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柳:蛋壳暴雷 · 金融骗局 · 专家误国

作者: 如柳 日期: 2020-12-02 来源: 昆仑策网

1.png

  01.

  最近,长租公寓蛋壳暴雷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一些年轻人与蛋壳签订了长租协议(一般至少一年),结果租期没到,房东要收房(因为蛋壳没有钱付房租给房东),但租客却早已把房租付清(一般通过租金贷),导致许多年轻人要么被逼流落街头、要么与房东发生争执纠纷甚至拔刀相向、有的甚至被逼要跳楼……

2.png

  房东拿不到房租要收房子,租客让房东去找中介,房东也让租客去找中介,房东与租客之间陷入无解的死循环,只能都去蛋壳公寓讨说法。

3.png

4.webp.jpg

  但是,到蛋壳公寓讨说法的人太多了,不仅仅包括房东和租客,自从10月底蛋壳暴雷危机彻底爆发以来,数十万人卷入其中:不仅包括家底微薄却已支付了长期房租、要还月供的租客、等着租金还房贷的业主、被拖欠巨款而倾家荡产的供应商(比如房屋装修工程方)、薪水被拖欠的员工等。

1.webp (6).jpg

  【蛋壳总部讨说法的人们】

1.webp (7).jpg

  据媒体报道,有的供应商因为蛋壳拖欠巨额应付款而背负巨额债务、被下游的员工或债主逼得东躲西藏甚至睡大街、还随时面临人身安全的风险。他们才是长租公寓这场金融旁氏骗局中受损失最大的一方。

  这些在蛋壳暴雷中损失巨大的受害者们,都寄希望于政府可以出面解决。

  跟共享单车、P2P一样,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创新闹剧或资本增值闹剧,讲创富神话时被媒体和专家们吹上天,又是融资又是资本市场上市圈钱,创业英雄们做着一夜暴富的梦。

  所谓金融创新,赚了钱是创业英雄的、是风险投资商们的,暴雷了一地鸡毛,风险与损失全都甩给社会下层的普通老百姓,损失由全社会买单。

  本来,长租公寓这种旁氏金融骗局,早在两年前,已经引发过暴雷与风险预警。2018年10月份,由于资金链断裂,上海长租公司寓见公寓倒闭,出现业主和租客维权风波。

  而早在2018年8月份,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在媒体沟通会上就警示过:“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胡景辉的预警在两年后的蛋壳公寓暴雷中得到了验证。

1.webp (8).jpg

  实际在2018年,已有好租好住、爱家爱公寓、长沙优租客、恺信亚洲、杭州鼎家等五家长租公寓“爆雷”。

  同样在2018年,长租公寓暴雷引发一些有良知的自媒体纷纷起底长租公寓的金融旁氏骗局属性与最终将导致血流成河的嗜血性,而且长租公寓推高房租导致前几年房租持续暴涨,因此,长租公寓模式受到有良知人士的谴责。

  02.

  可以说,长租公寓模式对社会的贻害无穷。但是,这样明显的结局肯定是会暴雷的金融旁氏骗局,在2018年时却依然受到专家们的鼓吹,过去两年依然在野蛮生长,并没有受到任何监管与警示。

  大名鼎鼎的所谓知名房地产专家、博导董藩教授2018年8月23日接受网易研究局采访时,就房租上涨谈了三点,认为房租上涨是应该的,并为长租公寓洗地,认为:

  1.国家大力发展租赁市场,方向是对的,但是鼓励房东出租就行,不用过多干预,要交由市场去发展。

  2、中国的房租一直很低,外国租金都达到房价的5%左右了,我们却一直在1.5%、1.6%的水平,所以房租上涨也是应该的。

  3. 房租快速上涨,跟长租公寓没关系。中介即使高价收房,赚的也是资本增值,而不是老百姓的钱。

1.webp (9).jpg

  我们先简单分析董“砖家”的三个观点:

  1. 既然董教授是著名房地产专家,怎么不知道国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几乎没有哪个国家会把租房市场完全交由市场去发展。更没有哪个国家会让金融公司介入租房市场、让中介作“二房东”。

  而董教授却鼓吹把租房市场交由自由市场去调节,对长租公寓这种金融旁氏骗局模式介入租房市场推高房租视而不见,意图何在?

  2、董教授认为,中国的房租一直很低,外国租金都达到房价的5%左右了,我们却一直在1.5%、1.6%的水平,所以房租上涨也是应该的。

  我们先要明白一个前提事实是,外国的租售比达5%,是因为人家的房价低。作为知名房地产砖家,董教授难道不清楚国外的事实真相吗?他为什么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董藩教授也对国外发达国家都是用法规控制炒房的事实视而不见。

  他先是鼓吹高房价,在2013年北京房价还普遍在5万元以下时,他鼓吹不出五年,北京房价要迈进10万元时代。

  同样就在2013年,董藩针对融创刷新北京地王记录,欢欣鼓舞“10万元的时代迎面而来了,80万元的日子还会远吗?”

  过去数年,董教授一直为高房价鼓与呼。

1.webp (10).jpg

  中国房价在董教授之流的鼓与呼下终于涨到不能再涨的地步,榨干了中国老百姓所有的血汗钱,榨干了一个家庭的六个钱包,让大批青年男子因为买不起房结不了婚,生不了孩子,让整个白领阶层几乎全部做房奴,起早贪黑奔波就为了还房贷。高房价也绑架了中国经济、抽干了实体经济的血液、导致消费萎缩、民生多艰。

  房价涨上天了还不够,董教授又开始为高房租鼓与呼了。

  美、英、德等发达国家的政府都会对房租进行调控,规定房租上限不可超过家庭可支配收入的30%。

  而据统计数据报告,北京租房者的房租收入比,2018年时已惊人地超过58.6%(国外最高上限不超过30%)。此外,人均月租金涨幅,已超过人均可支配收入涨幅。

  在这样严峻的数据下,董藩教授竟然还认为北京的房租必须上涨。

  假如任凭房租这样涨上去,最终会出现什么结果?想必董教授心里应该明白。

  普通人都明白房租涉及千万户中低收入家庭的生存,会涉及社会的稳定,即使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政府会敢放任房租不受控制地上涨,没有哪一个国家会把租房市场交给金融公司去炒作。

  而作为纳税人供养的知名砖家、且是国家“决策高参”的董教授,这样鼓吹房租上涨意欲何为?

  外国的租售比达5%左右,但是前提是,有哪个国家的房价高到中国这样与民众收入水平完全背离的地步?有哪个国家会鼓励老百姓炒房而不受法律法规限制?

  而董教授却对国外这些真实情况视而不见。

  第一步先把中国房价鼓吹到要撑破天,接着再以国外房价的租售比来鼓吹中国租金涨上天,他们这些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鼓吹高房价时不参考国外的房价与民众的收入比,鼓吹炒房时也不参考国外限制炒房的经验,而鼓吹高房租时却参考国外租售比,他们居心何在?他们就是想把老百姓逼得走途无路吗?

1.webp (11).jpg

  3. 董教授认为,房租快速上涨,跟长租公寓没关系。中介即使高价收房,赚的也是资本增值,而不是老百姓的钱。

  是个人都能用脚指头分析出北京等地房租不正常上涨与长租公寓的关系,然而所谓的知名房地产砖家董藩却睁眼说瞎话,“房租快速上涨,跟长租公寓没有关系”。并毫无人性地说“中介即使高价收房,赚的也是资本增值,而不是老百姓的钱。”

  请问,资本增值的钱从哪里来?难道钱能生钱、变出钱?既然资本增值就能赚钱,那全社会所有的人都去干这资本增值的游戏,农民不用种地,工人不用生产、餐馆不用营业、公交也不用运行……反正坐在家里空手套白狼就能赚钱,而且也不是赚的别人的钱,赚的是钱自己生的钱,这该多美妙!

  炒作资本就能赚钱,正是董教授有如此高见,所以我们经常在媒体上能看到董教授各种惊世骇俗的高论:

  2013年,董藩在微博上声称:有多套房就等于有家造币厂。

  这就是国家拿着财政供养的教授砖家,鼓励老百姓炒房开动印钞机!那时是2013年,北、上、广、深的房价还没有被炒得今天这么高,那时还普遍在5万元以下。

  2013年,董大教授就放出豪言:五年后,北京房价将迈进10万元时代。现如今,还真被他说中了,他真的会“算命预测”吗?当然不是,因为他是“国策高参”,能推动国家的政策走势按他们的意愿来。

  04.

  正是由于有董教授之流这样的所谓专家们的站台与鼓吹,长租公寓这样的金融旁氏骗局得到社会的鼓励与资本的青睐。

  比如蛋壳公寓一边以优惠价格,从租客手上收取一年房租;租客如果没那么多钱,可以获得网络贷款(租金贷),每个月还月供。另一边,蛋壳公寓又按月给房东付租金。

  这样“长收短付”沉淀下来的大量资金,用以收房、装修、运营,没有任何第三方机构,对租客的租金进行约束和监管。

  长租公寓“二房东”的角色,演变成了“空手套白狼”的金融游戏。

1.webp (12).jpg

  因为金融旁氏骗局的吸引力,正如共享单车模式一样,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房源和租客竞争加剧,为了抢占更多房源,长租公寓高价收房;为了抢占更多租客,长租公寓低价出租。

  “高买低卖”,违背基本商业逻辑的“空手套白狼”金融游戏,注定无法持久。

  扩张中的蛋壳公寓不但没有造血功能(资本增值功能),还连年亏损。

  2017年,蛋壳公寓亏损了2.7亿元,2018年亏损13.7亿,到2019年亏损扩大至34.5亿元。

  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让蛋壳公寓走到了资金链极度紧张的境地。

  创始人高靖铤而走险,2020年4月,在一个与国资合作的过程中,违规把国有公司的5.5亿元转走,因为涉嫌侵占国资,高靖被政府相关部门带走调查,蛋壳终于暴雷。

  而刚刚在此之前,高靖和蛋壳公寓,曾经历过高光时刻。

  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登陆了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天的市值为27亿美元。

  高靖持有蛋壳公寓13.5%的股权,个人财富激增至20亿人民币以上。38岁的高靖,成了一名80后巨富。

1.webp (12).jpg

  虽然2020年1月赴美上市表面数据光鲜,但实际蛋壳募到的资金只有1.28亿美元,只相当于一个月的运营资金,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因此,没过几个月,高靖因为资金链紧张,涉嫌违规挪用国资而被刑拘,蛋壳终于因资金链紧张而暴雷。

  05.

  像董专家这样的所谓“国策高参”们,面对长租公寓这种所谓资本增值游戏,在老百姓用脚指头就能想到的结局时,董专家之流却为之站台,鼓吹赚的是资本增值的钱,不是老百姓的钱。

  现在蛋壳公寓因为资金链紧张而暴雷,受害的是几十万老百姓,包括租房者、房东、供货商、保洁等员工。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因为蛋壳暴雷,有那么多受害的租客或供货商们被逼走投无路流落街头或寻死觅活时,那些当初鼓吹各种所谓金融创新、资本增值的所谓专家们,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发声了。

5.png

  说好的“资本增值”呢?钱生钱的游戏怎么玩不下去了?

  这些一个个口若悬河、学富五车的所谓“国策高参”们,违背基本常识,鼓吹什么高房价、高房租,然后又鼓吹各种所谓金融创新,什么P2P呀、共享单车呀、网络贷呀、蚂蚁金服高杠杆高利贷呀……

  不知他们究竟想把国家引向何方?

  总之,他们为少数创业者与大资本风险投资方鼓与呼,赚了钱是极少数创业者和大资本投资方的,最终危机爆发时,承担损失的是普通老百姓和整个社会。

6.png

1.webp (14).jpg

  更可怕的是,那些所谓的专家们,在鼓吹一些所谓的金融创新时,他们会不遗余力站台,但是当社会及普通老百姓因为他们鼓吹的金融创新而遭受巨大损失时,比如年轻人或大学生因深陷网贷、校园贷而被逼自杀的悲剧不断上演、或者因为长租公寓暴雷流落街头、悲惨异常甚至要跳楼时,却没有一个有良知的专家站出来发声,呼吁国家禁止网贷、校园裸贷等高利贷行为或长租公寓这样的金融旁氏骗局。

1.webp (13).jpg

  总之,只要是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众的,比如房产税、低房价、低房租,他们就千方百计阻止;只要对国家对老百姓有害的,比如高房价、炒房、高房租、金融旁氏骗局,他们就极力鼓吹。

  他们究竟要把国家和民族引向何方?他们究竟在为谁说话?代表谁的利益?

  屁股决定脑袋。我们不禁要问,这些所谓的砖家们屁股究竟坐在哪里?他们究竟为何要与国家与民族与民众为敌?

  可以说,他们就是国际资本集团的乏走狗!

1.webp (15).jpg

  今天,“公知”已被撕掉了底裤,许多“公知”已经忽悠不了民众。

  然而象董教授之流这样的能够影响国家决策、祸国殃民的“伪专家”们的危害,还没有被广大民众所认识,他们的危害比“公知”危害大得多。

  因为这些“伪专家”们直接忽悠的是国家决策部门,他们掌握决策话语权和舆论话语权,使许多正义的、有良知的学者被边缘化,有良知的学者的意见因此被国家决策部门所忽视。而这些“伪专家”们涉及各个领域,真正属于祸国殃民!民众更应该揭露与批判!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