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美国大分裂

作者: 胡懋仁 日期: 2020-06-30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点击:

  有人在一个微信群里放了一个链接,是美国Frontline(前线)这么个机构拍摄的一个电视片,名为《美国大分裂》(America’s great divide),副标题是“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前线”这个机构看上去,是一个用网络来制作电视片的公司。但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公司,还是只是一个工作室,或者是别的什么机构。我没有在网上查,这无关紧要。这个片子分上下两集,我先看了上集,有近两个小时之长,比起一般的故事片都要长一些。上集看完了,下集先看了个片头,就明白了,这上下两集,上集是描述奥巴马当政时的情况,下集就是描述特朗普当政时的情况。

  奥巴马在竞选时,说的话很能振奋选民的人心。他希望美国改变,还希望美国团结。他竞选时说,我们不是要一个黑人的美国,也不是要一个白人的美国,我们要的是美利坚合众国。然而奥巴马一上任,就遇到了金融危机。美国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危机是美国的金融机构,包括美国的众多银行搞出来的。人们对这些银行说是恨之入骨也不过分。奥巴马从他的感情上说,也是很想整治这些银行的。但是他的经济顾问说,不行,不能整治银行,那样做会让美国经济崩溃。结果,奥巴马不仅没有整治银行,还不得不拿出一大笔钱资助银行,帮助银行度过难关。而银行立刻把这笔美国纳税人缴来的钱为金融高管发了奖金。这让美国人民极为愤怒。但是,谁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现实。奥巴马想改变,他的竞选口号就是改变(change),但是他做不到,他没有能力做他想要的改变。一个想改变某个不合理状态的总统,居然没有能力做一点改变。这里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片子中提到几次美国黑人被白人警察无端杀害的事件。黑人们希望奥巴马作为黑人总统,能为黑人说句公道话。但奥巴马就是想说,也不能说。因为如果他说了站在黑人一边的话,那么白人就会指责奥巴马是站在种族主义一边,是对白人种族的歧视。奥巴马不能说,奥巴马不敢说,奥巴马的民调很快下跌。他很苦恼,但毫无办法。

  直到在他第二任总统任期即将结束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个黑人被无故枪杀的事件。奥巴马这次胆子大了一点,他参加了这位黑人受害者在教堂里举行的追悼会。不过,也仅此而已。教堂里的黑人信众为此而欢呼和鼓掌。可是这对改变黑人的现状有什么意义呢?似乎他们认为,他们选出来的黑皮肤总统终于敢为受害的黑人说句有人味的话了。而且,奥巴马在这个追悼会上还唱了一首歌。他在参加这个追悼会之前,就准备要唱这支歌。他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他的愿望。可是这就够了吗?听到奥巴马唱出这首歌的人们就真的满意了吗?我既为这些黑人感到悲哀,也为奥巴马只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同样感到悲哀。

  发生在康涅狄格州纽敦小镇的校园枪击案,有20个孩子死于非命。人们要求美国在控枪方面做点事情。但是,美国步枪协会极力反对,他们提出的理由是,不能因为发生了枪击案,就剥夺那些正直善良持枪者手持枪支的权利。这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但是奥巴马和当时在众议院占多数的民主党毫无办法。

  在医改问题上,这也是奥巴马竞选时所要承诺要做的事。直到他的第二个任期临近结束的时候,民主党占有优势的众议院强行通过了这个法案。在投票时,投赞成票的只有民主党议员,而共和党没有一个议员投赞成票。而在奥巴马看来,或者他所希望的是,这是对美国民众有好处的事,应该尽量争取两党的共同支持。但是,共和党就是一点也不支持。他们找各种借口来反对医改议案。他们说,这有可能为那些非法移民占有国家的资源提供了便利。虽然奥巴马发誓这决不可能,但共和党就一定要坚持这样的看法。这让奥巴马非常沮丧。他在竞选时所希望看到的美国的团结毫无希望。在他上台之前,美国就是一个存在着分裂的国家,而在他离任的时候,这个分裂不但没有丝毫的弥合,而分裂反而更加深了。这是奥巴马的悲哀,也是美国的悲哀。

  奥巴马时期通过的医改方案,在特朗普上台后,立刻就遭到了废止。这八年,奥巴马等于白忙活了。民主党也白忙活了。美国那些需要这个医疗保障的穷人也非常失望。我虽然了解得不是太深,但我感觉,在骨子里,或者在本质上,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根本就不接受美国会存在一个黑人血统的总统。所以不管奥巴马提出什么样的议案,共和党都是要坚决否决的。在这个方面,共和党一点都不含糊,一点机会也不会给奥巴马。

  我们不能说,共和党里所有的人们都一定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但在共和党和它的支持者当中,这样的人是很多的。在他们看来,美国会出现一个黑人总统,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荒谬的事。这样的事本来就不应该出现。所以,当奥巴马当选为美国总统之后,这些反对者就一定会千方百计想方设法要和他作对,绝对不让他好受,绝对不让他干成任何一件他想干成的事。而结果,共和党人如愿以偿,而美国付出的代价就是美国更加分裂了。

  我以为,这样的分裂,在我们这些局外人看来,是很难从根本上来理解的。这种分裂存在之根深蒂固,是我们难以想象的。那些在美国生活的华人们到底是怎么看的,他们似乎也不太愿意说这类的事。即使在这个种族鄙视链中,亚裔或者华裔是这个鄙视链的最低端,即白人歧视黑人,而黑人歧视华人,但他们似乎也不太想真正面对这样的事实。我真的不知道,那么多华人生活在这样的生态里,到底会有怎样真实的感受?

  看了《美国大分裂》的下集,发现特朗普的路子跟奥巴马真的很不一样。奥巴马上任时,强调团结,强调改变,在团结中改变,虽然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但好歹也是有个良好的愿望。而特朗普不一样。他的路子就是要充分利用这种分裂,甚至要扩大这样的分裂,把分裂的口子撕得更大。他认为,或者他的幕僚认为,这才会有利于他的当选,以及当选后的执政。

  片子里把特朗普的基本盘称作“基地”(base),这容易把这个词理解有误。本·拉登的组织也叫基地,当然,在英语的拼法是是很不一样的。本·拉登的“基地”用的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所以和特朗普的基地是有区别的。但是在汉语中,我们看不到这样的区别。所以我以为,还是用台湾地区的常用语“基本盘”可能更恰当一点。这个所谓基本盘就是指的支持特朗普政策的基本群体。他们是一个大杂烩,有白人至上主义者,有低层蓝领劳动者,也有一些从中产阶层掉下来的失业者。他们对于民主党奥巴马执政时所推行的政策有强烈的不满,反对奥巴马推行的医改方案。他们认为,这个医改议案对于这个群体之外的人有好处,但对于他们这个群体没有好处。而且民主党政策中有某些对妇女和有色人种的倾斜也表示了非常强烈的不满。于是,特朗普就利用这个群体对这些个方面的不满,开始他的竞选活动,以及在竞选后所要执行的政策推行。

  特朗普在竞选时,基本做法就是到处煽风点火,把在他的基本盘群体中长期压抑的怒火给大规模地点燃。在他宣誓就职的第二天,华盛顿爆发了大规模示威,反对特朗普当选。这种情况在美国的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过。示威之愤怒,冲突之激烈,很难想象这是美国总统在宣誓就职之后的场面。分裂不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而是从这个时候发展得更为撕裂。

  片子中提到一个黑人被白人种族主义者杀害的事件,一般说来,时任美国总统一定会出来谴责歹徒,表示对受害者的悼念和慰问。但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他没有谴责杀人者,只是说这是一个不幸的事件。不幸?谁不幸?按照特朗普没有说出来的话,就是双方都有不幸,不是只有受害者才不幸。这样的表态当然引起了反对者的愤怒。但是,特朗普就要这样说,这实际上,是对于杀人的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某种怂恿和鼓励。所以那些白人种族主义者听到特朗普的讲话后,都很清楚,特朗普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面对媒体的各种质疑,特朗普最常用的回答就是“假新闻”。这招还别说,真有点屡试不爽。因为媒体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去证实所报道消息的证据与真实性。如果媒体较起真来,要到法院起诉,别的不说,单就是非常昂贵的律师费,媒体根本就承受不了。所以没有媒体愿意为所报道的消息是真是假而对簿公堂。这样,特朗普的一句“假新闻”就让几乎所有的媒体无言以对。

  特朗普还有一招,如果有人指责他有什么劣迹,一般美国政界人士,多会出来辩解,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这样的辩解一般来说,就是越解释,就越证明所报道的劣迹是真实的。像当年克林顿与莱温斯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特朗普的做法完全不同。特朗普任命了一个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该法官被提名后,有媒体报道说他早年就曾对别的女子有非礼行为。那法官还出来辩解了几句,但效果不佳。后来特朗普给他递了个条子,告诉他应对的策略。那法官确实也不笨,在听证会上,开始侃侃而谈,说这是政敌在诬蔑他,在攻击他,是对政府、对共和党的攻击。这完全是一个政治阴谋。大法官再也不进行防御式的辩解了。他采用了特朗普提供给他的策略,那就是反击,永远地反击。对方报道的到底是不是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这些问题都归结到政党政治方面。用中国老百姓的话说,这就是搅和。有什么事,你要想说清楚,不那么容易,特别你本来就有碴,就不那么干净,所以想要所谓澄清来说明问题,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所以,特朗普的做法虽然无赖,但在政党政治中却很有效。大法官在听证会上一番发言之后,质疑的媒体们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而国会面对这样的局面,似乎也无可奈何。

  本来,在特朗普竞选时,共和党内部的建制派是不愿意支持他的。共和党内有一股相当的势力来反对特朗普。但随着特朗普在竞选中的胜利,共和党内部也在发生分化。随着特朗普执政后,他的强硬执政方针也确实为共和党带来不少的利益。这时共和党内部原来那些反对他的人,有个别人继续坚持反对特朗普,但是最终被他搞得不得不辞掉参议员的职务。这个例子给那些原来反对特朗普的其他人以一个非常鲜明的榜样,就是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反对总统。谁反对总统,谁就必然倒霉。于是共和党的大佬们纷纷站出来,赞扬特朗普。我能看得出来,在这个场合里,那些言不由衷的勉强才能说出口的话语和他们脸上那种不可能遮掩得住的尴尬的表情,都在说明他们的所谓赞扬是多么的虚伪。而他们在做出这种赞扬的时候,又在表明他们是多么无耻。

  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时,共和党失去了在众议院的多数地位,特朗普并不认为这是个挫折。他还认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甩锅的对象。在民主党没有在国会两院占多数的时候,特朗普要找到一个背黑锅的对象还真不那么容易。现在民主党在众议院占有多数的地位,那么这回好了,特朗普可以把任何阻碍他执政政策的责任推到民主党的头上。各种黑锅都由民主党来背了。

  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会连任吗?据有人分析说,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是非常大的。因为他的竞选对手拜登根本就不是特朗普的个儿。在语言上,拜登吭吃憋嘟的,说不出几句完整的话,与特朗普的嘴皮子根本没法比。而且拜登有没有潮底儿,在美国政界一定是能挖出不少的。而特朗普,以前是美国政治的素人,所以在政治方面,特朗普没有什么潮底儿。美国还有一个人做了个人的民调。民调的主题是,如果现在选举美国总统,你会投谁的票?他做的民调中,有21万人参加了民调,其中79%支持特朗普,而只有21%支持拜登。所以那位分析家断定,几乎完全可以肯定,特朗普一定会连任。

  假设特朗普连任,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任何可能改变他的现行政策,他一定会照着现在的路子继续干下去。他已经通过他的方式尝到了甜头,他就没有理由改变这种政策。至于他的这种做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