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拒绝双标

作者: 孙锡良 日期: 2020-11-29 来源: 红歌会网

结辩世界抗疫功与罪

  据说,有个叫“比比耻”的机构搞了个“100大女杰”,其中就有中国的FF女士。

  且不管这个榜单的价值有多大,我必须得向FF女士表示祝贺,真是不容易啊!全大陆就她一个女人获得洋人青睐,名声又再扬了一次。

  看了一个视频,一帮男女同类(大家不妨记着),聚在某豪宅,有弹有唱有笑,祝贺FF获奖,估计她们以为是拿了“诺奖”。我不太能理解FF的开心能否印证她对武汉死者的那份悲情?

  洋人眼光好,看不见自己身边的病毒,硬是看见了中国非同一般的女精英。

  那本《日记》好不好?有没有价值?

  已经不需要争论它了,把欧洲放一边不管,就拿美国做参考对象分析吧!若美国有一位类似于FF女杰的作家写《美国日记》,恐怕她写到累死都写不完美国疫情故事,她最聪明的做法应该是写《无尽的死亡》,写着写着,就可以不写了,因为她看不到尾,后面还有无尽的死亡,书的结尾可印刷十页省略号。

  要命的新冠疫情也可以做结辩了,无须关注其持续性,无须关注什么第二波、第三波及更多波,无须辩论中外抗疫成果大小,美国就是未来新冠的标示符。我们不妨从两个视角来看:

  美国继续死人是大势所趋,只是死亡速度会发生变化;

  美国死亡控制住了,世界死亡才能控制住,新冠的末日才可以看到。

  如何结辩?

  我们不妨从三个方面来分析:中国的抗疫成败;FF的误区;西方神话的破灭。

★★★中国的抗疫成败

  ●科学半盲区的初期错觉

  今天看来,新冠病毒对绝大多数人都不陌生,甚至每个人都能讲出一堆科学道理,哪怕他目不识丁。然而,如时把时间往前推进一年,情况就完全不一样,能拍着胸脯说清新冠病毒的恐怕没有一人,即使我们曾经遭遇过SARS。有经历,但又不清楚,两种完全不同的病毒,所以,只能说是处在半盲区。半盲区的存在,导致了初期大量盲目的处理程序,包括高福这样顶尖的院士级人物都不能例外。

  我们曾经责怪中国科学家不学无术,但如果我们把视野推向美国,则可以轻易地得到新结论,美国科学家在获取中国共享数据后,他们的判断和应对仍然处于半盲区,他们对新冠的危害性判断一直都还在争论中,这就是美国大流行、高死亡的原因之一。

  科学,在形成可靠的结论之前,需要一个曲折的认识过程,这个过程,也许无负作用,也许有负作用,也许有失职,也许只是无知,结果只能在出现结果之后才能看清楚,科学曲折中的犯错,可以批评,必须适度。

  ●行政与科学在应急机制上的法律盲区

  发生新冠疫情之后,有两件事情争论最为激烈:一是有关疫情上报和处置;一是封不封城。

  包括FF在内的诸多国人在疫情初期的尖锐批评不是没有道理,即使有半盲区的存在,也不应该让时间拖到那么长,“未出现人传人”的结论从专家口中曝出。实际上,人传人的结果已经出现。人们为什么对李文亮的牺牲产生巨大愤怒?就在于疫情控制的不严谨甚至有误导。这些问题的存在,整体上暴露了我国在重大传染病防控机制上存在严重弊端,在法律追索条款上缺少严格规定,以致于一般官员的行政决定权高于法律制约力,急需纠错。

  封不封城,实际上主要还是法律问题,不是疫情控制本身的问题,不应该过度追责。在当时的情况下,不要说武汉,即使是湖北省,做出早封城的决定也相当困难。法律上没有特别明确的封城条款,什么情况下可以封?对人的限制程度有多大?封城后与全国的协调工作如何开展?湖北的单独封城,全国各地的配合意愿有多大?环视全球,每一个国家在面对疫情时,封城过程都是犹豫不决且特别艰难,决非轻而易举之事。

  对比武汉万人聚餐和美国百万人大游行,如果要谴责武汉市同意万人聚餐,那是否更要谴责华盛顿市长批准百万人游行?美国在每天死亡几千人的情况下允许大游行,是否比武汉批准聚餐更不可理解?如果认为美国的游行是民主选择,那武汉人的聚餐难道不是对民主选择权的批准?如果说渎职,美国政府是更确切的渎职,因为疫情特别明确。对比,不是为了为武汉开脱,而是希望不要双标。

  ●中国后期的抗疫表现可认定为优秀

  新冠病毒,夺去了中国超过4000多人的生命,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这是一场悲剧,大自然患盲障症,没有放过善良的无辜的普通人。

  然而,中国人民的团结,中国人民的坚定决心,汇聚成一股让病毒灭亡的强大人民力量,中国成功地控制了疫情,中国给世界提供了战胜病毒的管控范本和科学指南。

  认定后期优秀,决非掩饰前期犯错,“顽固批判”未必就是坚持真理,也可能只是坚持其阶级立场。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看结果,今日中国,是平安中国,是自由行动的中国,国境内与国境外的两重天让抹黑和质疑变得不值一驳。

  ●抗疫表彰大会不应该被过度批判

  FF等人批判抗疫表彰大会,说这是把丧事当喜事办,说这是为了歌功颂德。

  不过,就我个人而言,非常能够接受开一个少谈空话的表彰大会,只要不脱离抗疫本身的事实。大会表彰的是英雄,不是特指的政绩,更不是抗疫失职者。

  英雄的存在,是少感染、少死亡的重要保证,在集体恐惧的情况下,英雄的前行稳定了人心,同时也鼓励了集体抗疫的勇气、决心和信心。

  表彰英雄,既是对英雄的安慰,也是对未来的积善,更是给未来注射的一剂疫苗,英雄就是全体人民的抗体。

  ●究责不够完美,但已经力度空前

  FF为什么至今仍然借究责为自己的《日记》做辩解?因为她觉得追责的人数还不够,级别还不够高,她想要追的人没有被追责。

  就全面性而言,也许存在漏网之鱼,应该对前期失控负责的人员一定还有未被追责的。

  就力度而言,我认为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头,美国有官员因疫情下台吗?欧洲有官员因疫情下台吗?湖北的省委书记和武汉市的许多官员都被追责了,全国几千名大大小小的各级负责人被追责了。

  为了人民的安全,我也支持有更大力度的追责制度,甚至可以继续倒追。但这必须是有法可依的追责,绝不能把追责仅仅当成是灾难后的泄愤。按死亡人数,欧美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应该进地狱,但美国人和欧洲人没有把他们送过去,为什么?

  ●尊重生命,不能对死亡轻描淡写

  最近,有位网红人士在视频中提到,相对于世界的死亡总数,中国死亡4000多人可以认为是零死亡。

  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被FF立刻揪住不放,她借此影射中国生态。

  网红的说法是无知的,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他只代表他人个人,他代表不了我,他代表不了中国,他在为FF递刀子。

  死亡,哪怕只有一个,也是悲剧,死亡4000多人,就是大悲剧,个别国家,短短几个月,死亡几十万人,那是科学时代不可理解的超级大悲剧。

  面对灾难,我们必须尽力挽救生命,面对死亡,我们也可以勇敢面对。但是,我们必须永远有一颗尊重生命的良心,对任何一个无辜牺牲者的轻描淡写,必然会导致新的悲剧发生。

★★★FF的误区

  ●网信不是真相

  《日记》的成书,不是她深入实地的结果,是微信群和QQ群信息的堆集,可以说其中有真实信息,也可以认为其中有很多谬误。

  一个严谨的人,一个追求真实的人,决不是靠坐在家里坚称真理。FF知道自己的材料都源于网络或电话,但她却始终坚持自己在传递真相,这是在侮辱真相。

  我们经常说“有图有真相”,似乎图片可以印证真相。然而,在当今科技条件下,图片不能反映真相,连视频都可以剪辑,也不全面反映真相。关于这一点,FF是很清楚的,她先发了死亡人的手机图片,后赶紧又删掉,因为那个图片,她被说成是造谣者。

  ●部分屏蔽不等于封锁正义

  FF不停地通过网络写日记,其公开的动机是传递正义和关心人民,她认为有关方面因为害怕人民而封锁正义声音。

  实际上呢?未必如此。各类社交软件流出的信息,你FF能看,其他人自然也能看,武汉能传,全国自然也能传,你有亲戚朋友传递信息,其他人当然也能收到类似信息,绝可不能出现唯独你FF能看到的“绝密”。

  疫情初期,人人自危,处处惊魂,恐惧的传染性超出了病毒的传染性。在这种情况下,对媒体信息做适当处理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我并不认为在疫情高潮时期滚动式播放死亡新闻是有益的,悲情传递达到极限的时候,往往能摧毁人的防御底线,进而产生悲观情绪,而面对灾难,最可怕的就是悲观情绪的漫延。从这个意义上讲,《日记》倔强地传递悲观情绪客观上起着瓦解全国人民抗疫意志的作用。

  网络上的声音由支持FF转向反对FF并不是没有内在原因的,多数人希望精神不能垮掉,多数人希望团结一致战胜病毒,多数人希望中国人不要先打内战。

  ●“自命正义”与“矫情赢利”是一对矛盾体

  FF始终在为自己《日记》装饰正义性,并且自认为全中国只有她敢于坚持正义,敢于为民发声。

  另一方面,她又在为自己的《日记》赢利性出版寻找理由,说是“经不起国外朋友的劝说”才答应出版。然而,她决定出版的时间是很早的,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所谓“经不起”,其实也是很快的,举起双手的过程并没有太多犹豫。

  FF指责有些人借灾难获利,借灾难歌功颂德。不过,她可能没有想到,自己的实际行动同自己批评的目标具有统一性——多难兴己。你的矫情,只是名利双收过程的音乐,不可能是正义声音的佐证。无私者,不用矫情,也不用解释,正义自可透纸,利用灾难出书捞钱,正义决不会存在于心里。

  ●只揪极左,不揪极右

  非常悲伤的是,疫情战被《日记》撕成了舆论战和意识形态之战。本来,抗疫不分左右,爱国也不分左右。《日记》初期,FF听到的赞美多,读者体会到了新鲜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味道越来越情绪化和政治化,反对的声音就多起来了,FF就被激怒,她开始把反对声音指斥为“极左”,当她发现打击面过大时,又把范围缩小,只攻击“文G余孽”。

  当然,她这一招不会起太大作用,道理非常简单:因为有反对声音,你就指责极左,那么多赞美你的人,是不是极右所为?如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显然就是双重标准了,如果有极左,就一定有极右,如果说是极左导演了后期,那也可以说是极右导演了前期。

  ●“中国无死角”与“美国盲区”

  如果把FF的言行只放在一个孤立的封闭区,放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我也可以承认她的正义性和正确性,因为任何真真假假掺入感情的煽动总是会触动人的不自觉感性。

  但是,如果把时间拉长一点,如果把空间放到全世界,你就会对比发现,FF是选择性失明的,也是选择性聪明的。她对国内抗疫的指责,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武汉的疫情经历,没有她不清楚的,各个方面都有“她的人”。欧洲的死亡,美国的死亡,巴西的死亡,印度的死亡,她都看不见,几千万人的确诊,她假装没看见,一百多万人的死亡,她感觉死得其所。

  FF指责中国的每一件事,每一种情形,在美国都可以找到真切的实例,并且可以找到千百倍的实例。然而,她认为那都是合理的结果,而不是失责的结果。美国人,欧洲人,嘲讽中国的抗疫,FF除了嘲笑中国,还嘲笑过它们吗?没有。她现在只热衷于享受获奖后的快乐。

  ●醉翁之意不在酒

  关于中国的抗疫,关于《日记》的全球发行,关于“100位杰出女性”的出炉,如果要集中到那个人身上讨论,那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机遇和名利。

  FF的情绪化决不是偶然的,从她的辩解中可以看到她多年以来的积怨,疫情爆发只是为她提供了一个发泄的机会,过去不敢讲,那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切入点,新冠病毒为她提供了载体。因为写出了同情心,她被赋予了爱的化身,因为写出了批判声音,她又被赋予了正义的化身,因为她把中国的疫情传言用《日记》传向了世界,所以她又成了民主斗士。

  然而,一个人的形象与成色,《日记》和证书并不能作结,别墅,金钱,宠物狗,官司,都是历史见证者,亿万群众的大脑亦能检测出结果。

★★★西方神话的破灭

  ●西方国家的科技水平被高估

  包括我自己在内,一直认为西方的整体科技水平要远远高于中国。然而,这次疫情的全球化漫延改变了这个认知,从防疫到治疗,从研制新药到研制疫苗,欧美的速度都没有想象中那么迅速,欧洲尤其落后。通过抗疫,中国可以有更大的自信跟欧美竞争,既要学习先进,又不能迷信先进。

  ●西方国家的制度优势被高估

  中国抗疫最危险最艰难的时刻,我收到美国朋友发来的长篇资料,介绍了美国严密的、万无一失的应对措施,甚至被说成是让美国人人放心的铜墙铁壁式保证,美国军队参加抗疫的规划都写了进去。

  看完之后,我半信半疑,就简单回复了一下:但愿如此吧!

  不过,我的愿望,美国人的愿望,统统没有实现,美国成了全世界最惨的疫情地。

  美国的规划,美国的制度,在灾难面前,其实也只是一张纸,并没那么硬扎。

  ●西方的民主价值观正负两性都被敞开

  欧美及其它国家抗疫表现较为失败的原因之一就包含着敞开式的自由民主,我们既看到了它先进有利的一面,也看到了它催人死亡的一面,新冠派对,抗议游行,竞选演讲,都违背抗疫科学规律,都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西方的民主,让人多了一点什么,也让人失去了一点什么,它的存在是一种必须,也许可以更完美,但它现在真不完美。

  ●西方人更尊重生命不是真的

  过去,中国的公知批评中国政府参加抗美援朝的一个理由是不尊重国人生命,说是比美国死亡人数多太多,说美国人更尊重生命。

  新冠病毒揭露了这个谎言,美国人不尊重生命,包括不尊重自己的生命和不尊重他人生命。病毒不应该夺去几十万人的生命,但美国人硬让自己死了几十万,恐怕还要死亡几万乃至更多。

  无谓的牺牲都这样发生了,哪来的尊重生命?西方人科学素养高的说法看来也不是真是的。

  ●西方人更重契约精神也不是真的

  一向被视为严谨且具有道德风范的德国人也会在半路截住它国的口罩,欧美各国的采购商借机撕毁同中国商人的合同司空见惯,强买强卖成为它们抗疫的手段,象意大利、波兰、美国等,变脸比脱衣服还快。

  契约精神,看来只有在它们得势的时候才拥有,大难面前,撕毁契约就成了新的精神。

  ●西方人的双标理论是真实的

  这次疫情,我们看到的最丑陋的部分莫过于西方人的双重标准了,疫区的认定,病毒的源头追溯,封城与封国,货物的进出,病人的救治和隔离,药物的使用,疫苗的使用,无一不是混淆是非,无一不是打压中国。

  简单讲,我们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相信西方人的结论是:双重标准就是西方标准。

  以上三个部分就是我本人对新冠疫情的结辩,无论疫情还要持续多久,无论今后还将死亡多少,病毒必将常态化(期待疫苗),生活必将正常化,斗争必将动态化。

  人类的强大只是渺小中的一部分,放在自然界中永远是渺小的,无论科学如何演进,“杀人科学”总是会比“救人科学”来得更容易,一种核弹可以毁灭所有,却没有一种科技能救活所有。

  人类文明是自定义文明,它比“人类丑恶”的说法更动听。实际上,人类内部斗争的威胁远远大于异类之间的竞争威胁。FF现象不是特殊现象,它只是丑恶斗争中的一环,她不是为了爱人,而是追求被某些人“认可”的快感。原始人的棍棒斗争,伤害面顶多只局限在小环境,文明时代,一本《日记》就可以搅动世界。

  抗击新冠病毒,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帐,上面既写着中国,也写着世界。

  附言:

  1,毛洪涛事件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评:我在第一时间就讲过,这件事的影响就是往长江里扔一块红砖,别无它果,现已印证。

  2,有人问及美国股市创了新高,中国为何一枝独衰?答:抗疫成功不等于经济成功,若继续坚守资产资本化和产业金融化模式,疫情过后,我们的经济影响力将不断下滑,不是可能,是必然。

  3,如何看待伊朗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遇袭身亡一事?答:无论是谁干的,总之是指向核,指向军,美国的硬实力和软实力仍然很霸道,主要大国亦软,中小国家必无可奈何。

  4,有朋友发文章给我谈教师累而无功无用无奈。评:老师累,学生累,只有教育改革者不累。

  写于2020年11月28日星期六

  【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孙锡良”,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