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玉振:检讨中国对特朗普定位的误判及建议

作者: 董玉振 日期: 2020-08-09 来源: 南洋智库 点击:

  在过去的两年中,中国智库学者有个一致的观点,就是特朗普连任符合中国国家利益,所以,中国政府应设法支持特朗普连任。

  虽然我对此不以为然,但那些学者毕竟属于体制内甚至国家智库学者,影响力自不待言。去年,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需要太专业的知识就可以看出,那是中国明显让步的结果,如果看英文文件,那甚至是委屈支持特朗普。而这种让步的理论根据就是建立在国内智库学者的上述论断基础之上。从清华的阎学通,到人大的金灿荣,到任何一位稍微有点知名度的学者,无不是这类观点的支持者。

  作为体制外独立学者,我的观点未必能引起中央的重视,但死马当活马医,在美国大选还有三个月的情况下,有必要做个分析,而且这个分析不仅是特朗普连任对中国是否有利的问题,其中的逻辑即便特朗普落选也一样可以作为高层决策参考。

  中国学者普遍支持特朗普连任 ,是建立在这样的论据基础之上:

  1,特朗普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整体对中国有利。比如退群,撕裂与盟国关系等。

  2,特朗普连任对美国有害。除上述退群等,特朗普还将进一步激化美国国内矛盾,这可以弱化美国。

  上述两点论据非常强有力,这使得学者们普遍底气十足地振振有词。

  但分析问题必须要看多面,尤其是中美关系远超中美双边的利害,其复杂程度远不是上述这些。考察特朗普连任的利弊,要看多个方面,还要看看民主党上台的可能影响。而且上述论据中普遍缺少以下观察点:

  特朗普的锱铢必较的商人模式和其近乎法西斯性质的团队的无理牌,和上述利益比起来,是否有对中国更多的风险?这个风险如果超过上面的利益,那么,“特朗普连任有利论”则压根站不住脚;或者,如果民主党当选对美国的伤害更大,对中国利益更多,同样会动摇智库专家们的判断。

  实际上,在2018年,特朗普曾任命他的亲信摩尔为联储局理事,但上台不久,此人就因个人丑闻而下台。他曾经说过:特朗普第一任争取和中国签署一个漂亮的贸易协议以获得连任,第二任期内将中国一棍子打死。由于他和特朗普的密切关系,这样的话应该不是他个人的观点陈述。

  国内智库学者们难道没留意这里的风险?

  固然,无论是将中国的银行或香港踢出SWIFT,还是强化美台关系,或在南海搞军事冒险,可能有人会说,美国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并不明智。但特朗普的团队是明智的就不会搞成今天这样。问题是,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并不明智”的行为是否符合中国的利益?显然是否定的!!!!!!!!!!!!

  现在中国需要的,是可预测的理性外部环境,中国要各方面都能够应对美国的挑战,长则需要十年,短则需要五年。即便中国损八百美国损一万,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中国现在不是要和美国打擂台,而是稳健地按照自己的规划去发展,并发展到足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程度,至少需要五年。中国处于上升通道的节奏不应该被打乱,美国国势的下滑谁当选也扭转不了。

  五年后,中国最薄弱的半导体工业会有个较强的基础,关键产业链短板初步得到弥补,歼-20战机列装100架以上,轰20形成战力并至少有20架列装(太赶了,没有轰20的服役,常规力量打击美国本土的能力就会非常弱)。如果中国不能展现出对美国本土用常规武器进行大量投送的能力,那美国在西太的冒险就不会根本消除。我在20年前曾根据武库舰的概念提出过“武库潜艇”的概念并写文邮寄给中央有关部门,当时我看到中美未来早晚走向对抗,中国必须有费效比较高的打击美国本土的能力,但不知道中国是否已经发展了核动力武库潜艇,如果能有十艘这样的潜艇游弋于大西洋、天平洋、加勒比海,美国的沿海城市和主要工业基地就可以在中国常规力量打击范围之内。如果我的建议没有得到国家的重视,那可真的无语了,武库潜艇是轰20无法取代的投送力量。

  国内学者过于看重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太或TPP的影响。当中国已经成为相关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时,对方要自信地站在中国的对立面并不容易。就拿TPP来说,要靠这个来形成对中国的贸易壁垒,并非易事。澳大利亚对中国贸易的依赖性,要超越中国对澳洲的依赖性。

  中国现在需要的并不是美国快速烂下去,而是美国能暂时不发疯,更符合中国的利益,狗急跳墙,或疯狗乱咬,都不符合中国利益,时间毕竟在中国一边。美国国内积累的各类矛盾不可能靠民主党上台8年就能解决。事实上,民主党在摧毁美国国运方面的贡献,一点也不亚于共和党,而且极左政治理念下,对美国的未来是釜底抽薪的摧残。

  美国长期积累的错综复杂的矛盾,没有谁能够解决。特朗普上台试图解决就业和产业回归的问题,但在工会力量没有控制,整体工人素质没有提高情况下,要再工业化谈何容易。特朗普看到问题,但开错药方。事实上,在华尔街金融财团控制下的美国,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可能开得出有效的药方。

  特朗普四年执政还导致美国内部问题表面化:不论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当选,美国内部矛盾激化都不可能解决,11月开票之日,就是美国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之时。原因如下:

  特朗普揭开了美国长期产业空心化和非法移民等一系列问题的盖子,但揭开盖子却没有任何办法解决,只是让人们看到问题存在,而失落的白人看到问题存在后不仅手足无措,而且会更加走向极端。如果特朗普当选,今天反特朗普势力必然反扑,不会让特朗普顺当完成任期。由于特朗普四年执政吸引了一批铁杆粉丝,这些粉丝应该占到选民总数的四成。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的铁杆粉丝一样不会善罢甘休。可以预期,美国的民众街头运动和社会撕裂,已经是刀刀见血,要恢复过去的状态似乎非常困难,因为谁也找不到能够兼顾各方利益的方法。

  拜登有长期的从政经验,他上台后也很难扭转美国社会氛围倾向于反华的色彩,但拜登的团队是否会像特朗普内阁这样歇斯底里的反华,则存在未知数。或者说,拜登当选,中国还有一半的机会与一个不太极端的美国政府打交道,而特朗普当选则中国肯定要面对这个极端到近乎法西斯的团队。

  中国智库在评估中美关系时,还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地缘战略因素,就是俄罗斯。

  如果当年希拉里当选,俄罗斯将迎来极为艰苦的外部环境,民主党精英中反俄色彩很重。而特朗普则是少有的较倾向俄罗斯的政治人物。我一直怀疑普京手中有特朗普的把柄。从特朗普上台后与普京的第一次会面时的拘谨所体现的不自信,我就产生这样的直觉。感谢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紧盯“通俄门”调查,让特朗普的联俄制华政策根本无法操作。可以说,美国出现一个亲俄的总统,绝对是中国的地缘战略不幸。相反,如果美国总统是俄罗斯的反对者,则是中国地缘战略的有利因素。

  但中国智库学者在谈论特朗普连任的利弊时,从来没有人把俄罗斯这个关键的要素纳入评估范围。

  面对美国连续封杀中国两家互联网公司的操作,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尽快扭转国内智库的错误判断,也许还有机会利用“不可靠实体清单”在大选前来施加影响,一来作为封杀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因应行动,二来通过冲击美国股市来影响股民(多数是选民)的信心。

  首先是市场(而不是技术)才是市场经济的王者。中国政府推出“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这么久,至今引而不发,我猜可能是为不影响特朗普连任。现在到了该用的时候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