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民心,是胜利的保证!

作者: 孙锡良 日期: 2021-03-28 来源: 红歌会网

  最近,有两件事牵动中国和世界:一是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了公开记者会;二是国际社会聚焦中国新疆棉花。

  拜登首秀,本人将他的施政浓缩为“六控”,即经控、边控、枪控、疫控、中控和霸控。经控,从国内看,主要是金融、征税和基建,从国际看,主要是调整美国贸易政策;边控即移民政策;枪控可能会成为拜登心病;中控,即控制中国发展,不谋求对抗,但不允许中国超过美国;霸控,即谋求继续称霸世界。

  不寻求与中国对抗,不允许中国超越美国。美国控制欲很强,自认为进退伸缩都可由自己设定。中国对“超越”两个字的解读有千万种,美国人可能听不懂,任你逞个口舌也行。

  我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直观感觉:本届美国政府班子凝聚力和决断力不强,愚蠢行为可能更多。

  新疆棉闹剧,大家论的是棉花,但大家又都很清楚,棉花不是重点,重点是棉花地,在棉花上面大做文章,表明它们已经盯着棉花地很多年了,自“7.5事件”起至今从未放松过。

  据不完全统计,大概有三十多个国家针对新疆棉花纠集在一起对抗中国,中国网友把它们定义为“新八国联军”。三十多个国家,这是从明面上看。有关新疆,我们还应该有更深的警惕,应该还有不少隐藏的敌对国暂未表态,一旦到了关键时刻,还会有更大的挑战。

  眼前的形势,国人都已经很清楚,比较困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应对心态,对立面出现,逃避是没有任何出路的。前几天,本人写了《拜登守宫,美国会有什么动作?》一文,从外面看,美国的政策基本不会脱离那个框框,美国狐朋狗友的对中政策估计也与美国大同小异,不必一一展开。

  中国的应对之策实际可选空间已经不太大,影响因素复杂多变,胜负决定因素不在国外,在国内,国家的对外政策和外部干扰全都是内事的外溢,内事决定民心,民心左右胜负。

  ▉当年为何败给八国联军?

  八国联军,总数说是五万人,真正参战的洋军没那么多,清军加上义和团,总数二十多万,为何就完败了呢?

  传统的说法很多,就不在这里讲废话。我想指出的是,内战和内奸是清朝败于八国联军的关键原因之一。

  开战初期,从天津到北京沿途,老百姓看似挺支持朝廷,很多村庄愿意腾出来给清军和义和团做驻地,并且还出钱出力。但打着打着就发现了很多问题,即便清军打得不错,也很难得到地方支持,相反,他们时刻遭遇到“自己人”的反击,损失惨重。

  这是为什么?因为出了汉奸,出了教民伪军。

  我们不妨看几个清朝官文:

  东陵承办事务寿全呈片:现时远近教民会聚数千人,内有洋人数十名,举旗演枪放炮,并在教堂洋楼上放大炮六尊,小炮数百杆,其势甚凶,在井中下药毒害我民。

  给事中李摺英折:闻京外如武清、定州等处,各聚有教民万余人,劫杀拒捕,一旦洋人聚集,必为之腹心,内忧外患,一时何能兼顾?

  直隶布政使廷雍呈片:保定乃京师屏障,刻下虽无夷患,而安家庄两处教堂,各聚万众,招会土匪,操练枪炮,时常出去掠杀,形同叛逆,内而伏莾丛生,外与洋兵响应,掣肘全局。

  军机处寄各省督抚上谕:聂士成一军,平日讲洋操,临敌为洋教所制,以致未战先溃,兵中有入洋教者,倒戈相向,甘心从逆,其沿用洋装洋号,为拳民所猜疑,自相残杀,误国亡身,实堪痛恨。

  山西巡抚毓贤折:当化、萨拉齐、守远等,洋人和教民聚集各处,教民约有五千人之多,该处教民素来强悍,依赖洋人欺压平民,平民纠合拳民,寻仇教民。

  直隶总督裕禄折:据东路厅、宝坻县会禀,该县教民于大口屯坚壁扼守,若该教民铤而走险,勾结洋兵,则大局何堪设想?

  军机处寄督办军务处上谕:敌人连日赶制中国号衣万余件,意在裹挟奸民,乱我军图,贿买汉奸教民,更有别项诡谋。

  从以上官文,我们不难看出,信仰基督教的中国教民,早期就与洋人勾结,在八国联军向北京进发过程中充当了伪军和汉奸,他们时而破坏战场,时而穿上中国号衣冒充义和团或清军,时而为联军当向导,给联军带路测绘出的山村地图比清军还准确,导致清军撤退时经常被断后路。

  洋军入京后,那些搬梯子帮助洋人的中国人是谁?就是中国的洋教民。

  ▉网络声音与群体众生像

  放眼当下,大家接触最多的是网络,网络声音似乎就成了全民声音。然而,实际情况可能大相径庭,网络文章的来源有取向性和局限性,网络评论被放出的数量与实际评论数相差甚远,全面的、多样性的声音未必能体现到网络上。

  简单归纳一下,可以把国人分为四派:一是顽固亲洋派;二是投机幻想派;三是可爱幼稚派;四是坚定爱国派。

  顽固亲洋派,重在“顽固”二字,亲洋没关系,顽固就会有害,不论对错,逢洋必迎,逢土必讥。主流的、有影响力的精英绝大多数都呆在这个阵营,部分人不爱发声,但实际在起作用,有些人发声,但特别注意策略和时机。可以认为,这部分人对未来的走向起着相当大的决定作用,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逆转现在的方向,顽固者,不容人。

  投机幻想派,重在“投机”二字,又略带些幻想定式。知识分子是这个派系的主体,他们集体缺少独立风骨,传统文化左右其人生,风向决定态度,死理能被他们说成活理,活理能被他们按成死理,一旦有危险,“投机”就有可能转化为“投降”。

  可爱幼稚派,重在“幼稚”二字,认知能力有限,愿意索求不同声音,但判断力不够,左耳听多了,左边有理,右耳听多了,右边有理,自己的脑子里始终总结不出理。年轻人是这个派系的主体,主因是他们社会阅历浅,生活经历不够。不过,“幼稚”可以随时间成长,可塑性极大,这就是他们的可爱之处。

  坚定爱国派,贵在“爱国”,重在“坚定”,左翼人士是该派中坚,他们中的多数无权无钱,但他们都略带些适度的民族主义,国家危难时刻,他们最值得依靠。

  我们总是讲世界在巨变,我们也已经看到中国面临的环境在恶化,那我们是否要重新整理一下“中国必须依靠谁?”的问题?这个问题没处理好,绝对打不赢硬仗,时间会消磨表面上的意志,一旦影响经济,最终恐怕还得由顽固派去整理局面。

  ▉出路与出牌

  2010年,笔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希望中国不要错过战略机遇期,不要继续维护世界旧秩序,尤其是要颠覆世界三大经济组织。当时,俄国的梅德韦洁夫也在国际场合提出了类似观点。不过,W先生断然拒绝此路,选择了与美携手,错失了无数机会,浪费了许多好牌。

  我们害怕脱离旧秩序,特朗普不怕,他一上任,就改变了世界运动惯性,他用最显性的卑劣手段改造世界,表面上看,对谁都不好,但你仔细想想,破旧立新,对部分国家一定是有好处的,这个“部分国家”未必就是美国。混乱,有时是可取的。

  新的“多国联军”来了,是危局到来时刻还是新局开启良机?敢出牌,会出牌,才有新局,不出牌,危机就会到来。相较以前,我们已经更为强硬,但还不是核心利益层面的主动出牌,被动性多于主动性。

  以下四个方面如果不能做好,不主动出牌,未来的危机会大于机遇。

  三大国际经济组织必须被颠覆。

  世行,世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现实看,似乎对中国危害不大,甚至是局部有利的。为什么还要颠覆呢?有利,是相对而言,是静态观察。不利,是战略考量,是长远考虑。举个例子讲,十年前,我就在《热战时代》一书中指出,人民币国际化是死路一条,五十年都不可能撼动美元和欧元。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数据仍然维持在当年那个水平上下,略提升了不到一个百分点。

  为何会这样?国际货币,不只是货币,不只是经济,不只是金融,它的国际属性是政治取向。一个棉花闹剧,就有几十个国家公开挑战中国,隐藏的还不算数。假若有更大的事情发生,西方国家会组织多大的圈子围攻我们?它们会如何选择货币?

  在现行国际框架下,所有的国际冲突与竞争都还是圈子问题,主要经济体的政治圈子大小决定了主体运行规则,个体的经济体量并不能与国际话语权一一对应,中国在相当多的产业领域稳居世界第一,但却没有一个产业能主导该产业的国际走向,大宗商品定价权无一例外地被西方把持。

  “四涉”必须要有主动突破点。

  敌对势力干涉中国核心利益的方向很多,但中短期最危险的还是四个方面:涉港,涉台,涉海,涉疆。其它方面有长期性隐忧,但不具有现实性危机。

  这四大问题,靠敌对势力释放缓和讯号几无可能,它们只会加剧矛盾。

  近几十年,媒体经常会用到“中国崛起”和“民族复兴”两个说法。事实上,本人并不太喜欢滥用它俩,我心中最急迫的是让中国尽快成为“正常大国”。多年前,我就率先提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实现国家统一的大国,它是不正常的,也是被世界各国制造矛盾的根源所在,破“四涉”就要把国家统一作为突破口。

  笔者不止一次地在网上发表“统十条”,但我又多次回应统一期的延迟疑问。这两个问题是矛盾的,一方面,我特别想看到统一,另一方面,我又清楚它的不可见性。原因何在?答案就在前面四类人的主导权上面。

  未来四年,美国考验中国,中国也可以考验美国,不妨就拿台湾问题来做大考题。2022年,可考虑先拿回金门和马祖,2024年前,可考虑拿回台湾周边所有岛屿,2026年前,努力实现整体统一。

  给出有时间跨度的统一进程绝对比“一战定乾坤”的理想主义好,做这个大考题,多花点时间没坏处,考验自己,考验美日,考验世界,一直在考着,比一直等着要好。

  毛主席的“三个世界理论”要活用活用。

  过去这些年,很多人都以为毛泽东思想过时了,对中国不管用了,对世界更不管用了。然而,冷静想想,你会发现,世界没怎么变,还是过去的那个圈子文化,还是东西方对决。

  毛主席给世界划的圈子是基于当时的实际环境,今天,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有所调整,圈内的组成也在变,以前跟我们处同一圈子的国家可能出圈了,甚至有可能呆在敌圈了。

  中国一直强调外交上的独立自主,过去是,现在仍是。不过,近几十年的“独立”跟几十年前的“独立”是一个性质吗?后期的独立是否已经嫁接在与西方接轨的圈子上?敌友关系是否已经模糊了?如果是,“独立外交”就有走向“孤立外交”的危险。

  有人把“一带一路”理解为构建新圈子,甚至被歪曲为与美国争夺影响力的战略。这是极为有害的观点。一带,一路,都是丝绸之路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新丝路”,我在《热战时代》一书中最早提出来,但我的侧重点是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是构建正常国家关系,不是建朋友圈。为什么“一带一路”不是圈?因为这里面的大多数国家处于“绿带”,不可能共圈。

  美国能组织“新八国联军”,我们怎么办?以无盟对有盟,能打赢吗?单从军事角度考虑,以少胜多是有可能的。但从政治、经济和外交层面看,没有盟友是非常被动的。

  毛主席当年把世界三分是讲原则的,敌友清晰,恩怨分明。今天,如果想争取坚定盟友,还得讲原则,不讲原则,敌友不分,看起来没有敌人,实际上也没有朋友。以德报怨的次数多了,人家会理解为我们委曲求全。论综合实力,中国比过去更有条件按原则找朋友,援助能力更强,制裁手段更多,正反两手更为灵活,有条件建新圈。

  十四亿人共道并进已经迫在眉睫。

  义和团当年为什么能发展壮大?首先是因为中国信仰基督教的教徒拥有了超越法律的特权,违法可以用信教来抵罪,一般穷苦人家被教民欺凌。律乱,民必反。

  不守法的资本如果也有类似特权,久而久之,会出现什么现象?

  新疆棉花闹剧发生后,不少明星和网民都支持抵制涉事洋企,这是好现象。然而,个别精英又跳出来录视频,说爱国可以,但不可以有义和团思维。

  他们只强调义和团的愚昧性,看不到义和团的求生权和革命性,因而一到关键时刻就制造愚民氛围,让更多的爱国人士不敢支持正义,害怕自己被定性为“义和团团民”。

  不管是国内战争还是国际战争,决定最后胜负的始终是民心,民心向背又取决于他们自身的出路,无路则反。工农的出路何在?青年人的出路何在?爱国民族人士的出路何在?他们有没有合适的言路?得民心,民有出路,国也有出路。人心不齐,后患无穷。

  应对百年变局,首先是应对当下变局,果断出牌,一切变局便都是常规事件,若局局无解,百年变局会成死局,远虑,以解近忧为前提。

  附言:

  1,《中欧贸易协定》被欧洲暂停审议,会否胎死腹中?答:应该不会,中欧相互影响和依赖较大,即使这种纸面文件没被认可,实际操作仍会按样推进,贸易不是铁板一块的事,都有民生需要。

  2,数字货币越来越近,希望有识人士,希望人大代表,希望人民群众,都能从正反两方面看待此事,不要单方面只看到它的好处,我再次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就“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单独立法,无法不行。

  写于2021年3月27日星期六


      【本文作者/孙锡良,大学副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