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 再论流氓无产阶级:革命性与落后性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21-01-20 来源: 红歌会网

01

  昨天写了《论流氓无产者及其“意识形态”》一文,着重分析了流氓无产者落后性的一面。在后冷战的时代背景下,资产阶级的力量占有压倒性优势,他们为了稳定自己的统治,分化无产阶级队伍,自然就要极力扩大、利用流氓无产者的落后性,也使得这一问题显得格外突出。

  但是,流氓无产者也有革命性的一面。流氓无产者之为无产者,总体上是受到反动统治阶级压榨与迫害的结果,他们是不公平社会的受害者,也是阶级压迫的见证者。

  无产阶级要解放全人类,自然绕不过流氓无产阶级。

  马克思、恩格斯深刻分析了流氓无产者落后性的一面,而毛主席作为长期实际领导武装斗争和群众运动的革命领袖,则不仅看到了流氓无产者的落后性、反动性,也看到了他们革命性。

  在1925年12月1日发表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毛主席就指出:

  “还有数量不小的游民无产者,为失了土地的农民和失了工作机会的手工业工人。他们是人类生活中最不安定者。……处置这一批人,是中国的困难的问题之一。这一批人很能勇敢奋斗,但有破坏性,如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种革命力量。”

  撰写这篇文章时,北伐还没有开始,两湖地区的农民运动也还没有兴起,毛主席还在广州任国民党中央代理宣传部长,还没有实际开始领导武装斗争,但他已经准确地指出了流氓无产者的两面性。

  北伐开始以后,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湖南农民运动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在这一势如暴风骤雨的革命运动中,不少被人称为“痞子”的流氓无产者也加入其中,逃到城里的土豪劣绅和国民党新右派借机污蔑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

  毛主席到湖南进行实地考察,撰写了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报告中,毛主席实事求是地指出:

  “事实上,贫农领袖中,从前虽有些确是有缺点的,但是现在多数都变好了。他们自己在那里努力禁牌赌,清盗匪。农会势盛地方,牌赌禁绝,盗匪潜踪。有些地方真个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据衡山的调查,贫农领袖百人中八十五人都变得很好,很能干,很努力。只有百分之十五,尚有些不良习惯。这只能叫做‘少数不良分子’,决不能跟着土豪劣绅的口白,笼统地骂‘痞子’。”

  这时候,毛主席已经在实际斗争中,看到了流氓无产者两面性,并发现他们在革命浪潮中可以得到改造。

02

  下面这一段描述,是一位网友发给我的,原文照录在此:

  “电影《井冈山》有这样一组镜头:一个叫花子见工农红军征兵也想去参军,负责招兵的旧军队将士见他蓬头垢面,衣不蔽体,拒绝了他报名当兵的要求。他立即愤怒地放言:你们不要我当兵,老子晚上来一把火把你们营房给烧了!结果激怒了招兵的人,命令把他看押起来。正在此时,毛委员发现了这个情况,过去了解清楚后,收了他当兵。他当即开心得跳起来。当兵要注册,毛委员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没名字,人们都叫他“烂皮箩”。毛委员就根据这个“烂皮箩”绰号,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蓝顶天!意即:从此挺直腰杆,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此蓝顶天紧跟毛委员干革命。后来在一次战斗中,蓝顶天为了掩护毛委员英勇牺牲,成为一名革命烈士。这个故事,令人深思!”

  这段情节,虽属虚构,但颇为生动展示了毛主席是如何对待那些有革命积极性的流氓无产者的:不是将他们拒之门外,而是欢迎他们加入革命队伍,在革命的大熔炉中改造他们。

03

  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古田会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正是有了古田会议,才有了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才有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古田会议决议的主要内容,是为纠正红四军党内、军内的各种错误思潮,其中相当一部分错误思潮,属于流氓无产者意识形态的范畴。

图片

  在古田会议决议中,以开列“负面清单”的方式,罗列了这些错误思潮——

  关于个人主义

  (一)报复主义。(略)

  (二)小团体主义。(略)

  (三)雇佣思想。(略)

  (四)享乐主义。(略)

  (五)消极怠工。(略)

  (六)离队思想。(略)

  关于流寇思想

  (下略)

  关于盲动主义残余

  (下略)

  详细的内容,大家可以去查阅《古田会议决议》原文。

  总而言之,毛主席对流氓无产者的种种落后性,观察得认真而全面,并提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改造措施,包括“对现有红军基本队伍和新来的俘虏兵,加紧反流氓意识的教育”,“争取有斗争经验的工农积极分子加入红军队伍,改变红军的成分”、“从斗争的工农群众中创造出新的红军部队”等等。

  中国革命的辉煌胜利证明,毛主席对流氓无产者的改造极其成功!

  在长期的武装斗争中,人民军队虽然吸收了很多流氓无产者出身的人加入,但却始终是人类历史最文明、最有教养、与人民群众关系最密切、政治水平最高的一流军队。

  解放上海时战士们不进民房,露宿街头

  新中国成立后的很多文艺作品,如《独立大队》《回民支队》《铁道游击队》《杜鹃山》等,都涉及到了对流氓无产者改造的主题,实际上是对中国革命这一历史经验的文艺性总结,这些电影与戏剧和对流氓无产者习气顶礼膜拜的《亮剑》形成流鲜明对照。

  在后冷战时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情况,如何对待流氓无产者,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对尚且处于弱势的无产阶级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防止在政治上、文化上向流氓无产阶级投降,政治上做他们的尾巴,文化上被他们统治,还美其名曰“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这样只会败坏无产阶级的声誉,并把社会主义的胜利,推向遥远的将来!


 

        【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