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论两种根本对立的经济学——《经济学》批判


  现代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根本对立的两种经济理论,前者是庸俗经济学,后者是科学经济学;前者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后者是无产阶级经济学。

  现代西方经济学是解释资产阶级社会经济现象的理论,但是,它连货币、资本等最普遍的现象和生产、经济等最基本的概念都不懂,更不用说它代表的阶级利益是逆历史发展的资产阶级,它的哲学基础是历史唯心主义。因此,我把现代西方经济学称为“一盆浆糊”,这种理论必然是错误的、反动的经济理论。而我国经济学界却偏偏把这种经济学奉若神明,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经济学当作“垃圾”扔进了垃圾箱。

  马克思在《资本论》指出,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庞大的商品堆积”,资本是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关系,但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就是不懂什么是货币,什么是资本。 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货币 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是西方经济学的第三本流行的教科书,在世界各国流行。(见《经济学》第12版译者序)

  《经济学》说:“货币是什么?货币是交易的媒介,是支付食品、电影、汽车、学费的手段。”(《经济学》第12版 第95页)这是最庸俗的经济理论。正是按照货币是交易“媒介”的理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把纸币说成是货币,甚至把“比特币”也认为是货币,因为它们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可以起到交易媒介的作用,所以,都被现代西方经济学认为是货币。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认为金银是货币,与纸币有本质区别。“金能够作为货币与其他商品对立-----渐渐地,它就在或多或少的范围内起一般等价物的作用。一当它在商品世界的价值表现中独占了这个地位,它就成为货币商品。”“随着商品交换日益突破地方的限制,从而商品价值日益发展为一般人类劳动的化身,货币形式也就日益转到-----贵金属身上。‘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资本论》第一卷 第86、107页)

  金银是货币,首先是因为它们是商品,具有价值,所以可以独占一般等价物的地位;它有价值可以发挥价值尺度的作用;而纸币不是商品,也没有价值,当然不可能发挥价值尺度的作用。货币与纸币与有本质区别。纸币是国家法定的货币符号,代替货币发挥流通手段的职能。央行不是发行“货币”,而是发行纸币;货币(金银)不能“发行”,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

  一些人反对说金银是货币,认为现在就是以纸币(包括人民币、美钞等)作为交易媒介,这是事实。但是,国民党统治后期滥发金圆券时,实际上市场恢复了银元的流通手段职能,说明纸币只是替代货币在发挥作用;当美国大量发行美钞时,黄金的价格就急剧上涨,各国纷纷收回黄金。这些事实充分证明马克思关于金银是货币论断的科学性。

  至于比特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更是资本主义社会货币产生货币的投机倒把行为,与股票、期货、外汇等资本市场、是同类产物。

  滥发纸币,既不能增加社会的物质财富,也不能刺激经济发展,只会引起通货膨胀。美国当前的通货膨胀就是滥发纸币的结果。

  马克思指出:“国家把印有1镑、5镑等等货币名称的纸票从外部投入流通过程。只要这些纸票确实是代替同名的金额来流通,它的运动就只反映货币流通本身的规律。纸币流通的特殊规律只能从纸币是金的代表这种关系中产生。这一规律简单说来就是:纸币的发行限于它象征地代表的金(或银)的实际流通的数量。”(《资本论》第一卷 第147页)

  总之,马克思的货币理论是科学的理论,而现代西方经济学的货币理论是错误的理论,反映的是没落的资产阶级的利益。

  二,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资本

  《经济学》说:“资本一词通常被用来表示一般的资本品,它是另一种不同的生产要素。资本品和初级生产要素(指劳动和土地——引者注)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一种投入,同时又是经济社会的一种产出。注意实物资本(厂房、机器设备和库存)不同于金融资本(货币、股票、债券)。”(《经济学》第88页)说资本是一种生产要素,是要说任何社会都离不开资本,否则生产就不能进行。这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认为资本主义是永恒社会形态的理论。

  马克思则认为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是资本家剥削无产者的关系,是增殖剩余价值的价值,是时代的产物。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指出:“黑人就是黑人。只有在一定的关系下,他才成为奴隶。纺纱机是纺棉花的机器,只有在一定关系下,它才成为资本。脱离了这种关系,它也就不是资本了,就象黄金本身并不是货币,沙糖并不是沙糖的价格一样。(《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362页)”他还在《资本论》中指出:“只有当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所有者在市场上找到出卖劳动力的自由工人的时候资本才产生;而单是这一历史过程就包含着一部世界史。因此,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资本论》第一卷 第193页)

  我在《资本不是生产要素》一文中说:“马克思首先揭示了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经济关系,是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揭示了资本的发生、发展以及必然灭亡的客观规律,为人类科学地认识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提供了科学的理论基础。而资产阶级的社会学家,根本不承认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经济关系。说资本是‘生产要素’,说资本是生产工具,胡说什么任何社会都必须有资本,否则社会就不能存在等等。

  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把厂房、机器设备说成是资本。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根本不懂什么是生产关系,什么是资本,这是由他们的阶级本质决定的,因为他们是没落的阶级,是必将被历史淘汰的阶级。

  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而忘记这种差别(指生产关系的本质差别——引者注),正是那些证明现存社会关系永存与和谐的现代经济学家的全部智慧所在。例如,他们说,没有生产工具,哪怕这种生产工具不过是手,任何生产都不可能。--------资本,别的不说,也是生产工具,也是过去的、客体化了的劳动。可见资本是一种一般的、永存的自然关系’。(《马恩选集》第二卷 第88页)萨谬尔森等说资本是厂房、设备等,再一次证明了马克思的论断。马克思准确地指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为了证明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和谐与永存,把资本说成是一种生产要素,是他们的‘全部智慧所在’。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彻底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全盘继承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理论,也把资本说成是生产要素。什么市场配置资源啦,什么配置资本等等,都是贩卖西方经济学的陈年旧货,只不过在市场前面加上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帽子吧了,叫做社会主义市场配置资源。

  当前我国网上疯传的对联想的批评,不是什么‘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不仅是‘量’的问题,而是走什么道路的问题:走资本主义私有制道路,还是走发展公有制经济的道路问题;网上揭示的恒大破产等等,也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必然结果。所以,资本不是生产要素,而是一种腐朽、没落、必将灭亡的生产关系,这是我国当前经济理论最突出、最尖锐的问题。”

  我国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家,而国家统计指标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居然有“资本形成总额”,作为支出法国内生产总值主要构成。这是明目张胆地把资本说成是生产要素的证明,是否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投靠现代西方经济学的铁证。类似的事实很多,例如把资本家说成是企业家,而且还当选“劳动模范”,成为“共产党员”等等。

  三,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经济

  现代西方经济学不仅不懂货币、资本等具体的经济关系,也不懂各种社会形态共有的经济、生产这种一般的概念。

  萨谬尔森等在《经济学》中说:“在全部经济学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是国民生产总值(GNP),它表示一国产出的总价值,用这个概念,我们可以衡量整个经济的经济运行表现。”被他们誉为“20世纪的伟大的创造”。(《经济学》第169、170页)

  资本主义国家用国民生产总值指标“衡量整个经济的运行表现”,却分不清什么是政治、文化等与经济的区别,把政治、文化等都列入经济范畴。

  现在资本主义国家的统计,按照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制定的国民生产总值指标,把产业划分为一、二、三产业。所谓的第三产业也称为服务业。“:第三产业包括:-------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国际组织---。”(《中国统计摘要》2016 第201页)《主要统计指标解释》明明白白说科研、文化、体育单位,硬是把它们都列入“经济运行”;明明白白说的是“公共管理”、“国际组织”等政治单位,也列入“经济产业”,明目张胆地混淆经济与文化、政治的界限。这种抹杀基本常识的统计指标,居然作为国家法定的经济运行指标,表明现代西方经济学已经发展到来不顾人们基本常识的混乱程度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支出法,有一项是“政府消费支出”。政府消费属于政治活动,怎么能够列入“生产总值”呢?怎么能够成为经济活动呢?这个指标本身就荒唐。而我国的“政府消费支出”从1978年的474.5亿,增长到2020年的169810.3亿,增加了356.87倍。人们是应该为这种“经济”的高速发展叫好呢?还是应该压缩这种“经济发展”呢?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574页)恩格斯在这里把经济与政治、文化等区别开来,说明经济与政治、文化之间的关系。我们这个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家,为什么要采用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制定的经济指标呢?为什么要废除毛泽东时期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制定的工农业总产值指标呢?上述事实表明,我国现在经济理论方面,说的是马列主义,而实际运用的则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

  四,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生产

  还是以《经济学》所说的国民生产总值为例。国民生产总值是生产指标,应该反映物质生产的状况。但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却不懂经济包括生产、流通和消费等环节。生产是生产物质产品,而流通和消费是再生产的环节,而不是生产环节,这是明确区分开的。现在国民生产总值的指标,不仅包括工农业的生产,还包括消费、运输等部门的收入。

  国民生产总值指标支出法中,有一项“最终消费支出”。明明是消费支出,偏偏就列入“生产总值”指标之内,抹杀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区别;在第三产业内,包括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等。

  批发零售业、交通运输是流通环节,住宿餐饮是消费环节,怎么也成为了生产呢?

  我在《混淆生产与收入是严重错误》一文中指出:“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质生产是社会的基础;而资本的本能就是追逐利润,因此,资产阶级经济学认为‘赚钱’就是‘生产’,收入就是生产。

  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质生产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人们只有在吃、喝、住、穿以后,才能从事政治、文化、科学研究等活动。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活动也在发展,这些非生产领域的人们也要吃、喝、住、穿等,也有收入。非生产部门的人们收入的基础还是物质产品的生产。可见,物质产品的生产是社会的基础,物质生产部门的劳动者是社会的主人。非生产部门的人消费的物质产品,是通过分配和再分配进入非生产领域的。生产与收入是不同的概念。只有生产劳动者才从事生产,而非生产者虽然也有收入,是从生产者创造的物质财富中分配和再分配得来的。所以,马克思主义认为工人、农民等生产劳动者才是社会的主人,而西方经济学则混淆生产、收入的区别,抹杀物质生产者在社会中的基础地位,否认生产劳动者是社会主人。

  西方经济学只知道收入,不懂生产与收入的区别。‘国民核算体系(SNA),是以西方经济学家萨伊的庸俗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不分生产与非物质生产部门,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造者,不管你是生产劳动者、资本家、总统或者妓女都一样。’(《新中国前三十年关于计划经济小的争论》刘日新著 第44页)

  资产阶级利用他们占有生产资料的条件,剥削雇佣劳动者,通过初次分配,占有利润。他们的收入不是生产,是剥削、掠夺。而社会其他部门的工作者,通过再分配也会得到收入。可见,生产与收入不是一回事。用收入代替生产,抹杀生产在社会中的基础地位,是经济理论的严重错误。”等等。

  总之,现代西方经济学,不仅混淆经济与政治、文化的区别,也抹杀生产与流通、消费之间的界限,混淆生产与收入之间的界限,所以说是“一盆浆糊”。

  五,现代西方经济学是资产阶级的经济理论

  《经济学》承认当前世界存在着两种对立的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

  《经济学》说:“-----大致在这一期间的中叶,出现了马克思的批判资本主义的巨著《资本论》(1867年,在马克思逝世后又出版了两卷),10亿多人,约占全世界人口的1/3,生活在把《资本论》当作经济学真理的国度里。”“---随着人民群众的消费不足和购买力缺乏,经济周期和危机将日益严重。最终,一次灾难性的萧条将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像一颗熟透了的果实即将从树上落下来那样资本主义会发展成一个如此巨大的托拉斯或垄断,以致于工人们可以在一次突然的、暴力的革命中拿到手------在几十年过去之后,马克思的戏剧并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而演出成为明显的事实----在经济周期的领域内,马克思的预言似乎已经由19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30年代的深刻萧条所证实。但是马克思怎么能够见到,在1936年凯恩斯的,《通论》会指出办法来成功地管理宏观经济来缩小失业后备军以及来维持前所未有的经济稳定水平?”从上述的论述看,萨谬尔森等比我国现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解要深得多。但是,由于他的资产阶级阶级立场决定,最后恶狠狠地说:“近50年来有了什么变化呢?----经济科学已经掌握了如何运用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知识来控制衰退使它在出现后不致于扩大成为長期持续的萧条状态。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在等待资本主义在最后的危机中崩溃的话,他们就是徒劳的。” (《经济学》12版 上 第3页 下 第1292页 上 第330页)这是典型的历史唯心主义的梦呓。萨谬尔森等如果能够看到2008年以来,资本主义世界尽管采取了货币、财政政策,经济仍然長期持续萧条,又将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事实已经反复证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让我们高举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旗帜,批判现代西方经济学,重新回归科学共产主义经济发展的轨道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