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司马南流量:为什么问题都出在柳家?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开眼?

作者: 司马平邦 日期: 2021-11-28 来源: 司马平邦说

图片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这些天,总有网友问我,司马老师,你的本家司马南一直在手撕联想,怎么没见你发声啊,如果能“二马同盘”不是更好吗?哈哈,二马同盘!这事儿有同盘的吗?大家的想法可真逗,关于联想和柳传志,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发言权,也没有做过细致的研究,还是老老实实看热闹为好;不过,昨天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又觉得不妨也聊聊,聊不好还聊不坏吗?

  你看,这事挺有意思,先是司马南连续做了几期《司马南频道》的节目,抨击联想和柳传志,后来胡锡进又对司马南的评论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是很不同意司马南的,多少在为联想和柳传志辩护,本来这事我就等着过去了,但昨天,我看王小东又做了一个视频,他说自己也是看过司马南、胡锡进的节目后,才想聊聊的,因为司马南和胡锡进都是王小东的朋友,但王小东主要是表态支持联想的产品,其实,这3个人,司马南、胡锡进和王小东,也都是我朋友,都是我大哥,所以,我看到王小东的节目之后,忽然觉得,这时候不蹭一把流量,似乎不讲哥们儿义气,就跟着大哥们接着忽悠一把也无妨,反正天塌了有大哥们顶着,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节目。

  有意思吧,司马南-胡锡进-王小东-司马平邦,接下来还有谁就不知道了,整个,这是一种社会实践式的大接龙,都来掺和一下这个话题,这时候联想和柳传志就是想制止人们讨论,恐怕都不成,一种社会效应就这么出来了,大家街谈巷议,奔走相告,甚嚣尘上。所以,这里面最难过的、最煎熬的恐怕还是柳传志,注意,我说的是柳传志,而非联想。

图片

替司马南辟个谣吧

  看事情要往回捯,要找到初心,司马南手撕联想和柳传志,其初衷还真不是人家司马南自己,这事我可以作证,其实是微博上的明德先生,先公布了柳传志在去年一年,以一个退休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居然拿到了1个亿的收入,明德何许人也,我也不清楚,但他公布的柳传志个人收入1个亿是有鼻子有眼,而且这个新闻在微博上炒了好几个月,也没见联想和柳传志出来接盘,可能人家也根本没把明德当回事,没理会,结果,击鼓传花,传到了司马南手里,把一朵小狗尾巴草给传成大牡丹花了。

  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事搞这么大,还是怪柳传志自己,明德在微博上说这事的时候,你不理会人家,不在乎人家,现在搞这么大,这不是自找的吗?

  当然,正像我之前在微博上说过的,我也觉得,当初明德能把柳传志一年退休金赚了1个亿的事捅出来,十有八九是联想内部某些人的不满的外化,什么人啊,一个退休老板,又不是什么绝对大股东,退休了好几年了,坐在家里啥也不干,还能从一个负债累累的公司拿走1个亿,您让那些在一线苦哈哈工作着的同事们能全都心理平衡吗?这事鼓包它一下不很自然吗?否则怎么会有如此详细、到位的财务数据和其他内情公之于众?

  反正,设身处地的想,如果我是联想员工,如果我正在一线拼死拼活,一年才赚个几十万,哪怕是百八十万,转头听说前董事局主席,退休后居然一年能拿走1个亿,我可能也会心理会极度不平衡。

  所以,建议柳传志同志回头到联想内部查一查,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自己。

  其实,人们现在看联想,很容易把柳传志与杨元庆放在一起,好像他们是一体的,但我想告诉你,未必,我记得2008年我还在博客中国网站时,就写过一个关于联想的评论,那时柳还在当董事局主席,杨是CEO,杨柳之间好像出现了矛盾,搞不好杨要被柳换掉,柳一直给人霸气的印象,杨一直给人和气的印象,所以外人偏要不服你霸气的,许多人就支持杨而反对柳,所以,十几年后的杨柳,到今天,就一定和睦吗?

  怎么可能?一个是执政者,一个是退休元老,都拿着天价的个人收入,又怎么可能和睦呢?

  其实,联想当初也不一定要让杨元庆接柳传志的班,据说比杨元庆更有资历的竞争者是郭为,后来郭为为什么没争过杨元庆,我就记不得了,郭为后来自己建立了一个神州数码公司。我只是想说,杨柳并不是一体的,过去不是,现在应该也不是。

  还有一点,就是司马南所担心的,联想集团作为一个金融体会不会爆雷?

  这也是个挺有趣的问题,联想会不会爆雷呢?据说现在联想每年还有很高的收入,也有很不错的利润,但不要忘了,联想的负债同样高居不下,关于这一点我想提醒大家,参考一下当年的施建祥和快鹿集团;当初虽然施建祥的快鹿集团把电影《叶问2》包装成P2P理财产品,推向市场,但我看,如果没有一些自媒体的猛揭狠扒,快鹿还真未必当时就爆雷,能蒙就蒙,能骗就骗,击鼓传花,就是这玩法,但经自媒体们的一顿的猛揭狠扒,好家伙,快鹿的现金流一下子就断了,拆东墙补西墙,你也得有东墙可拆才行,墙都没了当然就补不上了。

  回到联想这件事,很有可能没有司马南的这顿质问、揭批,联想的生意,管他是什么生意呢,还是会一直维持下去的,没有爆雷危险,但现在司马南已经质问、揭批了,接着胡锡进也跟进了,那么多声音也跟进了,虽然是为联想辩护的,但这些都在促成联想业务面临更严峻的考验,爆雷的风险大增,比如以前是10%,现在就可以达到30%,如果以前只有30%,那现在就可能达到90%了不是?

  还有,我也想问两个问题,什么问题呢?

  第一,2021年可不止是联想出问题了,由柳传志的女儿柳青当CEO的滴滴不是也出问题了吗?为什么问题都出在柳家啊?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开眼?我且不论这次联想事件到底是什么性质,但滴滴的问题可以威胁国家的信息安全啊,国家有关部门三番五次要求滴滴不要轻易到美国上市,柳青和程维就是不听,拿着那么多的不可以公布给美国人的信息跑到美国上市,这才造成现在滴滴被国家制裁,最终的结论还没有出来,我看有可能会面临史无前例的处罚和判决。

  是啊,柳传志是不是也要问一问,为什么柳家的2021年这么倒霉啊?自己出问题,女儿也出问题,滴滴的事至少证明家教太差了吧?

  第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柳传志还是老资格的中共党员,是中共党员,就要按着党员的标准要求不是?但你自己回头看看,哪一点做得像个党员?还有,联想集团是不是有党组织?您见过哪个中国共产党党员可以享受1个亿的退休金?柳传志可能是中共党员里年收入最高的,这就让人真的难以下断言了。

  至少,我可以肯定,这个中共党员做的太不够格。

  好了,现在我党已经提出了,9000多万中共党员要带领其他13亿多的中国人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嘿,回头一看你自己的工资条,一年1个亿,不用你参与全国人民的共同富裕,在联想集团,你这个老党员、老书记,都在跟共同富裕对着干不是?

  刚才,我看到一个截图,说在2012年,柳传志先生在自己的微博上曾经发过一条,有人问他做过的最伟大的事情是什么,他回答是,是自己把一个纯国企变成了一个员工持股的股份制企业,他觉得这是一件很让自己有面子的事。这条微博已经是9年前发的了,我不知道现在的联想是由多少员工持股的,对此我没有研究过,但有一件事是清楚的,柳传志个人从联想一年拿到了1个亿,这是有明德和司马南讨论的那些证据可以证明的。

  王小东先生说,联想的笔记本,尤其是从IBM手里买下来的“小黑”(THINKPAD)很不错,这话我基本同意,我曾经也用过3个小黑笔记本,但现在不用了,但在我眼里,小黑是小黑,联想是联想,杨元庆是杨元庆,柳传志是柳传志,要各论各的吧。

  再说一句话,吾从未见任何一人可大恶而善终,我们今天参与这个话题,胡锡进说主题是讨论改革开放中企业家的原罪问题,即是不是有必要一定要追诉原罪,是不是有必要还追诉柳传志和联想的原罪?

  我觉得这其实根本就不成其个问题,因为今天,其实也是许多天以来,在互联网上,如此兴师动众大规模地讨论联想,讨论柳传志,对我们这些讨论者来说是一种物理性的讨论过程,但对当事人来说,那可能就是一种极度的煎熬,除非前提是你真的洁白无瑕,没有任何的原罪,根本不怕讨论,否则,但凡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还有过良知的知识阶层,还是一个老共产党员,每天早上起来,一打开互联网,都是铺天盖地的质问,自己又不敢、也不能直截了当地回复、反击,所以,这样的公众讨论就不可能不触及到灵魂,或者说不可能不天天时时提心吊胆,生怕哪天拔出萝卜带出泥。

  这样的煎熬、痛苦、愤懑的过程,大势已成,对联想,对柳传志,我看即使这次能平稳过去了,用不了一年半载它还会来一遍,难道这不也是在偿还原罪吗?吾从未见任何一人可大恶而善终,所以,关键的问题是,你真的没有过大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