的是,尽管方方的“封城日记”影响很大,还有官媒为她洗地,但终究是有限的。

  武汉不仅正在战胜新冠病毒,也正在战胜散布失败主义情绪的新冠病毒同盟军!

  也许意识到前段时间跳得太高了,方方日前在接受中新社采访的时候突然转变话风,信誓旦旦地表态:

  “我写‘武汉日记’的基调始终秉持与政府绝对保持一致,绝对配合政府的每一项举动,并且努力帮助政府说服不理解的人们,帮助政府安抚焦虑的人们。”

  无法判断她的“两个绝对”有多大诚意,很大可能不过得了便宜又卖乖吧?今后只能听其言观其行。

  但我对这种绝对化表态的诚意,历来是怀疑的。越是浮夸,越是说过头话,就越有可能在说假话。

03

  今年的3月6日,是著名作家、革命老人魏巍诞辰100周年纪念日。

  1950年12月,抗美援朝战争刚刚爆发,二次战役还没有结束,刚满30岁的魏巍就到了朝鲜前线。

  他这一去,就是三个月,几乎贯穿了三次战役、四次战役的全过程。

  在汉江前线的日日夜夜,战斗激烈而又残酷。

  魏巍冒着美军的轰炸和扫射,和志愿军战士们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

  他亲眼目睹了美军的凶蛮,也见证了志愿军战士的英勇!

  正是有了在血与火的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亲身经历,魏巍回国后,很快就写出激励了几代人的传世名篇《谁是最可爱的人》。

  今天,这部作品仍然标示了中华民族曾经达到的精神高度!

  《谁是最可爱的人》已经被证明是一座高山,而“封城日记”将被历史证明是一堆粪土。

  我并不奢望今天的作协主席、前主席们向魏巍学习,这等于要求蓬间雀变成鲲鹏,是不可能的事。

  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履行自己最基本的义务,对得起党和人民给予的待遇、地位、荣耀!

  同时,我无法抑制对他们的鄙视。

  他们灵魂怯懦、黑暗却垄断精神产品的生产权,更令人担忧。

  魏巍老人已经远去了,他留下一座渐行渐远的丰碑!

  中华民族未来的道路还很长,靠作协主席们提供精神支持,我们能走多远?

  这,长远来看,甚至是比疫病更严重、更可怕的问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