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毛主席的“虎气” !


  1966年7月8日,毛主席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

  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后两句,正是指我。

  “虎气为主,猴气为次”,这是毛主席第一次谈起自己的性格特点。这样的比喻一如既往的反映了毛主席的风趣幽默,虽有调侃的意味——折射出此时的毛主席因为很多昔日战友的不愿意继续与自己一道向前进的而产生的孤寂,但纵观毛主席的一生,这又是毛主席对自身性格比较中肯的自我评价。

  老虎威武雄壮、气吞山河、勇往直前;猴子则灵活机智、变化多端、以巧制胜。毛主席的“虎气”主要体现在原则、立场和战略层面,而“猴气”则主要体现在战术层面。“虎气”与“猴气”的辩证关系,正像毛主席1957年11月在莫斯科举行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所指出的,“为了同敌人作斗争,我们在一个长时间内形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一切敌人”。

  毛主席的“猴气”不仅体现于他个人惊人的洞察力和高超的智慧,也体现在他善于总结经验、集中群众的智慧与创造,进而体现在他善于斗争、灵活机动的策略和战术上。他的军事思想和领导智慧连他的敌人也都深深叹服,被帝国主义用于军事教学和实战,被资本家用于企业管理和商战。

  “猴气”是革命队伍以弱胜强、不断发展壮大最终走向胜利的关键,但在毛主席看来,相比“猴气”,更重要的还是“虎气”。

  毛主席的“虎气”不仅体现在他面对强敌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以及“在战略上藐视敌人”的豪迈风格上。

  学生时代的毛主席就指挥几百个没有武器的学生军,与2000余人的有真枪实弹的北洋军阀溃军周旋,并吓退了敌人;大革命失败以后,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和重兵包围,毛主席领导工农武装硬生生地开辟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崭新革命道路;抗日战争胜利后,毛主席又不顾个人安危亲赴重庆、深入虎穴,与蒋介石谈判;胡宗南的十几万大军进攻延安,被毛主席率领一个警卫连和部分中央机关干部,牵着鼻子游走于陕北山区,最终将胡宗南的大军歼灭;新中国刚刚成立,美帝国主义就纠集所谓“联合国军”侵略朝鲜,并将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面对蒋介石留下的千疮百孔的“烂摊子”以及当时世界头号帝国主义强国,毛主席力排众议,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果断决策……

  毛主席转战陕北

  毛主席接手的是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农业国,到他逝世,中国有了自己的两弹一星、核潜艇、计算机、大飞机和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一举跻身世界六大工业强国,这同样离不开毛主席的“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这样的豪迈气概。

  毛主席的“虎气”更体现在他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上,体现在他敢于斗争、“不怕鬼”、“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反潮流精神上,在涉及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毛主席没有丝毫的妥协。

  新中国成立前夕,面对美帝国主义的封锁,毛主席硬气地回应美国国务院白皮书,“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在赫鲁晓夫提出联合舰队和长波电台等一系列损害新中国领土主权和民族尊严问题时,毛主席当面回应,“我们不要教师爷,不要指挥棒!”

  毛主席见不得工农群众受苦,受欺负,为了淮河大水躲到树上被毒蛇咬死的农民、知青父亲李庆霖的上访信件、唐山大地震的受灾群众……毛主席数度落泪并立即着手解决。面对新中国那些无法抵御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进攻的贪腐分子,毛主席明确指出,“谁要是搞腐败,谁就是黄世仁,谁就会手上沾着杨白劳的鲜血!我要向老百姓发誓——谁要搞腐败那一套,我毛泽东就割谁的脑袋!我若是搞腐败,老百姓就割我毛泽东的脑袋。”面对官僚主义者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毛主席严肃地说,“你们信不信上帝?你们不信,我信!这个上帝是谁?他就是人民!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他必定要垮台。”听完新任卫生部部长钱信忠“90%的卫生技术人员在城市”的报告,毛主席愤怒地指出,“我看这个卫生部,应该叫老爷卫生部,或者叫城市卫生部,城市老爷卫生部!”并于当天发出了“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

  据李银桥回忆,1958年毛主席看《白蛇传》的演出,当看到白娘子被压于雷峰塔下的刹那,毛主席突然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说“不造反行吗?不革命行吗?”说这话时,他老人家没有掩饰他的泪水……

  这泪水里饱含着毛主席对一切受剥削受压迫的劳苦大众的深切同情,然而,面对人民的苦难,我们又绝不能止于同情、止于愤怒。学习毛主席的“猴气”,学习毛主席研究问题、分析问题的方法,学习毛主席的思想和智慧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则是付诸实际行动行动,是坚定地站在一切受剥削受压迫的劳苦大众一边,去呐喊、去觉醒、去团结、去斗争,去学习毛主席身上的“虎气”,学习毛主席敢于斗争的“五不怕”精神。

  行文至此,时间意义上的“新年”已经到来。因为烟花禁放,窗外漆黑而沉寂,没有一丝除夕的味道。这样的沉寂,足以令醒着的人感到焦灼而痛苦。

  笔者的耳畔仿佛又响起了张广天的诗歌《永不崩坏的梦想》的那句吟唱:

  没有达不到的终点,

  没有不可企及的目标,

  只因你原地踏步,逡巡不前。

  愿新的一年,同志们身上都能多一些“虎气”。

  谨以此文与同志们共勉,并致以新春的祝福。

    【文/秦明,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